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动人的香味

作者:令娅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11章

      她僵着脖子回头,认出那道背影之后,心头猛地一沉。
      
      那是个背影高大的男人,身材匀称,宽肩窄腰,气质斯文,一身西装革履。离他不远处,还站着一个怀有身孕的女人。
      
      庄梓没想到会在这里碰见他。
      
      她屏住呼吸,慌忙刷卡进了房门,那颗已经提到嗓子眼的心,才缓缓落了回去。
      
      靠在门背上,她仰头眯了眯眼,他叫什么来着?
      
      有些人见了面还能想起来是谁,可名字却记不住了。
      
      庄梓记忆力本来很好,只是她一般很少去回忆过去,大概是过去没什么值得留恋的东西,她不想把苦涩再细细咀嚼一遍,所以能忘的她都尽量放空。
      
      电话里,姜知昊还在讲话,终于重新拉回她的思绪。
      
      “你怎么不说话了?”
      
      “刚在开门。”庄梓走进房间,反问:“为什么一直打不通你电话?”
      
      “嗯?”姜知昊有些好笑:“你什么时候给我打电话了?”
      
      庄梓表情一变。
      
      她站在原地默了半刻,试图判断他是在撒谎,还是在故意?
      
      “我昨天不是给你打了好多个?”她语气试探,担心他已经知道自己引起了警方的怀疑,故意跟自己兜圈子:“怎么可能没看到?”
      
      “真没有!”姜知昊强调:“不信我可以给你截屏我的通话记录。”
      
      庄梓慢慢走到床边坐下,心里琢磨着这是怎么一回事,一时忘了说话。
      
      姜知昊等了一会儿,问:“你什么时候给我打的电话,有什么事吗?”
      
      庄梓拧起眉,不答反问:“你什么时候回国?”
      
      “周三吧。”姜知昊问:“怎么了?”
      
      庄梓眉心拧得更重了,静了下,才淡淡道:“等你回来再说。”
      
      挂了电话,庄梓想把这个情况告诉谢逵。
      
      明明每次给姜知昊打电话都通了,是他不肯接,怎么可能没看到?
      
      这谎言未免太明显。
      
      他现在究竟是什么意思?
      
      戏弄?挑衅?
      
      拨通谢逵电话后,听筒里传来一阵绵长的嘟声之后,是标准的女声提示电话无人接听。
      
      庄梓奇怪地拧拧眉,又拨了一遍。
      
      照理说,作为警察,手机应该会一直不离身,就算是占线状态也不可能无人接听。
      
      可是第二遍拨出以后,居然还是没人接。
      
      庄梓坐在床边,轻轻摩挲着手机边壳,只觉得事情太反常了。
      
      难道是她手机出了问题?
      
      她猛然记起来今天在图书馆看过的一起案件中,凶手黑了受害人的手机,以此了解受害人的所有私人信息和个人行踪......
      
      正在这时,手机叮地一声,划破房间的死寂,把她吓一跳,直直愣了两秒才反应过来。
      
      她手忙脚乱地翻开手机,是姜知昊给她发得通话记录截图。
      
      她一一看下来,从昨天到今天,他的所有通话共有十几通,今天上午还跟国内父母有过联系。而这一行行的记录中,唯独没有她的电话号码出现。
      
      有可能是他故意删除了记录糊弄她?可他有必要这么做吗?
      
      她推敲片刻,忽然发现一个重要线索——别人可以给她打进来电话,她却不能拨出去!
      
      为了证实这一点,她立刻拿起手机给小张打过去。
      
      最后一声提示音结束后,标准的女声再次提醒她——电话暂时无法接通。
      
      她转而又打给公司同事裴征,屏住呼吸等待。
      
      一声。
      二声。
      ......
      ......
      
      她心头一凉,缓缓放下手机,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
      
      手机肯定有问题,不然不会无缘无语打不出去电话。
      
      她用力深吸一口气,迫使自己奇异般地镇定了下来,将手机丢在床上,起身大步走出房门。
      
      现在,她必须马上去对面粤菜馆找到小张。
      
      如果她的手机真被黑客侵入,对方现在一定了解到了她的所有行迹,所以她不能再把手机带在身上。
      
      只要把这件事告诉了警察,或许,他们可以通过这条线索找到凶手。
      
      下楼,走出电梯,正碰上门口一群旅行团的游客们蜂拥进来,与她擦身而过。她有点急切地拨开人群,疾步往外走。
      
      庄梓一路小跑到十字路口,跟三五个陌生人站在斑马线这头等红绿灯。
      
      等了一会儿,那头的显示灯进入了倒计时。就在这时候,身后有人叫了她一声,是个低沉浑浊的男性声音。
      
      声音很低,仿佛就在她背后,仅能让她一个人听到。
      
      他说:“美女,你东西掉了。”
      
      对面红灯转为绿灯,站在她前面和旁边的行人,都大步走上了斑马线。
      
      庄梓并不确定这人是在跟她说话,却又条件反射停下脚步低头看了眼地面,什么也没有。
      
      她觉得古怪,忙要回头确定一眼,然而根本等不及她侧身,肩上突然毫无预兆的一重,脖颈上瞬间传来一阵冰凉的尖锐刺痛。
      
      “别出声!”
      
      庄梓整个人瞬间僵住,抬头惊恐地望着前方,瞳孔骤然放大。
      
      薄削的刀片,在夜色下,泛着骇人的冷光。而那锋利的刀刃,正好抵在她喉骨旁边的两指处,那是颈动脉。如果那只戴着黑色薄手套拿着刀片的手,稍稍用力划下去,不过几分钟,她就会因为失血过多当场倒地。
      
      他在她耳边压低声音威胁:“敢乱动就杀了你!”
      
      庄梓脸色惨白,全身都微微颤抖着,呆滞地杵在原地,大脑已经忘了该怎么反应。
      
      对面过来的行人还没走到斑马线中间,只不过是几米的距离,庄梓却觉得跟他们隔了一道无法跨越的界限。她站在界限的这一端,身处在一个不可预知的危险世界里。
      
      她瞥一眼斜对面的粤菜馆,心里绝望地祈祷小张这个时候能够出来。
      
      但往往事与愿违。
      
      刚刚目送她进了酒店,小张才安心去吃饭。他肯定以为她有什么紧急情况,一定会给他打电话,更不会想到她会再次折返回来找他。
      
      她空前的无措,仿佛已经预感到自己今晚一定会就这么死掉。
      
      一股悲凉的情绪在漫开,但脑子里忽然神奇般地冷静了一瞬,所有理智在这一刻回笼。
      
      她意识过来,这个人虽然用这种方法恐吓威胁她,但是绝对不会在这个地方下手,因为对面是警局。
      
      他在这个地方动手,他自己也跑不掉。
      
      可忽然一个可怕的念头又冒上心头,万一,他做好了跟她同归于尽的准备呢?
      
      刚思及此,身后冷硬的声音再次低低响起:“走!”
      
      庄梓知道,如果跟他走了,那就一定是必死无疑。但见她不动,他手上稍微用力,脖子上顿时传来一阵割痛,她疼得咬紧了牙,表情痛苦地皱了起来。
      
      这里不是繁华的中心主街,这个点,路上行人并不是很多。但就算有人看见了他们,他紧靠着她的后肩抓握着她的手臂,又以一种亲昵的方式攀着她的脖子,一定会让人误会两人是情侣。
      
      她看了眼地上的倒影,身后的这个人个头高出她半个头,不瘦不胖,脖子上厚厚的一圈应该是围巾挡住了嘴脸。无论从身形还是听声音,都应该是个三十岁左右的年轻男人。
      
      她被他胁迫着往旁边街道里的荒僻巷子走去,全程,她不敢轻举妄动,就连呼吸都是小心翼翼,深怕一个不小心,那刀片就划断她的脖子。
      
      他抵着她来到巷子口,忽然一阵阴冷的寒风从巷子里贯穿而来。身后的人被风刺激地重重地咳了两声,暂时松开了抓着她胳膊的手去拉围巾喘气。
      
      电光火石之间,脑子里一个声音在大声告诉庄梓,如果现在不逃,就没有机会了。
      
      她全身瞬间紧绷起来,屏住呼吸,抱着视死如归的心态,用尽力气抬腿踩向他的脚背,男人瞬间痛的微微弓了下腰,牵动握着她脖子的手臂晃了晃。庄梓抓住机会拔腿就跑。但刀锋不可避免的滑过了她脖子上细腻的肌肤,她能感觉到有温热粘稠的液体往外涌,却感受不到疼痛。
      
      她像一支离弦之箭狂奔向巷子尽头的另一端,听见有道颤抖的声音在这条深渊里绝望的回荡:“救命!”
      
      但这里背街,没人听得见,更无人会理睬她的求救。
      
      她像风一样刮过灰森森的巷子,两人急促的脚步声在空荡的巷子里杂乱地回荡,分不清是她的还是身后追赶上来的歹徒。
      
      她冲向十几米外的巷口,耳边的风声呼啸而过,她再次大喊:“救命!”
      
      声音像被一个封闭的钢罩堵在了巷子里,叫天不应叫地不灵。
      
      她感觉心脏快要从喉咙里跳出来,呼吸又急又重,缺氧一般地难受。
      
      好在今天穿了双平底小皮鞋,她一双细腿交换得近乎慌乱,若是一个不小心,只怕会摔一跤。
      
      庄梓脑子里一片空白,忘了害怕和疼痛,只知道用尽全力往前跑,与时间和速度抗衡,抓住最后一丝生机。
      
      她感觉这条巷子像一条无限拉长的深渊,像有人缠住了她的脚步,像是跑了一整个世纪,才终于靠近了巷子口。
      
      她看见外面主干道马路上川流不息,可身后脚步声还没放弃追赶她。她根本不敢回头看,只能仓惶冲过马路,却差点撞上疾驰而来的摩托人。司机险险刹停,冲她大骂:“你找死?!”
      
      庄梓顾不上道歉,冲到对面街道后,转向往警局的方向逃跑。
      
      文具店,小商铺,发廊全部都被她甩在身后。
      沿着街道,不知道又狂跑了多久,路过一家水果店,屋里泼出来一盆水,堪堪浇了她一身,脚下一滑,整个人摔在了地上。
      
      这场逃命的长跑终于结束了。
      
      老板跑出来将她扶起,她急忙回头看一眼,终于没再见那人的身影,身体突然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整个人筋疲力尽地歪坐在了地下。
      
      她大口大口地喘气,听不见旁边老板跟她说话的声音,心里后知后觉的感到害怕和恐惧,脖子上钻心的疼痛渐渐变得清晰。
      
      眼泪无声下落,滑过脖子,和鲜血融在一起。
      
      水渗透了衣服的布料,浑身又湿又冷,冻得她身体轻抖。
      
      起风了,夜雨将至的前兆。风吹在汗湿的脸上,带走了身上最后一点温度。
      
      老板去帮她打电话报警了,她狼狈地坐在水果店门口的板凳上,用力按住脖子上的伤口。不知道过了多久,呼吸才慢慢顺畅过来。
      
      来来往往的行人都往她身上看。
      她现在就像一个落魄到无家可归的孤魂野鬼。
      
      她想,如果今天她真的死在了那条巷子里,只怕是连个给她收尸的人都没有。
      
      这一生活得太失败了,她就像一个被世界遗弃的孤儿,死活无关任何人的痛痒。
      
      眼眶再次一酸,她用力闭了下眼睛眨去水雾。
      
      再睁开时,只见一道身影笼罩了过来,将她整个弯曲着的身体都笼罩在了阴影里。
      
      她心头一跳,神情愕然抬头,然后就撞进一双黝黑冷冽的眼睛里。
      
      男人站在她面前,额上有汗,呼吸也有些不稳,看得出,他也刚刚奔跑过。
      
      他站着,她坐着。
      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一时无话。
      
      几秒后,她试着从板凳上站起来,全身又僵又麻,又重重地跌坐了回去。
      
      下一秒,眼前出现一只手。
      深色的衣袖,手指修长干净,紧实而又力量。
      
      她长睫微微颤了下,盯着那只手静了两秒,才缓缓抬起胳膊,握了上去。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危机过后,后面就轻松了。很快就要切入正题,正式步入同居相处的模式。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