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皇被砍头后,我修真去了

作者:河鹿鸣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妖精

      杀掉了守门的人,万波波与霍见春没收了看守处的通报信物,慢慢向前走。这甬道是向下的,过了守门的位置,光线照旧昏暗,就算是以修道者的目力,也只能看清前方数丈,万波波将注意力集中在前方,一不留神,踩到了什么。只听到啪叽一声,多浆生物被踩爆的触感让万波波头皮发麻,她勉强把惊叫声憋了回去,扯了扯侧后方霍见春的袖子:
      “霍……霍道友,这是什么?”
      
      霍见春低头一看,少女洁白的鞋子正踩在一张人面上,那人面的表情分外狰狞扭曲,从其眼、口、鼻、耳处延伸处又黑又细的触手,被少女方才那一记踩烂了大半,剩余的正在地面上疯狂刨动,做着垂死挣扎。
      
      霍见春手起刀落,将人面与触手都剁成了一滩血泥,才答道:
      “是人面虫。从人的尸体上长出的,唯有死人极多的地方,才能有这种虫子。”
      
      万波波不敢低头,僵硬地抖了抖鞋底的血泥,故作镇定道:“啊,是这样,我以前还没有见过这种东西。”
      霍见春道:“我听说,人面虫出现时必然成群结队。”
      
      他说着,就看见原本抬起步子向前走去的少女突然又缩了回来,还往他旁边靠了靠。霍见春垂眸望去,向来神色从容的万波波正死死咬着下唇,忽然福至心灵道:“万道友,你可是怕——”
      “哈!”万波波突然干笑一声,打断了他的话,“我只是讨厌丑的东西而已。”
      霍见春抿了抿唇,语气平静道:“嗯。我倒是挺怕这种东西的。怎么办,万道友?”
      
      万波波愣住,仰头看他。少年剑修面无表情,琥珀色的瞳眸中透出微光,专注地看着她。
      
      万波波别开视线,低咳一声道:“那没办法了,我给你鼓劲吧。”
      
      她说着,就去拉霍见春的手。霍见春微微一顿,又反手握住。两人掌心相贴,在略带寒意的溶洞甬道里传递着彼此的热度。
      万波波暗暗松了口气,神情又恢复到往常:“一人看前方,一人看脚下。这样就能互相提醒,不会踩到了。”
      霍见春乖顺地应了一声。
      
      他牵着少女的手,细腻柔软,小小的一只,轻易就能被他包在掌心里。霍见春听到自己的心跳声一下一下,越来越快,他生怕被少女听了去,连忙加快了脚步,目光炯炯地凝视地面,看见一只人面虫,便在少女目光投过来前,先将其乱剑碾为碎泥,再也看不出原本恶心的模样。
      
      霍见春暗暗舒了口气:幸好我的剑速很快。
      
      他一路专注地杀着人面虫,甚至没留心到万波波向他递去的目光。
      
      这个傲慢的前朝公主心想:父皇和师傅都叫我不要将弱点展露给别人,但如果是霍见春的话,应该没事吧。
      
      不仅是因为她掌控着他的性命,更是因为……
      霍见春是个好人。
      
      -
      
      甬道好似走不完似的,而且都是向下延伸,没有向上的路。
      
      顶着好人光环的霍见春一路虫挡杀虫,人挡杀人,身上的血腥气浓郁到化不开,但少年的神色依然很平静。当他正要平静地斩杀一名女修士时,万波波突然张口按了暂停:
      “等等,这个先留活口,问问消息。”
      
      霍见春愣了愣,刚想问她“为什么先前不留”,就看到这女修的脸。
      
      五官还挺端正的,霍见春虽不觉得有什么特别,但至少和此前的修士相比要顺眼些,莫非万波波就是因为顺眼才留她活口的?
      
      霍见春会如此想,显然是习惯了这几天万波波的颜狗作风。
      但他这次还真冤枉她了,万波波伸手,从那女修腰间扯下一块腰牌:
      “这腰牌,我在卞听身上看到过,这可是相思阁的证物?”
      
      霍见春颔首:“看来不光是秦昭本人,其它相思阁弟子都牵扯进来了。”
      
      那女修被打败后,一直闷声不吭,万波波问什么都不答。霍见春失去了耐心,平淡道:“既然相思阁已经同流合污,干脆将她斩杀了吧。”
      万波波不答,俯下身,用手指撬开她嘴巴。
      
      女修惊叫:“你要做什么?”
      “做个实验。”说着,万波波就将一枚新作的水符捏破,流水涌入了对方口中。
      
      那女修似乎想把口中的液体吐出来,但万波波捏着她的下巴,她只能咽了下去,只是神色痛苦难当。万波波摸摸她的头发,安抚道:“放心,只是普通的水而已。”
      
      也不知道她是不是听进去了,神色逐渐平缓,挣扎的力度也减弱,到最后,呼吸微弱,好似将死之人一般。万波波皱起眉,猛然拍向她后背——这一巴掌下去,女修忽然剧烈抽搐,哇地一声,黑色污血随之从她口中喷出。
      女修喘息了几声,抓住了万波波的手,艰难道:“有人喂我……”
      她话没说完,就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霍见春弯下身去,探了探女修的脉象,有些讶异地说道:“似乎是过度劳累所致。”
      万波波神色不明,把玩着手中的水符:“霍道友,你知道我可以利用液体控制人的吧?”
      霍见春明白过来了:“莫非这女修此前是被控制了,你就以毒攻毒,解除了她的束缚?”
      万波波嗯了一声,慢慢道:“我之前也将一枚特制的水符交给秦师姐了。”
      
      见少女翘着下巴,眼中有得意的神色,霍见春忍不住勾了勾嘴角,赞道:“不愧是万道友。”
      
      少年语气平淡,但颇为真挚。万波波以前当公主,拍她马屁的人都走的浮夸路线,霍见春这么夸她,突然觉得内敛的马屁也不错。
      
      两人氛围正好时,突然听到前方传来阵阵惨叫声。
      
      霍见春立即将昏过去的女修强制唤醒,问她:“这里面藏着什么东西?人器是什么?惨叫的都是被你们带来的凡人吗?”
      
      他一连问三个问题,女修只是口吐白沫,半句答不出来。万波波有点不好意思道:“她境界低微,我方才争夺控制权时又太过粗暴,不小心让她心智受损了……”
      
      霍见春将女修扔下,提着剑向前冲去:“既然如此,我们还是亲眼去看吧!”
      
      他速度极快,万波波也不甘示弱,紧紧坠在他后边。看来这漫长的甬道总算到达了尽头,前方亮着不详的红光,霍见春三剑出鞘,组成防御的剑阵挡在身前,冲入了红光之中。
      
      他原以为会看到修道者们在屠杀凡人的惨烈场面,可眼前没有鲜血纷飞,只有一片诡异的安静。
      
      沐浴在红光之下的,是一个巨大圆形坑洞,有百余名男性凡人正一动不动地站在坑洞底部,眼眸紧闭,神色安详,似乎在做着美好的梦,仿佛方才霍见春听到的惨叫声都是幻觉一般。
      霍见春脚步一动,想凑近些细看,身后的万波波倏然拽住他,两人向后倒去。
      
      轰!
      
      从天而降的艳丽紫光照向了霍见春的位置,短暂的一闪过后,地面没有丝毫损伤,好像那真的只是普通的‘光’一般。可站在那里的男性凡人们似乎又在暗示他们,事情并非如此简单。
      
      万波波牢牢按住霍见春,凑在他耳边说道:“看到奇怪的东西不能乱碰,你师傅没教过你这道理吗,嗯?”
      霍见春满面通红,不知是羞是气。
      
      万波波说着,从储物袋里取出一枚铜板,向那群站立的凡人掷去。
      
      她这一扔没有用力,铜板接触到凡人男子的额心,却像是锋利刀刃一半,竟将他的头劈成了两半!脑浆混着血液争先恐后地涌出,那男子的皮囊就像个破了洞的气球般,很快瘪了下去。
      
      两秒不到,那男子便化为了一滩血水。
      
      万波波看了头皮发麻,更不敢动弹。好死不死,愤怒的吼声恰在此时响了起来:“还没转化完成——哪来的蠢货动了我的材料?!”
      
      杀气骤起,一个人影从坑洞另一端窜了出来,只见那人睁着一双金色竖瞳,俊秀的脸上满是怒火,他眼珠子一转,看到了万波波与霍见春,冷笑道:
      “原来是两只小老鼠!”
      
      说罢,他举起金色斧头就往下劈去,来势汹汹,威光骇人。万波波见状,倏然推了把还不动弹的霍见春:
      “上啊,这又不是什么奇怪的东西,容许你碰!”
      
      在金眸男人冲出来后,原本充斥着溶洞的红光消失了,让霍见春再没有顾忌。他冷眼看着金眸男子张牙舞爪地扑来,扯起嘴角,提剑刺去。
      
      他这一剑去得轻飘飘的,与金某男子雷霆万钧的攻势形成鲜明对比,可在剑与斧相碰的瞬间,却是斧头寸寸崩裂,金眸男子神情巨震,慌忙把斧头扔下,可还是晚了一瞬,霍见春的剑影先一步撕裂了他的手指,血光四溅。
      
      霍见春冷哼一声,没有继续追击,收剑回鞘,居高临下地质问道:
      “鱼龙族的妖精怎么会在这里?你要是老老实实回答,就留你一命。”
      
      霍见春此前已经知道这里的修道者可能是受人控制,被迫行事,因此并未下死手,还等着换取情报。
      
      那男子失了手指,起先没有反应过来,愣愣呆看。等到痛觉来袭,竟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他越哭越伤心,越哭越用力,眼泪扑打扑打地往下掉,万波波在旁边看着,咦了一声。
      
      那男子哭之前还是二十几岁的青年模样,哭得越久,年龄便越小,不一会,竟缩水成了一个十三四岁的男孩,那断掉的手指也恢复了原状。
      
      少年金发金眼,肌肤通透雪白,眉间一点红痣,更引人注目的是他头顶两侧的犄角,闪着玉的光泽。整一个就像画上走下的仙童一般,实在是惹人怜爱。他呜呜抽泣,潋滟的眸光不时往场中唯一一名女性——万波波身上送去,好一个暗送秋波。
      
      霍见春心头火起,他生怕万波波被此妖蛊惑,刚想出言提醒,就听到少女说道:
      “我还没见过鱼龙族呢,那对角可真漂亮。”
      贪慕美色以外、还喜爱财宝的万波波眼馋地望着那玉质的犄角,
      “要是割下来,能卖不少钱吧?”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赤絨 1瓶;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