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皮玩家

作者:水兵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纸片人09

      被吓傻的杜宇被程北坤像抗麻袋一样,扛到了食堂附近的休息室。
      
      程北坤照例先推着沙发把门挡上,而后又拉下落地玻璃窗的帘子做掩饰,然后才能稍作休息。
      
      他忙完又撩开帘子摸了摸玻璃:“有裂痕了,不安全,你最好快点缓过来。”
      
      杜宇满脑子都是黄克死前的惨状:那是条活生生的性命,和副本里这些NPC完全不同,所以显得格外沉重。
      
      程北坤抱手瞥打量,压低声音说:“如果接受不了现实,你迟早也会和他一样,怎么,那么想死吗?”
      
      杜宇眨眨眼,悄声回答:“不想,我姐还指望我呢。”
      
      程北坤按了下他的头:“残酷是残酷了些,但这是创造这个世界的人的错,并不是你的。你的震惊我全明白,只不过在此时此刻完全意义。”
      
      杜宇握了握拳,点头:“我知道了。”
      
      程北坤:“还有什么想说的?我们可得准备下一步了。”
      
      杜宇:“嘤嘤嘤。”
      
      “……”程北坤一把推歪他的脑袋:“小鹿姐讲得话很关键,这场暴/动的始作俑者是那个叫许冉的女人,按照套路来说,她之所以反对克隆人、还利用精神干扰让它们大开杀戒,肯定是深受这种科技之害,走吧,看来越快找到她女儿越好。”
      
      杜宇:“可是,许冉是研究所投资者的亲戚、孩子什么的吧?如果只是继续投钱的话,干吗要住在这儿,还带着小孩子?”
      
      程北坤:“大概有两种可能,第一,她也是研究员,第二,她的孩子生病了,需要这种技术。”
      
      杜宇双手合十,贱贱地鼓掌:“好的,到了下次报进度的环境,我就说这个。”
      
      程北坤嫌弃地切了声,算是把两人偷偷摸摸的交流告一段落。
      
      他转身到饮水机前,用最小的动静接了点水,洗洗青肿和血痕交加的脸,吃痛抽气。
      
      杜宇解下胳膊上包扎着的衬衫:“诶,你真弱,下次挨揍的事还是让我来吧。”
      
      程北坤轻轻摸了下他的胳膊,发现折腾这么会儿功夫,这家伙被砍的伤口已经不见了,不由感慨:“还真是皮糙肉厚啊。”
      
      杜宇翻白眼回应他,拿出刚从仓库顺的萝卜,用饮水机随便冲了下,然后咔嚓一咬。
      
      程北坤:“……你干吗?”
      
      杜宇嚼得起劲:“我饿了。”
      
      程北坤:“在副本里是不会饿的,你别找事,求你了。”
      
      杜宇的肚子恰时咕噜噜地叫了起来。
      
      程北坤:“……”
      
      杜宇丝毫不觉得不好意思,又咬了口,刚要嚼,却听程北坤嘘了声,立刻紧张地僵住鼓鼓的脸。
      
      在帘子外面,传来了小孩子唱歌的声音。
      
      “布谷,布谷,夏天的夜深了,鸟蛋掉到树下了,哎呀,哎呀,姐姐去哪里啦,姐姐在我的肚子里呢……”
      
      如此寂静、漆黑、危险的地方,回荡着这种前后不通又有点变态的歌词,真叫人毛骨悚然。
      
      杜宇吓得把萝卜塞回包里,程北坤却听得聚精会神。
      
      片刻之后,歌声消失了。
      
      杜宇碰了下程北坤的手,程北坤上前轻轻拉开帘子偷看,却毫无预兆地被趴在玻璃上的小孩吓了一跳。
      
      杜宇顿时被萝卜呛到,咳嗽得眼泪都飞出来。
      
      小孩子稍微离开落地玻璃,诡异发笑:“嘻嘻……”
      
      程北坤指挥:“她很关键,我们出去,你走前面、我绕后,一定要拦住她!”
      
      杜宇一擦嘴:“好的!不就是欺负弱小吗?我最擅长了!”
      
      话毕他半点不啰嗦,立刻拉开了门往外冲。
      
      程北坤无语地跟在后面,与他分头行动。
      
      *
      
      在普通全息游戏里抓一个灵活的NPC都不是件容易的事,更何况这崩坏的科研所里的黑暗程度,基本上是伸手不见五指。
      
      那小孩子跑得飞快,偏往狭窄的地方钻,累的杜宇气喘吁吁,尾随着跑了好几个来回,最后还跟程北坤撞个满怀。
      
      程北坤拉住他皱眉:“不行,还是用我的能力保险。”
      
      杜宇上气不接下气:“冷却好啦?”
      
      程北坤望着在不远处门缝里偷窥自己的萝莉,点头说:“不过留给保命的时候更靠谱。”
      
      “那走戏精路线呗。”杜宇现学现卖,忽然一脸关心地喊:“小妹妹,你妈妈和屈伯伯都受伤了,叫我来找呢。”
      
      躲在门缝后的小孩说:“你骗人。”
      
      听声音还挺正常。
      
      杜宇微笑得很亲和可爱:“没骗你,你不管妈妈了吗?那我只好回去跟她说你不要她了。”
      
      程北坤挑眉围观。
      
      小孩子毕竟是小孩子。
      
      很快,药房的门就被缓缓推开,双马尾萝莉怯怯地走了出来。
      
      程北坤蹲下身:“我是新来的研究员叔叔,你叫什么名字呀?”
      
      萝莉摸着嘴角说:“齐甜甜。”
      
      杜宇打开快要没电的手电,见果然是个苍白瘦弱、又无比正常的小孩子,不禁少了几分敌意。
      
      程北坤莫名问:“刚才那首歌,是妈妈教你的吗?”
      
      齐甜甜点头。
      
      程北坤似乎陷入沉思。
      
      杜宇拉住她冰冷的小手:“走,去找你妈妈,许女士怎么把你一个人留在这儿呢?”
      
      齐甜甜害怕地说:“妈妈让我在病房睡觉,可是外面好吵……大姐姐,那些克隆人疯掉了吗?”
      
      杜宇:“叫我小姐姐诶。”
      
      齐甜甜:“???”
      
      程北坤:“……”
      
      杜宇谆谆善诱:“病房几层?我们还不太熟研究所。”
      
      齐甜甜:“最高那一层。”
      
      杜宇和程北坤对视,自然决定接下去的路线。
      
      程北坤:“别忘了小鹿姐的话,找到甜甜了,相信许冉很快就会出现的。”
      
      杜宇嘟囔:“她别是BOSS就好……”
      
      程北坤:“没那么快,其实,通关最大的阻挠通常是玩家自己。”
      
      齐甜甜显然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懵懵懂懂地朝电梯的方向走。
      
      *
      
      这研究所有的地方还算先进,有的地方却很古旧,似乎是华夏世纪初时代变革的产物。
      
      电梯的显示屏红光闪烁,从十层缓缓落到一层。
      
      程北坤按了下杜宇的头:“小心,见机行事。”
      
      杜宇按住帆布包里的菜刀:“里面没克隆人才怪,你保护好甜甜!”
      
      滴——
      
      电梯停住,门缓缓打开。
      
      大量的血瞬间飞溅了出来。
      
      两个穿着灰色衣服的克隆人正在用骨锯猛砍一位男研究员,随着门开,转过满脸血对视上杜宇的眼睛。
      
      齐甜甜吓得瞬间大哭。
      
      程北坤立刻捂住她的嘴巴,生怕吵闹招来更多实验体。
      
      明明让杜宇这么个“小丫头”一打二很过分,可却又莫名地令人放心。
      
      果然,他飞起学生气的小皮鞋就踹倒了个克隆人,然后一刀砍到另外一个的右手上,随着骨锯掉落在地,又用尽全力把它按到墙上大喊:“别愣着了!进电梯!”
      
      程北坤也不含糊,抱起齐甜甜就踩着克隆人往里冲。
      
      杜宇顶着克隆人的攻击,使劲用手里的菜刀制造伤害。
      
      眼看着小萝莉安全,他也不再恋战,试图跟上。
      
      可一开始摔在地上的克隆人已经爬起来,用力拉住他的裙子。
      
      杜宇一个重心失衡,猛摔在瓷砖地上,咣一声闷响,光是听着都疼。
      
      程北坤放下齐甜甜,冲过去和克隆人扭打,杜宇龇牙咧嘴地爬起来帮着补了一刀,然后拽着程北坤说:“走走走!根本打不过!”
      
      两个人乱七八糟地挤进电梯。
      
      电梯门瞬间被克隆人从外面扒住。
      
      杜宇故伎重演,猛扎他的手背,终于让门关住了。
      
      程北坤按下顶楼,杜宇混乱地靠着墙喘息,一副累到要吐出来的样子。
      
      齐甜甜躲着男研究员的尸体在角落啜泣,杜宇努力挤出笑:“没事啦,找到妈妈就安全了。”
      
      程北坤俯身在尸体的白大褂内外乱搜,摸到个手机和绷带,把绷带丢给杜宇说:“治疗下,副本里常有能恢复的道具。”
      
      杜宇两个细腿膝盖全摔青,却故作潇洒:“我好得很!”
      
      程北坤蹲下身帮他包扎,啧了声:“傻妞一个。”
      
      那绷带果然不是平凡的东西,一接触到皮肤,就提供了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力量。
      
      程北坤打开手机,飞速查了一番,然后把屏递给杜宇:“下次报进度,你说这个才对。”
      
      杜宇接过来看,是研究所的内部网络文章。
      
      里面介绍了历史上第一例克隆人移植手术,受益者正是许冉,也就是这里投资人的独生女儿。
      
      他顿时觉得自己智商不够用,摸摸头:“哈?啥子意思?”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