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陵观火

作者:三月蜜糖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五章

      车夫放下东西便一同下山去了。
      
      我看着胡乱扔在床上的六个包袱,五个花色各异,另外那个用的蓝色粗布,不知为何,苏贤汝那张温而不怒的脸登时浮现在我面前,次奥,真是阴魂不散。
      
      这座尼姑庵名曰普贤寺,方圆百里有名的香火圣地,每日里的信者更是络绎不绝,难怪陈棉那孙子如此热衷。
      
      房里就只有一张床,一张桌子俩凳子,初次之外便再无旁物了,我伸脚踢了踢那边上都磨得滑溜溜的朱红凳子,咔嚓一声,真不是我干的,那凳子也太不经踢了,纯粹碰瓷。
      
      我探头看看外面,一个小尼姑满含怨念的看着我,似乎在谴责我这破坏性极强的行为,然后,她扭头看向陈棉房中,那张怨念的脸立刻像换了个人一般,阳光普照,两眼微翘,就连嘴角都止不住的笑意,次奥,这是什么情况。
      
      我从窗户伸长脖子看着隔壁,陈棉那孙子双肘搁在窗户边上,一手托腮,正含情脉脉的盯着那小尼姑看呢,我怀疑他眼睛里进屎了,要不然怎么看一下眨一下,看一下再眨一下呢,直把那小尼姑看得面红耳赤,羞答答的挪着莲步离开了。
      
      “傻缺,问你个问题。”他突然转过头来无比认真的看着我,见他不再吊儿郎当,我也正襟危坐,一副你问我答的神情等着他。
      
      他先是摸摸自己的左脸,又摸摸右脸,最后一脸疑问的盯着我,“难道我长得真的那么好看吗?傻缺,这些姑娘怎么见了我个个都跟喝醉酒一样,有时候我真是不明白,上天为什么要给我这么一副惊世骇俗的容颜,如今我竟慢慢顿悟了,他给我这张俊脸,无非就是让我拯救这苍生,拯救这千千万万孤独寂寞的女子,来吧,我已经准备好了。”
      
      “你去死吧。”我翻了个白眼,迅速从窗户上下去。
      
      “切,你别嫉妒,傻缺,我说......”我两腿一伸,横躺在床上,也不管那几个包袱还垫在身子底下,先睡个好觉再说。
      
      迷迷糊糊间,竟闻到在家时最爱吃的油旋,酥脆的饼香,夹着那嫩葱花的味道,仔细听听,还有吧唧吧唧的吃饭声,难道小尼姑来喊我吃饭了?
      
      我登时一惊,从床上猛地翻身起来,次奥,这是进贼了吧。
      
      除了我脑袋下面枕的包袱,其他几个无一例外被人拆开扔在地上,罪魁祸首还蹲在凳子上吃的香,一边吃一边喊我,“傻缺,你家厨娘手艺不错,回头介绍个给我爹,这面食做的真是一绝。”
      
      他吃的满手满嘴都是油,一张脸上明明白白写了两个字,欠揍。
      
      我回头看看,想找个得心应手的东西,却发现最合适的就是被他踩在上面的凳子,勉为其难,我抄起那蓝色包袱便向他砸去。
      
      咣当一声,陈棉那孙子也愣住了,半晌,他摸摸头,我看着还举在半空中的凶器,苏贤汝给我装了些什么啊。
      
      一抹红色血迹顺着他额间擦着眉角滑下来,朱红色的血衬着他白白的俊脸平添邪气,他的嘴巴终于不再咀嚼,腾出一只手来摸了把脸,然后一脸悲愤的说道,“傻缺,我只当你傻,却从没想到你一直嫉妒我的绝世容颜,人跟人是不同的,你虽然没有我的美貌,也没有我的智慧,更没有我的才华,但是你傻啊,不,纯真,傻缺,你有你最朴素无华的特点,那就是纯真,你无须嫉妒我的,虽然寺里的小尼姑对你都避之不及,可是,你要相信,总有一天你会遇到自己的真命天女,傻缺......”
      
      我掂了掂手里的包袱,在心里默默喊了句一二三,挥手朝那孙子的脸再次砸去,却不料扑了个空,那孙子站起来猛地一跳,一手抓住窗户,一手颤颤巍巍指着我,再次控诉。
      
      “傻缺,今日之事我不跟你一般计较,你好好反思一下。”说罢,纵身一跃,已经出了我的房门,猴子似的跑回自己屋里,顺手咣叽一声关了门。
      
      那个粉色的包袱大约是大姐准备的,里面有几件灰白色的衣裳,上面绣了好看的兰花,还有我爱吃饿油旋,点心,可惜那东西被陈棉踩了一脚,都黏在了衣服上,我走过去捡起来,拍拍上面的渣子,把衣服铺在桌子上,另外那个紫色的包袱,应该是二姐的手艺,她最爱紫色,连她的扑蝶扇子,上面都有一只紫色的蝴蝶,展翅欲飞,二姐预备了几双靴子,冬日的,夏日的,一应俱全,我捏捏鼻子,擤了把鼻涕。
      
      三姐四姐的包袱都是一样的黄色,她俩最近刚学刺绣,上面含含糊糊绣了几个字,勉强看出来是我的名字,两个向来活泼的人,想来也是难为她们了,竟肯为了我,安下心来学这些玩意,看到里面的东西,我不禁笑出声来,这不是二姐的扑蝶扇吗,他们二人怎么偷着把二姐的几把扇子装给我了。
      
      五姐还小,跟我就差了几岁,却是个读书习字的能人,爹爹给她请了师傅,只盼望我们宋家能有一名女状元,她的笔墨纸砚,都是爹爹亲手去挑选的,今日竟也送给我一些,平日里她可是宝贝的很。
      
      我将这些东西都收好,放到刚才被忽略的柜子里,转眼看到刚才击打陈棉的凶器,拆开来,几段玉石碎裂开来。
      
      玲珑透彻的玉石间隐隐藏着丝丝绿意,好好的一根簪子,又被陈棉这孙子祸害了,我将那碎石握在手里,找了个布收起来,寻思着怎么这也是我宋家的财产,虽然不差这点钱,但是也不能浪费,改日找个高手,将这簪子修补一下,没准还能戴。
      
      素来都是奶娘帮我梳头,简单的一个发髻,顶上再别个簪子,不妨碍行动,很是自在洒脱。
      
      除了这些,苏贤汝还给我收了一些帕子,一些银子,这倒是我意料之外,我那五个姐姐都没给我带银子的,许是怕我有了银子也没地花,苏贤汝果然思虑周全,难怪爹那么喜欢他。
      
      想到这,我鼻底冷哼,刚要将这包袱塞进柜子,却发现最底下还有一封信,拆开一看,上面二字让我立时有些眼泪反酸。
      
      阿缺,此去一别,不知何时再见,爹娘和姐姐有我照顾,还请放心,岁月如梭,转瞬即过,爹娘只盼你能修身养性,将来能够振兴宋家,自从知道你要上山之后,爹娘每日叹息良多,阿缺,你总是孩子心性,难免将来受人欺负,切记,万事需要忍让,不能跟别人逞一时之强。兄苏贤汝附上
      
      我将信匆匆一揉,这痴儿,连说话的语气跟我爹娘都一个样了,操心真多,想了想我又把那团起来扔到角落的信捡了回来,一点点打开,又压平,跟那蓝色包袱一起收进了柜子。
      
      寺里的女住持大家伙都唤她普惠师太,普字辈的师太统共还有四人,除了普惠师太,还有普仁,普衣,普青,这边是资格最老的四位了,普字下来便是贤字辈,这一辈的女僧大约有两百来人,除了贤妙,贤心,贤臣,旁的我便一概不认识了,再往下的是慧字辈,那家事更大了,像我这脑容量,真的记不过来。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