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金归来(穿书)

作者:春温一笑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07

      陆广沉一向是骑马的,不过今天他才认回亲生女儿,怎么看也看不够,和陆姳一起上了谢夫人的马车。
      
      “我也没看够妹妹。”陆千里也不骑马了。
      
      陆千奇怒气冲冲,“我才不想看那个野丫头!我快烦死她了!”
      
      “她怎么着你了。”陆千里道:“才见面她便送了你一顶大帽子,多大方。”
      
      陆千奇不敢和大哥顶嘴,等陆千里上了马车,才哇哇怪叫,拿马鞭子抽树叶抽青石。
      
      陆千奇骑马跟在马车旁边,听着车里不时传出亲呢的说话声、笑声,心里酸溜溜的不是滋味。
      
      父母大哥全在里面,他好像被抛弃了,被孤立了……
      
      其实亲呢的说话声、笑声是陆千奇以为的,马车里的谈话,不只是亲呢,还有辛酸。
      
      “女儿,爹对不起,对不起你娘……”陆广沉很自责。
      
      十五年前,陆姳的父亲陆广沉在边境任职,谢夫人随任。谢夫人生陆姳的时候,北方胡人大举入侵,上谷、云中等地相继失陷,谢夫人由家仆、侍女等保护着出逃,中途被乱兵冲散,在一个客栈里生下了孩子。
      
      胡兵追来,替谢夫人接生的姚婆婆故意引开胡兵,谢夫人母女才得以保全。
      
      陆广沉匆忙赶到,见到的是昏迷的妻子,和才出世的的小女婴,自不疑有他,将妻子、女儿接了回家。
      
      而引开追兵的姚婆婆,被胡兵抓走了。
      
      直到十五年后,姚婆婆自北胡被赎回,说起她接生的小女婴眉心有颗红痣,陆广沉、谢夫人才知道亲生女儿流落在外,心痛不已,当即便要差人寻女。
      
      平远侯夫人很生气,“连亲生的孩子也能弄丢了,真真无用之极。”迁怒于谢夫人,命她到梅花庵为长辈祈福,寻找孩子的事,更是不许谢夫人插手,也不许陆广沉过问。
      
      “你们把孩子弄丢了,我把孩子找回来。”平远侯夫人认为儿媳太没用了,还得她老人家出马,方能马到成功。
      
      谁知平远侯夫人找回来的是个假千金……
      
      马车里的至亲四口回忆着往事,感慨良多。
      
      “娘对不起你,以后要把最好的都补偿给你。”谢夫人抱着陆姳流泪。
      
      陆姳温柔的替她拭去泪水,“娘,我也没有怎么吃苦,养父养母是厚道人,待我很好。养父养母还花费银钱送我读书,静县那种小地方,许多殷实人家连亲生女儿都不肯送往闺学呢,说女孩儿家读书没用,将来总归是别人家的人。我养父养母却说,女孩儿怎么了,女孩儿也不能做睁眼瞎啊。”
      
      “你养父养母真是好人,一定要好生谢谢他们,一定要好生谢谢他们。”谢夫人一迭声的道。
      
      “可惜,二老已经过世了。”陆姳很难过。
      
      “为父会替你养父养母修坟墓,还要买下四周的田地,留下守墓人,供茶供饭。”陆广沉许诺。
      
      “谢谢爹。”陆姳甜甜道谢。
      
      陆广沉胸中暖洋洋的,别提多舒服了。
      
      谢夫人很内疚,“姳儿还没有自己的卧房,可怜的姳儿,什么都还没有。今晚姳儿先跟娘一起住好不好?娘想你,天天想你……自从姚婆婆回来,娘知道你丢了,心急如焚……”
      
      “娘,我都知道。”陆姳乖巧又柔顺,“我听娘的,我和娘一起住。”
      
      “乖女儿。”谢夫人留下喜悦的泪水。
      
      陆姳心中恻然。
      
      原书中的陆姳对谢夫人并不感激,因为从小没有享受过侯府的荣华富贵,因为曾经遭遇到的艰难困苦,她抱着讨债的心态到了平远侯府,认为陆家欠她,父母欠她,不管补偿给她多少都不够。谢夫人为救她而死,都没能感动得了她。
      
      可怜的谢夫人。
      
      “烦死了,烦死了。”陆千奇往马车那边瞅了瞅,又瞅了瞅,气得想叫唤。
      
      他是陆家二少爷啊,怎么那个野丫头一回来,他就被父母大哥抛下了?
      
      谢夫人有些伤感,陆广沉就要发怒,陆姳抢先掀开车帘,“二哥,你要是再这样,我就要给你改名字了,叫你陆千帆。”
      
      “我为什么要叫陆千帆?”陆千奇叫道。
      
      陆姳眨眨眼睛,“因为你烦人嘛。”
      
      陆千奇要不是正骑在马上,真是要气得跳起来了,“你才烦人!”
      
      陆姳笑,“我是千金,很招人待见的。爹,娘,大哥,你们说是不是啊。”
      
      “对极了,姳儿是千金,人见人爱。”谢夫人溺爱的道。
      
      “姳儿可爱。”陆广沉赞成谢夫人。
      
      “二弟烦人。”说这话的是陆千里。
      
      把陆千奇给气的,好嘛,一个十几年没见过面的野丫头,才不到半天的功夫,就把父母大哥给拉过去了,这世上还有没有天理了?
      
      陆千奇气得够呛,陆姳一点也不同情他。
      
      在原书里,这个陆千奇可是重要男配,自始至终对陆姈掏心掏肺,前期是妹控,后期恋慕陆姈,成了陆姈的追求者。对陆姳他一直是很冷淡的,认为陆姳没有教养,不配做他妹妹,陆姳陷入困境时,他从来没有打算伸出援手。
      
      在陆千奇眼里,只有陆姈才配和他做兄妹。
      
      既然如此,陆姳也就对他不客气了,该调侃就调侃,该讽刺就讽刺,该嘲笑就嘲笑。
      
      到了平远侯府,陆千奇跳下马,冲到马车旁,“父亲,母亲,祖母已经认定严嬷嬷接回来的那人是亲孙女了,如果父亲母亲再带这个……再带这个妹妹回府,祖母会受不了的。”
      
      “放心吧,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祖母是德高望重的老人家,能面对事实的,她老人家没有你想像的那么脆弱。”陆姳怼起陆千奇,毫不留情。
      
      “姳儿言之有理。”谢夫人认为陆姳说的对极了。
      
      “应该多买些田地,姳儿的养父养母,把她教的很好。”陆广沉微笑道。
      
      “二弟,让假千金留在府里哄骗祖母,才是真不孝。”陆千里教导弟弟。
      
      陆千奇:……
      
      惨不惨,父亲母亲和大哥,至亲之人,没一个替他说话的,没一个支持他的……
      
      陆姳一行人已经进门了,陆千奇跑着追上去,“等下见了祖母,必有一场争执……”
      
      “包在我身上了。”陆姳大包大揽,“看我的。”
      
      “你?呵呵。”陆千奇斜眼看她,“你知道祖母在平远侯府是何等的尊崇么?你知道祖母在平远侯府无人敢违背么?”
      
      陆姳呵呵回去,“呵呵,你可拉倒吧,你把祖母说得好像是平远侯府第一人似的,那么你将祖父放在哪里?”
      
      陆千奇被噎得说不出话来,满脸通红。
      
      陆姳扶着谢夫人,故意伸胳膊推了陆千奇一下,陆千奇接连倒退数步,跌在墙上,疼得呲牙咧嘴。
      
      这个野丫头!陆千奇七窍生烟。
      
      陆千奇事先差人回府报了信,陆广沉、谢夫人带着陆姳进府,平远侯夫人正在大发雷霆,“儿子儿媳妇嫌弃我,我费心费力的替他们找回女儿,他们不信亲娘,又找回一个!”
      
      才见了面,陆广沉还没来得及行礼问好,平远侯夫人便命人把鹿小鹊推出来,厉声逼问:“陆广沉你说,哪个是你亲生女儿?”
      
      二公子陆广池,三公子陆广深,以及吴氏江氏等人都在,见平远侯夫人发怒,都出言相劝,“大哥大嫂素来孝顺,莫惹母亲大人生气。”
      
      “陆广沉,哪个是你亲生女儿?是为娘替你寻回来的这个,还是你和你媳妇儿寻回来的这个?”平远侯夫人口中问的是陆广沉,眼睛看的却是谢夫人。
      
      有些婆婆是这样的,明明是儿子儿媳妇两个人做的事,她总以为是儿媳妇挑唆的,永远不会承认儿子和她会有分岐,永远不会承认儿子和她不一心。
      
      陆广沉见母亲生气,心中内疚,“母亲,您听儿子辩解……”
      
      平远侯夫人板着脸,冷冷的打断他,“用不着辩解,你告诉我,到底哪个是。”
      
      “祖母,有件事情您弄错啦,我是实诚孩子,但凡有什么都要实话实说的,我一定得告诉您。”陆姳笑盈盈的站出来。
      
      “你是谁,也配叫我祖母?”平远侯夫人很不给面子。
      
      陆姳也不给她面子,诚实指出,“方才我的话,主要不是认亲,而是纠错。您方才的话和事实不符,我得如实告诉您。”
      
      “纠错,她说纠错。”平远侯夫人还没被晚辈这么当面顶撞过,气得直啰嗦。
      
      “你这孩子,怎么跟祖母说话的?”陆广池、陆广深等人惊讶又生气,但陆广沉在,他们不好越过陆广沉训斥责怪,是抱怨的口吻,相当温和。
      
      “野丫头,等着倒霉吧。”陆千奇叉着腰站在门口,幸灾乐祸的等着看热闹。
      
      陆姳一脸认真,“养父养母教导我,对长辈要说实话,不可有任何欺瞒。我视祖母为长辈,当然要实话实说啊。祖母方才问我爹,‘是为娘替你寻回来的这个,还是你和你媳妇儿寻回来的这个’,这话真的不对,不是我爹我娘寻我回来的,是我找到我爹娘,主动和他们相认的啊。”
      
      “是你找到你爹娘的?你有这个本事?”陆广池大为惊奇,“闺中弱女,你如何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世,又如何找到梅花庵?”
      
      陆姳讥讽的看向鹿小鹊,“我是如何知道自己的身世,这个要问她了。”
      
      鹿小鹊自从见到陆姳就开始瑟瑟发抖,这时再也忍耐不住,叫声尖锐,“她心狠手辣,像恶狼一样!她会害人,谁惹了她她就害谁,她就害谁……”心中恐惧,脸色白得像纸一样,拼命往她身边的侍女身上靠。
      
      “不错,谁惹了我,我就害谁,而且我会用她害我的手段报复回去,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陆姳说得轻松自然,但平远侯府的人听在耳中,却各自心惊。
      
      “我,我才真千金,我是真千金……”鹿小鹊绝望又不甘。
      
      “你是真囚犯好不好?鹿小鹊,静县县衙贴出告示悬赏捉拿你,你不知道么?你家后院埋了一具尸首,有邻居亲眼看到你和你爹、你娘埋的人。你是逃犯,迟早有一天会被缉拿归案。”陆姳冷冷的道。
      
      “不,人不是我杀的,真的不是我杀的,他早就死了,我和我爹我娘进屋前他就死了,不是我杀的!”鹿小鹊狂叫起来。
      
      杀人犯是要掉脑袋的,这个罪她可不能认。
      
      “静县小县城,悬赏不多。”陆姳客气的向众人解释,“赏额是十两白银,哪位如果想发这笔财,将这名叫鹿小鹊的女子绑了送交官府即可。”
      
      陆姳很是心平气和,平远侯府众人已是听得呆了。
      
      严嬷嬷找回来的这位千金不光是假的,还是在逃的罪犯?这可真是……真是让侯夫人颜面扫地啊……
      
      
    插入书签 



    青雀歌
    她是弃女,也是天才; 她是青雀,也是凤凰; 她出生时毫不起眼儿,长大后却光芒万丈;



    素华映月
    女主大名素华 小名阿迟 男主的书斋名为半月斋 所以文名为“素华映月



    绮户流年
    本文讲述一段青梅竹马的爱情故事,两小无猜,呆萌有趣。1V1,HE。



    嫡女解语
    冷静、聪慧、美丽少女V呆、萌、、英俊、忠犬少男,1V1,HE。



    庶女悠然
    十數年來殺敵無數,卻被她妙語連篇突破心防, 看冷言寡語的鐵血大將軍如何布下情網, 將一見鍾情的小庶女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