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妈妈重生了

作者:意知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难道说,你是……”

      第四章
      
      孔天微还挺想跟高玉树多待一会的,但她还没回话,她的爸爸妈妈就跟医生交谈完毕了。
      
      他们低头就看到女儿在跟一个看起来很眼熟的小男孩聊天,认出这个男孩的身份后,纪伊白立即揽住女儿,不希望女儿跟那个调皮淘气的小男孩有过多接触。
      
      “这是谁家的孩子?怎么不在大人身边?”纪伊白故意发出很大的声音,为的就是让男孩的父母发现他好把他带走。
      
      高玉树瞪着黑溜溜的眼睛,像一头小兽呲着牙,“都让你不要出声了!被发现了怎么办!算了!我走了!就不该指望人类会帮异族!”
      
      纪伊白满头问号,完全听不懂这男孩都在说什么。
      
      孔天微好奇又天真地看着高玉树迈着小短腿悄悄走开,还没走几步拐角处就传来高阿姨的河东狮吼,“高玉树!你又跑哪儿去!乖乖过来看病!耳朵疼就好好检查,整天都不知道在想什么!”
      
      高玉树脚步一顿,回头朝高阿姨吐舌头,“略略略,这是我精灵族耳朵开始发育的标志!妈妈你什么都不懂!”
      
      一句话说完,小小的身影又要跑起来了。
      
      小短腿跑不过大长腿,高阿姨几步就超过高玉树了,叉着腰怒视着他,“真是不知道你在想些什么,早知道就不该给你读那些什么乱七八糟的西方故事书。”
      
      一边说着她一边拖着高玉树的衣领往回走,还一边客气地向纪伊白等人道歉,“真是抱歉,小孩子不懂事,打扰了你们,你们继续你们继续,我马上把他拖走。”
      
      高玉树战斗力还十分弱鸡,被老妈揪着衣领就宛如一只被钳住了命运后颈的猫咪,战斗力从5瞬间将为0,怂的一比。
      
      孔天微看着高玉树想挣扎又不能挣扎的样子,宛如一条放弃治疗的咸鱼,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小正太见了突然板起脸,稚嫩的小脸一本正经,画风突变,“哼!女人,你居然敢笑话我,很好!你成功吸引了我的注意!”
      
      高阿姨立即一个暴栗敲下来,“又偷拿妈妈的手机看小说!做正经事都不见你这么用心!”
      
      小正太抱着头嗷嗷叫,“老妈!在小美女的面前你就不能给我留点面子吗!”
      
      孔天微觉得一天的阴霾都在这一刻散去了。
      
      待高阿姨带着高玉树离开,纪伊白才庆幸地叹了一声,“还好我们家天微不像那个男孩那么调皮不听话。天微,你可不能学那个男孩,好孩子就应该跟好孩子当朋友,跟坏孩子一起玩,很容易就会被带坏了。”
      
      类似的话,孔天微已经不知道听过多少次了。
      
      现在再次听到,她心里已经惊不起一丁点波澜。
      
      其实她应该明白的,有些观念并不是轻易就能改变的,代沟或许就是这样产生的。
      
      孔阳州倒是有不一样的见解,捏着下巴噙着淡笑道,“男孩子都是比较调皮的,我倒是觉得那个男孩很活泼,很有活力。”
      
      纪伊白不敢苟同,轻哼一声,“要是我儿子敢这样,我非要把他训到乖乖听话为止,所以还好我们生的是女儿,比起一个不听话调皮还喜欢闯祸的儿子,我更喜欢乖巧听话懂事又文静的女儿。”
      
      “你看你,怎么又在女儿面前说这种话?别把孩子当傻瓜,她都听得懂。”孔阳州拧着眉头,宽厚的大手揉了揉孔天微绒毛一般的头发,“天微,你只要做好你自己就可以了,不用管我们是怎么期待的。”
      
      孔天微疑惑地昂着头,盯着爸爸的神色,这一世的爸爸跟前世真的很不一样,明明前世的爸爸跟妈妈一样,期待着她变得越来越来好。
      
      因为她的智商已经比普通孩子高,所以不能跟普通孩子比,要跟同样高智商的孩子比,她也要在高智商的人群中脱颖而出。
      
      一直都在被跟别人比较,就好像在爬一条没有尽头的天梯,爬上一个阶段之后,还不能停下来,仍旧被鞭笞着继续前进,直到她再也绷不住,全面崩溃。
      
      她料不到只是把测智商的结果控制在正常人的水平,就能引起爸爸这样的变化,但这样的变化并不坏。
      
      孔天微恢复前世的记忆后,就很认真的预算过了,测智商这整件事最后拍板后续发展的就是智商的分数,现在在她的控制下,她在父母的眼里就是一个智商正常的小孩,所以很多事情都会从这里开始改变。
      
      她不会从幼儿园退园,也不会一开始上学就是上小学四年级,她不会跟高玉树一点接触都没有,一切都会从这里开始跟前世完全不一样。
      
      从医院回家后,孔天微看到家里还摆着采童姐姐的数学书,周一采童姐姐要上课就要带书了,她要在妈妈带她去还书之前先跟采童姐姐对好暗号。
      
      否则妈妈特地去问采童姐姐关于她的事情,采童姐姐八成就把她卖了。
      
      从高玉树那里学来的招数,孔天微装神弄鬼地忽悠了一番陆采童。
      
      比如说其实一直帮采童姐姐写数学作业的并不是她,而是有一个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神秘人暗中帮忙,希望采童姐姐可以帮忙保密,如果她妈妈过来问相关的问题,就说从来都没有拜托过她帮写作业。
      
      她必须一点点的把妈妈心里的疑惑消除掉。
      
      但孔天微很快就发现妈妈好像还是不死心。
      
      家里出现了一些不应该是四岁孩子能玩的玩具,围棋之类的东西居然都出现了,妈妈会在跟爸爸下围棋的时候,一边问她想不想学,有没有看懂什么。
      
      她当然看得懂,但是也要装不懂。
      
      本来爸爸妈妈不会随意放手机,但是突然她就发现妈妈好像故意把他们的手机放在她看得到够得着的地方,分明就是引/诱她去用他们的手机搜索问题!
      
      她绝对不上当!全程都没有碰过爸爸妈妈的手机。
      
      妈妈还开始做一些奇怪的事情,比如说妈妈明明很讨厌鱼肉的腥味,但这段时间却频频做鱼肉,蒸的煮的煲的闷的各种做法都有。
      
      每次弄鱼肉,妈妈都不吃的,而且还被鱼腥味熏得脸色很难看,却还在一旁赔着笑脸哄她多吃一点。
      
      孔天微对鱼肉不喜欢也不讨厌,但吃多了也会觉得腻,委婉向妈妈提出不想再吃鱼肉了,妈妈却板起脸说,这都是对天微好,以后天微就明白了。
      
      可问题是,孔天微现在就想弄明白妈妈到底想干什么!
      
      吃鱼肉到底有什么含义?
      
      当她为这一点疑惑不已的时候,突然反应过来,难道妈妈这是在测试她?想套路她,让她为妈妈的奇怪举动抓耳挠腮,最后忍不住拿起他们早就放置好的手机,去搜索相关疑惑,然后他们直接抓先现行!?
      
      只是吃鱼肉的问题还没有解决,妈妈又开始哄她吃茶了。
      
      吃茶,就是字面意义上的意思,吃茶叶,吃菊花茶的茶叶。
      
      妈妈的手艺不错,有空的时候都会做一些饼干糕点,孔天微就是在妈妈做的饼里嚼到了茶叶渣,她去向妈妈反映,妈妈还笑着让她多吃一点。
      
      她不喜欢喝茶,可是妈妈却把她的小水瓶都装满了菊花茶,还特别嘱咐她喝完茶一定要把茶叶也吃进去。
      
      茶叶吃起来一点都不好吃,孔天微不是嘴上一套背地里一套的人,所以答应了妈妈的事情,她即使没有妈妈的监视,也会很认真的把茶叶吃下去,一边吃一边思索,真的太奇怪了。
      
      妈妈做这些事情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难道真的是在套路她?可是费这么大周章就是为了让她用手机搜索问题,未免也太浪费了吧?
      
      “嘭!”突然响起一个稚嫩的声音,孔天微定了定神,这才发现一个眼熟的小正太蹲在她跟前。
      
      她坐在幼儿园的小椅子上,手里握着暖水瓶,嘴边还残留着茶叶残渣,原来是等上课的休息时间想事情太入神了,都没注意到高玉树的靠近。
      
      高玉树好奇地盯着她,突然伸出小爪子轻轻擦了一下她的嘴角,手指粘上茶叶,放到嘴边舔了舔,又嚼了嚼,最后吞下去了。
      
      孔天微还没反应过来,小圆脸都来不及变红就听到高玉树很认真的发表评价,“不好吃,好难吃啊。”
      
      真的不知道该说他是天真无邪还是从小就会撩了。
      
      不过今天都周四了,怎么前几天没见他来幼儿园?这还是从医院分别后第一次见面。
      
      “你为什么要吃茶叶?好难吃啊,难道你的味觉跟我们不一样,你是异食癖吗!”高玉树好奇地问。
      
      为什么他会知道异食癖?
      
      算了,虽然很好奇,但还是不要问出来吧,以免显得跟别的小孩不一样。
      
      “我妈妈让我吃的。”孔天微老老实实回道。
      
      “你妈妈为什么要让你吃茶叶?你喜欢吃吗?”
      
      他的问题怎么这么多啊……
      
      “我不喜欢吃,我也不知道妈妈为什么要让我吃。”或者说这也是她一直疑惑的问题。
      
      “遇到不懂的问题,这种时候就要百度一下了!”高玉树变戏法似得从他拉风的银灰色小书包里拿出一部手机。
      
      这手机有一个明显很女性化的手机壳,上面还有一个毛茸茸的吊坠。
      
      这家伙,其实是偷拿了他老妈的手机吧?
      
      “但是我不会打字。”小正太拿着手机很苦恼。
      
      孔天微一愣,他连异食癖这种事情都知道,她差点就以为他也是一个天赋异禀的小孩了,现在一看,他可能只是比正常孩子脱跳吧。
      
      因为幼儿园还没有开始学拼音,确实不会打字,倒不如说,她前世小小年纪就自学拼音知道打字才是不正常的。现在这个时代还没有出现语音搜索功能,只能通过打字搜索问题,也难怪高玉树会烦恼。
      
      “不知道怎么打字,那你为什么要拿你妈妈的手机?”其实孔天微看着这手机有点心动。
      
      她确实有些疑惑,希望可以通过上网搜索得到一些线索,不敢用爸妈的手机,或许可以借用一下高玉树的手机?
      
      “嘘,不要告诉别人,我只是要用我妈的手机看小说,我妈看的那些小说,可有趣了。虽然我其实认识的字不多看懂也不太明白,我在努力学认字了!”高玉树立即做贼似得凑过来。
      
      孔天微盯着小正太近在眼前的脸,只要再凑近一点就额头抵着额头了,就当他只是天真无邪吧……
      
      高阿姨看的那些小说,其实就是霸道总裁文吧?她倒是略有耳闻,不过从来没有深入研究过。
      
      “其实,我会打字,你可以把手机借给我一下吗?但是你要帮我保守秘密,不要告诉别人我会打字。”孔天微神秘兮兮的样子恰恰满足了高玉树那颗中二的心。
      
      因为孔天微能做到他不会做的事情,他看向孔天微的眼神顿时就不一样了。
      
      孔天微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能不能不要用那种好像看大神一样的眼神看着她?只是会打字而已,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壮举阿喂!
      
      高玉树嘴唇阖动,突然凑的更近,两个小孩的脸紧紧贴在一起。
      
      孔天微顿时觉得她的脸可以用来煎蛋了,不停安慰自己,就当作他们两小无猜,天真无邪吧……
      
      “难道说,你是……”他突然顿住,像是在吊胃口。
      
      她僵直着背不敢动,心脏砰砰跳动,也不知道是因为高玉树的靠近还是担心被他猜中某些秘密,难道说,是什么?他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不,他只是突然脑洞大开了= =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