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妃的洗白

作者:渲洇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6 章

      按太子的说法,叶儆与他的母亲韦贵嫔,一开始看起来并不是什么有出息的人。
      三十余年前,这两人还只是少年,且都还是宫内最卑微最平凡无奇的人。他们从未想过要飞黄腾达,也不知道未来会怎样,只是在这宫闱中得过且过的混过每一天。
      
      未来的中常侍叶儆只是名养马的内侍,贵嫔韦氏那时是名为如晏东宫洗衣婢。他二人俱是年幼入宫,一块长大,虽算不得什么莫逆之交,但也是有了好吃的可以分对方一口,想要躲懒时会相互帮衬,受了委屈会拥抱着互相取暖的……朋友。
      
      在这世上,任谁都会有属于自己的朋友的,即便是深宫内默默无闻的小宫女和同样籍籍无名的内侍。
      年少时的人不知道未来会怎样,他们凑一块边尝偷来的点心边猜测将来时,谁都没有想到,他们的未来会因一个人的死而改变。
      
      元泽三年,太子殁。
      他的死无疑给她招来了灾祸。那时皇帝还年轻,知道自己的孩子死因有疑后,旋即令人追查,整个东宫的侍从都因此下狱,可反反复复的拷打都未能查出真相,最后罪名反倒是莫名其妙的落到了韦如晏的头上。
      
      那日太子落水时,她正在附近浣衣。有人想用她来顶罪。
      如无意外,她应该会就此悲惨的死去。叶儆前去暴室狱探望她,陪她哭了一个下午,却茫然不知所措。最后反倒是韦如晏一边擦眼泪一边安慰他,说他们这些人本就命贱,也许死了再去投胎,能有幸托生道一个好人家也说不准。
      
      “也许下辈子我是个贵胄家的女郎,有吃不完的点心穿不完的衣裳,谁敢欺负我,我就扇谁的耳光,我的父兄会将我好生护着,不叫我有半分难过的机会。”她笑着说,眼中满是濒死时的迷离和憧憬。
      
      “听起来真是很好。”叶儆也微笑,可心里却愈发难过。
      这世上每个人都有朋友,却不是每个人都能轻易的找到真正的朋友。韦如晏死了,别人会怎样叶儆不知道,但他一定是会伤心。因为韦如晏死了,这世上就再没有一个和他一块长大,知道他喜怒哀惧,会陪他闲聊玩闹的人了。或许韦如晏于旁人而言只是蝼蚁,却是叶儆十余年来生命中极重要的一个人,他大半的记忆中都有她的影子,她走了,便等于是有人生生在他心头剜下一大半的肉来——不,应该比这还疼。
      
      十六岁的叶儆在宫内慌乱的走着,心中乱成一团。死亡与分别压得他喘不过去来,他做了十余年的位卑者,第一次发觉原来他们这些人的生命如此脆弱。
      
      他在失魂落魄时,胡乱走到了一处金碧辉煌的殿堂前,那是太极殿,天子居所。
      他鬼使神差的求见了皇帝。
      
      陛下爱惜太子,总不希望太子死不瞑目。他用这样一句话说服了皇帝,让皇帝给了他三个月的期限,由他来暗查太子之死一案。
      此前十六年,叶儆都只是个无能平凡的养马奴,谁也没想到他真的能做成什么事。就连皇帝,也只是随意的让他试一试,并不抱太大的希望。
      
      可也许是韦如晏将死的紧迫感刺激了他,亦或者是他本就聪明,两个月后,竟真的让他找到了太子之死的真相。
      是皇后林氏杀了小太子。
      
      小太子是皇帝元配樊氏的儿子,但樊皇后早已去世,一年前林家女成了继后。她一直以恭谦贤明的姿态示人,皇帝虽然对她心有堤防,也没想到她才做了一年的皇后,就敢对太子下手。
      
      这也是为什么之前去调查太子之死的女官、内侍都没有找到什么证据,反倒是将罪名推到了韦如晏身上的原因。叶儆在越来越接近真相的过程中,才发现短短一年的时间里,这位林皇后的势力就无声无息的渗入到了宫内每个角落。
      
      从前他和韦如晏身份太低,所窥见的只是小小一方天地,直到这是他才隐约意识到自己所在的宫廷,是万丈渊薮,是漆黑幽冷又似是波澜不兴的深湖。
      
      他将他找到的所有证据都呈在皇帝面前,那个不久前还信誓旦旦说要为儿子讨个公道的男人缄默了很久,只挥手让叶儆退下。
      
      这是叶儆意料中的事,他并不傻,知道皇帝不会轻易废了这个家世显赫的皇后。
      但是……但是如晏要死了。
      
      于是他没走,而是对皇帝道:“若陛下不愿放如晏,奴愿以身相换。”
      这是他反复思量过的结果,也是他们这样小人物,唯一的出路。
      
      他在查案时,已然惊动了林皇后,今日从皇帝这走出去,也许明天就会被人无声无息的杀了。倒不如将自己送进牢里。而如晏……韦如晏是个美人,即便他身为阉人,也知道自己这个好友有张秀色倾城的容颜。
      
      皇帝说:“你二人的感情还真是让人动容,然而朕为何要答应?”
      叶儆不说话,献上了一张他求宫内画师给韦如晏描绘的肖像。
      不久后韦如晏成为了皇帝的妃子。
      
      叶儆听说这个消息时,是在牢里。
      他并不觉得自己是个有多高尚的人,可他还是替韦如晏顶了罪。如晏来探望他,他笑着说让她成为宠妃,然后接他出去。
      
      可如果韦如晏成为不了宠妃,又或者忘了和他的约定了呢?这个问题叶儆没想过,多年相识铸就的信任,让他可以不假思索的相信她。
      
      而韦如晏也的确未辜负他,她很快成为了皇帝最宠爱的妃子,并用尽一切法子救尚在狱中的叶儆。
      
      只是那时他们两人都还太过弱小了,林皇后可以轻易的就让韦如晏失宠,也可以随意派出某个下属,去暴室狱杀了叶儆。
      
      好在韦如晏赶到时,被刺穿了心肺的叶儆还剩最后一口气。
      韦如晏独自抱着叶儆去找人,没有太医敢救他,她就撕开自己最喜爱的衣裳给他包扎。怕林皇后再下黑手,她就背着叶儆去找皇帝,求皇帝救命。
      
      “妾知道陛下想为太子复仇。”她重重叩首,“妾与叶儆,愿为陛下刀俎。”
      皇帝能从叶儆追查小太子之死一案中看出叶儆的才力,的确不舍得韦如晏这样的美人因得罪林后而香消玉殒,所以他出手庇护了这两个人。
      
      但这也只是暂时的庇护,如何活下去,活长久,还是只能靠他们二人自己的本事。
      韦如晏与林皇后、叶儆同林氏长达数十年的争斗就此拉开帷幕。
      
      最开始的时候,他们都只是十余岁的孩子,什么都不懂,只能抓紧一切机会成长。也不是没有吃过亏,叶儆有多次险些丧命,而韦如晏也曾因为林后的陷害几乎身死,还失去了自己的孩子。
      
      那时候林氏的势力一日比一日壮大,就连皇帝都畏惧这个家族。他们两个就在林氏的阴影下艰难生存着。不知道自己能活多久,也不知道最后会有什么样的下场,只能相互搀扶着前行。
      
      但他们都没有死,而是一年一年的活下下来。这也许是因为人被逼到绝路,便会事事拼尽全力。
      
      渐渐的他们都不再是懵懂无知的孩子,也忘却了身为少年人该有的欢笑喜乐。等到元泽七年时,叶儆已是皇帝的心腹,开始协助他批阅文书,有时还能被派去做一些如监军、运粮之类的要事。而韦如晏在这年也平安生下了她第二个儿子,也就是未来的太子常珺。
      
      再后来,韦如晏成为了三夫人之一的贵嫔,叶儆也成了中常侍。这时候他们已非蝼蚁,而野心也在这些年里悄然萌芽生长。
      韦如晏对叶儆说,我想要我的儿子成为皇帝。
      叶儆说:“这有些难。”
      
      皇后也有儿子,与常珺差不多大的年纪,理应是国之储君。
      那是个聪明又乖巧的孩子,而且还和常珺十分要好。长辈的恩怨,并未影响到这对兄弟之间的感情。
      
      叶儆利用了当时还只十二岁的常珺,设下了一个严密的圈套,杀了这个孩子。
      这是他第一次杀无辜的稚子。
      
      小皇子出殡那日,他对为韦如晏说:“我看着那个孩子,忽然就想到了我们也只十一二岁的时候。”
      可他们十一二岁时究竟是什么模样,他们都忘了。
      
      他们只记得他们少年时都很卑微,生命脆弱的像是路旁的杂草,可而今他们甚至能够杀死皇后的儿子了。
      
      第二年,叶儆动用了他在朝堂全部的势力,将常珺送上了储君之位。
      这是件让人高兴的事,唯一的纰漏,是年幼的常珺发现了杀了太子的凶手。
      
      叶儆待常珺很好,将他能教的一切都教给了这个孩子。就如他当年敏锐的发现小太子死亡真相的那样,常珺找到了叶儆杀死他弟弟的证据。
      
      年少气盛的新太子和母亲、恩师大吵了一番,一怒之下将太子玉印掷于地上,说这东西太脏。
      
      这个天真率直的小少年摔门而去后,叶儆与韦如晏相对无言。
      最后叶儆笑了笑,“他说的没错,的确是太脏了。”
      韦如晏也笑,“从泥坑里挣扎着爬出来,怎么能身上干净。”
      
      她和叶儆都已经不再年轻了,手上也不知沾了多少人的血,做了多少龌龊的事。一开始是为了活下去,到后来,渐渐的是为了得到更多的东西。
      
      韦如晏知道自己在走一条什么样的路,她没有林后那样的家世才学,叶儆也不似那些士子文人一般读过什么礼乐诗书,他们不懂什么仁义道德,只知道想做什么,便无所不用其极。
      
      少不了有骂名无数,天下人的非议指责,他俩一块扛着,那些不干净的事,一块去做。
      
      叶儆权势越来越稳固,渐渐开始向林氏一党反击。大批的朝臣被牵连在内,其中——也不乏正直清明之辈。
      
      林氏外戚揽权、弄权、飞扬跋扈,可效忠他们的,并非全是奸佞之辈。所谓党争,从来就没有正义是非。
      
      他杀人只为了权势,至于什么是报应,那时的他和韦如晏并没有想过。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叶儆对以后的剧情有一定的推动作用,这算是个很能搞事情的人
    emmmmmm貌似这章说他和韦贵嫔的事说的有点太多了,我也不想的,捂脸
    就是很喜欢这一对,妃子和宦官什么的,一不小心就啰嗦了一大堆
    本来想一章写完,但是下午还有事,就先发了
    晚上我争取把剩下的部分写完
    前期女主和男主感情进展不够快,我只好写一写别的CP了,不过主角组很快会有大戏分的,以后他们也会很甜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