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上重火

作者:君子以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二章东岭素月(上)

      从对孩子名字产生分歧之后,雪芝对上官透的恨意与日俱增。因为大儿子很黏自己,所以雪芝特别喜欢他,上官适这名字理所当然给了他,上官显则变成了弟弟。哪知孩子才出生不匝一月,奇迹发生:上官透捏着弟弟的小手摇晃,又指了指雪芝说“娘”之后,小儿子居然嘴里蹦出个“娘”字。上官透摇摇他的手,指指上官适,说“哥”,小儿子又模糊不清地叫了“哥”。所有人都说,很少见到这么聪明的孩子,都为上官透和雪芝感到高兴。雪芝却暗地里越来越敌视上官透。因为,她也学着上官透的方法,让哥哥叫上官透爹爹,上官适发出来的却是“啊啊啊”。都说双胞胎很少能力齐平,总有一个聪明一个笨。看样子,她偏袒的适儿便是笨的那个。
      兄弟俩刚生出来后第二天,皮肤由白转红,皱巴巴像猴子。雪芝以为他们病了,还特地请了大夫来看。大夫说这很正常,过十多天到一个月,孩子便会变漂亮。果然,半个月之后,上官显皮肤渐白,越发有他爹娘的轮廓,而上官适却一直是只小猴子。娘自不嫌儿丑,雪芝别扭地天天抱着小猴子,还喜欢得不得了。这一日,国师府内,上官透抱着显儿,雪芝抱着适儿,聊以后孩子的前途,雪芝终于忍不住问,以后适儿会不会是笨蛋。
      上官透笑道:“这还一个月没到呢,适儿当然不会说话。很多男孩一岁都不会叫爹娘呢。显儿如此聪明,已是我们的福分。况且,就算适儿真的不那么聪明,他还有个厉害的弟弟,不是么。”
      雪芝想想,点点头,靠过去看上官透怀里的上官显。宝宝眨巴着明亮的大眼睛,雪芝用食指抠抠他的鼻尖。上官显鼻子一痒,重重地打了个喷嚏,伸出小馒头般的白嫩小手,握住雪芝的手指,紧皱着眉,像在向雪芝宣战。雪芝终于禁不住笑出声,喜道:“儿子实在太可爱。”然后在他额上亲了一下。这一亲,上官显眼睛居然咪成一条长缝,大大的瞳仁在睫毛的缝隙中闪亮闪亮,像极了在鄙视亲娘。雪芝佯怒道:“好啊,居然敢小瞧你娘亲。”说罢把适儿也丢给他爹,袖子一挽,开始挠显儿的痒痒。显儿立即破功,眼角儿弯弯,咯咯笑出来。雪芝道:“还敢不敢小瞧娘?小笨笨,还敢不敢?”
      玩了好一阵子,她才察觉到,上官透一直没说话。她下意识回头看他,却见他满眼温柔地凝视着自己,十分享受这一幕。雪芝有些尴尬:“我很没娘亲样……对么。”
      上官透却把俩小孩都晾一边,搂住雪芝的腰便吻上去。二人太久不曾独处,在有些陌生又激烈的亲吻下,有那么一瞬间,雪芝感到心跳停止,但很快缠住上官透的颈项,热情地回应他。
      上官透紧握住她的手:“胡闹。”
      “嗯?”雪芝眨了眨眼睛。莹黄的灯光下,那双眸子如若皎镜,清澈无冬春。
      “芝儿,你是才生了孩子毫无兴趣,我可是闭境自守太久,你能否不要故意……”
      “故意什么?”她无辜地看着他。
      上官透深深吸了一口气:“身体还没恢复好,大夫说,最近都不要太亲密较好。”
      “嗯。”她又轻轻点头,“我听你的。”
      她根本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上官透直接坐起来,用力捶捶头,长长吐了一口气。雪芝在后面笑得上气不接下气,但都没发出声音。她也坐起来,从背后抱住上官透,放软了声音:“官人,我懂的。”
      上官透身子僵硬很久,猛地甩掉她的手,不悦道:“我去静一静。”
      雪芝在床上肆意翻滚,尽情享受着报复的快感。
      与此同时,华山。夜已深,墙上的火把噼啪燃烧着。丰城在大堂中来回踱步,焦躁不安地擦拭额上的汗液。随后,有弟子冲进来道:“掌门,西边仔细搜过,没有看到四师兄。”
      “怎么会没有?再去东面找!”
      “是!”
      一个女弟子道:“掌门,下午我似乎在全真阁附近看到了四师兄。”
      丰城道:“我知道他下午在那附近啊。可是,现在他去了何处?”
      “不,当时四师兄就在全真阁后面的小屋旁小憩。会不会是他睡沉了,一直到现在都没醒?”
      丰城突然浑身僵冷。
      “全真阁?”另一名弟子接道,“师妹不知道?下午全真阁起了焚炀赫烈之灾,我们花了半个时辰,才把火扑灭……”说到此处,看到丰城的脸色,再不敢说下去。
      “什么,不可能的……”丰城歪歪倒倒跑下阶梯,直往门外奔去。
      他如何都不会想到,原以为自己烧死的人,已经溜回了玄天鸿灵观。翌日早上,丰涉还硬和满非月杠上。路过的弟子都投来唯恐天下不乱的目光,还有人煽风点火说两句。满非月用带毒的巴掌抽过去,毙掉几个,便无人敢再多话。最终她忍无可忍,对丰涉怒道:“你究竟想知道什么?”
      丰涉毫无惧意:“我父亲是什么人。”
      “我说了多少次,我不知道!”满非月情绪激动地怒吼。
      “圣母是知道的。”
      “你别再问,我什么都不会说。”满非月转身走开。
      “丰业。”
      一听到这个名字,满非月瘦小的身躯微颤一下,站住脚步。这两个字也像强力的□□,在丰涉提起的瞬间,彻底模糊了她的眼眶。
      “我生父叫丰业,华山前任候选掌门,丰城的亲兄弟,对么。”
      “我们不在这里说。”满非月将他带进了自己的房间。
      满非月对自己的定义,从来都是女皇。女皇可以享用很多个男人,却不会爱任何一个。也只有提到丰业时,她才会露出感伤之色。
      当年,丰城和丰业曾一起被送到华山派习武,都是上一代辈分高的弟子。丰城是块天生的练武料子,却只想学成离开,逍遥江湖。而丰业资质不高,却从对华山敬慕,勤劳习武,发愤忘食。几年后,满非月加入华山派,成了最小的弟子。起初,同门师兄弟们都以为她个子矮是因为年幼,可三四年后,她身高丝毫不变,大家便都嘲笑她,除了丰业。她因身高限制,许多招式练得很辛苦,丰业会耐心教她,并且严厉制止同门开她玩笑。又过了两年,满非月因修炼毒功,被逐出门派。她自建玄天鸿灵观,研习独具一格的武学心法。丰业依然经常去看望她,和她叙旧。
      很快,丰业和丰城同时看上了貌美的大师姐,大师姐欣赏丰业忠厚,俩人成了亲,隔年产下男婴,取名丰涉。从那时起,丰城便对丰业积怨,只求夺取掌门之位,将他们赶出华山。但是,兵器谱排名丰城发挥失常,丰业却大展身手,前任掌门决定让丰业来继承掌门之位。被夺走了掌门位置和心爱女子,丰城很长一段时间都想不开,到最后竟动了邪念,开始奸盗伪诈机谋中,设计杀丰业。刚好满非月对丰业新婚之事又爱又恨,轻信丰城,以为他只想杀大师姐,而非丰业,便给了他毒药。
      然而事与愿违。死的人是丰业,而非他的妻子。丰城挑断了丰涉的手脚筋,以他威胁嫂子,让她隐瞒秘密,并嫁给自己,不然便会要了丰涉的小命。大师姐忍辱负重嫁给他,几次谋杀丰城失败,惨遭毒打,终于忍无可忍,把丰涉托付给满非月,自己一头扎进江中喂了鱼。之后,丰城收敛了性格,为人处事反倒圆滑世故起来。一年后,丰城又纳了个妾,叫白曼曼。他对白曼曼宠爱有加,却从未考虑让她当正房。人人都说丰城一心只念大师姐,对他格外尊重。
      又过了许多年,丰城知道满非月不仅收养了丰涉,还将丰涉的手脚筋以蛊接好,心中害怕他来报仇,便私下放出消息说,丰涉是自己抛弃的儿子。因为只是谣言,他自己又不承认,别人也便不敢多问。
      当然,满非月并未告诉丰涉,她对丰业的爱慕之情。只是在说这些故事时,她虽没表情,却一直在流泪。这个青肤的古怪小姑娘,第一次真正露出了符合她年龄的眼神。而丰涉从头到尾却只是静静地听着,到满非月说完,他才轻声问了一句:“我父母,都是怎样的人?”
      “你的父亲,是个光明磊落,侠气寡言的人。偶尔……也会有很温柔的一面。”满非月揉揉眼睛,苦笑道,“你的母亲,脾气有些急躁,但说一不二。虽然我一直不喜欢她,但她是真正配得上你爹的人。”
      丰涉点点头,不再多言。
      此刻,他的脑海中浮现的,竟是林宇凰和重雪芝在一起吃饭的画面。雪芝一边吃饭,林宇凰一边往她的碗里夹菜,夹的刚好都是她最不喜欢吃的。雪芝耍赖皮放下筷子不吃,林宇凰却理都不理他,一个胡萝卜塞到她的嘴里。她勉强吞下去又使劲拍打他,他才跟一仆人似的讨好说,爹这是关心你啊。当时丰涉看着自己空空的碗,突然意识到,从小到大,似乎从没有人替自己夹过菜。
    插入书签 



    月都花落,沧海花开
    这是一个活泼可爱女主跟哥哥和师尊爱来爱去腻来腻去全篇轻松欢乐的甜蜜小故事



    思念成城(上)
    在最年轻最灿烂的年华,我们往往还没学会怎样去爱,就遇上了那个会爱一辈子的人。



    夏梦狂诗曲
    一个冷漠傲慢的小提琴天才的故事。



    贵族
    略带黑暗的文风,喜欢看血族的孩子进。



    黑色高跟鞋
    《白雪公主》的颠覆版,莫尼卡x魔族王子



    月上重火
    重雪芝 x 上官透,浪漫的江湖传奇。



    奥汀的祝福
    北欧神话卷一,洛基 x 弗丽嘉 x 奥汀。



    奈何
    这是一个有很多美男鬼的故事。



    最后的女神
    北欧神话卷二,中国功夫少女与神族世界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