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也有今天

作者:叶斐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六章

      被入选进了钱恒的团队,成瑶一度被其余新人羡慕,毕竟钱恒团队的案子标的大分成多、案重量级更大更有代表性,以后就算跳槽,经办案件里一写,这履历也非常漂亮,而钱恒虽然老板病严重,但专业能力过硬,能跟着他一起工作,得到的锻炼和成长也更多。
      
      然而这都只是外表看起来的光鲜,成瑶从文印室出来,看着其余正在埋头工作的新人,叹了一口气,自己虽然跟了钱恒,但钱恒至今却一个案子也没分配给她,倒是包锐分了点活儿给她,但让她做的,也尽是些打印文件、装订卷宗这类没任何技术含量的事。反而还不如分给其他合伙人的新人,成瑶看他们有的在修改婚前协议,有的已经参与离婚案件了……
      
      配合着成瑶的心情般,今天外面的天气,狂风暴雨,台风竟然就这么改道来了A市,幸好成瑶今天出门早,九点上班,她八点半就到了所里,成功躲过了一场暴雨。
      
      可惜其余同事就没这么幸运了。九点半,陆陆续续还有人没到。
      
      “成瑶,来我办公室。”
      
      成瑶昨晚看了一晚案卷,本想找包锐探讨探讨,可惜没等来包锐,却等来了钱恒。
      
      *****
      
      成瑶一进办公室,就决定破釜沉舟先发制人。
      
      “老板,我想参与之前讨论的那个案子,我不要分成,我就想有个机会能跟着你们学习。”
      
      “好。”
      
      钱恒坐在办公桌后面,一边看卷宗,一边头也没抬。
      
      就这样?!预想中的阻挠呢?这么容易?
      
      “我、我也能参与吗?”终于不用坐冷板凳可以实战了,成瑶相当惊喜,“谢谢老板!我知道我的努力一定会被你看见的!我会更积极……”
      
      “我真没看见。”
      
      “哎?”
      
      钱恒终于抬起头,扫了成瑶一眼,他慢条斯理道:“我让你参与,你不要自我感觉良好,你的基础在所里算是比较差的,工作经验又少,之前只在别的律所实习了一年,根本没独立承办过案件,就只昨晚看了一会儿案卷,别给自己脸上贴金说自己努力了,行吗?”
      
      只要能参与案件,钱恒让自己叫他爸爸都行,被损几句,完全没问题!!
      
      “好了,出去吧。”
      
      “等等,那您刚才叫我来是什么事啊?”
      
      “哦,就是让你一起参与这个案子。”
      
      成瑶:!!!
      
      原来自己不提,钱恒也准备主动让自己参与案子,那是不是,连犀利如他,也一眼看出了自己的潜力?觉得自己是个可塑之才?!
      
      “收收你脸上自我陶醉的表情,让你参与是因为包锐今早来上班的路上滑了一跤,扭伤腿了。”
      
      虽然如此,成瑶还是内心很激动:“没关系,能成为包锐的备胎,我也心甘情愿!”
      
      “不,包锐没有退出这个案子,他只能不能来上班,但通过邮件电话,还会继续跟进。”
      
      “所以我……”
      
      “所以你不要强行给自己加戏,你撑死只能算个千斤顶。”
      
      “……”
      
      “他因为腿伤没办法去工商局查阅的企业档案、股权情况,都由你来代劳。”钱恒把手交握在胸前,“另外,我替包锐感谢你。”
      
      成瑶抓了抓脑袋,正想说,同事之间互相帮助是应该的,就听钱恒一脸老狐狸般笑着道——
      
      “感谢你主动放弃了分成,包锐不用把自己的钱再分一部分给你了。”钱恒挑了挑眉,“不是你刚才信誓旦旦说的?只要能参与这个案子,分成一分不要?”
      
      “……”
      
      “所以就按照你自己的强烈要求,就这么定了,你出去吧。”
      
      *****
      
      成瑶在钱恒这边吃了瘪,但能参与案件的激动还在。回座位收到钱恒发来的案子信息和材料后,她就埋头研究起来。
      
      这次详尽的材料就不单单是之前案情讨论时那寥寥几句了,钱恒的客户叫李艳,李艳这样普通的名字成瑶自然不认识,但李艳的这位前夫,就如雷贯耳了,竟然是知名文学和视频网站团团在线的创始人徐俊。
      
      成瑶平日里没少在团团在线上看搞笑视频和小说,然而对徐俊更多的了解,并非来自财经版,而是来自娱乐版。
      
      他曾和自己最近最爱的女星,就是饰演灵瑶的白星萌传过很长时间的绯闻,那段时间正是白星萌爆红、最炙手可热的时候,结果很快狗仔就爆料了白星萌和徐俊的恋情。
      
      团团在线当年还是个小网站,也一路被这段绯闻带到了大众眼前,刷足了存在感,而白星萌和徐俊这两个人,不断被拍到一起牵手逛街、一起做泥塑、一起旅行……最终两人也半推半就地默认了恋情。
      
      不过这段恋爱闹腾了半年以后,两人的互动减少,几乎没有同框机会,白星萌也和当红男团小鲜肉传出了新绯闻,和徐俊的那些花边新闻才终于逐渐被人们淡忘。
      
      成瑶把钱恒用邮件发给自己的材料全部打印了出来,然后静下心来细细翻阅,这一翻,才发现,徐俊原来早在三年前就和这位李艳结婚了,在一年多前,都已经离婚了!按照这个时间推测,他和白星萌暧昧的时候,根本就是已婚身份!他隐瞒了啊!
      
      靠!渣男!成瑶作为白星萌的粉丝,第一时间义愤填膺,她翻着材料,暗暗下了决心,一定要帮这个被劈腿的前妻李艳拿回自己应得的!
      
      *****
      
      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一个婚姻案件,就算只维系了一年不到,但涉及到的各种细碎资料却犹如能把人吞没的浩瀚大海一般,钱恒发来的材料,外加包锐针对徐俊几家企业的调查,打印出来,洋洋洒洒竟然有三百多页,还只是初步资料。成瑶翻着这些材料,越看越觉得头脑一片混乱。
      
      她从没有接触过涉及事实如此多的案件,李艳并非法律专业人士,因此提供的材料并没有什么重点可言,往往看完二十页材料,里面只能提炼出一页有用的信息,成瑶也有一种掉进海里却四处找不到浮木的感觉,她想要好好办这个案子,但要从这么一堆材料里理清思路,却把她难倒了。
      
      心有余而力不足。
      
      这个认知把成瑶打击的不轻,她终于理解钱恒为什么之前不让她参加案件了,因为她的能力真的不够格。
      
      成瑶只在之前的律所实习了一年,刚刚拿到律师证,就跳槽来了君恒,因此可以说是从没有执业过,而包锐,单单在君恒,就已经工作四年了,这里面的差距,真的比成瑶想象的还大。
      
      最开始拿到材料时,成瑶充满了一展身手的雄心大志,拒绝了所里其余同事一起外出午饭的邀约,坚持要先把材料看完再吃饭,因此此刻只能抱着沮丧的心情,一个人外出觅食。
      
      也不是没有怀疑过的。
      
      律师这条路,从来不是这么轻松的。
      
      花了那么大的力气通过了外号“天下第一考”的司法考试,付出了艰辛的心血,可执业初期拿到的收入或许只是别的行业从业同学的零头。
      
      大部分初入职场的年轻律师,在执业前几年,可能都拿着一个月千把块微薄的基本工资,分成不稳定,为案源发愁,工作强度大,没有严格的上下班界限,心理压力巨大,偏偏律师这个行业,又是高风险、高强度、竞争力强的行业。
      
      就像养蛊一样,每一个新律师,都像是蛊虫一般被丢入缸里,毒多的吃毒少的,强大的吃弱小的,你要和那些与你同期的年轻律师竞争,也要和那些执业许久的成熟律师竞争,最后能在这个行业里坚持下来的,都是经过千锤百炼心性足够坚韧的人。
      
      而这个行业最残酷的地方在于,并非你足够努力,就一定能熬出头。
      
      成瑶最终没忍住,她给秦沁发了一条微信。
      
      “丧!感觉熬不过执业一年内转行的魔咒了。”
      
      情绪实在低落,成瑶发完这句后,还发了一连串痛哭流涕的表情包。
      
      *****
      
      秦沁平日里也忙到飞起,自然不会那么快回复。
      
      成瑶耷拉着脑袋,垂头丧气地走进了写字楼下一家日式拉面店里。
      
      她点了份豚骨拉面,然后坐下埋头就吃。
      
      因为这一带写字楼多白领也多,就算这个点了,拉面店里生意还是十分好,成瑶运气还不错,等了一分钟,就有一桌四人座的座位空了出来。
      
      只是坐下没多久,她桌子对面的空位上,就也坐上了人。
      
      情绪低落的成瑶压根没兴趣抬头,只继续呼啦啦吃着拉面。
      
      “有这么好吃?”
      
      直到钱恒冷飕飕的声音响起,成瑶才意识到自己对面坐着的,是自己那位难伺候的老板。
      
      钱恒大约和客户的会议刚结束,所以也这个点才来吃饭。
      
      面对钱恒的问题,成瑶下意识点了点头。
      
      这个时候,同在一张桌子上吃饭,成瑶觉得自己应该再说点什么避免尴尬,然而还没等她开口,就有人叫住了她。
      
      “成瑶?”
      
      “哎?吴晨?”成瑶抬头,才发现喊住她的人是曾经的高中同学吴晨。
      
      吴晨显然也刚来吃饭:“正愁没位置坐,你旁边位置空吗?空的话我正好拼个桌。”
      
      成瑶表示座位可以坐以后,吴晨就坐了下来,他的面还没到,他很有聊天的兴趣:“我在附近的民生银行工作,你呢?”
      
      “我在君恒律所上班。”
      
      吴晨来了兴趣:“你在做律师?”
      
      成瑶老老实实点了点头:“恩。”
      
      “太好了,能不能请你帮个忙。”
      
      “哎?”
      
      “就是我银行有个领导,他妈妈之前去做了个P2P理财,投了大概两百多万进去,结果现在那家P2P公司爆雷了,公司的高层都跑了,钱都卷跑了,这时候去翻当初签的合同,才发现签的不是什么理财投资合同,而是保健品购买合同,这明显就是骗人家老人家不懂合同没仔细看啊!想问问能怎么把钱要回来。你是做律师的,能不能给我讲讲他们应该怎么维权?我领导的妈妈都气住院了,我领导也是急的要死……”
      
      面对这铺天盖地的问题,成瑶十分尴尬,这是她最怕遇到的情景。
      
      外行并不知道律师的工作模式,他们总觉得自己三言两语随便复述下转了几手的“案情”,律师就能在十秒钟内给出专业的回答,他们更不知道,每个律师术业有专攻,比如成瑶,她的婚姻法继承法学的不错,但对这种金融诈骗却一头雾水。
      
      成瑶决定实话实说:“我其实不太懂这个领域……我建议你让你领导去咨询从事金融诈骗的专业律师。”
      
      “你这回答怎么这么‘官方’啊?”吴晨笑笑,状若开玩笑道,“我就想着你是老同学,相信你才问问你,你们律师是不是不收费的问题都不肯回答啊?其实也就两三句话的事,你大致给我点意见就行了,你这也太不够意思了吧。”
      
      “你如果胃不舒服去医院的话挂什么科?”
      
      就在成瑶斟酌着如何回复吴晨之际,刚才坐在对面不发一言的钱恒抬起了头,伴随着他的动作,是他冷冰冰的声音。
      
      “当然挂消化内科啊。”吴晨下意识回答完,才有些意外,“你是谁啊?”
      
      钱恒的表情嘲讽:“原来你知道胃不舒服要挂消化内科。”
      
      吴晨瞪着眼睛见鬼似的看着钱恒。
      
      “她都说了她不从事金融诈骗领域的业务,你还硬逼着她给你提法律意见,那你有胃病的时候,怎么不去找肛肠科医生给你看病呢?”
      
      这话太毒了,吴晨一下子一张脸涨得通红。
      
      钱恒轻易不出手,出手必伤人,他不顾吴晨发青的脸色,继续道:“肛肠科医生不会给胃病病人诊断,那是因为这是对职业和病人负责任,不同法律领域也是。何况,就算去看肛肠科医生,也要挂号吧,你呢,一分钱不付,还逼着人家给你建议?”钱恒指了指成瑶,“她上辈子造了什么孽,欠了你什么?”
      
      对于钱恒的话,吴晨根本没有任何招架之力,他只能梗着脖子道:“你是谁啊你,我和我老同学聊天,你凭什么多管什么闲事。”
      
      “凭我是她老板。”钱恒十分冷酷,“凭我花了钱买了她的时间。我不允许她在你这样的人身上浪费时间。”
      
      不知道为什么,成瑶这一刻几乎要屏住呼吸,她的心扑通扑通剧烈跳着,因为紧张、因为惊讶,也因为……畅快。
      
      作为律师以来,吴晨这种事,不是第一次遇到,但成瑶从没有钱恒这样拒绝的勇气。
      
      在中国,大部分民众并不愿意为无形的东西付费,譬如知识产权,譬如律师、会计师的专业咨询服务。很多人不认可这种服务的价值,总觉得既然认识,这种动动嘴皮子的活儿,你看面子帮帮忙就行了,收什么钱啊。
      
      “免费咨询?你也好意思开口?怎么不直接大方点叫成瑶去喝西北风?每个人都和你这样想着免费咨询,律师这个职业就灭绝了。”
      
      “另外,她的专业领域是家事法律,你要什么时候离婚,可以找她。我作为老板,允许她给你打个折。”
      
      吴晨这下对被怼的哑口无言,连点的面还没上,就硬着头皮尴尬地寻了个临时开会的借口,灰溜溜地走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关于大家说的成瑶为什么能进君恒,后面会讲到。
    但是针对有读者觉得成瑶太弱了这个,我必须说明下啊。
    只实习了一年刚挂出律师证的律师,基本就是菜鸟小白,就算不是成瑶,是别的人,和已有多年工作经验的包锐来比,也基本是这种对比,弱鸡一只。这个故事里瑶瑶会慢慢成长起来,最后甚至能和钱恒抗衡让他吃瘪的~别急嘛~
    【小剧场】
    主持人阿斐:很多读者朋友很关心您的初恋,能不能请您谈谈你的感情史啊?
    钱恒:呵。
    成瑶:哈哈哈哈哈哈你们是不是对他有什么误解????他这样的能找到对象???能有初恋????你们仿佛在和我开玩笑啊!哈哈哈哈哈!谁想不开做他的初恋啊哈哈哈哈哈脑子有屎吧哈哈哈哈。
    N月后:
    成瑶:大家好,我就是那个脑子有屎的人。(围笑)
    钱恒:做人,有些话还是不要说太满。
    成瑶:恩……
    【继续呼喊,给钱par留言给钱par留言!不要手软!!!钱par不缺钱,红包随手撒!】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