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把握好接吻的尺度

作者:荔枝香近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七章

      韩辰绘差点表演了一个当场去世。
      
      自从和郑肴屿结婚之后,韩辰绘时不时就会打开暗黑新世界的大门——反向领悟人生真谛,反向创造人生价值,反向走上人生巅峰。
      
      唯一的一个正向影响就是活在当下、享受人生。
      
      她不再像过去一样整日思绪繁杂,总觉得心里长了一把草,安定不下来。
      
      其实改变她的就是人类毕生追逐的东西。
      简单来说,就是金钱利益和男女之间。
      
      即便是在京城,韩家也不能说是穷人家,从小到大,除了孟晶对韩辰绘有色眼镜,她的生活是比较富足的,但嫁给郑肴屿之后,她才真正明白了金钱是什么概念,这个磨人的小妖精可以让你昼夜劳作,也可以让你养尊处优。
      
      在成为郑肴屿老婆的第一天,她就被他富养起来了。
      其实除了郑肴屿主动给她的钱、卡、礼物,她很少主动管他要什么,她一个娱乐圈十八线,当然远远不如他有钱,但自给自足绰绰有余。
      
      最重要的是她自己观点的转变。
      过去要是她赚了钱,一定会省吃俭用的攒起来,而现在,她下手从不手软,女人嘛,当自己有社会价值和经济实力,又有个金山老公做靠山,毫无后顾之忧,自己腰包空了也不怕,那这个时候不享受人生还行?
      
      另一个重中之重的就是男女之间,虽然韩辰绘和郑肴屿之间没有爱,但她的第一个男人始终是他,又是和丈夫发生在洞房花烛夜——对的时间,对的人,她没有任何的心理负担。
      
      那些粉红色的秘密,只有月亮和星星知道。
      
      -
      
      韩辰绘面对着手机屏幕,脸蛋涨的通红。
      
      她本以为“去夜店推错老公的门被误以为来查岗”,已经是她人生中的一座不可逾越的尴尬高峰,万万没想到一山还有一山高。
      
      视频对面依然吵吵闹闹,除了男人们打牌喝酒的声音,还隐隐约约的有女人们的娇笑。
      
      女人……
      天啊,不会再被他误会是查岗吧!然后因为听到了女人的声音才辱骂他?
      
      韩辰绘头秃。
      要是真这样,那误会可大了去……
      
      郑肴屿当然知道韩辰绘的尴尬,如果现在有个地缝儿,她肯定第一个举手报名要钻进去。
      
      但他就是故意不说话,也不挂断视频电话,就是唇上叼着香烟,一边抽烟一边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韩辰绘:“……晚安。”
      想了老半天,还是女神牌睡遁最简单粗暴快捷有效。
      
      挂断视频,韩辰绘立刻将手机丢了出去,抱紧薄被在床上左三圈右三圈的翻滚。
      
      她以后在他面前怕是没法做人了!
      
      -
      
      郑肴屿盯着已经黑掉的手机屏幕看了十几秒。
      
      直到不远处的一个朋友又开始喊他:“肴屿!你怎么又跑一边去打电话了?过来!又该你出牌了!”
      
      郑肴屿这才放下手机,坐回牌桌。
      
      拂晓微光,巨大露台的四周绿树舒展。
      只要在旧金山,朋友们一定会来郑肴屿这个别墅,没有一个酒吧夜店抵得过山顶别墅的绝佳视野,可以将山峦苍穹、绿野风光、日升日落尽收眼底。
      
      旁边的一个长桌上坐满了男男女女,花天酒地、胭脂香粉,一群人此行的目标就是喝光郑肴屿私藏的各类酒——虽然这个任务量有点过于巨大,他们可能需要耗时一两年。
      
      段恪打出去一张牌,端起酒杯抿了一下,“刚才你给谁打电话啊?”
      他是郑肴屿的大学同学,毕业后没有回国,在美国白手起家也做出了一番事业,可他对郑肴屿在国内发生的事情就不是很清楚了。
      
      “还能是谁?”唐烜笑了起来,“肯定是他老婆又来查岗了呗。”
      
      唐烜是上次在星邦STARBON的一员,他出了一张牌,斜眼看郑肴屿:“我就奇了个怪,她怎么敢一次又一次查你的岗,你竟然还搭理她,还让她查,看来你最近挺喜欢你的那个小媳妇儿的呗?”
      
      郑肴屿的唇上依然叼着香烟,听到唐烜的话,他只是微微哼笑了一声,没有回答,顺手出了张牌。
      
      “真的假的?肴屿的老婆是哪家的千金啊?我认识不?”
      段恪早就知道郑肴屿结婚了,但他就认为是一个普通的商业联姻——毕竟在斯坦福读书的时候他们几乎天天在一起,也没听他说喜欢过哪个姑娘——再加上天高皇帝远,所以他从来没打听过郑肴屿另一半的事情,现在听到唐烜说“喜欢”,他也有点吃惊,对那女人的来历好奇了起来。
      
      “你认识啥啊,更不是什么哪家的千金,之前的陈伊心倒真是千金,和肴屿也算是郎才女貌门当户对,可惜咱们小郑太子没看上,我还以为他多么眼高于顶呢,结果闪婚了个不知名女星——”
      
      “…………what?”前面段恪还没觉得什么,直到听到郑肴屿的老婆是“不知名女星”,他人都晕了。
      
      段恪又出了一张牌,伸出手来拎了拎旁边郑肴屿的白衬衫袖口:“hello?你没事吧?”
      
      郑肴屿将唇上的香烟夹到指尖,目光自始至终在他的牌上:“我有什么事?”
      
      “别的也就算了,你们家竟然能忍受她在娱乐圈里鬼混?不对,我应该换一种说法——娱乐圈鬼混的也能进你们家的大门了?”
      
      “行了吧你们,搁我面前装清高呢?”郑肴屿挑了挑眉梢,“你们这些常年混迹于花丛的,娱乐圈那些出名的、不出名的女明星都被你们扒拉个差不多了,我也就找了一个好吧?且轮不到你们批丨斗我呢。”
      
      郑肴屿直接一个无差别攻击,让当场的朋友们直接炸锅。
      
      “我们找来是玩玩,你是直接当老婆,那能一样嘛?”
      “肴屿手段变态,看老婆的眼光也变态。”
      “变态倒不至于,韩辰绘长得确实很漂亮,身材也够魔鬼,不知道你们怎么样,反正给我,我是不会拒绝的凹,不过当老婆嘛……”
      
      唐烜一针见血:“事实上你那小媳妇儿在娱乐圈里也不行啊,没作品又不出名,业务能力堪忧,角色都快成小三代言人了,又负丨面绯闻缠身,形象这么差怎么行?你家不要面子的?要我说,肴屿,你要是真喜欢她,就干脆让她退圈别干了,专门在家当少奶奶得了,反正你家又不缺她赚的那两三钢镚儿,否则全是隐患,我话放在这,光你爷爷喜欢她没用,你父母迟早让你两离。”
      
      “她又不是我笼子里养的鸟,就算是我的鸟,我也没有强迫它不许做什么、不许说什么,它每天心情爽了开唱,心情不爽开骂,天不怕地不怕,活的不知道比多少人类都轻松自由。”
      
      郑肴屿弹了下烟灰,微微一笑:“我这个人一向很讲道理的哦。”
      
      最后一句话说完,在场的各位都差点吐了。
      “你讲个屁的道理啊!还要不要脸了?”
      
      在大家七嘴八舌说完之后,牌桌上一直没有说话的程扬,颇为困扰地挠了挠头,超小声的自言自语:“难道就我一个人觉得辰绘嫂子挺好的么……”
      
      -
      
      天光大亮,鸟语花香。
      
      众人又喝了几杯,便陆续要离开了。
      
      段恪拍了拍靠在身上的金发美妞的后丨臀,她的容貌在白种人中也是一等一的出挑,低V贴身紧身裙勾勒出火辣的身材。
      
      “Stay here to serve Mr. Zheng. You'll be rewarded for your good service.”
      ——留在这里伺候郑先生,伺候好了有赏。
      
      那位金发小姐抿唇一笑,在众人的注视中大大方方地走到郑肴屿的面前,端起自己手中的酒杯,又软又媚地看着郑肴屿:“Mr. Zheng, have a drink.”
      
      郑肴屿看了对方一眼,微微笑着:“Thank you.”但他并没有接过对方的酒杯,而是绕过她,抬手戳了戳段恪的胸膛,“兄弟,我结婚了。”
      
      段恪一脸莫名:“是啊,你结婚了,所以呢?”
      在场的男人们,不说十个也有八个是已婚男士,郑肴屿又不是唯一的一个。
      
      唐烜放开在他身上娇笑的美女:“段恪,你的人你就带走就好了,你还不知道他?肴屿本来就不带女人的,现在结婚了就更尼玛离谱了。”
      
      郑肴屿又戳了戳段恪的肩膀:“和女人们吃喝玩乐倒是无所谓,做丨爱就免了,如果我有需要为什么不直接找我老婆?”
      
      为了给在座的美女们留面子,郑肴屿就没有再说后面的话——
      
      样貌和身材、姿色和风韵、柔情和妩媚,她们可比辰绘差远了。
      
      -
      
      这一晚上,韩辰绘辗转反侧。
      她平时睡眠质量很好,除了韩冬果跳楼的那个梦,很少做梦。
      
      可这一次——
      
      一个封闭的房间,宽大的空间是压抑的暗红色,浴室一览无遗,因为玻璃竟然不是磨砂而是透明的。
      
      她就像一只待宰的咸鱼,缩在床角,瑟瑟发抖地看着面前的郑肴屿。
      
      他的镜片反着幽蓝色的光芒,骨节分明的手敲打着一根皮鞭,笑容变态。
      
      “辰绘,我们来试试这个~”
      
      如果不是怕将来婚配一栏出现“丧偶”这么难听的词,韩辰绘就要站起来和他拼刺刀了。
      
      郑肴屿走上床,越来越近——
      
      “不不不!”韩辰绘猛地从梦里惊醒。
      
      她一手捂着狂跳的小心脏,一手按着战栗的大长腿。
      
      天啊……
      他那么变态,不会真的发生吧?
      
      韩辰绘坐在床上,缓了好一会儿,才慢慢地又躺了回去。
      
      要不是明天要去公司,她根本不想睡觉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韩辰绘又迷迷糊糊地沉入梦乡。
      
      同样的房间,同样的大床,郑肴屿这次换了个藤条,微笑着捏住她的脸:“还敢回来,看来你也和我一样很期待哦,宝贝。”
      
      韩辰绘:“…………”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太子爷:老婆,你的梦,我可以!
    灰宝宝:[微笑][踹下床]
    灰灰要把自己玩坏了23333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