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动人的香味

作者:令娅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8章

      小赵先吃完,跟他们闲聊了一会儿,见庄梓他们那边叫服务员过去结了账,就先一步离开了。
      
      这家店生意好,加上中午人多,上菜时间有点慢。
      
      司航靠在椅背里,手搭在桌上百无聊赖地转着手机,忽然掀起眼皮看对面的谢逵一眼,开口问:“案子哪里遇到了问题?”
      
      谢逵看向他,长吁一口气:“范围太广,目标不明确。吃完饭我再分析分析,今天一定得拿出个结果。”
      
      司航想了下,又问:“庄宏那件案子受害人有没有异常?”
      
      “我跟H市那边片警联系过了。他们说,赵沅去年年底在工地上做事,从跳板上摔下来成了植物人,现在都还没出院。自从两年前家里不幸落难,孩子没了以后,他老婆精神也出了些问题,一直在接受治疗,有人监护,不可能出远门。”谢逵摇摇头,哀怜道:“这一家子还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司航沉着面没有说话。
      
      只是旧事重提,让他忽然想起当年那对衣着朴素的年轻夫妻跪在他面前,痛苦嘶哑的求他一定要抓住凶手替他们两岁的儿子沉冤得雪。对比审讯室里庄宏那张冷漠又不屑的表情,他的脸色变得更沉了。
      
      不过,有个疑点在他心里冒出来,他略略琢磨了一下,还来不及开口问,又听谢逵说:“庄梓跟我说,她怀疑凶手跟半年前她姐姐的车祸有关,可我看了那起车祸事故档案,也没发现哪里异常。”
      
      本来这个案子已经安排给了谢逵全权负责,司航没打算插手。但是见谢逵现下焦头烂额,而且进展比他想象中的要慢,便提点了他两句:“凶手很有可能并非跟她有仇怨。”
      
      谢逵微愣,颇有兴致的看向他:“为什么?”
      
      司航手指点了下桌面,道:“根据凶手行为,他采用的是一种完全没有痛苦的作案方式。如果凶手对她只存在很深的仇恨,从心理上分析,不会让她死得这么舒服——凶手对她存在一种非常复杂的情感。这个行为,有两点可以解释。
      
      第一,庄梓知道凶手某些她不该知道的事情,所以对方想要不露痕迹的杀人灭口,伪装成自杀。而凶手大费周章精心计划,说明她知道的那件事对凶手而言非常重要,肯定威胁到他的正常生活。这一点,要从她身边关系深入的亲友、同事,或者昔日恋人身上排查。
      
      第二,凶手一开始的目的就不是杀人,而是想通过这种手段,达到另外目的。根据庄梓本人笔录,案发前几个月,家里就断续发生过几件怪异事件。庄梓非常胆小,凶手利用她的弱点,以此给她造成了威胁和恐吓,达到某种目的。能把报案时间掐得这么准,报案人有一定的嫌疑,但也可能只是巧合。”
      
      谢逵心头微凛,沉肃的表情里也露出了一丝了然的神色。
      
      “以上,可以结合你们讨论的结果综合分析,全当参考。”司航收起手机,起身:“我去洗个手。”
      
      谢逵靠进椅背里,仰头望着天花板,把司航的建议结合目前知道的一些信息联合起来仔细推敲了一遍。忽然,许多细枝末节浮光掠影般闪过脑海,像是从茫茫迷雾中窥到了一丝光亮,虽然依旧模糊,却有种呼之欲出的感觉。
      
      下一瞬,他立即从兜里掏出电话,给刚刚离开的小赵拨了过去,问:“庄梓现在人在哪儿?”
      
      手机里隐约传来车流的嘈杂声,小赵站在马路边抽烟:“送走了她姐夫,已经回酒店了。”
      
      谢逵道:“别让她离开你视线,现在马上带她到办公室来,有些重要细节我还得问问她。”
      
      挂了电话,服务员正好过来上菜。
      
      他看向回来的司航,有些暗暗激动地说:“姜知昊报案时就一口咬定庄梓是因为精神方便出了问题,又因为出事头一天,她前任男友高调跟别的女人示爱求婚才受打击有自杀倾向。后来是庄梓自己报案,否定了这一说法。这样看来,姜知昊很有可能一开始就有意在混淆所有人视听。”
      
      司航未置可否,只是不紧不慢的说:“案子我没深入了解,鉴于初步分析结果,可以把她那位姐夫作为嫌疑对象,但也不排除其它可能性。”
      
      谢逵点头,忽然又话锋一转,蹙眉沉声道:“如果姜知昊真对庄梓有什么不轨之心,那么庄梓怀疑她姐姐的车祸另有蹊跷.......”
      
      有因才有果,或许并非是庄梓的无稽之谈。
      
      可如果万一真是如此,事情就有点复杂了。
      
      那么,这就不再是一起简单的入室作案,而是一个具有非常敏锐的反侦察技巧的高智商罪犯,曾经完美躲过了警方侦查,精心设计的一场情杀案。
      
      司航看向他,沉静的目光中透着锐利:“先查查姜知昊有没有确切的不在场证明。”
      
      ......
      
      吃完饭回到办公室的时候,小赵已经带庄梓等在了刑侦部的小会议室。
      
      会议室的门半阖着,白炽的灯光照着简单的桌椅,勾勒出严肃又冷硬的线条。庄梓坐在会议桌前,单手支着太阳穴,盯着面前的手机屏幕在发呆。单薄的背影在清冷的灯光下画下一道剪影,孤单而又落寞。
      
      听到脚步声,她立即转头。
      
      谢逵径直走进来,而他旁边那道修长的身影,推开门走进了旁边办公室。
      
      她看向谢逵,打了声招呼。
      
      谢逵点点头,直接开门见山:“庄小姐,我想问几个关于姜知昊的问题。”
      
      庄梓表情微敛,盯着谢逵审视了两秒,轻声问:“难道他也有嫌疑?”
      
      谢逵不答反问:“庄小姐有没有察觉到他对你的态度有点不太正常?”
      
      庄梓静默片刻,没有回答,表情却有一些微妙的变化,谢逵自然扑捉到了。
      
      的确,自从姐姐去世后,姜知昊对自己的关心程度跟以前有很大程度的转变。敏感如她,自然有所察觉。有时候,她也怀疑过,但那只是一瞬即逝,她觉得肯定是自己想太多了。
      
      姜知昊跟姐姐从高中相恋,为爱相守,考进同一所大学,毕业后不久就结了婚,这些年来一直非常相爱。
      
      姐姐生前特别疼爱自己,待她跟小睿一样,当作未长大的小孩子在照顾。姜知昊也知道她们两姐妹出生可怜,从小相依为命,是彼此唯一挚爱亲人,所以爱屋及乌,跟姐姐一样拿自己当亲妹妹看,这一点,她还不至于糊涂,也感受得到,所以她也一直当他为尊敬的哥哥。
      
      姐姐出了意外以后,姜知昊曾在墓前悲恸承诺,虽然这辈子对姐姐的亏欠已经没机会再补偿,但是会替她照顾好她最放心不下的两个人。
      
      庄梓没有真正去怀疑他,毕竟他和姐姐这些年相濡以沫,恩爱如初,她都有过艳羡的时候。
      
      如果真有什么怀疑,可能也只是担心姜知昊把对姐姐的愧疚之情转移到她身上的时候发生某些不可预知的变化。为了避免,她已经尽可能的不再接受他的关照,以亲戚的态度与他相处,保持着合适的距离。
      
      庄梓说:“我想不出他要害我的理由。”
      
      谢逵沉思了一会儿,又问:“他跟你姐姐感情如何?”
      
      庄梓非常确定地给出答案:“很好。”
      
      如果姐姐是唯一真心爱护她的人,那么姜知昊就是这世上唯一真心爱护姐姐的人。
      
      当年姐姐刚刚大学毕业,进家族公司不到两个月就成绩显著。她非常有能力,因此很受庄宏器重,三个月后便直接给她安排了采购管理部的重职。庄家的大儿子庄峤因此对她心生忌惮,害怕她将来威胁到自己在公司的地位,联合供应商用卑鄙的手段给她下了个圈套,不仅公司亏损了几个亿,还欠下一大笔外债,对方要告她坐牢。
      
      最绝望的关头,家里无一人出头帮她分担困难,庄宏更因她的失误处于愤怒之中,置之不理。
      
      关键时刻,是姜知昊出手相救。
      
      那时候他们还是情侣,姜知昊为了帮她填补亏空,卖掉了父母给他准备的婚房别墅和自己大学期间科研赚钱买得一台车,又四处借钱贷款,才慢慢陪她走出困境。
      
      因为看透了母亲的经历,姐姐是一个感情很谨慎的女人。如果对方没有给她足够的安全感和信心,她不会义无反顾跟他结婚。
      
      所以,她甚至都能肯定,姜知昊之所以对她照顾关心,完全是出于姐姐的原因。
      
      谢逵表情再次凝重了起来,他若有所思地摩挲着手里的笔,思索了片刻:“这件事,为了庄小姐安全起见,目前最好还不是不要跟任何人透露风声。”
      
      说着,他从兜里拿出手机:“你姐夫电话多少,为了尽快排除他的嫌疑,我还得跟他再当面聊聊。”
      
      “他出差了。”不知为何,庄梓心头忽然升起一丝不好的预感,低头看一眼腕表:“这个点,应该已经上了飞机。”
      
      谢逵表情一沉。
      
      .....
      
      庄梓从刑侦部出来,来到大厅,外面,阴沉了一整天的天气,终于彻底的爆发了起来。
      
      屋外大雨滂沱,雨声纷杂,混合着阵阵闷雷,像潜伏在暗处的鬼魅在诡异的咆哮。有风刮来,带着一股阴森森的冷意和湿气,直往屋里灌,周围温度陡然下降。
      
      庄梓裹紧外套往外看,雨一阵紧似一阵,又急又凶。
      
      看来,这会儿是没办法冒雨回酒店了。
      
      只是太冷,寒意从四面八方袭来,浸透衣料从毛孔往身体里钻,身体抵不住严寒,打了个冷颤。
      
      浑身都是冰凉的,心更是如坠冰窟。
      
      她可以原谅忘记伤害过自己的人,但绝对不会放过害死姐姐的凶手。
      
      她不愿相信,也再承受不起,身边一直信任的熟人,会对自己有什么不良居心。
      
      只是偏偏这个节骨眼,姜知昊又出国出差,连电话都打不通了。
      
      这究竟是巧合,还是早有预谋?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虽然这章全部是剧情,但我保证马上就会互动多多。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阿冰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