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听无常说

作者:温三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白无常

      啪——
      
      一掌重重地按在桌子上,掌下还有一张纸,那只纤白的手仿佛难以泄愤般,将纸在掌心搓成了一团,随后翻手过来,那团纸便在他掌心簇起的蓝色火焰中化为灰烬。
      
      桌案下方传来一道声音:“我从崂山镇买的纸……”
      
      手掌又是一下拍在了桌子上,下方的人立马几步小跳过来,弯下腰,一张脸几乎贴在了桌面上,细细看着那只手,直到手慢慢拿开后,他才哭丧着脸:“我的梨花木桌……”
      
      “这个该死的白……白……他叫白什么来着?!”手掌的主人问了句。
      
      还趴在桌子上细细摩擦掌痕的男人立刻站直了身体,他的皮肤齿白,一副书生打扮,身材纤瘦,肩膀垂下,最重要的是,那张脸——眉眼皆柔和,唯独嘴巴两边缝了线,浅浅的疤痕直到脸颊两侧,猩红的嘴唇仿佛要滴血似的。
      
      男人嘀咕了一句‘和人家共事两百多年了,还不知道人家叫什么’,缓缓道:“白大人从来不姓白。”
      
      玄色衣袍掀起,那人坐在了椅子上,眉心紧皱,剑眉入鬓,一双丹凤眼闭着,似是有些无奈又有些烦躁。想起来今日刚起,便看见放在桌案上的一张纸,那纸上潦草的字迹只写了四个字——哥哥走啦!
      
      走了?
      
      共事了两百多年的白无常,就这样尥蹶子不干了?
      
      为的还是昨日才过奈何桥的一个风尘女子?
      
      “说走就想走?把他给我捉回来!”
      
      书生男人眨了眨眼睛,小声嘀咕:“人家也不是说走就走的,人家昨日见到凤娇娘的时候连说了十七句漂亮,回来又跟你说了五次干不下去了,连夜就去阎王那里请了辞,你自己没听罢了。”
      
      “阎王同意了?”
      
      “同意啦!”书生点头:“白大人刚说,阎王就同意了,说会有个新人物安排过来顶白大人的缺,算着时间,差不多就要到了。”
      
      书生提到这个马上新上任的白无常,顿时来了兴趣,笑着道:“说来也奇,这个新来的白大人啊,生前也是当官儿的,她是大昭国第一女相,五年前被砍首死的。她这人啊,竟然不去轮回,直接将生死簿烧了,赖着阎王要了一官半职,打算在地府长干,阎王磨不过,就给了她一个闲差。”
      
      玄衣男子睁开双眼,眼底已经涌上了不耐烦。
      
      书生恍若未觉,继续说:“后来你猜怎么着?闲差她都能办出花儿来,阎王发现她是个办事儿的能人,便留在身边做臣,我听阎王殿的鬼差说,自她调到了阎王身边,阎王已经一个月没管过事儿了。啧啧……若不是此次白大人跟着凤娇娘走了,阎王也不舍得将她调过来。”
      
      玄衣男子深吸一口气,见书生还要说,立刻开口:“啰嗦!”
      
      书生瞥了一眼对方,见对方眼底蒙了一层寒意,顿时缩着肩膀往后退了两步,干咳了一下。
      
      啰嗦这个老毛病,他怕是改不了了。
      
      “三个问题,生死簿无火可焚,她怎么烧掉的?”
      
      书生回答:“她死的那日您刚好与阎王下棋,阎王耍赖您输给了他一指冥火,这世间是无火可焚生死簿,但您的冥火却是可以的。”
      
      “这人叫什么名字?”
      
      “姓姜名青诉,字霏月,死时二十五岁。”
      
      玄衣男子点点头,单指在桌案上轻轻敲了敲,问出最后一个问题:“漂亮吗?”
      
      书生抬头,有些疑惑,他眨了眨眼睛道:“我是没见过的,但据奈何桥下摆渡的说,她来的那一日引无数男鬼尽折腰。”
      
      ……
      
      阎王殿。
      
      七八十个鬼差聚集在阎王殿门口,手上都捧着东西,眉头皱成八字,全都围着一人转。
      
      那人身材纤细,穿着一身青色长衫,一头青丝仅由根发带束着,腰背挺直,身上背了个包裹,显然是要离开。
      
      “夜游大人请留步,送到这儿就行了,那些记录我都给你记好了,就放在你的案头上。”
      
      “黄蜂大人别愁了,以后咱们还有机会见面的,你要的字我也写好了,交给了令夫人。”
      
      “聂大婶儿,虽然您今日才过忘川河,短短两个时辰,我已经将您当亲婶儿对待了。香烛纸钱您就不用塞给我了,我用不着,您还有半个时辰就要投胎了,我就不去送您了。”
      
      女声带着笑意,有些爽朗地说出这些话来,与那些鬼差们靠最前的一一交代了事宜。前来带领她去十方殿的鬼差已经在此等了一个时辰了,这些鬼来了又去,去了又来,简直没完没了了。
      
      “姜大人,咱们该走了。”鬼差又一遍催促。
      
      女子回头,那张脸看上去挺寡淡的,偏偏长了一双桃花眼,因为时常笑的原因,眼角稍微有些勾起,即便不施粉黛,也有种难以言表的诱人气质。
      
      姜青诉往后退一步,朝众鬼拱了拱手:“好了!各位回去吧!十方殿与阎王殿离得也不远,你们若还想找我,便去十方殿寻,大家同僚一场,我能帮的一定帮忙。”
      
      这话一出,众鬼立刻往后退了好几步,与她划清了界限,难得一起开口:“不不不,我们就不去了。”
      
      姜青诉愣了一下,眨了眨眼睛问:“怎么了?十方殿有问题吗?”
      
      异口同声:“没问题!怎么会有问题!”
      
      姜青诉嘴角抽了抽,笑容有些僵了:“难道是,黑无常大人有问题?”
      
      声音拔高了一倍,众鬼齐齐点头,又齐齐反驳:“怎么会!黑无常大人绝对没有问题!”
      
      姜青诉顿了顿,干笑着问了句:“既然如此,不如你们谁告诉我与黑无常大人的相处之道?”
      
      话音刚落,众鬼哗得一声全都散开了,阎王殿前只留一缕青烟。年迈的聂大婶儿跑得最慢,姜青诉见她杵着拐杖可怜,想要过去扶一下,谁知聂大婶儿以为她要打听黑无常的事儿,扔掉拐杖便跑了起来。
      
      边跑还边喊:“小姜不是大婶儿不说,大婶儿赶着去投胎呢!”
      
      姜青诉愣愣地收回了手,那句大婶儿您慢点儿就不说了,毕竟才一个眨眼的功夫,大婶儿就没影儿了。她低头无奈地笑了一声,就连刚过世的聂大婶儿都听闻了黑无常的事迹,她在地府过了五年,却对十方殿一点儿也不了解。
      
      再回头,看向鬼差,鬼差肩膀一僵,瞳孔都变大了。
      
      姜青诉摆了摆手:“我不问,反正等会儿就见到了,阎王的批文就在我手上,我难道还怕他刁难我不成?”
      
      鬼差意味深长地笑了笑,对她做了个请的姿势,领着姜青诉往十方殿走。
      
      她来地府已经五年了,但五年时间,从未出过阎王殿,认识的也都是来阎王殿办事的各种鬼差。
      
      每个要伸冤的鬼,她都能解决,每个难缠的鬼差,她都能应付,揽了阎王最重最累的活儿,圆滑到整个阎王殿的鬼都对她礼遇有加,可以说,她认识地府绝大部分的鬼差且都有些交情。
      
      然而,她从未见过黑无常。
      
      白无常倒是见过,昨夜急匆匆地跑到阎王跟前说要投胎去追一名叫凤娇娘的女子,若去迟了,就赶不上岁月了。阎王说他走了,没人能当白无常,白无常看了一眼坐在阎王身边小桌上正在批文案的姜青诉,指着她说:“就她了。”
      
      姜青诉临行前,阎王还同情地看了她一眼,姜青诉以为那是不舍得她这么能干的助手,此刻想来,恐怕是因为那素未谋面的黑无常。
      
      她总得打听清楚之后要办事的地方,于是问鬼差:“十方殿内除了黑无常大人之外,还有鬼司几人?鬼差多少?各办什么职?”
      
      鬼差小声地回了句:“除了无常大人外,仅剩一名长舌鬼差,无什么职位,无常大人让他办什么就办什么。”
      
      姜青诉一愣,有些不可置信:“就他们俩?”
      
      鬼差点头,又摇头,有些同情地看着她:“不,加上姜大人,有仨。”
      
      “这无常之位,要做些什么?”
      
      “凡不按生死簿生死的人,被迫改了命理的人,都归十方殿管。”
      
      姜青诉撇嘴,就这样阎王还不多派点儿人手,改明儿她上任了之后,定要向阎王多要点儿鬼差,否则大事小事都无常来办,两个无常大人,总得忙死。
      
      也没走多少路,姜青诉便远远地看见了一处立于白烟之中,白墙黑瓦,如塔状的房子。大约有四层,四层上方悬着十方殿的牌匾。四层灯火通明,可却毫无点缀,干净简单得不像个办事儿的地方,几乎与背景融为一体,成了一处景了。
      
      鬼差道:“十方殿到了,姜大人,不……以后就是白大人了,小人就送到这儿,还得您自己进去。”
      
      姜青诉朝鬼差拱手道谢,那鬼差转身就走,姜青诉突然想起了什么,转身便问:“这黑无常大人叫什……”
      
      空荡荡的路上哪儿还有鬼差的影子,姜青诉耸了耸肩,既来之则安之,凭她这厚脸皮的功夫,哪儿还有磨不了的人呢。
      
      走进十方殿,这一处门前就挂着两个长长的黄灯笼,整个大殿殿门敞开着,一层也就只有一个桌案,桌案后一个椅子,案上无笔无纸,两边连坐的地方都没有。
      
      姜青诉伸手在门上敲了敲,清了清嗓音问:“黑无常大人可在?”
      
      一股凉气在后背窜过,姜青诉猛地回头,对上的便是一张齿白的脸,书生穿着灰白色的衣服,瘦得两颊稍微有些凹陷,嘴角裂开,还有淡淡的缝合痕迹,疤痕拉得很长。
      
      姜青诉被吓了一跳,脸上扯着笑:“这位必定是沈大人了吧。”
      
      黑无常身边唯一鬼差——沈长释。
      
      沈长释听见‘沈大人’三个字后,顿时露出了一副受宠若惊的表情:“我在十方殿干了四百二十一年三个月又十七天,头一次有人喊我沈大人,白大人你好!”
      
      姜青诉呵呵笑着:“你好,黑无常大人他……”
      
      沈长释这才想起来自己被派的任务,对姜青诉拱手道:“哦,咱们无常大人在轮回井边呢,他让我带你去,说是要给你一个小惊喜。”
      
      姜青诉扯着嘴角,心里知道,这‘惊喜’,必然不是真正的惊喜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