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总裁暗恋我

作者:倪多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2章

      苏潇潇这次姨妈痛简直来势汹汹,吃了止痛药都不管用。
      想去请假,但新上司气场实在太冷,挣扎了半天实在没勇气去,只好自己硬撑着。
      
      一整个下午精神都不太好,苏潇潇工作这么久以来,头一次这么迫不及待想立刻下班回家躺着,几乎是隔一会儿就要看看时间。
      
      熬了熬,好不容易熬到下午六点,眼睛一亮,心里大喊了声“解放”!几乎是立刻站起来,拎过包准备走。
      
      可谁知道,当她站起来,准备下班回家的时候,发现办公室里安静得不行,所有同事都还端端正正坐在那儿,完全没有要下班的意思。
      
      苏潇潇拎着包站在那儿,盯着大家愣了有好几秒,最后没忍住问了句,“怎么了?你们不下班啊?”
      
      同事们都闷头工作,没人应她。
      
      后排的李媛抬着下巴做贼似的往外头望了一眼,见外面没人,才看向苏潇潇,压低声音说:“周总还没走呢,谁敢下班?”
      
      苏潇潇:“……???”
      
      苏潇潇一脸黑人问号脸,所以周林延不走,他们也都不能下班了???
      
      苏潇潇在那儿站了半天,虽然不情愿,最后还是只能又重新坐回位置上。
      
      本来六点钟下班,但是周林延不走,底下员工没人敢下班。硬生生把下班时间从六点熬到了七点。
      
      周林延前脚一走,所有人都松口气,李媛伸了个懒腰,“我的妈呀,终于能下班了。”
      
      隔壁格子间一女同事凑过来,“潇潇,媛媛,吃饭不?隔壁新世界新开了一家新加坡菜,我看大众点评上评价挺好的,去试试?”
      
      苏潇潇拎着包从位置站起来,说:“你们俩去吧,我就不去了,回家睡觉。”
      
      苏潇潇和同事们道了别,先往外走了。
      
      苏潇潇两年前从大学毕业,本来家里人是想让她回老家工作的,她自己不愿意,加上毕业后找工作还算顺利,进了想进的公司,就自然留在了B市。
      
      刚开始住得远一些,每天开车到公司最少也得一个小时,遇到堵车,两个小时也是有的,害得她每天早上六点多就得起床。
      
      苏潇潇又爱睡觉,还有起床气,平时没事儿能在家里睡一整天的那种,为了早上能多睡会儿,半年前就在公司附近一小区租了套房子。
      
      新小区离公司近,平时不堵车十几分钟的距离,偶尔堵车也就半个小时,够她早上多睡一阵。
      
      苏潇潇开车回家,到小区才七点二十。
      也没心情去吃饭,她这会儿就想回家躺着,什么也不做,好好睡一觉。
      
      停好车,直接就从地下车库上了电梯。
      
      苏潇潇住在17-1,出了电梯,一边往家门口一边从包包里摸钥匙。
      
      可谁知道摸了半天也没摸到,她心里暗叫不好,站在家门口一边找钥匙一边难以置信地嘀咕,“不会吧?不会这么倒霉吧???”
      
      苏潇潇在那儿找了半天,甚至都蹲地上把包里的东西全都倒出来了,最后确定,她真的没有带钥匙出来……
      
      她忽然想起来,早上听说新上司临时查岗,吓得她着急忙慌什么都顾不上,只来得及拿了车钥匙,门钥匙在鞋柜上放着,忘记拿了。
      
      苏潇潇蹲地上愣了好半天,等她反应过来,就差要哭出来了。
      
      她今天也太倒霉了吧???
      
      苏潇潇这会儿是又累又痛又绝望。本来以为回家就能躺床上休息了,哪知道居然把钥匙锁家里了。
      
      打110查了个开锁电话,坐在地上等师傅来给她开门。
      
      大概是太累了,苏潇潇靠坐在家门口,没一会儿就昏昏沉沉地睡着了。
      
      ……
      
      周林延结束一个短暂的应酬,从餐厅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七点四十。
      
      助理李高跟在身后,道:“周总,临水台的房子已经打扫干净了,您今晚就过去吗?”
      
      周林延淡淡嗯了声,一边往停车的方向走一边抬起右手,单手解开了西装扣子,又抬手松了松领带,嗓音在夜色里凉淡如水,“你回去吧。”
      
      李高点头应着,“好的周总。”
      
      周林延近期都要待在北区项目部这边,正好临水台有几年前买的房子,一直空着没住。今天让家政过来打扫了,这阵子暂时住在这边。
      
      临水台离项目部近,住在这边能省去很多路上浪费的时间。
      
      周林延到家时,刚过八点。
      从电梯出来,走到家门口的时候,脚步慢慢停下来。
      
      他双手抄在西装裤袋里,居高临下,垂眼看着对面靠在门口睡觉的女人。
      
      女人穿着白衬衣,衬衣半扎在浅蓝色牛仔裤里。束着低马尾,颊边垂下来一些凌乱的碎发,怀里抱着包,歪着脑袋睡得还挺香。
      
      周林延站在那儿,盯着苏潇潇看了一会儿,眉眼间神色依旧很淡,没什么情绪。
      
      苏潇潇睡梦中仿佛察觉到什么,一个激灵突然醒了。睁开眼睛,就看到周林延站在她面前,双手插兜,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苏潇潇睁大眼睛,直愣愣盯着他,脑子里有一阵空白。过了好几秒,才猛然反应过来,连忙从地上站起来,“周总?你住这儿啊?”
      
      周林延看了她一眼,没说话。
      
      苏潇潇不免有点尴尬,她干干笑笑,没话找话地说:“那个……我钥匙锁家里了……”
      
      周林延听到这话,眼里神色总算有了点变化,他微抬了下眉,有点难以置信,“所以你打算今晚睡地上?”
      
      “啊?”苏潇潇愣了下,随后反应过来,摇头解释,“不是啊,我找了开锁师傅,但是开锁师傅走错路了,还没过来。”
      
      她说完,下意识抿了抿唇,盯着周林延,小心翼翼地问:“周总……你家里有热水吗?”
      
      虽然是同一栋楼,但是2号房比1号房户型好,面积也更大。
      
      周林延在厨房烧热水,苏潇潇坐在客厅沙发上,有些好奇地四下看了看。
      
      周林延家里几乎都是黑白色调,冷冰冰的,像他这个人。
      
      苏潇潇四下望了一眼,便没有再多看,呆呆坐在那儿。她身上一阵阵发冷,手和脚都凉得跟冰块似的。
      
      没一会儿,周林延端着杯温热水从厨房出来,将水放到苏潇潇面前。
      
      苏潇潇忙伸手去端,连声道谢,“谢谢周总。”
      
      周林延没应她,在旁边单人沙发上坐下,摸出手机,低头回复信息。
      
      客厅里灯光很明亮。
      
      周林延脱了西装,里面只穿了件白衬衣,衬衣也没有穿得很规矩,领口松开了两颗扣子,衣袖也随意往上卷了两圈。整个人看着随意不少,不像在公司感觉那么严肃。
      
      苏潇潇坐在那儿抱着水杯喝了会儿水,大半杯温热水下去,小腹舒服不少。
      
      房间里太安静,苏潇潇坐在那儿也不知道说什么,眼睛不自觉就落到周林延身上。
      
      他坐在那儿,微俯着上身,胳膊撑在膝盖上,两手握着手机,在发什么。
      
      苏潇潇看着他侧脸轮廓,有短暂的愣神。
      她得承认,周林延这个人虽然冷冰冰的,但长得是真好看。
      
      要不是因为她不喜欢太冷的男人,估计也会被迷住。
      
      房间里太安静,苏潇潇默了会儿,没话找话地说:“周总,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周林延打字的动作顿了下,抬起眼,看向苏潇潇,眼里带了分询问的意思。
      
      苏潇潇抿了抿唇,继续说:“去年,从叶城回B市的飞机上,我不小心把水洒你身上了……”
      
      苏潇潇其实今天在公司就认出来了。去年过完春节,从叶城回来的时候,恰好和周林延一班飞机,就坐他旁边。
      
      她当时不小心把水洒他身上了,当时慌慌张张地想帮他擦干净,结果被周林延握住手腕,冷着脸把她手给扔开了。
      
      苏潇潇忽然发现,好像每次见周林延都没好事。
      
      周林延面上没什么表情,盯着苏潇潇看了半天。
      
      苏潇潇以为他没想起来,就提醒他,“你忘记了?就是去年春节,从叶城回B市的飞机啊。”
      
      周林延盯着她看了几秒,“所以?”
      
      苏潇潇愣了愣。
      
      这是什么表情???
      
      是觉得她故意套近乎???
      
      她愣了几秒,猛然坐直身体,脸上笑容垮下来,严肃道:“当我没说!”
      
      话刚落,门外传来一声,“人呢?是谁要开锁?”
      
      苏潇潇眼睛一亮,大喊一声,“师傅这里!”
      忙不迭放下杯子,拔腿就往外跑。
      
      周林延看了眼茶几上的杯子,默了会儿,端起杯子,起身去了厨房。
      
      开锁师傅动作倒是很快,没一会儿就帮苏潇潇把门打开了。
      苏潇潇连声道谢,付了钱,总算进屋。
      
      门关上的瞬间,整个人都长长松了口气。
      换了拖鞋,拖着一身疲倦往卧室走。
      
      洗澡,洗澡睡觉。
      累死了。
      
      晚上十点。
      周林延从书房出来,去浴室冲了个澡。
      
      出来的时候,换了身休闲的白T,黑色运动长裤。
      手里拿着根毛巾,随便擦了几下头发,将毛巾顺手扔到床头柜上。
      
      从卧室出来,去厨房倒水。
      
      端着杯子准备回卧室的时候,目光忽然瞥到沙发上,一个白色的小挎包。
      
      ——
      
      苏潇潇洗完澡,给自己充了个暖宝宝就早早钻进被窝里睡觉了。
      
      十点多的时候,门外突然响起按门铃的声音。
      她被吵醒,顶着头乱糟糟的头发从被窝里爬出来,“谁啊?这么晚了。”
      
      苏潇潇穿着件宽松的卡通睡裙,趿着拖鞋,满脸不高兴地往客厅走。
      
      走到门口,踮起脚从猫眼里往外面看了看。
      
      这一看,眼睛都睁圆了。
      
      她下意识低头看了看自己,犹豫着要不要进去换件衣服。
      
      正想着,门铃又响了。
      
      她索性一咬牙,不管了!抬手开了门,身子藏在门后,只露了个脑袋出去,眼睛圆溜溜的,有点防备地望着周林延,“周总,你有事吗?”
      
      门只开了一条缝,苏潇潇只露出个脑袋在外面,眼睛圆溜溜的,看起来单纯无害,但她防备的样子实在太明显。
      
      周林延盯着她,微微眯了眯眼。
      
      呵,把他当什么了??
      
      苏潇潇见周林延只盯着她,不说话,眨了眨眼,又问了声:“周总,怎么了?”
      
      周林延看她一眼,这才抬手,将手里的包递给她,“你的东西。”
      
      苏潇潇咦了一声,忙伸手接过,“我说有什么东西忘记了,谢谢啊,周——”
      
      苏潇潇道谢的话还没说完,对面的门就“砰”的一声关了。
      
      苏潇潇盯着那扇紧闭的门,愣了几秒,然后讪讪的,也将门关了。
      
      对面,周林延回到房间。
      坐在沙发上,端起水杯喝了口水。
      
      脑海里莫名想起刚刚苏潇潇刚刚躲门背后,一脸防备的表情。
      
      他喝水的动作顿了下,几秒后,忽然烦躁地啧了一声。
      
      这个女人,把他当什么?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继续发红包~
    男主大概是个刚开始高冷得一笔,喜欢上女主后暗戳戳暗恋人家,并且腹黑得暗戳戳折掉女主身边所有桃花的那种~占有欲强得一笔~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