侯门掌中娇

作者:晓庄入孟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8 章

      “姑娘,眼下我们这可怎么办啊?”待人走后,青杏才敢露出焦急之色,她也知道,现在她们是中了人家的套了。
      
      “别怕。”沈慕媛秀眉微蹙,勉强镇定了心神,毕竟还是个深闺里的姑娘,又是第一次出来参加这种宴会,遇到这种情况若是说一点都不紧张那也是不可能的。 “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还是先返回去,路上遇到其他人再做打算吧!”
      
      “嗯,好”青杏搀着她下了凉亭往回走,一路无人,又是春日里头草木繁盛,乱花渐欲迷人眼,走着走着竟是迷了路。
      
      “姑娘,这里弯弯绕绕的,我们,我们好像走不出去了。”
      
      “没事,”沈慕媛此时也是又累又渴,难得走了这么多路身上已经出了不少的汗,她靠着假山平复着气息道:“看这日头,马上应该就要开席了。我们家的人在崔府失踪了,府里肯定会派人来找的,我们在这儿先等等看吧!”
      
      “那姑娘你先坐坐”青杏从怀里取了几张帕子一拼铺在地上,她家姑娘从小也是娇养的今天受了苦脚肯定是走疼了。
      
      此时此刻,沈慕媛也顾不上什么形象礼数了,找了个背阴的地方十分自然地就席地而坐,给自己擦脸上的汗,她看着还站在一边儿的青杏,招手道:“你也别拘着了,这里也没有别人,等人来还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呢,咱们一起歇歇。”
      
      主仆俩并排往假山上一靠,缓了会儿只听青杏愤愤道:“姑娘,夫人这次也是在是太过分了这不是明摆着挖好了坑等着您跳吗?这次回去,您可一定要去老爷和老太太面前告上一状。”
      
      “告什么?怎么告?我们又没有证据,红口白牙的就算祖母有心相护也没有用。”沈慕媛咬唇,心里极度地不甘。
      
      “可,可也没听说过哪家姑娘相看婚事是这样儿相看的呀!这青天白日的,私下见面,和做贼似的,传出去姑娘的名声不就毁了吗?”
      
      “是啊,夫人可不就是这样算好了吗?她怎么能指望着我比慕珍,慕雅过的好呢?”沈慕媛心中冷笑,连青杏都看出来了,她又怎么会不知道。但知道了又能怎么样?
      
      袁氏是她正头的嫡母,背后还有伯爵府这个大靠山,若是今日她被设计成了,世人只会说袁氏为了家中继女也是一片苦心,没想到是她不争气,私下和男子见面,坏了女德,丢了沈府的脸面。
      
      想到这一层,她心里只觉得更加酸楚。到底是她还不够强大,没有依靠,没有指望,没有人手,只能一个人在沈家挣扎,委曲求全。
      
      听到外面的嘻嘻索索声,假山里头的人不由蹙起了眉头。扰了他的清净,魏霆衍微微有些烦躁。他一介武将,今天本来就不想来参加这种宴会 ,要不是刚刚回京,朝堂上需要给崔尚书卖个面子,这样的请柬按照他往日的脾性,早就推拒了。
      
      前头一堆公子纨绔吟诗作赋,附庸风雅,魏霆衍不屑与之为伍,而那帮人看见他这样弑杀铁血的武将心里头也是发憷,说话做事都拘谨了不少,如此一来,魏霆衍还不如找个清净地儿躲躲,省得相看两厌。
      
      没想到,就算找了这么一处地方,居然还是听到了一些不该听得。他一贯不愿多事,想着等会儿人走了,他再换处地方。
      
      “诶,小姐,你看,那边儿似是有人来了!”青杏伸长了脖子,见到小路那头有人影走动,以为来了救星,站起身来,想要来扶沈慕媛起来。
      
      “别...你,你等等....”沈慕媛多了个心眼儿,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是敌是友还说不准呢!
      
      但没想到,青杏力气挺大,这样一拉,竟直接把她从地上拉了起来,沈慕媛再躲也是来不及了,只能略微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物。这样的动静,来人已经是注意到了,目光朝她们的方向看了过来。
      
      “你,你们是崔家的婢女吗?爷我刚才寻不到路了,快,快把我送出去。”只见那男子一身鲜色锦袍,面色驼红,身下脚步虚浮,看样子应是喝高了。
      
      “啊,这,我们....”
      
      “公子认错了,告辞。”
      
      青杏刚想解释两句,却被沈慕媛拉着胳膊急急地转头就走。“别搭理他,一个醉鬼,谁知道会做出什么,我们就当看不见,少惹是非。”
      
      她心头大跳,今天还真是流年不利,这祸事一桩接着一桩,稍有差池,每一件都足以让她身败名裂。
      
      那男子见她们居然敢不从,勃然大怒道:“还真是反了天了!你们两个小小的奴婢,居然还敢将爷我不放在眼里!”
      
      “你,你们知道,爷,爷我是谁吗?我是东昌伯府的三公子!你们家当家主母可是我嫡亲姨母,信不信我把你们两个小贱婢的卖身契要过来,随手发卖到窑子里去!”
      
      这韩君本就是京城有名的纨绔,比之崔二公子有过之而无不及,和他牵扯上了,便是如同牛皮糖一样,想甩也甩不开了。
      
      就连沈慕媛这样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都听过他的恶名,眼下哪里还敢逗留,只恨自己没有多长几条腿,跑到不够快。
      
      “你,你们,还,还敢跑!”韩君酒喝红了眼睛,跟着她们竟然还追了上来,嘴里骂骂咧咧的,宛如恶鬼。
      
      “这,小姐,我们,这可该怎么办啊?”这种场面,饶是青杏也慌了手脚啊,偌大个园子就是逃也逃不出去了,后头还有这么个牛皮糖紧追不舍。
      
      “青杏,你,你有没有本事,打晕他?”沈慕媛也实在是要跑不动了,她穿的又是裙装,本就行动不便,这样下来,被韩君追上来是早晚的是。
      
      “啊?!”青杏一听,吓得一个哆嗦:“什么?姑娘,你,你想...”
      
      “没有办法了,等会儿我去和他周旋,你想办法,从后面找个东西,敲他的头。”沈慕媛一咬牙,手握紧成拳。她辛苦隐忍这么多年,决不能把自己再推入另一个火坑。
      
      “那,那万一要是打死了,我,我....”
      
      “我看医书上说敲侧颈,应该死不了的。”青杏犹豫害怕,其实她又何尝不怕,但眼下,已经是走投无路了。
      
      “好,我,我试试吧!”青杏心一横,为了姑娘,她今天,就豁出去了!
      
      “跑啊!两个小贱人怎么不跑了?跑不动了是吧!”身后的韩君见她们速度慢了,喘着粗气,满脸通红,见她们是两个小姑娘,更生了欺侮的心思。
      
      “让你扶爷你居然敢不扶!你,转过来!”他醉眼迷离,手指着沈慕媛命令道。
      
      沈慕媛手里的帕子绞的紧紧的,指甲恨不得在上面抓出一个洞来,她慢慢转身,心跳的快蹦出了胸口。
      
      真正的美人,淡妆浓抹总相宜,就算此时的沈慕媛行色匆匆,模样狼狈,却也难掩殊色。
      
      待韩君看清了眼前人的模样,不由大喜,色域熏心,这样标志的人儿,他岂有放过的道理?
      
      他踉跄着脚步向她靠近,眼里满是贪婪之色笑道:“哈哈哈哈,没想到,我姨母府上还有这种姿色的婢女,你,叫什么名字?今天只要伺候好爷,爷就饶了你。”
      
      见他举止轻浮,沈慕媛心下恶心,毫不掩饰对他的厌恶,一个侧身躲开了他的靠近。
      
      “我可不是什么崔家婢女,你举止放尊重些。”她心下恼怒,活了十五年,还从没听过这样的污言秽语,冷声警告道。
      
      “哎呦吗,脾气倒还挺刚烈啊,爷,喜欢你这样的!越辣越有劲儿,哈哈哈哈....”他张狂的放声大笑,沈慕媛就算是隐忍惯了,也不曾接受今天这样的调戏羞辱,心中越发火气难忍。
      
      “我警告你,说话放客气些!这里是崔家的院子,你若是想生事,我家里人定饶不了你。”她死死咬紧嘴唇,通红了一双眼睛。明知对这样一个醉鬼出言威胁毫无用处却不得不浪费口舌,拖延时间,她只求青杏动作再快些,更快些......
      
      而青杏借着韩君分神说话的功夫,偷偷从侧边儿跑开了,她从地上找了块儿碎石头,慢慢靠近,心里却像打鼓似的。
      
      这是她第一次偷袭别人,一个失手很有可能背上人命的,而且这个人还是东昌伯府的三少爷,万一不慎,她一条贱命,就算有十个脑袋也不够砍的了。
      
      越想手里越哆嗦,石子几乎要拿不稳。但她现下只要多犹豫一分,她家姑娘就会多一分危险。韩君是色中饿鬼,遇到她家姑娘这样的颜色,肯定是不肯轻易放过。
      
      她自小被卖到沈家,由老太太收养,后来又被赏赐给四姑娘,虽说不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情谊,但这些年,四姑娘却是待她极好的,让她从一个人人可欺的孤儿成了院子里最体面的大丫鬟,这样的恩德,犹如再造。
      
      她有什么好顾虑的,便是今天把命丧在这儿了,又能怎么样?她已经没有亲人了,自从进了这敛芳居,四姑娘就是她唯一的亲人了!
      
      想到这一点,她心下一横。“我,我.......”眼看着韩君的手直勾勾地朝沈慕媛的脸上摸去,青杏急红了眼睛,脑子里白光一闪,突然生出莫大的勇气朝韩君的颈部敲去。
      
      “嘶,啊!”韩君吃痛,捂住脖子,跪倒在地上,忍不住大声的嚎叫:“你们,你们两个贱人!竟然,竟然敢对爷动手!你们找死!”
      
      “走,快走!”趁着眼下这空档,沈慕媛得了空隙拔腿就跑,奈何今日这裙子实在是麻烦,勾在花枝绿叶上,很是挡道。
      
      “姑娘,你,你的裙子.....”
      
      沈慕媛索性把那碍人的下摆全部撤掉了,情急之下来不及多想,直接随手扔在了花丛中。
      
      “贱人,还想跑!看我今天不扒了你们的皮!”那韩君被一击不成已是急红了眼,困兽之斗,他不知道哪儿生的这么大的蛮力,从地上爬起来后直接朝沈慕媛她们生扑过来,他面目狰狞,宛如地狱中的恶鬼。
      
      沈慕媛心中大惊,躲闪不及,青杏挡在她前头以身相护,但到底男人和女人体力差距有别,就算是这被酒色掏空了身子的韩君拼了所以力气的奋力一扑,她们也经受不住。
      
      “姑娘,小心!”青杏手里的碎石沾染了血迹,准备再次朝他头上来这么一下,管他是死是活,只要将他制服即可。
      
      她猛地抬手,石头的尖角处直对韩君的太阳穴。
      
      “啊!”只听他一声惨叫,血流如注。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