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也有今天

作者:叶斐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八章

      成瑶同手同脚地走过去把材料递给了白星萌,她在极度震惊之下,索性都忘记怎么表现震惊了。
      
      直到钱恒的声音把她拉回了现实。
      
      “根据你提供的材料还有录音,目前有几个细节的信息我要再和你确认下。”
      
      “你的前夫徐俊回国后于2017年3月18日创办了骏驰影业,但你们两人直到2017年4月5日,才在国内民政部门正式登记结婚。”
      
      “对,是这样的。”
      
      “恩,那么骏驰影业属于徐俊的婚前财产。”
      
      “可我们2017年3月2号就在拉斯维加斯就注册结婚了啊,骏驰是徐俊说为了庆祝我们结婚,送给我的结婚礼物。”白星萌很不解,“我们这种在国外结婚的涉外注册,只要符合国内的《婚姻法》,双方单身、年龄合格,没有禁止结婚的情形,国家不就是承认的吗?何况我们还在拉斯维加斯秘密举行了婚礼的,虽然国内都不知道,但我都有录视频,资料也提供给你了。”
      
      钱恒笑笑:“在国外办理了结婚登记,不是想当然只要符合《婚姻法》就有效的,要想让国外注册的婚姻状况在国内生效使用,就必须当地政府出证明,然后办理州务卿认证,去中国驻当地的使领馆认证,只有认证后,才是合法有效的。你们只是在拉斯维加斯注册结婚,就算举办了婚礼,只要没有办理认证,国内就不认可。”
      
      白星萌垂下了头,表情隐在阴影里,有些看不真切:“徐俊这样在美国生活了十几年的人,是不是不可能不知道这一点?”
      
      “恩。”
      
      “所以他果然是算计。”白星萌抬起头,笑的有些凄凉,“他在认识我之前,完全没有任何影视圈里的人脉,结婚后,因为骏驰影业就像是我们爱情的结晶,我一直很想让这个公司在影视圈里站稳脚跟,明里暗里,利用我自己的人脉,给骏驰拉了多少投资,牵线搭桥促成了多少个项目,就连制作好后影视剧的宣发,我都厚着脸皮靠自己的人情找了人……原来这一切,和我根本没关系。”
      
      ……
      
      对于白星萌的这番剖白,成瑶作为女生,很是同情,一段爱情和婚姻逝去,却发现当初一切甜言蜜语的背后,都是满目疮痍的算计?试问谁能淡然?
      
      然而对此,钱恒却丝毫不动容,他板着脸,姿态冷酷地打断了白星萌的回忆。
      
      “需要我提醒你我每小时的收费吗?”
      
      “……”
      
      白星萌愣了愣,与她一起来的经纪人下意识道:“没关系,这些时间我们都会付费的。”
      
      “金钱是有价的,我的时间是无价的。”
      
      钱恒冷冷道:“感情是最没用的东西,徐俊欺骗了你,从道德层面谴责他一点意义也没有,你得到了所有的同情,也改变不了任何事实。”
      
      成瑶瑟瑟发抖,她的这位老板,直男癌已经病入膏肓了吧……白星萌这样一位美人梨花带雨在眼前哭诉,竟然无动于衷,还把人训了一顿……
      
      “现在,我需要的是你专注案件,提炼出有用的信息,让我们能有方向地查出他隐匿的财产。”钱恒的姿态冷艳高贵,然而说的话,却句句在理,让成瑶完全没法辩驳。
      
      “我知道你不甘心,你想让他付出代价,那既然他最爱的是事业,是他的钱,他的公司,那我们就从这个层面,让他好好大出血。”
      
      白星萌被钱恒点醒了一般,她点了点头,终于收起了刚才顾影自怜的姿态,开始专注配合地回答起钱恒的问题来。
      
      *****
      
      一场为时一小时的会议,后半程竟然完全没有一句闲聊,钱恒拿出了包锐早就为他准备好的问题清单,一个个把这段婚姻中涉及财产的细节理顺,成瑶只来得及不停在笔记本上记着。
      
      不得不说,钱恒虽然平日里行为方式相当辣眼睛,但是一旦切换到了工作模式,还真的是专业到近乎完美的。
      
      虽然作为一个有一定咖位的当红明星,但白星萌就算被钱恒训了几句,竟然也没有动气,甚至在会议结束后,授意经纪人与钱恒洽谈长期法律顾问合作。
      
      对此,成瑶目瞪口呆:“白星萌有受虐倾向吗?我还以为你刚才那么说她,她要和我们解除合同换律师了,毕竟是平日里被万人捧着的明星啊!”
      
      钱恒看了眼成瑶,趾高气昂道:“当你在某个领域变得无可替代的时候,就算你态度再差,只要你的专业技能无人能敌,那就只有别人适应你的份。”
      
      原来你也知道自己态度差啊……成瑶心里有些安慰,看来钱恒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不过其实你刚才那样很自然地把她从自暴自弃里拯救出来,还是挺机智的。”
      
      钱恒挑了挑眉:“我什么时候拯救她了?”
      
      “就刚才教训她不要沉浸在失败的感情里,而要站起来战斗,多提供点信息好让我们为她争取更多的财产分割呀!”
      
      钱恒奇怪地看了成瑶一眼:“你想太多了,我那么训她纯粹是因为我自己。”
      
      成瑶:?
      
      “我和她签的是风险代理。所以,案件的结果,直接关系到我的收入。”钱恒抿了抿唇,“我只关心自己的钱,不关心她到底振作没振作起来,是不是自暴自弃,未来要去跳河还是割腕。懂?”
      
      “……”
      
      “离你的当事人远一点,离案子近一点,你最后会发现,不论是当事人,还是对你自己,都有好处。”
      
      “所以风险代理的比率是?”
      
      “分得5000万元以内部分,按12%支付律师费;分得5000万元以上部分,按20%支付。”
      
      风险代理,指的是律师不收取固定的代理费,而是按照协商好的比例,根据最终为当事人争取到的财产标的额度,收取代理费,当然,为了旱涝保收,律师是可以走部分风险代理的,也就是要求当事人提前支付一部分固定的律师费,之后再根据案件结果按比例收费。
      
      这种模式下,不论是部分风险代理还是全部风险代理,都能最大地激发律师的积极性,因为所能为当事人争取到的财产结果越大,自己的律师费也收的越多;但如果遭遇败诉或者执行不能,那律师将收不到回报,正因为有这一风险存在,才有风险代理这个名字的由来。
      
      “等等!”成瑶想起了什么,“婚姻案件不是涉及人身关系,所以不允许采用风险代理吗?我还看到过采用风险代理最后被当事人起诉约定无效的……”
      
      “离婚后财产再次分割可以。”钱恒不以为意地扫了成瑶一眼,“婚姻案件禁止风险代理的初衷,是为了害怕因为律师的逐利性,为了分割更多的财产,为了获得更多的代理费,而成为当事人双方调解和好的阻碍。”钱恒抿了抿唇,“但李艳这个案子,当事人双方感情已经破裂并且离婚了,在离婚后意识到对方有可能存在隐匿财产的可能,已经不可能存在调解和好之类的可能。争议焦点也完全在财产分割上,和人身关系完全无关,考虑到共同财产的取证、执行难度很大,需要律师做大量工作。在和当事人协商一致的情况下,可以适用风险代理,在执行回来的财产中提取一定的比例作为报酬,这很合理。”
      
      成瑶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而且现在的趋势就是逐渐放开婚姻案件的风险代理,广东省就已经直接放开了。”
      
      “不管哪个行业,不怕遇到完全不懂行的,最怕遇到你这样半吊子的。”钱恒看了眼手表,“光是和你解释这些常识,就浪费了我宝贵的十分钟生命。”
      
      “我……”
      
      “停。”钱恒制止了成瑶的话,“从现在起,帮我个忙,不要再问我这些愚蠢的问题了,再问扣你工资。”
      
      “……”
      
      “包锐今天下午腿伤口有点恶化,他关于徐俊的企业情况调查还没做完,你接着做,明天上班的时候,我要看到清晰可行的调查方向。”
      
      “哎?好!”
      
      成瑶回答完,继续下意识等着钱恒的下一个命令。
      
      钱恒低头翻了会文件,才意识到办公室里还有个成瑶,他头也没有抬,只是朝成瑶挥了挥手:“没事了,跪安吧。”
      
      “……”
      
      成瑶觉得,速效救心丸恐怕也救不了自己了,老板毒性太大,她感觉快要窒息了……
      
      *****
      
      一整个下午,成瑶都在包锐整理的材料基础上继续研究着,徐俊的企业架构很大,也很复杂,她花了很多时间,才终于画出了一张控股关系表,然而对于去哪里调查他隐匿的财产,成瑶仍旧一头雾水。
      
      团团在线的企业网络架构中,确实有关联公司和子公司是在婚姻存续期间成立的,然而首先,这些公司太多太杂乱了,并且这些公司要不就是盈利有限,要不就直接是亏损,因此导致在之前的离婚诉讼中,白星萌只拿到了非常少的财产分割。
      
      成瑶拿着律所开具的介绍信跑了好几家工商局,调了徐俊名下包括“团团在线”在内的几家企业的内档。其实调取档案这件事,一点技术含量也没有,不过是个跑腿的活儿,尤其这十一月的,这几天又赶上凄风苦雨,成瑶每天风里来雨里去,上班时齐整的套装,不多时就报废了,裤腿上都是泥啊水啊的,一张脸,也被吹出了两坨冻伤的“高原红”。
      
      只是很可惜,就算成瑶不怕苦不怕累,徐俊这样连结婚时间都算计好的男人,怎么可能留下这么显眼的把柄,工商档案里自然查不出什么蛛丝马迹,倒是成瑶感冒了,还发了一次烧。
      
      然而钱恒的话语,多少刺激了成瑶的斗志,这天晚上回了家,她一边昏昏沉沉地擤鼻涕一边又埋头在房间里研究起来。
      
      可惜她研究了老半天,还是毫无思绪,就在这时,从所里加班的钱恒开门回来了。
      
      成瑶想了想,决定识时务者为俊杰,求助钱恒这个开了挂一样的外援。
      
      “老板……”
      
      “不行。”
      
      “……”
      
      钱恒扫了成瑶一眼:“别拿你那些愚蠢的问题来问我。”
      
      “……”
      
      成瑶噎了噎,挣扎道:“我就是想请教一下……”
      
      “是你自己说的,在这里,我们只是合租室友的关系,不是上班时间,你不要来咨询我工作的问题。”
      
      “但是你关照我,好好珍惜和你合租的这一个月的,所以我想……”
      
      钱恒挑了挑眉:“我们谁是老板?”
      
      “你啊。”
      
      “那就是我说了算。现在,转身,回房间。”
      
      “……”
      
      “等等。”钱恒面无表情道,“另外,昨晚上为了个案子熬夜到了两点,所以现在,我马上就回房间睡觉了。请你保持绝对的安静。”
      
      好的吧老板,谁叫你是老板呢,只是你可好好祈祷,有朝一日别落我手上!!!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本章紧密出现了几个婚姻法知识点~写完本文的我,婚姻法可能也达到了人生里的巅峰状态……
    案子、成长和感情穿插着来,希望你们不要嫌弃~~
    【小剧场】
    成瑶:早晚有一天,我要把钱恒骑在身下打!!
    钱恒:看不出来你喜欢这种姿势,行吧,我可以勉为其难配合你。
    成瑶:???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