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特异功能是乌鸦嘴

作者:木匆匆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六章

      
      程小飞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赶到医院的,从接到那个电话开始,心脏仿佛就被悬在刀尖上,稍微晃一下就要流血。长这么大他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这种担心到说不出话来的感觉。
      
      他甚至无法理智的思考,脑袋里此刻全部都是袁和举/枪杀敌的样子,把他拉到身后保护他的样子,闲暇时调笑他的样子,还有……那天在李雪曼家侧颜撩人的样子。一想到这个人中弹了,或许会死,他就心慌胸闷气短。就像是一条干渴的鱼,好不容易接触到水源,但又被迅速抽离的绝望感。
      
      急救室外面围满了警察,那个在仁和医院跟他和袁和打过招呼的小警察从人群中挤了出来,焦急道:“你就是程小飞?”
      
      抢救灯还闪烁着,程小飞心焦气躁:“到底怎么回事?他怎么样了?”
      
      “你别急,冷静点!”那警察安抚他,“袁哥只是被打中了胳膊,本来只是外伤,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一直昏迷不醒。医生正在抢救呢,会有办法的……”
      
      程小飞突然想到什么:“弹片呢?胳膊里取出来的弹片呢?”
      
      小警察犹豫着:“这是警局的物证,不能给你看……”
      
      “快点给我!”程小飞双眼通红,拽着他吼。
      
      显然被程小飞激动的样子吓住了,小警察连忙跑过去跟领导报备了一下,把弹片从医生办公室取了出来。装在铁盘子里的弹片还沾着血,程小飞想都没想就把它捏了起来,凑在鼻子下闻了闻,除了血腥味和□□味,这个弹片……还带着一丝让他感到晕眩的味道。
      
      咖啡/因!
      
      袁和一直昏迷不醒,就是因为咖啡/因!而且是高浓度的咖啡/因!
      
      程小飞连忙拨通汉德的电话,让他把咖啡/因解毒剂拿过来,否则袁和的性命危在旦夕。刚刚挂掉电话,李想就闪现在他面前,手里捏着一小瓶透明的液体,喘着粗气道:“小飞……给!”
      
      程小飞急着想要冲破急救室的大门,却被李想拉住了:“你就这么进去?医生不会相信你的!”
      
      “那怎么办?”程小飞此刻简直一团乱麻。
      
      李想稳住他,一个闪身消失,再回来的时候身边还带着关羽。来回跑了几趟,他明显有些体力不支,靠在墙上喘息道:“关羽……能帮你!”
      
      关羽连忙将程小飞拉到一旁的无人角落,打了个响指,程小飞就变成了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我把你变成了院长的样子,你拿着解药,冷静点,正大光明的去急救室。”
      
      程小飞深吸一口气,转身走向那条站满了警察的走廊。他手中捏着解毒剂,额头上都急出了汗,连忙推开急救室的大门,信步而入。
      
      袁和静静的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就像睡着了一样。他右臂缠着绷带,身体其他部位都完好无损。程小飞将脸上焦急的表情抚平,走到病床前:“这个病人怎么样了?”
      
      主治医生摇头道:“血压不稳,心率也开始出现波动,随时准备抢救。”
      
      程小飞连忙把那瓶解毒剂拿出来:“这个可以救他。”
      
      “这是什么?”
      
      程小飞拧开瓶盖,不顾其他医生怪异的眼神,冲过去将解毒剂灌进袁和嘴里,看他咽下去了才放心。主治医生拉住程小飞,惊恐道:“院长,您给他吃了什么?”
      
      心率检测仪上的波动逐渐平稳,程小飞这才松了口气,信口胡诌道:“这位患者有严重的过敏症,我给他吃的是解药。”
      
      “解药?!”主治医生不可置信的看着他,对这个武侠小说中才会出现的词语产生的质疑。
      
      然而事实并没有让他疑虑太久,袁和醒了。
      
      程小飞是第一个发现的,他看到袁和的眉毛动了一下,激动过的扑过去:“你终于醒了!”
      
      袁和睁开眼,嫌弃的看着他:“你谁啊?”
      
      程小飞连忙松开手,差点忘了他还披着院长的皮。于是在众人奇怪的注视中,悄悄摸摸退出急救室。
      
      终于,急救室的灯灭了。
      
      袁和被推出来的时候,门口那一窝警察都围了上去,各种嘘寒问暖。程小飞已经变回原貌,气势汹汹的拨开人群,出现在袁和面前:“你没事了吧?”
      
      这家伙难得这么虚弱的躺在床上,程小飞一颗悬着的心也终于放下来,顺手撸了撸他有些凌乱的头发。
      
      谁知道袁和竟突然抓住他的手:“你在担心我?”
      
      动作之旖旎,语气之暧昧,简直不忍直视。围在旁边的警察们都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看着二人,外围还有两个警察用所有人都可以听见的声音低头交耳:“这个帅哥是袁哥男朋友?”
      
      “看样子是的,你没看刚才给他急的。”
      
      程小飞:……
      
      看到袁和安然无恙,陪同的警察们立刻作鸟兽散,特地给二人创造独处环境。程小飞把手从袁和手里抽出来,趾高气昂道:“要不是我,你就一命呜呼了!”
      
      袁和眼神温柔的能滴出水来:“是,多亏了你。谢谢你。”
      
      李想委屈巴巴的从旁边窜出来:“还有我呢?!要不是我前一趟后一趟的把解毒剂和关羽给你们送过来,你能醒么!”
      
      关羽一巴掌拍向李想的脑袋,把他拖走:“你是不是瞎啊没看见人家俩在谈恋爱吗,当什么电灯泡!”
      
      程小飞:……
      
      袁和的眼神温柔又暧昧,始终没从程小飞身上挪开过,看得他头皮发麻鸡皮疙瘩掉一地。想要尿遁,结果被逮个正着:“我也想上厕所。”
      
      于是“脚步虚浮”的袁和将身体的重量统统转移给程小飞,整个人黏在他身上,往洗手间走去。
      
      程小飞把他扶到便池旁,然后转过身等他。
      
      谁知道袁和再次卖惨,右手缠着绷带动不了,左手笨拙的解皮带扣,边解还边叹气:“哎,果然一只手什么都做不了,连鸟都掏不出来……”
      
      程小飞忍无可忍,气急败坏的转过身,把他的皮带解开。
      
      “皮带解开了,还要让我帮你掏鸟吗?!”
      
      鸟主人恬不知耻:“乐意之至。”
      
      程小飞踹了他一脚,反手关门,站在洗手间门口等他。
      
      没过一会儿,袁和就出来了,不过是扶着墙出来的,不像是撒了个尿,而像是做了什么激烈的运动似的。
      
      程小飞翻了个白眼,认命的架着他回病房。
      
      汉德也赶过来了,还带着睡意朦胧的安塔里。袁和摸了摸安塔里的头:“小伤,不用你们这么麻烦的。”
      
      汉德道:“小伤,但却不是小问题。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八个小时前。
      
      跟程小飞约好了夜探仁和医院的时间,袁和就被公安局里的领导叫了回去,说是有个紧急会议要开。会议的主要矛盾点在于安抚群众和找到作案者之间,有些人认为既然并未对孩子们造成损伤,目前的主要任务就是安抚家长和网民,以免造成更加恶劣的舆论影响;而有些人则认为作案者的目的才是此案的关键,只有究其根源,才能更好的给群众一个交代。
      
      两方争执不下,会议开了两个小时也没什么结果。袁和正准备换衣服回家跟程小飞会和,却听说有个穿豹纹色衣服的小哥在大厅里等他。
      
      还以为是程小飞又找来了,袁和换了衣服就往大厅走去。而坐在那里的那个男人并不是程小飞。
      
      他个子不高,有点瘦,除了身上那身显眼的豹纹衣,并没有让人能够记得住的地方。袁和甚至觉得自己看不清他的脸,眯着眼睛看了好久,似乎也没有办法记住他的长相。
      
      那人见袁和过来了,站起来道:“你就是袁和。”
      
      袁和楞了一下:“是。”
      
      就在下一秒,那人右手摸向衣服兜,好像想掏什么东西出来。
      
      是枪!
      
      几乎同一时间,袁和听到了他心中所想,他来不及反抗,只得向左躲闪。那人迅速掏出枪,朝着袁和左胸心脏的方向射去,而正是因为提前反应了几秒,那颗本应该射入他心脏的子弹打偏,打中右臂。
      
      袁和闷哼一声,起身想追,却突然觉得浑身发软,失去了意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掏鸟还是掏枪,这是个问题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