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大佬的炮灰联姻小娇妻

作者:公子寻欢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4 章

      申然捶着胸口咳了半天,心虚的把脸埋进了甜点堆里。
      
      昨晚的事还怪尴尬的,他脑中忍不住浮现出了画面。
      
      不得不说小说男主的硬件配置过于硬了些,隔着磨砂玻璃墙,他都能感受得出那傲人的本钱。
      
      闵行川一脸我就知道的表情,好在他没在他身上停留多久,便把目光转回了骆屿霏的身上。
      
      两人进门就开始聊天,骆屿霏的脸上带着长辈慈祥的笑,问道:“你爷爷最近怎么样?”
      
      闵行川答道:“托您的福,身体还算硬朗。”
      
      骆屿霏一脸的嘻笑:“他大概不想托我这个福。”
      
      闵行川没说什么,骆老和他爷爷是多年的老友了,两人也算损友拍档。
      
      在外人面前一个赛一个严肃正经,聚到一堆儿总爱出一些沙雕洋相。
      
      拍卖会场上有几名特约记者,一般这样的活动不会让小报记者乱写乱报道,都会经过严格的审稿才会发出去。
      
      申然抓了一把瓜子开始磕,俨然一个吃瓜群众。
      
      场中拂光掠影,帅哥美女云集,大佬富婆也非常多。
      
      但凡H市有头有脸的人物,都被骆屿霏请了过来。
      
      老头儿一辈子无儿无女,热情全用到了做慈善上面,据说还领养了几个孤儿。
      
      可是看他们这走过来的路线,申然有些瑟瑟发抖。
      
      这俩人不会是朝他这边来的吧?
      
      申然假装没看见,起身就要走,却被闵行川叫住。
      
      “申然,你去哪儿?”
      
      低沉悦耳的声音传来,让申然的耳朵有些微发痒。
      
      申然顿住脚,内心开始抗拒,不是说公共场合让我离你远一点吗?
      
      他幽幽转过头,眼中瞬间换上了迷恋又欣喜的神色,答道:“川哥?我……想上厕所。”
      
      闵行川没说什么,只是对骆屿霏说道:“骆老,这就是申然。”
      
      骆屿霏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朝申然走了两步,打量了他片刻道:“唉,像,还真是像。挺好,知道你和申然结婚以后我还挺高兴的。虽然……不过婚姻么,还是要靠自己去经营。我心里,还是希望你们可以幸福。”
      
      闵行川的脸上看不出表情,却是骆屿霏继续对申然说道:“好了,你去上厕所吧!”
      
      申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礼貌的朝这位骆老行了个礼,转身跑了。
      
      这会儿阮乐天不知道跑去了哪里,申然转了一圈没找到他,便真的跑去了卫生间。
      
      距离拍卖还有半个小时,外面几个名流在接受采访。
      
      申然进来的时候看了一眼,其中有一个坐着轮椅,据说是秦家那个先天性残疾的大哥。
      
      长得挺帅,谈吐也很得体,可惜天生就是个残疾。
      
      而且,不是个好东西。
      
      H市这几个顶级豪门,个个儿都是修罗场。
      
      申然不想和他们掺和,只想远离修罗场,过好自己的后半生,保护好大哥和老爸,这就足够了。
      
      毕竟这两位直系亲属对自己真的很好,他继承了原主的记忆,自然也继承了原主的亲情。
      
      在他的心里,闵行川虽然重要,却还是抵不过老爸和大哥。
      
      刚刚他喝了不少果汁,跑去放了水,洗手的时候刚好有一个戴着墨镜的年轻人也在洗手。
      
      申然没多想,洗完刚要离开,对方却开口说话了:“您看着眼生啊!第一次来参加拍卖会?可是有看中的东西了?”
      
      申然转头,对方恰好摘下墨镜,待看清那人的脸时,心里咯噔一声。
      
      他的血液瞬间有些凝固,记忆深处原主申然小产而死时的战栗从尾椎骨传来。
      
      申然面上却是不动声色,什么都没说,只是对他点了点头,连个正眼都没给对方便回到了宴会厅。
      
      直到跑到宴会厅里,申然才稍微放松下来,紧接着台上便传来一阵交响乐的嘈杂声。
      
      紧接着他的肩被人从身后搭上,申然猛然回头,竟是游走了一圈的阮乐天回来了。
      
      阮乐天揽着他的肩膀,说道:“认识了个金牌唱作人,下张专辑可以找他约歌了!哎,小然子,你怎么这副表情?”
      
      申然深吸了口气,说道:“没事儿,刚被你吓了一跳。”
      
      随即他镇定下来,大脑中飞速的运转着。
      
      刚刚那人不是别人,正是上辈子害申然小产死于街头的乔奇云。
      
      他看书看的不仔细,或者书中对于申然和乔奇云是怎么初遇的没有赘述。
      
      难道,他们就是在这场拍卖会上相识的?
      
      他看过不少穿越小说,觉得那书里的主角挺炫酷,一个赛一个的刚。
      
      要么手撕反派,要么大杀四方,要么登临绝顶。
      
      可是申然就是怂,在他没有把握可以把对方摁死前,绝不能让对方看到自己的底牌。
      
      于是他只能先蛰伏起来。
      
      主持人上台,拍卖开始了。
      
      漂亮的女主持介绍着大屏幕上的一个瓷器道:“这是清朝乾隆年间的一个珐琅彩鼻烟壶,可以看得出它小巧玲珑、造型十分别致。将玉石、珐琅还有书法艺术结合在了一起,可以说是相得益彰美轮美奂……”
      
      申然看着那个鼻烟壶,无甚兴致。
      
      旁边的阮乐天说道:“首款拍卖品都是投石问路,拍不出多少钱来。不是瑕疵品,就是高仿品,底价一般都不高。”
      
      果然,这个鼻烟壶的底价只有20万。
      
      抬价的人也不多,寥寥无几的举牌,超过一百万就没有人再竞价了。
      
      阮乐天对申然介绍道:“再抬就砸手里了,不过一百万也算值这个价儿。”
      
      申然不懂,只是频频点头。
      
      正当他以为这个鼻烟壶将会以一百万的竞拍价成交时,最前排正中间,骆屿霏身边的闵行川举了牌。
      
      他轻声道:“一百五十万。”
      
      台下传来嘈杂的议论声,台上主持人又确认了三遍,随即一锤定音。
      
      闵行川的助理上台去办理竟拍手续,旁边的骆屿霏朝他点了点头,眼中是感激之色。
      
      一百五十万拍一个瑕疵品,闵行川不傻,他当然知道不值这个价。
      
      他是给骆屿霏开个好场,也给后面这些竞拍的人打个样。
      
      骆老在H市不论人脉还是资历都很强劲,哪怕一百五十万买块砖,也是值的。
      
      而闵行川如今早已不需要骆老的扶持,他只是感恩他早年对自己的帮助而已。
      
      一旁的阮乐天悄声在申然耳边说道:“你老公牛逼啊!不过这点钱对他来说,零花钱都算不上。听说他最近斥资百亿拿下了H市的城中村改造项目?啧,难怪你迷他这么多年。”
      
      申然无语,说道:“别这么说,我已经不迷他了。”
      
      阮乐天笑:“好,不迷了,你看见没,后面那几个女明星的眼睛快粘他身上了。”
      
      申然放眼望去,果然,一群莺莺燕燕,都朝闵行川投去了爱慕的目光。
      
      闵行川没多说什么,骆屿霏示意开始下一项竟拍。
      
      后面几个也没什么看头,几项拍下来,没有超过一百万的。
      
      大家都知道,重头戏在后头。
      
      骆屿霏扔出了曦之书帖的重磅炸弹,今天都是过来开眼界的。
      
      申然虽然不懂古玩字画,但是羲之真迹他还是有所耳闻的。
      
      据说一幅王羲之41字的《平安帖》就能拍出几个亿的高价,而且还只是《平安帖》的残本,并不是完整的字帖。
      
      他不觉得在场的这些人,会愿意花几个亿拍一幅羲之真迹。
      
      果然,字帖拿上来,的确并非羲之真迹。
      
      而是一幅王铎草书临王羲之《瞻近帖》的立轴。
      
      不过,这立轴也的确当得起全场拍卖品之王了。
      
      先不说王铎的声名,单单是这立轴的收藏价值,便不会低于三百万。
      
      主持人道:“大家都知道,王铎是明末清初十分著名的书画家。他的真迹,极具收藏价值,更何况这幅还是临摹的中国书法大家王羲之的作品。想必大家一定对这幅立轴期待已久了,那么我们话不多说,开始竞标。”
      
      这幅立轴的底价是二百万,很快便有几个人举手,竟到了三百万。
      
      旁边的阮乐天也跟着举了几次手,一看加到了三百万,他一咬牙,说道:“三百五十万!”
      
      他手上虽然有钱,可是三百五十万买一幅字画,也的确够奢侈的。
      
      但一想到申珏喜欢字画,他便觉得这三百五十万也算不得什么了。
      
      周围传来嘈嘈切切的议论,阮乐天本以为志在必得,旁边却杀出个程咬金:“三百六十万。”
      
      阮乐天无语,继续举牌:“三百八十万!”
      
      对方继续加价,语气平淡:“四百万。”
      
      阮乐天不敢加了,他手上没有那么多现金。
      
      拍卖行,不赊账,这是H市这边行里的规矩。
      
      台上主持人开始倒数,申然拿过阮乐天的牌子,举牌道:“四百五十万。”
      
      和阮乐天竞价的那个人仿佛仍不死心,加价道:“四百六十万。”
      
      申然:“五百万。”
      
      台下炸了,对方也终于没再加价。
      
      主持人敲下竞拍锤,申然拍了拍阮乐天的肩膀,说道:“去吧!爸爸给你拍下来的。”
      
      一场竞拍,众人都在议论,谁家的小少爷这么大手笔,一出手就是五百万。
      
      申然却内心无比激动,第一次花钱就花了个天文数字。
      
      他把卡给阮乐天,让他去后台取竞拍品,花钱的感觉仿佛坐过山车,还挺刺激。
      
      却听旁边又有人凑了过来:“申然小少爷?出手果然不凡。”
      
      申然回头与对方对视了一眼,不是乔奇云,竟是刚刚那个竞拍对手。
      
      对方对他一笑,将手伸了过来,自我介绍道:“认识一下,我叫程禹,刚从F国回来。”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申然:不好,又惹了一个不该惹的人……
    感谢宝宝们的支持呀!爱你们哦!
    求花花花花花!!!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