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戏太深

作者:狂想曲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8 章

      “你不累啊?拍了一天的戏,早点睡。”这新戏是一部古装戏,还不少打戏。罗宇道天天跟着都觉得累,更何况整天吊着威亚飞来飞去的江时隽。
      
      “看完这期。”
      
      “没见你看过自己的节目,沈欣的你倒是一期不落。”
      
      “很可爱。”江时隽边看还边评价。
      
      “是可爱。但你明天可是四点就要去化妆的人。”
      
      “知道了。你回去睡你的。我会准时起的。”
      
      “恋爱中的男人真可怕。”罗宇道摇头。
      
      “还没恋。”江时隽纠正他。
      
      “那就是准备恋爱的男人。我走了,看完早点睡。”
      
      “知道了,你怎么还越来越啰嗦了。”
      
      “行行行,我啰嗦。”罗宇道无奈走人。走到门口还不忘感慨一句,这人这回是真的陷入爱河了。看他那副痴汉样,笑得跟个二傻子真的是没区别啊。
      
      **
      江时隽并没有依言看完就睡,不是他不想睡,而是睡不着。满脑子都是那个傻里傻气的姑娘。第一次上综艺呢,看上去也还时有些紧张的。不过,与她搭档的那个男孩子是真的很帅很养眼。原来,戏里的那些经典桥段,她跟别的男孩子演绎起来,也是不违和的。
      
      想着想着,江时隽就有些忍不住了。头一次主动在微信上找沈欣。
      
      【睡了没?】已经十一点,但是江时隽认为同在剧组拍戏的沈欣应该是还没睡。
      
      【刚卸完妆。江老师,你这么晚找我是有什么事吗?】江时隽确实都没怎么主动找过沈欣,刚刚看到信息的那一瞬间,沈欣甚至都怀疑是不是自己眼花产生了幻觉。
      
      【看了你的节目。】江时隽实事求是地说到。
      
      【哦。是不是很傻?我自己没敢再看。】原来是讨论节目来了。不过,沈欣心里也还挺欣喜的。江时隽竟然也有关注她,原来也是有关注的。不是只有她单方面地在一直关注对方而已。
      
      【不傻啊,很可爱。对《美好时代》的还原程度很高。】江时隽依然是实话实说,他也从来不习惯拐弯抹角的。
      
      【怎么可能?你都不在,还原度怎么可能高。】沈欣知道江时隽指的是哪一段,但是因为对方不是他,所以沈欣很清楚地知道自己心中的落差。不是他,所以感觉根本就不相同。虽然她已经尽力演得很逼真了。
      
      【是不是准备休息了?】这话,江时隽自然也是听懂了。小姑娘确实还是更习惯甚至可以肯定地说,她就是更喜欢跟自己搭档的感觉。可眼看着时间晚了,又怕耽误她休息,江时隽只好及时收住话题。毕竟,两人都是明早还要继续拍戏,工作量都很大的人。
      
      【嗯,今天确实很累。江老师,我觉着自己是不是不太适合演这种感情冲突太浓烈的戏啊?今天这一场吵架加痛哭的戏,真的演得我好累哦。还是咱们拍《美好时代》的时候比较幸福。】好不容易江时隽主动和自己聊天了,沈欣也就心里有什么话就都说出来了。她的困惑,她的辛苦,在江时隽面前,她都不避讳。原本,她就是希望能得到江时隽更多的关注和关心的啊。
      
      【什么戏都要尝试的。累了就早点休息。】听到她说累,江时隽心里其实是有很多安慰的话想说的。但是看到时间越来越晚,他清醒地知道,此时此刻,只有早点休息才是对沈欣来说最好的。所以,他又克制地让自己回到了那个话少的江时隽。
      
      【好的。江老师再见。】沈欣则是一直都习惯了江时隽的话少和疏离,那种不近不远的不算太亲密的关系,好像才是她和他之间最正常的关系模式。既然江时隽不再多言,明显不想再继续聊下去了,沈欣也只能识趣地赶紧说再见。甚至沈欣心里还在胡思乱想着,还在责怪自己多话。人家或许原本就是跟你聊两句节目而已,你干嘛还硬扯着人家说这说那。看,他又变成冷漠寡言的江老师了吧。
      
      【拜拜。】江时隽赶紧回了再见,心里只想着小丫头赶紧睡吧。今天拍得再辛苦,戏没完,明天还是得继续啊。
      
      江时隽只是单纯地以为沈欣今天是真累了。不然,以她活泼欢快的个性,聊天是不可能聊得这么沉重的。却并不知道也未去细想小姑娘那心里其实百转千回的小心思。
      
      不过,江时隽也是真的体会到了她的辛苦,还在心里琢磨着不知剧组什么时候可以放个一天半天的假,好说到做到真的去探探班看看她。
      
      **
      但是,还没等到江时隽和胡子涛去探沈欣和陈韵的班,沈欣就再次因为江时隽的负、面、新闻而不得不先跑来了江时隽的剧组。
      
      继今年年初被黑了一次之后,时隔不到三个月的时间,江时隽再次陷入负、面、新、闻的漩涡中。
      
      有心人的新闻写得有板有眼,图片,音频,视频都准备好了。好像真的有人亲眼所见江时隽耐不住寂寞酒店开房私会某某女模特两个小时。只是捕风捉影的事情,不到半天的时间竟然就已经传得沸沸扬扬。看好戏的,落井下石的,一波又一波的吃瓜群众,纷纷都在求表现刷存在感。
      
      “我就说江时隽人品有问题吧!”
      
      “小鲜肉哪能红多久?炒炒就糊了。”
      
      “江时隽是谁?他很红吗?”
      
      “又是网红脸,狗改不了吃屎就好这口啊。”
      
      “拍内衣内裤的模特出身,能清白到哪里去?”
      
      “惯犯了,YP王,渣男。”
      
      真的是什么样不负责任的新闻都有,什么样难听的话都有。甚至更可笑的是,竟然还有人站在道德的制高点,恶言相向,直接说江时隽这样不要脸的渣男怎么不去死,怎么不死全家。
      
      年初那次被黑,江时隽还没来得及具体去关注,就被一批又一批上门安慰自己的朋友们给冲淡了所有的情绪。但是这一次不同,这次是江时隽自己上网时第一时间发现的。作为被黑事件的主人公,他第一次原原本本地感受了一回,什么叫无中生有,什么叫百口莫辩,什么叫怒火中烧,什么叫气急攻心。
      
      他从未出去开房和哪个女孩子幽会过,他更不理解炮、王的称呼到底是怎么传出来的。这么多年,他都洁身自好,从未和谁有过什么不正当的男女关系。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这么居心叵测地中伤他,污蔑他?
      
      甚至,竟然还有人能把话讲得那么恶毒!
      
      去死?全家都去死?
      
      江时隽看到这句话时真的气到发抖,有史以来第一次因为自己的新闻,因为网友对他的评论而红了眼。
      
      说话的人见过自己吗?认识自己吗?了解自己吗?
      
      凭什么说出这样的话?凭什么如此恶毒地诅咒别人?
      
      骂他还不够,还要骂他的父母,骂他的家人。隔着屏幕,就能这么不负责任,就能这么恶言相向,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社会?这又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时代?大家都怎么了?
      
      江时隽陷入极度悲观失望的情绪,短时间内根本无法脱离。
      
      拍戏进度不得不进行调整,剧组给根本不在状态的江时隽主动放了一天的假。江时隽把自己反锁在酒店房间里,谁都不想见。连罗宇道都一筹莫展,他也是第一次发现竟然也有他安慰不了江时隽的时候。
      
      站在江时隽房间门外的罗宇道,接二连三地接到各种关心江时隽状态和情况的电话。江爸江妈打不通自己儿子的电话便第一时间打给了罗宇道,连说要来看儿子,被罗宇道赶紧劝住了。罗宇道总觉得,他认识这么多年的江时隽不可能真的这么脆弱。他应该只是真的需要时间来适应,如今这个社会特别嘈杂特别虚伪的一面而已。
      
      江时隽关掉了手机,他确实是需要好好理一理自己的思路。危机公关,风策早已经经验十足。他需要做的只是调整好自己的心态。如何才能让自己继续在这条外人看似光鲜亮丽其实却如履薄冰的艺人之路上走下去。如何才能做到不厌烦,不悲观。他得为自己找一个信仰,找一个真正还能支撑着他走下去的理由。
      
      拍戏不辛苦吗?录节目不累吗?他这么积极努力地去做,并尽力做好,至少也要知道自己是为了什么并且值不值得吧。
      
      正当他深层次地思考着这两个问题时,他听到门外的罗宇道接到了沈欣的电话。
      
      可是,听到的内容却不是他想听到的。
      
      “什么什么情况?当然不是真的了!阿隽怎么可能做这种事?”
      
      “不是吧小姑娘,连你们都不相信他?”
      
      “沈欣,连你也真的怀疑?我真是看错你了!”
      
      罗宇道还在跟沈欣急切地据理力争,江时隽却突然打开了门。
      
      罗宇道在对上江时隽那双难掩悲伤的眼睛时,想说的话堵在了嗓子眼。
      
      “我都说了我没有不相信,你不要乱说话好不好?万一江老师听到了怎么办?”沈欣在电话的另一头也是急得跺脚,这罗宇道怎么回事?今天说话跟吃了枪药一样,自己一股脑地啪啪啪一句接一句完全不听别人说了什么。
      
      “他、已、经、听、到、了!”罗宇道自知刚刚太过激动,失言了。可是他是真没想到这祖宗都关自己两小时了,却偏偏挑这个时间出来了啊。
      
      “哎呀,被你害死了。我现在马上就过来!”沈欣在那边是急得上蹿下跳。她哪有不相信江时隽,她不过就是问问江时隽到底什么情况。没想到这罗宇道不知道是被问多了不耐烦了,还是心情真的不好吃枪药了,一听到沈欣问他到底什么什么情况,就噼里啪啦自己开始吼上了。
      
      “她说她马上过来。”罗宇道收起挂断的电话,讨好似的尬笑着告诉江时隽。
      
      “过来干什么?当面再质问我一遍?”江时隽冷言。
      
      “不是,刚刚那是我激动过头了。你知道的,这一上午的我真的接了太多需要我去解释的电话,我讲得口干舌燥的,一听她开始问就想当然的也以为她也是打过来求证的。阿隽,这姑娘不一样,真的,你信我!”
      
      “怎么不一样了?”江时隽冷笑。还不是一样不敢相信他,或者说根本就是不相信他。
      
      “她是唯一一个说来就要来的,都没给我劝她的机会。那个,郑秋月也打电话过来了,说是快回国了。”罗宇道今天确实是也接到了郑秋月的电话。差不多三年没联系了吧,但是没想到这通电话却也不是为了打给他而打过来的。而是为了关心江时隽。
      
      “秋月?她毕业了?”江时隽好久没从罗宇道口中听到郑秋月的名字了,这乍一听的,都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了。看罗宇道这忽然低落下去的情绪,估计还是没能摆脱郑秋月留下的阴影。
      
      “嗯,今年六月份毕业。”罗宇道是一个不会让不好的情绪持续影响自己的人,至少表面上是这样。所以,说完郑秋月的事情,他低落情绪的画风突然一转,又变成了癫狂的风格。“江大爷啊拜托了拜托了!你把手机开了吧。这七大姑八大爷的电话微信都往我这里来,我快扛不住了!你自己来行吗?这关心也好八卦也好,您也亲自应对应对行么?老拿我当挡箭牌也太不爷们了!”
      
      “不开。你不知道也关机啊,傻。”江时隽竟然还能这么没事人一样为罗宇道出主意,原本低迷的情绪看着也瞬间就高昂了不少。
      
      “对啊!”罗宇道一拍自己脑门,他怎么就没想到这招呢。“没事了哈?原本就没什么大不了的,嘴长在别人身上,说我们怎么了?说我们我们就真的见不了人了?去他妈的,算老几。阿隽,别理会那些乱七八遭的人和话,咱们身正不怕影子斜。”
      
      罗宇道知道江时隽这门一开,其实应该也就没啥事了。不过他想说的话还是要说,至少要让他知道,是真的有人从始至终一直都相信他啊。
      
      “知道了。”江时隽最终也勉强在罗宇道面前笑了笑,以示自己真的没什么事了。
      
      只是他这笑,看在罗宇道眼里却有了疑惑。究竟是因为听到沈欣要过来找他,才瞬间阴转晴?还是因为听到郑秋月要回国了所以心情突然就好了呢?
      
      阿隽,对于郑秋月,当年,你到底是为什么放弃了呢?真的是因为我,为我打抱不平?
      
      “稍等一会儿,你的小姑娘马上就到。那我就先撤了。”疑惑是疑惑,但是玩笑还是照开。罗宇道一边说着玩笑话,一边往自己房间走去。脸上那种目空一切,坦然潇洒的,拽拽酷酷的表情又出现了。一贯的不正经,一贯的嬉皮笑脸。
      
      这是江时隽熟悉的表情,但是也是江时隽一直都不敢去参透的表情。一个人到底是背负了什么,才能做到在什么事情面前都能保持着这样一份云淡风轻的坦荡?郑秋月真的放下了吗?这份工作真的喜欢吗?这个圈子真的感兴趣吗?
      
      “你自己给沈欣开门啊,我回房睡会。这他妈凌晨五点开始,没完没了地接了三四个小时的电话,困死你道哥我了。”
      
      “你去睡。”江时隽挥手让他赶紧回去。
      
    插入书签 



    花痴是种病
    男神到手,暗恋成真。



    非正式婚姻
    副师长与女大学生的那些事



    一夜试婚
    不知不觉至深情



    胖子也傲娇
    婷胖子与然太子,慢慢爱。



    爱上军中大叔
    用一生好好地专心地爱一个人。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2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