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蝴蝶效应

作者:姜玖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袖扣

      
      圣诞节的前一天,浅薄到近乎虚幻的阳光落满昨晚铺垫成海的白雪,细致璀璨的金色在遥远的地平线上发光。
      
      奥罗拉起床后,照例和萨拉查说了早安,然后下楼帮助莫丽做好了所有人的早餐,顺便学会了如何做好一份家庭手工糖果。她看着在莫丽的指导下渐渐成型的鲜奶油果酱夹心糖,一下子就确定了要送给邓布利多教授的圣诞礼物。
      
      吃完饭后,莫丽从橱柜底部拿出了一小桶灰绿色的粉末,朝几个孩子招呼着说道:“来吧孩子们,抓一把飞路粉,我们很快就能到对角巷了。比尔,你先去,在壁炉那头等着奥罗拉和沃克斯。”
      
      然后,她拍拍奥罗拉的头,安慰着说,“别担心亲爱的,你不会迷路的,飞路粉非常快的。”
      
      事实证明,确实很快,而且还充满了不可控的随机性。
      
      奥罗拉不知道飞路粉到底是怎么操作的,至少当她整个人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托起来不停旋转,又狠狠往下砸的时候,她完全抽不出思绪去思考这个问题。
      
      紧接着,她从一个壁炉里摔了出来,脸着地的那种。一股熟悉的草药香气钻进了鼻腔,闻起来像是迷迭香和薰衣草的味道。
      
      还好,没有真的丢脸到吐出来,就是眩晕得厉害,要么就是周围所有的东西都被施了蹦跳咒,一刻也不肯安分地在自己眼前跳来跳去。
      
      奥罗拉在确信自己一定是错过了比尔和沃克斯所在的壁炉的同时,欣慰地发现自己身上竟然没有自己料想之中的煤灰。她猜,这个壁炉的主人应该是相当爱干净。
      
      这时,一个含着笑的声音传过来,带着被烟熏过的颗粒感和沙哑质地:“哦,小家伙,快起来。第一次用飞路粉?感觉还好吧,嗯?没问题吗?”
      
      奥罗拉抬头,看到一个戴着毡毛帽裹着灰色围巾的老妇人正在朝她走过来。她将满手的草药汁液随手擦在围裙上,伸手把奥罗拉扶了起来。
      
      奥罗拉甩了甩头,让视线里的扭曲模糊渐渐稳定,重影纷纷散开,清澈回到眼里:“抱歉,我好像走错地方了。请问这里是?”
      
      “这里是对角巷里连入了飞路网的店铺之一,草药店。”老妇人回答,顺便指了指身后的一堆还没来得及处理的魔法植物。被施了咒语的剪刀和切割机正在欢快地工作,将那些植物一株一株地剔除干枯部分并且切断。
      
      奥罗拉眨眨眼,听到对角巷这个地名后让她安心了不少,至少她不用满世界去找沃克斯他们了。想到这里后,她抿了抿嘴唇,“也不算,我本来就是要来这里的。”“那你需要点什么呢?”店主微笑着问道。
      
      “洋甘菊。”奥罗拉下意识地说道。对方了然地点头,“安神用的。”
      “是的。”
      “药剂还是泡茶?”
      “我直接带回去吧。”
      “那你等我一下。”
      
      说完,店主转身去拿那些已经粗加工好的洋甘菊和其他魔法草药,奥罗拉则被那堆放在木柜旁铅桶里的还带着露水的茂盛小苍兰给吸引过去了。鹅黄色的花心,花瓣舒展到边缘的时候,那种鲜嫩的色彩却越来越朦胧清透,花朵香气馥郁。
      
      这时,趁着假期出来购置魔药原料的斯莱特林院长刚好走进店铺,一眼就看到蹲在那桶温柔灿烂的小苍兰面前的小姑娘。
      
      她是真的个子娇小,蹲在地上的时候,围在脖颈上的长围巾几乎拖到脚边。一头没有任何装点的长发略微凌乱地铺散在她的肩膀上,和她面前那堆蓬勃明艳的花朵在色泽上有着惊人的相似。
      
      斯内普牵动了一下嘴角,“菲尔德小姐。真让人意外。”
      
      过分悦耳而没什么人情味的声音滑进耳朵里,流畅如冬夜里穿过森林的冰凉河水,飘满霜花。让罗拉被莫名其妙的寒意冻得微微打了个抖,然后转头看着对方,温和微笑,“斯内普教授,您好。”
      
      “我听说你去韦斯莱家过圣诞了。”
      “是的,他们……呃。”奥罗拉的眼神飘动了一下,有点尴尬地摸了摸鼻尖,然后不慌不忙地继续说道,“在别的地方,忙着选圣诞礼物。”
      
      斯内普眉毛一挑,扯出一抹看起来冷冰冰的笑容挂在嘴角,拆穿着说道:“所以你就一个人来了草药店,打算临时补救一下你糟糕的方向感?”
      
      已经被蛇祖萨拉查的剧毒锤炼得百毒不侵的奥罗拉依旧笑容温婉可爱,点点头很乖巧地顺着斯内普的话回答道:“对啊,挣扎一下总比不挣扎好。不过正好我也想来这里买点东西回去,一举两得。”
      
      斯内普听完,把唇边那抹和友善温暖这个词怎么看都没有关系的笑容抿了下去。对方那种软绵绵的态度让他有种微妙的感觉,因为无论别人说什么她都是在说好,很无所谓的样子。
      
      像她这个年纪,和她同龄的小孩子几乎都聒噪讨厌得像一群刚被放出笼的巨怪一样。她这个样子,说真的,真不像个十二岁的小孩子。
      
      “是斯内普教授吗?”店主一边利落地将手里的草药打包,一边关上抽屉朝两个人走过来,“您的信我两天前已经收到了,您要的东西也准备好了。请稍等一下。”
      
      说着,她很快将另一包打包好的草药从橱柜里拿出来,再将手里的草药交给各自的主人,收了钱。奥罗拉抱着怀里的草药,辨认了一下都有哪些种类,抬头的时候,眼神不经意间擦过斯内普递钱出去的手——黑色外套下的白衬衫的袖扣掉了,只剩一截线头还留在衣服上。
      
      “您的……”她刚说了一个词,然后在对方的视线里迅速把后面的话咽了下去。团团绽放的洋甘菊和其他绿色叶片从羊皮纸的一角舒展出来,女孩的温和笑容牵开在嫩黄色花朵背后:“提前祝您圣诞快乐,教授。我先去找我的朋友们了。”
      
      说完,她轻快地推开店铺的门,迅速消失在了各式各样的人群和飘扬雪花里。
      
      斯内普收回了视线。
      
      路过一家位于对角巷中部的巫师礼品店的时候,奥罗拉看到了正在门口着急张望的比尔和沃克斯。
      
      她高兴地朝他们挥手,“嘿!沃克斯,比尔,我在这儿!”
      
      沃克斯的样子看起来终于松一口气,从人群里挤到奥罗拉面前,打量了一下对方的样子,有点哭笑不得:“你去到哪儿了?亚瑟说你有可能被弄到英国的任何一个地方去,差点吓死我,都不知道该从哪里去找。”
      
      “没事啦,我这么擅长迷路的人,总能找回来的。”奥罗拉安慰性地拍拍对方的肩头,一手的冰凉雪花,“话说,莫丽他们在哪儿?”
      
      “他们都在找你,也是刚到不久。”比尔说着,凑上去看了看奥罗拉手里的东西,“你去了草药店啊?”
      
      奥罗拉扒拉了一下刘海上的碎雪,耸耸肩,有点无奈地说:“确切的说是飞路粉把我带去了草药店。幸运的是那家店的壁炉很干净,我现在没事了,去找莫丽他们吧。”
      
      比尔伸手拦了她一下,解释道:“不用,他们现在估计在哪儿找你都不一定。我们约好了半个小时以后,不管找没找到你都在这家礼品店门口集合想办法,现在就快到时间了。”
      
      “呃,真是抱歉。”
      “你还算好的了。查理第一次用飞路粉的时候,直接去了爱丁堡的一个地方,我们全家找了他一整天才找到。”
      “那听起来挺惨的……”沃克斯惊异地看着自己的好友。
      “相当惨。”比尔戏谑地笑着,“他被吓得哇哇大哭,回来的时候连说话都不利索。”
      
      三个孩子在礼品店门口闲聊着等了一会儿,很快等到了焦急万分的韦斯莱夫妇。莫丽看到奥罗拉的一瞬间,脸上的凝重表情立刻轻松了,紧紧拥抱了她,“天哪亲爱的,比尔说你不在的时候,大家都吓死了。你还好吗?你被弄到哪里去了?”
      
      “对角巷的草药店。”奥罗拉回答,“我很好,莫丽。抱歉让你们担心了。”
      “没事就好。我们正准备去店里选礼物,一起进来看看吧。”
      
      这时,乔治和弗雷德一左一右地把查理夹在中间,两张一模一样的脸上挂着同样的揶揄表情,吊着嗓子学夸张戏剧里的小姑娘:“噢~可怜的奥罗拉回来了,我们的小查理终于不用再担心了,欢喜结局~!”
      
      查理几乎被气到跳起来,一手一个要去揪他们的耳朵,却被双胞胎灵巧地躲开,一路咯咯地笑着钻进店里。
      
      “怎么回事?”奥罗拉莫名其妙地看着沃克斯。没等他回答,比尔闭着一只眼睛朝奥罗拉歪歪头,笑容不变:“刚刚你不见了,查理的反应比沃克斯还大。”
      
      “啊?”奥罗拉愣了一下,对他的话有点转不过弯。沃克斯翻了个白眼,懒得理他的室友。比尔哈哈大笑着揉了一把奥罗拉的头,“进去再说。”
      
      这家店是对角巷里最大的一家礼品店了。礼物样式从传统正式到整蛊搞怪都有。店铺的布置也很别具一格,外观上大范围地采用了被漆黑的木框和透明玻璃的设计,玻璃上贴着古怪姐妹的最新海报和装饰用的黑胶唱片。
      
      店里面分为三层,奥罗拉和沃克斯先在第一层逛,莫丽他们则去了第二层。
      
      奥罗拉在里面逛了好一阵,最终买下了一对黑色的袖扣和一些其他的礼品。袖扣的样式很简单,通体漆黑,边缘被一道细细的金色金属包裹,纯净到起不了一丝波澜和杂质的漆黑像极了某个人的眼睛。
      
      她几乎是在看到这对袖扣的一瞬间,就想起了那双在自己刚来到这个陌生世界的时候,在自己梦里出现过无数次的眼睛。也是这样漆黑,和斯内普的眼睛很相像。
      
      这个念头冒出来的一瞬间,奥罗拉的冷汗都出来了。然后她安慰自己别太胡思乱想,她已经好久没有做过那个梦了,记错了也不是不可能。这么想着,她付完了钱,将那对袖扣放进了洋甘菊花束里。
      
      回到韦斯莱家后,莫丽将所有的食材都放进了厨房里,乔治和弗雷德缠着沃克斯想让他教他们如何控制那只机械电子狗,奥罗拉则把买回来的草药和礼物都放到桌上,然后下楼去帮莫丽准备晚饭。
      
      吃完饭后,她回到房间里,开始按照萨拉查说的一步一步做,将草药的药性通过魔法提纯和转移到袖扣上。她试了很多次,最后都效果一般,只得认命地放弃,乖乖把草药进行干燥处理然后切碎装成可以泡茶用的茶包,再附赠一对袖扣。
      
      “其实也不算太差,这个魔咒本来就比较复杂。”蛇祖安慰到。
      
      奥罗拉看着日记本上的优美字体简直惊呆了。
      
      萨拉查竟然人性未泯?!
      她突然眼眶一热就有种喜极而泣的冲动。
      
      紧接着,蛇祖继续写到,“至少比我想象的好。”
      “……”奥罗拉的感动开始逐渐缩水。
      
      “我还以为你光让它起作用就要花半天时间。”
      
      字体还在蔓延,奥罗拉的感动进一步缩水。
      
      “我还想问问你买了多少个用来备用,没想到你居然没有用这个魔咒把你买的礼物炸开。”
      
      “……”奥罗拉的感动就这么彻底再见了。
      
      羊皮纸上的毒蛇悠闲得让人胃痛。萨拉查半敛着黄金一样灿烂的竖瞳看着坐在地上,握着魔杖的手臂开始微微颤抖的小女孩,吐了吐信子,“别气馁,你还有救。”
      
      “……我好像明白为什么您这一千多年来这么无聊了。”
      
      萨拉查眯着眼睛等着她说下去。
      
      “上一个跟你聊天的人是多久以后被气死的?”奥罗拉发誓,这个问题只是单纯的学术讨论。
      “……”萨拉查沉吟了一下,答,“你确实比他们强多了。”
      
      “谢谢您承认我生命力顽强。”
      “傻人有傻福,应该的。”
      
      “……”
      
      奥罗拉再次后悔为什么当初选择了森林里那条通往翻倒巷的路,从此她的人生就灰暗下来了。
      
      萨拉查你这样是找不到女朋友的!
      当然也找不到男朋友!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奥罗拉[感动逐渐缩水JPG]
    话说是我的错觉吗,怎么感觉放假了,反而没几个人在了[拿烟的手,微微颤抖JPG]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