队友们太爱我了怎么办

作者:覃七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5 章

      林琅颔首,“你好。”
      
      陈枫踱步朝她走去,忽然一个人挡在他的面前,面色不善。
      
      陈枫顿住脚,望着他,这人个子很高,他自己本身便有182,这人比他还要高半个头,应该在189的样子。就是样子有些奇怪,居然是一把长发的马尾。他扫了扫同样装束的林琅,微微一笑,“你是她的同伴?”
      
      这个男人没有回他,依旧挡在林琅的面前。
      
      气氛有些诡异,于是林琅拉住阿言的手臂,摇头示意。
      
      阿言见状也没有继续阻拦,只是打了手语说,‘别靠他们太近。’
      
      林琅嗯了一声,然后看向陈枫,“抱歉,阿言不能说话。”
      
      原来是个哑巴,陈枫诧异了一下,心中却在想刚这个男人手语是什么意思。他说,“之前我就觉得你很不一般,没想到你帮了我们大忙。”
      
      林琅说,“并不是在帮你们,我只是在还丁警官的人情罢了。”
      
      陈枫身后的同伴有些不爽快了,“年纪小没事,但是说话就得注意了。”
      
      陈枫敛眉,“龚宥!”
      
      龚宥哼了一声。
      
      陈枫又问,“不知道你和你这位男……朋友,之后有什么打算吗?”
      
      林琅看了眼阿言,说,“没什么打算,走一步看一步。”
      
      陈枫微笑说,“如果你们没有什么目标的话,那不妨和我们待在一起吧。我们地方虽然不大,但至少能保证安全。”
      
      林琅思忖了片刻说,“我们住在这里有什么条件吗?”
      
      陈枫说,“如果是健全的男士,就必须参加每半月的搜寻物资行动。然后由后勤部统一分配物资。”
      
      林琅,“物资比例怎么分配?还是说我们无论找到的多少,最终能拿到手的都是一样的?”
      
      陈枫挑了挑眉,笑说,“当然不,你如果带回的多,自然拿到的也多,各凭本事。”
      
      林琅点头,“那安全呢?”
      
      陈枫,“每天都会有人定时轮换岗位,保证充足的精力。”
      
      话音一落后头的龚宥又是一阵嗤笑,“小姑娘,你当你男友有多大能力啊,这么多问题,真以为我们整个避难所就靠他吃饭了?”
      
      林琅也没恼火,只是淡淡的朝他看了过去。冷淡的眼神没有一丝温度,硬是叫那人噎的收回了话音。
      
      林琅,“他的确势单力薄,可比起你们,厉害太多了。”
      
      龚宥气的面色发红,举着食指直指林琅面门,“你!别仗着自己小就可以乱说话!”
      
      林琅哼笑,“不敢,你年纪大,你可以随便说。”
      
      龚宥捏紧拳头几乎整个人就要冲了上来,结果被人给拦住了,“行了,多大点事。”
      
      龚宥哼了一声,扯开膀子。忽然察觉到一股凌厉的视线,他随着感觉看去,赫然发现是那个小姑娘的男友。寒气凛冽的眼神,宛若在看一具尸体,冰冷杀伐。龚宥心中莫名一抖,心头的那股火气顿时消散的七七八八,下意识的移开视线,过了许久才发现背后冷汗津津。可很快就被羞恼所代替,那个家伙……故意的,装成那副样子就当自己特牛逼了是吧?他不过就是杀了几只异种,也敢在这儿打肿脸充胖子!不过就是个哑巴!
      
      龚宥抬起脸扫了眼那个哑巴,抿唇冷笑。只要你住进来,有的是办法收拾你。龚宥又看向林琅。对了,还有你这个小婊/子!
      
      眼见大家火气渐缓,陈枫又将话题扯了回去,他指着身边的一个高个儿男人说,“那等下就让张侯带你们去找个地方住下吧。”他顿了顿又说,“对了,你们从后边的楼梯下吧,等我先把这次行动的结果和大家说了,你们再出来碰面。”
      
      丁伟和刘文飞同时看他,丁伟皱眉,“不行,你这样反而会造成反效果。”
      
      陈枫问,“为什么会反效果?”
      
      丁伟说,“有问题应该第一时间解决,如果是我们的问题我们会积极面对,但关键现在不是我们的问题。”
      
      陈枫盯着他,“你似乎没有抓住重点,现在死了十三个,回来的只有你们两个。而且……”陈枫略一停顿说,“丁警官,现在不是正常时期,人心惶惶的时刻你不能拿寻常的态度来对待。”
      
      丁伟眼皮一跳,唇紧紧地抿起。
      
      陈枫绕过他往楼梯口走去。
      
      刘文飞偷偷地瞄了几眼,小声说,“陈枫领队说的也对,毕竟没了这么多人,就我两回来,实在……”
      
      丁伟敛眉瞪他,“实在什么?我们并没弄虚作假,难道非要全军覆没才算是真实吗?。”
      
      刘文飞被他瞪得倒退一步,“不……我没这意思。”
      
      林琅扫了眼陈枫几人离开的方向。看来这个避难所是已陈枫为头领,但似乎纪律不怎么样。
      
      陈枫带着林琅和阿言下楼的时候,刘文飞站在旁边,脸上也有些尴尬,带着讨好的说,“那个,你们别介意哈,龚宥这人脾气是爆,我们平时也不和他说话。但是我们陈枫领队还是挺不错的。”
      
      林琅没搭话,不错?如果真的是不错,那也不会任由龚宥叫嚣半天了。
      
      刘文飞见没有人搭理自己,也就搔搔脑袋不说话了。
      
      人下了楼,再次回到底层。远远地看着挤挤挨挨的人,那副颓丧坐吃等死的模样,神似一锅煮坏了的大杂烩。
      
      刘文飞皱了皱眉,“不是说定时开窗透气的吗?这么多人又是夏天很容易有传染病。”
      
      张侯叹了口气,“哎,还不是那帮女人和小屁孩闹得事。”
      
      刘文飞和丁伟互相看了一眼,刘文飞问,“发生什么事了?”
      
      “今早有个小孩在窗户口玩老鼠咬了一口,后来就发烧了,他妈硬是要把窗户和门全关上,说蛇虫鼠蚁太多。但老鼠而已嘛,不挺正常,后来我们中间有人看不过去了就跟着嚷了两句,最后也不知道怎么了,那些女的就全部开始吵起来了。”
      
      他说的虽然凌乱,但丁伟很快就明白了,现在世界变成这样,男人几乎成了主要劳动力,女人和小孩就相对变得比较弱势,现在每个人心中都有不满,所以就爆发了争执。之前不是没有过,只是没有眼前严重。
      
      丁伟问,“那孩子怎么样了?
      
      张侯摇头,“不知道,我们这里又没个医生,就连药物都只有感冒药,根本没法治。”
      
      一时间,几人心头都无比沉重。
      
      陈枫给他们安排的宿舍在仓库最里面的位置,距离大门口有好几百米。里头有个小房间,一张旧桌子,看样子像是办公的地方。这里之所以没人住,主要因为两件事。第一点,这里离二楼陈枫他们办公的地方就隔着一个楼梯,位置太近。第二点,这个仓库只有一个正门,所以这里便成了逃生最困难的地方。
      
      刘文飞看了下地方点点头,好心情的对着张侯说,“谢谢了,帮我们找了这么安静的地方,终于不用再人挤人了。”
      
      张侯说,“没事,这次你们也算是有惊无险了。我等会儿把你们的东西给带过来,暂时先避着点,等陈枫处理完再找你们。”
      
      刘文飞点点头。
      
      张侯走后,几人面对面站着,可能觉着有些尴尬,刘文飞先打起了哈哈,“那什么,我身上还有血腥味呢,等会儿换个衣裳。你们要不要换?”
      
      房间里一片安静。
      
      刘文飞尴尬的搔搔脑袋,盯着自己的脚尖,忽然想到林琅在林子里那手万叶飞花,眼睛顿时一亮,立刻抬起脸问,“对了,额,那个林琅,我想问下你之前使得那手用叶子杀异种是真的呀?太厉害了,能不能教教我?”
      
      林琅扫了他一眼。
      
      刘文飞想了想又说,“我知道了,那功夫是不是就是‘万叶飞花’?”
      
      林琅挑眉,“万叶飞花?那是什么?”
      
      刘文飞见她搭理自己于是更加来劲,“就是电视里使得那招啊,用叶子杀人,舞得跟花瓣似的,所以叫万叶飞花。”
      
      电视?林琅微笑,“那就是骗你的,没有那么神,顶多就是暗器罢了。”
      
      李文飞又继续问了一大堆,林琅却没有再搭理他。
      
      丁伟在旁边立着,面上阴晴不定。
      
      林琅启唇问,“你在想什么?”
      
      丁伟转头看了她一眼,“我在想,我们能做的实在太少了。”
      
      末日了,整个世界都变了,人类从捕猎者变成了被猎者,反差确实很大。林琅虽然不知道他这句话所代表的具体含义,但能理解他的心情。
      
      夜晚很快来临,林琅看着窗外,发现空气里稀薄的黑色雾气没有变化,没有散去也没有变深。
      
      一共四张席子,林琅选了个靠窗的位置,她正在铺床,忽然听到身边刘文飞大惊小怪的声音,“对不住啊,我不知道你要睡这儿。”
      
      原来阿言看到刘文飞要睡林琅身边的位置,被阿言给拦住了。一只铁臂死死的横在刘文飞面前,脸上面无表情,所有的话都似乎在用眼睛传递。
      
      被这双冰冷的眼睛注视着,刘文飞想起这人杀异种时诡异的身法,心头略微一颤,连忙将东西放在了最后一张席子上。
      
      丁伟全程看着,忍不住笑了笑。
      
      是夜,林琅忽然睁开眼睛,首先对上的是窗外漆黑的夜,四周安静到只有呼吸声,林琅慢慢的坐起身,身边的阿言也跟着一起坐了起来,两人同时朝门外看去。
      
      阿言推了推左边的丁伟,丁伟睡眼朦胧,嘟囔一句,“怎么了?”问完之后立刻清醒,惊坐。他扫了眼身边同时坐着的林琅和阿言,面色一沉,轻声问,“发生什么事了?”
      
      林琅接话说,“屋外有人。”
      
      丁伟的视线落在门上。
      
      林琅又说,“十一个人,来者不善。”
      
      丁伟面色一骇,依旧压低声音,“十一个人?现在?”
      
      林琅点头。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