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奶狗的初恋

作者:木松音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非亲姐弟

      采访完之后舒景涵和柏林两人就去把被品领了,跟着学生会的一个男生去往柏林的宿舍。
      
      去的路上舒景涵没像之前那样毫无芥蒂地跟柏林有说有笑的,相比起来倒是话少了些。身旁的柏林似乎并没有什么异常,脸上挂着礼貌温和的笑和领路的学长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无非就是些在学校里的事。
      
      舒景涵并没怎么仔细听,只是安静地跟在两人身侧,装作四处看着校园,其实心里在想些别的事。
      
      到现在她还觉得方才被柏林搂着的肩膀有些灼烫。
      
      说实话,柏林的动作真的很突然,根本没给她反应的时间。这种搂肩的动作属实太过于亲密。不知道柏林是真的心思单纯没想别的还是心思太过深沉。
      
      被柏林搂住的那一瞬间她整个人都愣住了,也是在那一刻她才察觉到柏林的臂膀竟是这样宽阔,宽阔到……似乎可以为她撑起一片天空。
      
      她晃了晃头,内心暗骂自己又在胡思乱想。柏林还是个孩子,真是罪过……
      
      “怎么了?”察觉到舒景涵晃了晃脑袋,柏林第一时间停住了跟学长的聊天,满眼关心地看了过来。
      
      舒景涵动作一顿,顿时有种被抓包的感觉,不自觉的脸就有点儿红。她以掩饰尴尬咳了咳,装作一副虚弱的样子,声音也较比往时多了几分羸弱:“可能是天儿太热了,有些发虚。”
      
      柏林眉头一下子就皱起来了,赶紧把自己背包里的遮阳伞拿出来打开给她打上,嘴里还嘟囔了一句:“刚才就叫你把遮阳伞打上你不听,快,赶紧进来。”
      
      柏林个子高,举着一个小小的遮阳伞看着还蛮滑稽的。不过舒景涵倒是不能笑出来就是了,马上乖乖的进到阴影底下,跟个小媳妇似的。
      
      其实今天还真没有那么热,太阳也不算毒,更何况舒景涵每次出门都要全身上下抹一层防晒,真没有那么娇贵。她只不过是为自己随便找个借口罢了,没想到柏林会这么紧张她。反倒是弄得她有点不好意思了。
      
      舒景涵乖乖地待在遮阳伞的阴影下,而身侧的柏林便一手拉着行李箱一手给她打着遮阳伞,并且说什么也不让她亲力亲为,倒是霸道的有点可爱。
      
      舒景涵抬头看了眼头顶样式还算中规中矩的遮阳伞,笑了:“没想到你包里还有这东西。”
      
      倒不是她性别歧视,相反,她从来都不觉得打遮阳伞是女人专属的。防晒护肤是每个人都该做的,男孩子也不例外。不然赶上盛夏,太阳最烈的时候,难道还让男生在太阳下生生晒着晒伤了才行吗?
      
      只不过现今的社会还并没有她这么高的包容度。大街上男孩子打遮阳伞总是会被人嘲笑说“娘”,尽管这种嘲笑并不完全是恶意的。
      
      柏林看起来就是个很爽朗很爷们儿的直男,包里会有这东西她着实有些意外。
      
      闻言柏林挑了挑眉,瞥了眼自己手里的遮阳伞,嗤笑道:“我才不用这种东西呢,还不是给你准备着的?”
      
      舒景涵一愣。倒不是对他的话有什么异议,而是有些意外于他刚才的小表情。那种傲娇不屑又透着无奈宠溺的表情。
      
      属实跟乖巧安静的他有点不合。
      
      于是她便也没有遮掩地用一双大眼睛看着他的脸。
      
      一旁的学长见两人的互动也不由得笑了,玩笑般说了一句:“学弟对自己姐姐都这么好,这将来谁要是做你女朋友了还不得被你宠到天上去?”
      
      话落另两人都看向他,只不过各怀着不同的心思罢了。
      
      因为舒景涵身体有些“不舒服”,所以那学长后面的路便略微加快了脚步。宿舍楼里安装了中央空调,进去后全身都跟着凉爽了下来。属于炎炎夏日的暑热似乎也被扔到了大门之外。
      
      这男生宿舍里除了个别女性家长外,其余全是一水儿的男性。其实来的时候舒景涵就注意到了,这学校里面女生少得可怜。
      
      “谢谢你啦,这个你拿着,外面太热了,别累坏了。”刚才上楼之前舒景涵在楼下的小超市买了瓶冰镇的可乐,见把两人送到寝室之后那个学生会的男生就要离开了,舒景涵忙把汽水递给对方。
      
      男孩今天来来回回帮不少新生和家长搬行李领路了,这还是头一回有这待遇,当下便有点受宠若惊。他红了红脸,说了声谢谢就接了过来。
      
      原本当时从报道大楼领着这两人往宿舍区走的时候他便有些心不在焉,现下更是心脏乱跳了。
      
      在警校里这两年,平时连女生都见不到几个,更别说是像舒景涵这种美女中的美女了。小男孩也就才二十出头,还是有点儿腼腆的,当下这一颗少男心就像个小鹿似的在胸膛里来回蹦跶。
      
      柏林刚放好行李箱一转身就看到了门口这一幕,同为男人他哪还看不懂那学长的眼神?当下脸色便有点儿黑。
      
      他耷下了嘴角,抬起长腿走了过去,立在舒景涵身后,虽没有任何动作,但那副姿态明明是老母鸡护着鸡崽子的姿态。不如来路时的温和和礼貌,柏林的声音里多了点儿不虞的味道,看向那个脸颊微微有些红的男孩:“辛苦学长了,报到处那边还有工作要忙吧?我们就不耽误学长的工作了。”
      
      那男孩一愣,赶紧点了点头,说了句“我先走了”就转身走了。
      
      颇有点儿落荒而逃的意味。
      
      舒景涵倒没有柏林那么多弯弯绕绕的心思,更没想那么多。毕竟这学校里的男孩子再鲜嫩可口,在她眼里也不过都是跟柏林一样的孩子。她不喜欢这种小奶狗,还是喜欢像邹旸那样成熟稳重的大狼狗。
      
      舒景涵神色自若地进了寝室,某只批着小奶狗外皮的小狼狗微沉着脸跟在她身后也进了寝室。
      
      舒景涵和柏林两人来得不算早,有不少外地的新生早早的就来到了B市,今天清晨天刚亮就来报到处排队了。所以在两人来之前,寝室里其他三人均已经到了。
      
      进屋后舒景涵一一打了招呼,还跟另外几家的家长闲聊了一会儿。一般新生来报道都是父母陪同,这姐姐陪同的还真不多见。更何况舒景涵这个姐姐一看就是年轻有为,闲谈中还得知她就在B市工作,还是新闻主播,这其余的家长就更爱跟她多说几句话了。
      
      寝室里另外三人,两个是外地的,一个是本地的。打眼一看性格都还不错,几个孩子挺聊的来的。男孩子嘛,三两句就能熟悉到一起去。这倒让舒景涵放了不少心。
      
      当初她也是这么过来的,而且她们寝室互相之间的关系都不算亲密,甚至还有些小矛盾,所以关系一直不算太好,毕业后便都断了联系。舒景涵深知寝室关系会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大学生活的质量,见这四个男孩儿还挺聊得来的,她便少了些担忧。
      
      柏林动作利落,倒是挺有小警察的模样了,三两下就把自己的床铺整理好了。
      
      他来时带的行李不多,就一个行李箱外加后背背着的一个背包,所以整理行李也没怎么太费工夫。跟几个家长聊完之后舒景涵才想起来柏林的盆盆罐罐还没买,还有暖水壶之类的。问了其中一个妈妈才知道楼下商店就有卖的。舒景涵本想下去给她买,结果让柏林拦住了。
      
      “你不是身体还有些不舒服吗,就别楼上楼下的跑了,我自己下去买,你在屋里好好坐着跟叔叔阿姨聊会儿天。”柏林像个小大人似的,不由分说就把她按在了他书桌前的椅子上。
      
      舒景涵笑了,挑挑眉:“那行,你自己下去买也行。”顿了顿,“买的时候仔细看看啊,别买到残次品!”
      
      柏林无奈地笑了:“嗯,知道了。”
      
      “你们家孩子叫柏林啊?”柏林走后,一个妈妈笑着问道。
      
      “嗯。”舒景涵点点头。
      
      “这名字还真挺特别的。”夫人笑着道,“那你是他表姐啊?”
      
      刚才聊天的时候舒景涵自我介绍过,两人不是一个姓,女人自然想到了这个层面。
      
      舒景涵笑着摇摇头:“不是。我们没有血缘关系,不过我们两家做了几十年的邻居了,林林是我看着长大的,其实跟亲姐弟也没什么区别。”
      
      夫人有些意外地张了张嘴,继而笑了:“这样啊。原本我还以为你们是一家的,一个跟爸姓一个跟妈姓,还想说你们家基因可真好,生的两个孩子都这么优秀又出挑。”
      
      舒景涵不由得笑了。夸她她开心,夸柏林她更开心。
      
      她谦虚道:“哪有,跟林林比起来我也不算优秀。”
      
      “那不一样,各有各的好。我家孩子要是有你们姐弟一半儿优秀我也就省心了。”说着还看了眼跟新室友坐在一起打游戏的自家儿子。
      
      舒景涵也看了眼那两个小伙子,奉承道:“你谦虚了不是,我看武鸣这孩子就挺好。性子开朗待人热情,是个能成大事的料。”
      
      自家孩子被夸做家长的哪有不开心的,当下妇人便捂嘴笑了。而被点名的武鸣有些不明所以地抬起头,见舒景涵看着他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舒景涵长期浸淫在电视台里,跟各型各色的人打交道,这种场面话可以说是信手拈来。与这些心性还算纯净的家长交谈倒也不觉得多累。
      
      舒景涵四处随便看着,打量着寝室里的环境。待看到柏林的床铺的时候目光顿了下,继而失笑,抬腿走了过去。
      
      到底还是个孩子,做事情粗枝大叶的。床单铺的有些歪了,外面的棱线都没有对奇。
      
      以前念大学的时候舒景涵的内务是最利索的,所以这种事情难不倒她。她想也没想就脱了鞋爬上了床,半跪在床铺上帮柏林重新整理床单。
      
      可她忘了她今天只穿了一条到大腿根的短裤,这一动作使得她一双长腿展露无疑。白花花,光溜溜的,看得人心痒。
      
      别的人倒没注意,武鸣两人也沉浸在游戏里,只有另外一个男孩子看到了,愣了下,眼睛微微有些发直。有些面红耳赤地别开了目光。
      
      而柏林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他手里还拎着瓶瓶罐罐,累得呼哧呼哧的。可见着舒景涵那么大喇喇地光着俩腿跪在他床上毫无所知地整理着床铺,气闷得差点一口老血吐出来。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