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珠抱玉

作者:南山楸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4 章

      自石韬玉来到胥家,转眼已过五个春秋。胥若拙果然如他当年所说,待她如亲生,而石彰夫妇始终未曾来胥家探望。石韬玉渐渐懂事,将胥家众人视作骨肉至亲,心无二想,更不知有石家,唯独对自己的姓名耿耿于怀。她问胥善则,胥善则安抚她道:“名字不过是为了方便外人称呼,就算你不叫石韬玉,你还是你,所以实在不必在意。”
      “可是你们都姓胥,只有我一个人姓石。”石韬玉委屈,“我也想姓胥!”
      胥善则笑起来,抱她到膝头,说道:“好,阿玉想叫什么名字?”
      石韬玉在脑海里将兄弟姐妹的名字想过一遍,问胥善则:“叫什么则?哥哥帮我想一个!”
      胥善则想起盼她圆满,脱口而出:“叫‘盈则’如何?”
      石韬玉将“胥盈则”这个名字默念几遍,瘪了瘪嘴道:“没有柔则的名字好听。”
      胥善则知她是孩子心性,不以为意道:“那我们再想想,不急,想一个最好听的给阿玉,好不好?”
      “好!”石韬玉终于释然,开心地笑了。胥善则伸手摸摸她的头,余光瞥见胥诚则在门外探头探脑,便朝那边道:“谁在外面鬼鬼祟祟的?”
      胥诚则跳进门来,理直气壮道:“谁鬼鬼祟祟了?我是来传话的。”他昂首挺胸走两步:“大哥说他在挑给郑先生的寿礼,要二哥你去帮忙参详参详。”
      胥善则点点头,将石韬玉放下。胥诚则立刻窜到石韬玉跟前,问道:“阿玉,你的胡瓜种得如何了?”
      石韬玉道:“已经开了五朵花了。”
      胥诚则问:“我能去看看吗?”
      石韬玉不假思索地拒绝:“不行!”
      “小气!”胥诚则心有不甘地翻了个白眼。
      胥善则在旁看着好笑。先前他教石韬玉读唐诗,读到李绅的《悯农》,石韬玉大为感触,在饭桌上指着胥诚则碗沿粘的几颗饭粒给他背“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还逼着胥诚则把碗舔干净,逗得大家乐不可支。后来她又嚷嚷着要种米,说是要为农夫分忧,惹得大人们啼笑皆非。胥善则告诉她生米不能播种,稻谷才行,而且种稻需要水田,家里种不了。石韬玉只好放弃,心里却一直惦记。胥善则不忍见她失望,便向佃农讨了几颗胡瓜籽,在花园里辟出一小块地,手把手地教她种下。之后种子发芽生长,胥善则陪着她浇水施肥,给瓜秧搭架子。如今瓜蔓葳蕤,终于要开花结果了。
      胥诚则自从知道石韬玉种了几棵胡瓜,便天天向她殷勤打探,问有没有开花结瓜,问瓜长没长大能不能吃,还自告奋勇要帮她照顾瓜蔓。然而石韬玉将瓜蔓护得牢牢的,除了自己和胥善则,其他人一概不让接近。
      可惜石韬玉千防万防防不胜防,某天她去查看瓜蔓,发现竟然少了两根胡瓜。瓜藤是被掐断的,垂在叶间空落落的,害她的心也空落落的。她哭着去找胥善则,拽着他去向罪魁祸首兴师问罪。胥善则无可奈何,陪她找到胥诚则,却见胥诚则和弟弟妹妹围在一起,每人手握半根,小松鼠似的啃着。
      石韬玉冲到胥诚则面前,瞪着他手中半截胡瓜,气得说不出话来。胥诚则有些心虚,伸手指向弟弟妹妹:“柔则和灵则说想尝尝,所以我才摘的。”
      胥灵则停下咀嚼,满脸无辜地看向石韬玉。胥柔则辩驳道:“三哥,明明是你拿给我们吃的!”她看一眼石韬玉,哼道:“你要是不给,我还不稀罕吃呢!”说着把吃了一半的胡瓜塞到胥诚则手里,转身走了。胥灵则见状,巴巴地看一眼胥善则:“二哥,这个我吃过了,别人不能吃了。”说完护着手中瓜转身跑了。胥诚则原地跺脚:“你们真不仗义!”
      胥善则哭笑不得,对胥诚则道:“家里难道还缺这两根胡瓜?你何苦非要偷阿玉的?”
      胥诚则不服气道:“对啊,家里要什么都有。两根胡瓜算什么,值得她宝贝似的护着?”
      胥善则道:“那是她自己辛辛苦苦种的嘛。”
      胥诚则道:“我也想一起种啊,可她不愿意嘛。”
      “我为什么要和你一起种?”石韬玉愤愤然开口,“那是善则哥哥帮我种的!那个瓜是我给善则哥哥留的!你这个小偷!你还我的瓜!”
      胥诚则见她泫然欲泣,不耐烦道:“还你还你……”说着把手里的半截胡瓜递到她面前。石韬玉看一眼瓜上的齿痕,再次伤心地哭了起来。
      胥诚则有点手足无措,讪讪地给二哥使眼色。胥善则摆了摆手,他立刻如蒙大赦般跑了。
      胥善则蹲下来,把石韬玉搂进怀里温声安抚。“没事没事,瓜蔓不是一直在开花吗?马上又会结出瓜来的。我们把新瓜看牢了,不让他们吃。”
      石韬玉心有不甘,抽噎道:“可是我想把结的第一个瓜送给你的!后面的都不是第一个!”
      胥善则安慰道:“我懂,我知道你的心意。虽然后面的不是第一,第二第三也没关系。反正都是你种的,我都喜欢。”
      石韬玉慢慢停了哭泣,泪眼朦胧地看他:“真的?”
      胥善则郑重其事地点头:“真的!”说着轻轻为她拭泪。
      石韬玉像是被说服了,面上舒展颜色,点头道:“我这次一定把瓜保护好。”
      她果然说到做到,每天废寝忘食地守着那几株瓜蔓,恨不得就住在旁边。胥若拙和甘霖议论起这件事,不无感慨地说她是个痴儿。甘霖心中更是怜惜,悄悄将胥诚则叫过去,语重心长地叮嘱了一番,不许他再惹石韬玉伤心。
      后来瓜蔓又结了很多瓜,石韬玉把最先成熟的送给胥善则,之后的便任由大家去摘了。虽然胥善则说那瓜的味道好,可她始终记着被胥诚则偷走的第一个瓜,心里遗憾不已。无论后面的有多好,都不是第一个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