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上重火

作者:君子以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章缘起秋冥(下)

      他无视她说的话,闭上眼静静等待片刻。忽然,他脚下一蹬,跳上台阶。嗖嗖几声,他跃到台阶上方,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瓶,滴落液体在铁链上,用力一劈,铁链断了开来。他又嗖嗖几下蹿回岸边。雪芝浮上岸,跟在他后面:“你还好吧?”
      其实还是会害怕见到他的脸。但那人一回头,脸上竟然什么都没了——什么都没了,便是字面上的意思。雪芝指着他,比刚才叫得还大声:“妖怪啊!无脸鬼!!”却听见那人不耐烦道:“你叫什么叫?真吵。”说话的瞬间,他的额心已经有东西渐渐皱起来。下一刻,脸上的皮肤居然在下陷,鼻尖冒出来。不过须臾,一张少年面孔出现在她面前。他鼻尖微翘,看上去有些姑娘气,但眼神坚毅又邪气,比寻常男孩更不羁些。这样一来,配上他头上的红羽绒,更是充满了鸿灵观的妖气。雪芝愕然道:“你是什么变的?”
      少年道:“我不是什么变的。我犯了戒条,差点死,现在又活了,就这样。”
      这才留意到他的腰间挂了一个小毒葫芦,雪芝立刻反应过来:“你就是白天在英雄大会上杀了人的鸿灵观弟子?”
      “是。”
      雪芝后悔救了他,道:“既然他们都准备杀你,你回去也是死。杀人偿命的道理你懂?”
      “怎么可能死?”少年晃晃腰间的毒葫芦,“我回去以后,便可以换一个大的。观主还会赏我更多的毒蛊和毒液,之后我在鸿灵观里,可扬眉吐气。”
      “你在说什么?他们不是要杀你么?”
      少年颇是自豪:“这是观里的规矩,只要破除了师兄设下的难题,并且不寻求帮忙,便可以和他交换葫芦,并且得到他的权力。”
      “你没有寻求别人的帮助?”
      那人唤道:“你救了我,但你哪知眼睛看到我找你帮忙了?”
      天下之大,奇葩层出不穷,这等恶叉白赖,她却是头一次遇到。跟鸿灵观的人果然无法沟通,雪芝转身便走。少年在她身后道:“不过,观主也说,有恩必报,是鸿灵观的道德底线。”
      听到最后一句,雪芝哭笑不得,决定不和他闲扯,准备回客栈。但是没走出两步,手腕被人拉住,身子被扭过去,一个火辣辣的吻印在了她的唇上。
      “这下两不相欠。”少年露出非常天真纯洁的笑脸。
      雪芝目瞪口呆——她的初吻又没了!
      之所以称之为“又”没了,是因为她十二岁时,和穆远比武时不小心回头亲了他,但在她的定义中,有感情的吻才能叫初吻,所以她决定那一次不作数。而这一回,也不知是否年纪大了些,她受到刺激颇大,二话不说,一拳把少年击倒在地。少年捂脸,无辜道:“为何打我?”
      雪芝气得满脸通红,举剑只想杀人灭口。然关键时刻,一颗迷雾弹掉在地上,她听见少年在雾中说道:“不喜欢这个,下次我换个方式报答你便是,后会有期,小美人!”
      已至子时,金风微雨意深秋,云桥烟树,月满西楼。一抹奉天夜色,描摹出片影的江湖。雪芝无奈地回到客栈,原想回卧房倒头睡下,途径一艘画舸,看见一个人坐在舟头。她十分警惕,险些抽出武器,却发现那人是夏轻眉。他也正巧看见她,缓缓站起来道:“重姑娘。”
      他换下了灵剑山庄的白衣黑腰带,亦不再戴皮制护腕,反是一身暗红便服,发冠金龙戏珠,气质清雅绝尘,不像习武之人,倒有几分儒意。客栈里兀自有壶碗碰撞声,嘈杂切切,让雪芝几次想开口回话,都未能如愿。夏轻眉倒是大方,见她停下,一跃而起,落在雪芝面前:“不知重姑娘是否还记得夏某,今日与姑娘在英雄大会上过招的夏轻眉。”
      夏轻眉果然人如其貌,文雅懂礼法,雪芝心中对他多了几分好感:“自然记得。夏公子中宵在此月下泛舟,真有雅兴。”
      “其实……夏某一直在等重姑娘,却又觉得贸然打扰实在不便,便一人在此喝酒,不想天缘凑巧,在此遇到了姑娘……”
      “在等我?为何?”
      晚风吹下,月落明窗纱,夏轻眉面露尴尬之色,泛着月光照不确切的粉色:“白日在大会上伤了重姑娘,是以心有愧疚。”
      “哈哈,原来是为这个。”雪芝摆摆手,“夏公子确实多虑。那是在擂台上比武,我怎可能往心里去。”
      夏轻眉笑道:“重火宫的少宫主,果真名不虚传,恢廓大度。夏某想请姑娘小酌一杯,不知姑娘是否赏脸?”
      “没问题。请。”雪芝与夏轻眉一同回到客栈一楼。
      一到晚上,武林豪杰参赛完毕,都在这此对饮高歌,雪芝和夏轻眉刚一进去,半数人都搁置酒觞,回头望着他们。重雪芝却不以为然,与夏轻眉在一个小圆桌旁坐下,要了一壶桑落酒道:“这桑落很正,是清香大曲。”
      “重姑娘懂酒?”
      雪芝笑笑:“先君素喜品酒,不过跟他学了些皮毛。”
      “品酒自然好过嗜酒。不过,我曾听闻莲宫主酒量惊人,千杯不倒。”
      “那是传闻,他只是喝酒不上脸,你不去推他,他便看着正常得很。”
      “若是推了呢?”
      “就倒了。五个壮汉都抬他不起。”
      她说得漫不经心,又一副小有嫌弃的样子,好似真在谈着某个怪癖多多的糟老头,而不是鼎鼎大名的英雄豪杰。夏轻眉禁不住笑出声来:“若不是听你亲口说,我还真不敢相信是事实。总感觉那么厉害的人物,酒量也是举世无双的才是。”
      “关于我爹的诸多传闻,不管好的坏的,除了武功,其余部分其实都言过其实。”
      “我相信莲宫主是美男子的传闻,应该并非传闻。”说到此处,夏轻眉望着她,双目中一片坦荡,“看重姑娘便知道。”
      雪芝愣了愣,有些窘迫:“没、没有,我爹好看,我可不好看。”
      二人又聊了许久,夜色愈发深沉。夏轻眉道:“不瞒你说,以前我对重火宫和重姑娘有不少误解,所以今天才会冲动,上台挑战。现在想来,似乎太过随波逐流。来,夏某敬你一杯。”
      雪芝举卮,喝下去以后,才支支吾吾道:“对了,那个,林姑娘现在还好么?”
      “你是说奉紫?”
      “啊,嗯。”
      “她脖子上挂了点小伤,回去后一直跟庄主闹,说姐姐下手好狠,还蹭着庄主哭了半天,最后闹得庄主都受不了,说你这丫头这样下去怎么习武。你知道她怎么说?”
      “她说什么?”
      “她说姐姐以后可是重火宫宫主,会是厉害的女魔头,有姐姐保护便可以,她才不用练武呢。”
      雪芝火气又上来了:“谁会是女魔头了!”
      夏轻眉一脸认输的样子:“重姑娘息怒。”
      雪芝面无表情道:“不过,说到林奉紫,我发现雪燕教和灵剑山庄的武学果然同出一脉,虽然雪燕教用的都是鞭子,但总体形变神不变,而且动作相当漂亮利落,有大家风范。”
      “要论动作漂亮利落,我倒是会想到月上谷的杖法。山庄里有很多弟子,都是为了一睹一品神月杖,而踊跃报名少林兵器谱大会。”
      提到月上谷,雪芝与寻常人一样,首先想到了上官透:“上官透是这天下最年轻的门派之主了罢。”
      “是。上官公子冠名黑头公,难免轻狂。我们庄主说,此子非池中之物,再过些年,不是武林豪侠,便是一代魔头。”
      “难道这便是他被逐出灵剑山庄的原因?”
      “不,他被驱逐的原因没人知道。只是当初所有人都看到庄主动手打了他。有人说是他发现了大秘密,但也无确凿消息。”
      “原来如此,那先前你与他都不曾见面?”
      “是,但剑山庄太大,我和他师父不同,也不在一个院里。以往山庄有会议,或者有比武活动时,他又从不参加,都是单独行动,所以我们虽属同门,却是陌生人。”
      “真是个怪人……”雪芝喃喃道,“时间不早,我看我得回房,否则明日回归重火宫,路长而歧,难以早起。”
      “真对不住,我与重姑娘颇是投缘,一时兴起,不想忘了时间。”夏轻眉站起来,从腰间拿出一个红色剑穗,递给雪芝,“这是我的见面礼,望笑纳。”
      “啊,这样,可是我什么都没有准备……”
      “无妨,区区薄礼,不足挂齿。只是我与重姑娘一见如故,盼日后还有复见之日。”
      重雪芝接过那剑穗,又抬眼看了看眼前的少年。夏轻眉理应与她年龄相仿,却比她要深谙人情世故得多。现下她也不知道长老们这样让她闭门习武,究竟是好是坏。
      次日清旦,雪芝与所有人离开奉天,星夜赶回重火宫。是日秋色连天,碧空万里,行云径拥。黄叶灿金,零落如绫罗。小河盘绕山道而下,以明镜之姿,倒映满山重楼。入口处,重火宫弟子罗列成排,雪芝顶着疲惫不堪的身躯,听他们一个个唤了“见过少宫主”,不知过了多久才回到山顶正殿。殿内,三四十个高等弟子站在两旁,四大长老坐在大殿尽头。大师父和新护法站在他们身后。雪芝刚一进去,众人的目光都齐刷刷地扫过来。她越往里面走,头越埋得厉害。宇文长老坐在宫主空位旁边的副座上,默默看着雪芝不说话。还是温孤长老最先开口:“少宫主,此行川途眇眇,登降千里,想是累了吧?”
      雪芝头上冒出薄薄汗水:“不累。”
      尉迟长老微笑道:“既然不累,那么,成绩应该颇为理想。”
      望着尉迟长老的笑脸,雪芝心虚地握紧双拳,头埋得很低。周围人都知道她的名次,但任何人都未流露出情绪。最后,还是宇文长老打破了尴尬的局面:“少宫主,你跟我来。”
      他慢腾腾地杵着拐杖,走下台阶。随着时间推移,几个长老都更加年迈,宇文长老亦是愈发深不可测。雪芝跟着他走了一段,大概知道他要带自己去哪里,不由停下脚步。前方的宇文长老也停下脚步,但是不回头。等她又走了一步,才继续往前。从尽头的侧门,穿过回廊,雪芝站在了重火宫历代宫主的灵堂中。灵堂宽广且高,香火寥寥,一片死寂,在里面每走一步,都能听到重重脚步回声。墙上挂满重火宫历任宫主的遗像丹青,丹青前摆着灵牌。其中不乏面容英气的女宫主,抑或是眼神冷峻的七旬臞仙。最后一张丹青上的男子最为年轻,雪芝看见父亲近在眼前又远在天边的容颜,心中即刻有重石压下。宇文长老的声音自迷雾香火中传来:“跪下。”
      雪芝立刻跪下来。宇文长老双手压在拐杖头上,声音是一湾死水,倦怠又陈旧:“此处丹青中的每一个人,都曾经是叱咤武林、纵横天下的霸者。重火宫之所以有今天,都是由这些人,你的祖先,用血与泪一点一点铸就的。而你,重雪芝,马上十七岁,却连重火宫的武学都尚未淹通。马上便要继承宫主之位,你竟英雄大会连前十都没进。”
      雪芝感到无比羞耻,埋头不语。
      “你怎么对得起重火宫,怎么对得起为这个武林世家付出一切的历任宫主?你说说,你怎么对得起他们?”宇文长老指着重莲的遗像,声音因愠怒发颤,“你怎么对得起他?”
      雪芝双手紧紧抓着衣角,指尖苍白。
      “你好好想想吧。想通了,再出来。”宇文长老扔下这句话,转身走了。
      这一刻,面前的遗像变得很高。重雪芝心中百感交集,归咎下来,不过一个愧字。她知道自己远亚于父亲,亚于这灵堂内每一个高高在上的传奇人物。但是,也没有人问过她,她想要什么。她不过是投了个好胎,成为了一代豪杰的女儿;又不过是投了个坏胎,自小便成了孤儿。她是如此想念有家人的日子,想她也曾和林奉紫一样,被父亲当做掌上明珠,疼在心窝里。但那样的日子早已一去不复返。如今,她只能正对遗像跪着,泪水一滴滴落在地板上。
      雪芝本认为,只要自己安分守己在宫内修习,不惹事端,便不会再令长老们失望。她却没想过,自己不去触霉头,霉头有时会自己触上来。半个月后,已近初冬,天亮得越来越晚,尉迟长老又一次被门外的舞剑声吵醒。他披着衣服往外走,一片灰蒙蒙中,一个身影正在练剑场中来回穿梭。剑光凛冽,俯仰之间,数块大石又被击碎。雪芝满头大汗,但是没有发出一点声音。随着几个转身的动作,汗水旋转溅落。不过多时,只听见当的一声巨响,雪芝手中的长剑剑锋被劈成两段,打着转儿飞了出去。她这才停下动作,长叹一声,慢慢走到一旁,随地坐下。她擦了一把额上的汗,取下长剑上的剑穗,把已经断裂的剑扔到破剑堆中。之后,她从武器架上取下另一把剑,把剑穗挂在上面。尉迟长老带着欣慰的笑意,踱步过去:“剑都不要,还要剑穗做什么?”
      雪芝回过头,愕然道:“长老?啊,哦,这个剑穗,呃,我很喜欢。”
      “真的么。”
      “是,有剑穗,舞剑才帅气……”说到这,发现尉迟长老一直在看那个剑穗,她又小心翼翼道,“……怎么了?”
      尉迟长老抬头,微微一笑:“没什么,你好好练。”
      午时过后,雪芝倒在碧滋闺草上,再无力站起来。大师父和穆远站在旁边,无奈地看着她。朱砂蹲下来,戳戳雪芝的肚子,叹道:“少宫主,吃太多了。”
      “我肚子好难受。”雪芝试图撑起身子,但挺了一次,失败。再挺一次,再失败。大师父实在看不过去,抓住她的手,把她硬拉起来:“你再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不要急于求成。现在穆远教你,你光看便可以。”
      穆远背对着雪芝,站得笔直。然后横臂劈剑,剑锋急速颤抖,反射出刺目的光芒。然后便是抬腿,踢腿,收剑,再刺,再收,接着一个翻身,回马剑……都说习武便像绘画。无论画得再好的人,都无法将画画得跟原物一样,只能趋于完全一样。穆远不愧是穆远,只要是重火宫的招式,他都能做到几近完美,挑不出毛病。他现在示范的是混月剑第八重。便是因为舞得极好,雪芝觉得更加气馁,轻声道:“穆远哥这么厉害,我是不行的吧……”
      穆远舞完剑停下来,蹲在重雪芝面前道:“少宫主,你要做得比我好。”
      雪芝断然道:“那不可能。”
      朱砂和大师父差点异口同声说“是啊”,还好忍住。朱砂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唉,宇文长老真是太过严苛。不过没办法,他可是你爹爹的师傅。若他不是那么老,亲手教你,估计你早就……怎么了?少宫主你眼睛疼?穆远,为何捂着头?”
      “少宫主,我有事想要问你。”宇文长老的声音从朱砂身后传来。
      朱砂被利剑刺中脑门般,猛地站直了身子,背上一片阴凉。雪芝慢慢站起来:“长老……什么事?”
      宇文长老看看穆远手中的剑,朝他伸手。穆远把剑递过去。他提起剑穗,看着雪芝:“少宫主,这剑穗你是从哪里得的?”
      “……买的。”
      “在何处买的?”
      “在……奉天。”
      “你在奉天买了灵剑山庄的东西?”
      雪芝的脸很快红了,只好看着别处不说话。宇文长老道:“少宫主交友,我们不便插手。但希望少宫主不要忘记自己的身份。收别人礼物时,你代表的是重火宫,而不仅仅是重雪芝。”
      雪芝忍了许久,才把反驳的冲动压了下去,只一屁股坐在草地上,不再说话。就在这时,一个弟子匆忙赶来:“少宫主,长老,雪燕教教主求见。”
      雪芝心中一凉,道:“你让她在山下等我。”
      “不。”宇文长老打断道,“请她上来。”
      原双双进入正殿时,跟以往的来访者截然不同,背脊笔直,毫无惧意。这一回,她身边还是跟着很多女弟子,不过奉紫不在。一看见硬着头皮进门的雪芝,及神色凝重的宇文长老,原双双眉开眼笑道:“原来重火宫还有长辈,我还以为只剩了雪芝一个不谙世事的孩子呢。”
      宇文长老道:“少宫主虽然年轻,但已不是孩子。原教主有话不妨直说。”
      这时,很多重火宫的弟子也都偷偷放下手中的事,围过来看。原双双道:“其实不过是丢一枚绣花针的小事,不想惊动长老。雪芝年纪还小,会犯点错,也无可厚非。”
      宇文长老俨然看着原双双,不接话。雪芝道:“请不要拐弯抹角,要说直说。”
      “是这样,我听说夏轻眉那孩子送了雪芝一份薄礼……”
      “夏轻眉?”宇文长老蹙眉道,“恕老夫贫薄,可是灵剑山庄的第十二代九弟子?”
      “长老果然有百龙之智,就是他。”
      雪芝打断道:“他送我什么东西,不要你来多事。”
      “唉,芝儿,你听我把话说完。”原双双越叫越亲昵,看着雪芝的模样,便像在看自己女儿,“关于你跟你夏哥哥的流言,现已传遍江湖,我当然相信你俩不会小小年纪就……但是,女儿家名节重要,被人这样说,到底不好。”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东张西望兔童鞋说:“新修的第一章和过去改动好大,文笔进步了,文字风格也变了。”
    谢谢肯定,距离初版月上已经过去七年,19岁和26岁的文字差别应该还是挺大的,对故事和人物的理解也不一样了很多呢。:)
    杯杯开心101童鞋说:“真的喜欢你的黑色高跟鞋,我一直认为这是经典,你的这篇文里我最爱的也是穆远,希望能写的很好”
    穆远后期变动非常大,所以可能乃要做好心理准备。他更重要了,但也更坏了T_T……好事是,结局比以前好。
    (作者你剧透这么多真的好吗= =)



    月都花落,沧海花开
    这是一个活泼可爱女主跟哥哥和师尊爱来爱去腻来腻去全篇轻松欢乐的甜蜜小故事



    思念成城(上)
    在最年轻最灿烂的年华,我们往往还没学会怎样去爱,就遇上了那个会爱一辈子的人。



    夏梦狂诗曲
    一个冷漠傲慢的小提琴天才的故事。



    贵族
    略带黑暗的文风,喜欢看血族的孩子进。



    黑色高跟鞋
    《白雪公主》的颠覆版,莫尼卡x魔族王子



    月上重火
    重雪芝 x 上官透,浪漫的江湖传奇。



    奥汀的祝福
    北欧神话卷一,洛基 x 弗丽嘉 x 奥汀。



    奈何
    这是一个有很多美男鬼的故事。



    最后的女神
    北欧神话卷二,中国功夫少女与神族世界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