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家乐

作者:ai呀呀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包地

      银白色的鳞片出现在人的手背上……如果此时有第二个人看见,一定会直呼怪物。

      “怪物”沈舟诚却对此时的画面置若罔闻,他无比淡定地给自己的鳞片洗个澡。

      早在一个月前,他就知道自己不是人。

      沈舟诚一个月前出了一场车祸,他被紧急送往医院,当时车祸现场惨烈,所有人都觉得他受了重伤,轻则残疾,重则脑死亡,然而当时的沈舟诚一个星期就出院了。

      在那么重的车祸中只受了轻伤,所有人——包括医护人员在内,都觉得沈舟诚是“天命之子”,是被幸运女神眷顾的男人。

      沈舟诚当时也觉得如此,然而自打他出院以后,却发现自己的身体越来越诡异,具体表现为遇水时皮肤会瘙痒,伸手去挠的时候,明明是柔软的皮肤,却好像挠在坚硬的甲壳上。

      起先他以为自己得的是皮肤病。

      后来他觉得自己是心理疾病。

      因为他有时候会觉得自己是条蛇,会有一种想把自己卷起来的冲动,并且爱上了吃面条。更可怕的是——他的“拜金主义”越来越严重了。

      沈舟诚一直有一个不为人知的小嗜好,他喜欢收集黄金,这是多么庸俗的一种爱好!

      他已经庸俗到要枕着金条才能入睡的地步。

      真是病态!

      影视剧里的贪官都不敢这么演。

      沈舟诚不仅喜欢黄金,他还喜欢各种亮闪闪的东西,他甚至觉得,自己原本就应该在充满珍珠玛瑙黄金等等宝物围绕的环境下长大。

      ……

      学霸沈舟诚冷着一张脸,面无表情去搜寻自己到底得的是什么变-态心理疾病?

      拜金狂魔?恋宝癖?妄想症?……

      在他还没找到答案的时候,身高一米八八,容貌俊美凌厉,符合大众标准审美的英俊男人沈舟诚,额头上冒出了一根稚嫩的小鹿角。

      照镜子时,迎风独立的小角角呆萌呆萌……

      ——呵呵哒。

      顶着一根犄角的男人那时终于明白,他才不是什么心理疾病,他是传说中的小龙人啊……

      啊不,或者说,他本该是一条龙。

      幼龙沈舟诚,因为受了不知名的封印,变成人类小婴孩,被沈爷爷和沈奶奶捡了回去,抚养长大,而今,二十四岁的沈舟诚,身上的封印逐渐解开……

      他变成了半人半龙形态。

      同时,沈舟诚也慢慢回忆起了某些断断续续的记忆,有些和他的身世有关,有些则是类似于——刚孵化时,小小龙吧唧吧唧嚼蛋壳的无用回忆。

      为什么无用?

      比如,他的蛋壳是葱油饼干味的,这时候回忆起来,能有什么用?难不成他还用去买点葱油饼干来嚼嚼?用来回忆童年?

      更让沈舟诚痛心的是,与身世相关的记忆非常破碎,而那些关于嘎嘣脆的蛋壳回忆却很记忆犹新……

      沈舟诚开始怀疑自己的人品,哦不,是龙品。

      根据他脑海中那些破碎的记忆,沈舟诚本能的知道,想要彻底解开封印,恢复龙身,他需要回到他出生的地方,于是他辞职回乡。

      沈舟诚的鳞片洗完了。

      铁盆中的水依旧清澈无比,甚至比没洗之前更加纯净,像是高山上的清泉,含着饱满鲜活的勃勃生机。

      沈舟诚隐约知道,自己每次在露出鳞片和龙角的时候,就好像是开了一道闸门,身上会萦绕着一层淡淡的龙气。

      龙气,能够滋养万物。

      然而他现在身上的龙气非常淡薄,也不知道能滋养什么?

      沈舟诚端着这盆水从后门走了出去,屋子后面是两块菜地,菜地里硕果累累,长满了藤蔓和果实,里面种的蔬果种类很杂,然而却生长的极好。

      这是沈奶奶精心呵护的菜地。

      沈舟诚用铁盆里的水浇灌菜地,晶莹的细碎水珠撒在绿叶上,不知是不是眼睛花了,沈舟诚觉得那叶子似乎更加翠绿。

      “小诚,你看奶奶的菜是不是特别水灵?”

      “是啊奶奶。”

      “县里有人订了奶奶的菜……”

      沈奶奶笑着跟他说起一件事,沈奶奶说她种菜手艺好,被人牵了线,县城里柳南新区一家生鲜超市,想要她亲手种的菜。这一下有了固定的卖菜渠道,就不用在县城里躲避城管摆地摊,赚几个辛苦钱,也省了路费。

      卖菜虽然赚不到几个钱,但是沈奶奶却很高兴。

      沈舟诚没有泼冷水,并不像那些孝顺子孙一样劝奶奶别为了一点小钱而辛苦自己。

      劳动才会让人感觉到自己的价值,像沈奶奶这样的老人,要真一天闲着没事干,那就浑身找不到主心骨,精神会迅速萎靡下来。

      “这一次回来,打算在村里待多久啊?”

      沈舟诚笑着回道:“奶奶,我不出去了,以后就留在村里,给您养老。”

      “孙儿想承包几亩地,再挖几个鱼塘……”

      沈奶奶听了他的回答,错愣了半晌,而后露出了一个慈爱的笑容:“你啊,心里有主意就好,奶奶都支持你。”

      “奶奶下半辈子就盼着你长大,看着你结婚生子。”

      沈舟诚勉强笑了笑,就他现在这半人半龙的模样,结婚生子?可别到时跟新白娘子传奇里演的那样,某日一个龙头露出来,把人给活活吓死。

      他帮着沈奶奶掐了两棵葱,转移话题道:“奶奶,现在我回来了,咱们预备着修新房子吧。”

      村里的人现在家家户户都修了红砖房,有的还贴了瓷砖,都是乡土化气息的小别墅,唯独他们家还住着曾经的泥巴木头房子。

      奶奶自己一个人住的时候,舍不得这木头房子,这房子是当年沈爷爷亲手建的。

      虽然老房子里有满满的回忆,但是沈奶奶知道有一天会推倒重建,于是沈奶奶叹了一口:“建新房子是应该的,不然你怎么娶媳妇,现在的姑娘家,眼光都高着呢。”

      沈舟诚:“……”

      怎么又拐到娶媳妇上面了?

      沈舟诚:“哦。”

      房子要建,媳妇没必要娶。

      “对了,王苗苗要嫁人了。”

      “奶奶,我知道,回来的时候碰见了兰婶子。”

      沈奶奶半弯着腰,细细打量沈舟诚的神色,瞧了半晌后,狡黠一笑:“奶奶远远地见过她要嫁的人,那可半点都比不上你。”

      沈舟诚嘴角一抽,无语凝噎:“奶奶……我不喜欢王苗苗。”

      沈奶奶哼笑一声,王家当年对他们的帮助,沈奶奶心里感激着,但是唐兰这些年下来,在村里对沈舟诚的贬低,也让她肚子里积累了不少火气。

      “奶奶知道你现在眼光高着呢,毕竟是在大城市里待过的……看我孙儿的模样,电视里的明星都没你好看,那王苗苗,是她自己缺了福气。”

      沈舟诚:“我倒是觉得现在这样挺好的。”

      沈奶奶轻轻笑了,笑的有点孩子气,冲着沈舟诚挤眉弄眼:“奶奶也觉得这样挺好的,幸亏苗苗没嫁给你,不然她那个妈,咱可受不了。”

      “你去喝喜酒的时候,记得包个大红包。”

      沈舟诚摇头无奈一笑:“知道了,奶奶。”

      “奶奶,我等会儿去趟县城。”

      “嗯,要是你去的时候遇上村长,记得跟他说说承包土地的事,村长一定很高兴,他啊,一门心思想带着大伙儿脱贫致富,但是别个都不理他……”

      清泉村的村长王长喜,是个热心干部,极其响应国家号召,想尽办法带领村里人脱贫,然而他一脑子热血,村里的响应者寥寥无几。

      什么建设乡村?脱贫致富?在村里的其他人看来,他们这个穷地方,早点儿脱离农村去县城里生活才是正经事,有钱就去县城买房子,有力气的都去外面打工挣钱,谁跟你留在村里种田,没出息。

      他们就觉得这穷乡僻壤的破村子,肯定富不起来。

      再怎么蹦跶,都是徒劳。

      年轻人都外出打工,山上杂草丛生,田地也都荒芜了。

      剩下的诸如沈奶奶这样眷念故土的老弱病残,哪怕是想支持下王村长,也都有心无力咯。

      “卖菜的事,也是村长牵的头,唉……他是想干点实事,听说还想弄个农家乐,这些天带着几个老人,在嘉安谷那边种花,那边风景好,有山啊水的,琢磨着弄个小花海……村里人都在说他是瞎折腾,最后免不得要竹篮打水一场空。”

      “奶奶倒是希望他把这些事办成了,村里能热闹些……”

      沈舟诚赞同地点了点头,收拾了一会儿东西,走出村里,到了大路上,正赶上整点一趟去县城的公交车。

      到了县城,他先去找了一个老同学,那同学家里是卖车的,开着个小门面,卖些杂七杂八的低价车,沈舟诚事先跟他那同学预定了一辆五菱车,平时用来装载东西,这种小面包车很方便。

      “沈舟诚,你真回来了?以后就留在县城?那也太可惜了吧,在深市多好……”老同学姜洋是个又瘦又矮的黑小伙,以前读书那会儿就被人戏称是挖煤的,姜洋每次看见沈舟诚,总要絮絮叨叨说几声可惜。

      姜洋是沈舟诚的初中同桌,两个人关系不错,姜洋家里以前是修摩托车的,读书那会儿,他特别崇拜羡慕自己的同桌沈舟诚。

      因为沈舟诚成绩好,而姜洋则是那种每个学期都认真刻苦学习,但是学习成绩永远垫底的倒霉蛋。

      姜洋那时为人大方,手里阔绰,经常买一些作文杂志以及辅导书之类的任由沈舟诚借阅,他还是班里第一个买了学习机天天听英语朗读的人。

      投桃报李,为了帮他提高成绩,沈舟诚天天免费辅导他,奈何……姜洋理解能力差、记忆力堪忧,哪怕是有大学霸沈舟诚从旁辅助,他的成绩也没有多少起伏。

      当时沈舟诚抓耳挠腮,替他想尽了各种办法,全都无济于事,解数学题吧,永远都学不会举一反三,做会了的类型题目下一次又忘了;学英语吧……沈舟诚能把他每天听的英语新闻正着背,倒着背,交叉背的地步,姜洋连新闻标题都记不住。

      天生就不是学习的料子。

      真的。

      都想给他跪下了。

      沈舟诚青春期时最大的挫败感,就来自于他。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