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娘画风清奇(重生)

作者:秦伊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一章暴雨

      第一章
      
      建安城,风雨欲来。
      一辆油桐小车在官道上慢悠悠地行着,赶车的老汉时不时挥一鞭子,吆喝一声,催促着在前头拉车的小黑驴快快前行。
      然而,小黑驴仿佛就要与那赶车老汉作对般,越走越慢,突然就停了下来,无论任鞭子怎样抽打,死活就不肯再往前走一步。
      那赶车老汉拧着眉,一边拉着缰绳,一边使劲儿地敲打那倔驴子。
      头顶的乌云密布,天色暗了几分。
      赶车老汉抬头看了一眼天空,四周的树被骤然而起的大风吹得发出索索之声,他心中愈发焦急,大力打着小黑驴,口中喊着:“你倒是给我走啊!”
      就在老汉与小黑驴较劲之时,狂风大作,一时间飞沙走石,那狂风的劲道仿佛要将道旁的树一气儿全部推倒般,惹得树林间无数飞鸟扑棱着翅膀,朝远处仓惶飞去。
      油桐小车上那一廉竹篾儿编的门帘微微动了动,旋即,被掀开了一个小角,从里头探出一个小丫鬟的脑袋,她眯眼朝赶车老汉看去,提了声儿问:“宋叔,咱们怎么不走了?”
      宋叔窝火地甩了那小黑驴一鞭子,说:“这小畜、牲,不知怎地就不走了,真是晦气,眼见这要下大雨,给它闹得,这原本是该在下雨前进得了城的。”
      那小丫鬟看了一眼那小黑驴,脸色不好看地说:“那……现在这样,要怎么办?”
      宋叔再次抬头看了看天,黑灰色的乌云层层叠叠,他叹了一口气,说:“又能怎么办?只得暂且避一避。”说着环顾四周,却不见什么可以躲雨的好去处,一时说不出话来。
      小丫鬟打量了一圈外头,皱着眉头,说:“可是,宋叔,这哪有什么容得暂且避雨的地方?”
      车内一个女子的声音悠悠地传了出来:“翠喜,不要再说了!”
      翠喜郁闷地转头往里头看去。
      那女子接着不缓不急地说:“宋叔,将车往道旁赶一赶,莫要挡了旁人的道。”
      宋叔露出赞同之色,点着头应了一声,猛地跳下车走到小黑驴旁,用力抓着缰绳,把这倔驴往道边拉去。
      翠喜摔下了门帘,对着里头的女子露出一抹抱怨的神情,拉长音喊道:“三姑娘!”
      简陋的马车内,车板上铺着一床软垫,其上正坐着一身浅蓝色衣衫的妙龄女子,她屈膝托着下巴,浅笑着说:“不过是一场雨罢了,你怎么倒急躁起来?”
      翠喜在她脚边跪坐下来,叹:“奴婢知错!”
      这妙龄女子看着她一脸认错的模样,勾了嘴角,缓缓地说:“你这脾气,原先在别庄里也就罢了,然而,此行回到府中,你若是再这样……”
      翠喜闻言,抬头急急地说:“三姑娘,奴婢再也不敢这般急躁了,真的,求你不要将我随便许配个小子!”
      妙龄女子看着小丫鬟急得红了脸,一副生怕会被随便嫁出去的模样,她从身旁摆着的一只小食盒里捻了块糖腌梅子肉,噗嗤一下笑了出来,说:“瞧你给吓得,下次你要再这样,我可不会听你求情!”说完,将手里的梅子肉递了过去。
      翠喜嘟着嘴,接过了梅子肉,一口塞进嘴里,含糊不清地说:“真是的,每次都要拿这个吓我一吓,我倒成了姑娘专用来消遣的了!”
      车棚顶上突然响起噼里啪啦的雨点声,那酝酿多时的雨终于落了下来。很快,雨点从稀疏转而成了倾盆之势。
      “下了!”翠喜说道。
      妙龄女子闻言转头看向紧闭着的车窗,那菱格木窗拿着粗棉布糊了一层,挡得住阳光却挡不住雨水,更别提此时这样的雨水,瞬时便湿了大半。
      翠喜转身去掀门帘,看到宋叔站在车旁,身上早早戴上了斗笠,穿好了蓑衣,正拿着一卷儿竹席往那撂挑子的小黑驴身上盖。她将嘴里那没了甜味的梅子肉胡乱嚼了一通,扭头说:“乖乖,这雨可真是……我这辈子可没见着过这样大的雨!”
      “你才多大,就敢说这辈子了?”妙龄女子笑了笑,再次望向那车窗,默默地听着车外的狂风暴雨,脸上渐渐褪去了笑容。
      在骤雨疾风之中,一队骑士穿过茫茫雨雾,正快马加鞭朝着建安城方向飞驰着,很快地,他们离着那辆油桐小车越来越近,当他们行到近前时,打头那一身黑色劲装的男人蓦地一眯眼,看向那雨中停在道边的油桐小车,只消几眼就将那车连同车夫看了个遍,他挥鞭,大声喝道:“驾!”那马儿吃了一鞭,顿时加速跑起来,他带着那一队骑士与那小车擦身而过,迅速地消失在前方愈加浓烈的雨雾之中……
      当那一队骑士朝前行去后,那小车的门帘被掀开了一点。翠喜拎着门帘一角,朝外看了出去,却只瞧见那一队骑士的背影,她转头看向让掀开帘子的姑娘,满是疑惑。
      那妙龄女子的脸上表情莫测,眼中闪烁着让翠喜看不明白的光亮,她视线落在那些骑士离开的方向,她摸了摸自己手腕上戴着的一只银镯,垂眼,蓦地笑了。
      “三姑娘?”翠喜看着自家姑娘,不知她为何突然发笑,“可是瞧见了什么?”
      妙龄女子笑而不语,只是轻轻地抚摸着那银镯上的荷叶纹样,凹凸不平的形状在她指尖起伏,她望着白茫茫的雨幕正随着劲风不时变换着方向。
      渐渐地,她的眼神迷离起来,恍然间,似又见着了那一夜烧红了半边天的建安城,那一夜,也是这般的狂风暴雨,却浇不灭那在各宫琉璃瓦之上燃烧着的熊熊烈火,浇不灭那个男人的复仇之心。
      “秦穆宁!我来取你的贱命!”那男人如是说着,他持剑自那风雨交加的夜色里,一步步朝她走来,火焰在他双眸中跳跃着……
      “姑娘!”翠喜喊道,将她的思绪蓦地拉了回来。
      秦穆宁望着满脸稚气的翠喜,原来,这并非是一场梦中梦;原来,真的是回到了初时,那个一切还未曾开始的初时!
      
      不知过了多久,雨势终于小了一些,车外的宋叔抖了抖湿漉漉的蓑衣,拿手支着斗笠看了看似乎亮堂了些的天色,敲了敲油桐车壁,扬声道:“三姑娘,这雨小了些,这是再等等,还是……继续赶路?”
      车内,翠喜闻言停了手里正编着的彩线,抬头看她家姑娘,轻声地问:“咱们立马走吧?”
      秦穆宁微微颔首,说:“好!”
      宋叔听翠喜在里头回了句“咱们赶紧走!”顿时心头一松。这江南夏日的雨下一阵后,说不定还要再下,他刚才还暗暗琢磨着,有些担心三姑娘要等雨停了才肯赶路,这么一来,恐怕天黑前赶不及进城,他就得陪着这两位在城外露宿了。
      油桐小车重新上了官道。小雨中,那车轱辘慢悠悠地自泥泞的路上滚过,在先前那队骑士留下的纷乱马蹄印上,留下了两道深深的车痕……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2013年有了这个故事的构思,一直没有写。
    多年之后,故事在心中不停徘徊,虽然晓得可能写出来也没什么人看,不过还是写了。
    因为,我觉得写文是一种属于个人的修行。
    至于,谁来看我写的故事,这大概属于一种因缘。
    或许你在当下遇到了我的这个故事,也或许会在这个故事结束多年以后遇到它。
    这都是一份难得的因缘。
    一句话,
    我随意写,客官随意看,
    大家俱都愉快就好。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