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戏太深

作者:狂想曲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0 章

      江时隽其实一直都是一个认真的人。之前对于拍戏虽然说不至于到热爱的程度,但也是极其认真的态度的在对待的。该他做的,需要他克服困难去做的,他都会努力去做好。原先的这种认真敬业的态度和精神是他人格中本就具备的可贵品质。
      
      但是现在,他不一样了,他不仅仅是本能地认真了而已。他现在是在拼命。
      
      每一个眼神,每一个动作,都追求精益求精;每一场打戏,每一个动作,都力求完美。不怕辛苦,不怕累;不需要休息,不需要任何照顾;不讲排场,需要他上场时永远在,不需要他上场时他也在。所有时间,所有精力,都用来做好这一件事。
      
      这是以前的江时隽不会有的表现。以前的他,没这么热爱演戏,就是恪守本分,做好他该做的就行了。但是现在的江时隽,也不能说是热爱,但是他多了一分坚定的功利心。或许,江时隽自己都没有发现。历经两次莫名其妙的被黑事件之后,他的事业心、好胜心居然全都被唤醒。他不想认输。
      
      一开始,剧组的人对他这种转变还不太适应。明明导演都认为可以过了,但他自己觉得还不够好的时候,他会主动去跟导演沟通,谦虚但是坚定地表达自己的想法。于是,大家发现,怎么导演越来越爱和江时隽讨论戏了。对,不是导演跟他讲戏,而是导演和他一起分析讨论,然后决定怎么拍更好。
      
      一起演对手戏的胡子涛以及女主角也一样。三人的戏份其实都很重,所以以往都是演对手戏时大家才都在。但是现在,江时隽就算没有戏,他也会在一旁观摩,推敲。有时候,也会主动地把自己的一些表演方面的想法跟几位主演表达出来进行沟通。
      
      胡子涛还好,跟江时隽还算熟悉,知道他其实是个很聪明很有见解的人。
      
      但是女主角和其他演员就不一样了,他们跟江时隽不怎么熟。原先只是以为江时隽颜值高,人气高,对于演技,他们真的没有抱太高的期待。再加上,年初开始,他就□□不断,所以,很多同组人员虽然面上没说什么,但是心里其实都在怀疑江时隽的能力和人品。
      
      还好日久见人心。当一个高高帅帅的男孩儿,谦虚有礼地主动来跟你聊戏,主动来跟你沟通咱们这场对手戏如何拍可能效果更好点。嗓音低沉温润,眼神自信坚定,言语有理有据,态度不卑不亢,是当所有有资历没资历看热闹真喜欢的人,都能对他刮目相看。
      
      以前是不在乎,如今明确想用作品说话,想用更好更精良的作品来证明自己的江时隽,真的已经被唤醒。而这样一个优秀且内心强大的人被唤醒了事业心得失心胜负欲之后,或许,将没有人能阻挡他走向成功走向巅峰的脚步。
      
      从现下这部戏的拍摄开始,顶住流言蜚语,在接连两次被黑之后,仍然能坚定地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并不受影响的江时隽,注定将更加地发光发热。
      
      “兄弟,别这部戏放完,咱哥俩都拿个最佳男主角!”双男主之一的胡子涛在拍完自己的最后一场戏后,仍舍不得走,站在一旁和江时隽开着玩笑。
      
      “不是不可能,之前双女主的戏不是有都封后的。我们说不定也可以。”江时隽的戏份也没剩太多,主要是全身心地投入到戏里边之后,江时隽心情好了很多了。因为想法简单了,精力专注了,他压根就没再管任何的风言风语,也没有时间再去关注或者计较千千万万人对他的指责也好议论也好还是喜欢和崇拜,他都暂时放开了。
      
      “笑了?”胡子涛正面看向江时隽,揶揄他终于不再是那么紧绷。以前只是合作过真人秀的拍摄,这次扎扎实实四个月的拍戏工作,胡子涛对江时隽感情可谓是更深厚了。
      
      “你都杀青要走了,我还不笑?终于不用天天再看见你了。”江时隽索性开起了玩笑。
      
      “这可是你说的。可别到时候像你哥哥我想到哭。”胡子涛眼带笑意,俏皮地竖起手指指着江时隽。
      
      “嗯,会哭的。”江时隽伸手拉住胡子涛指向自己的手指,用力地握了握。“这段时间辛苦了,哥。谢谢你。”
      
      “说谢就生分了。陪着你这么拼,确实是辛苦,但我也学到很多,受益匪浅。所以,弟弟,这四个月,值得!”
      
      哥哥弟弟,不是亲人的亲人,其实也可以很温暖。
      
      一声谢谢,一句值得,短短几个字,但是情义却很长很长。
      
      谢谢,是谢谢你对我的理解,你对我的包容,你对我的支持,你对我的关心…
      
      值得,是你值得我喜欢,值得我努力,值得我付出,值得我不计一切相伴相随…
      
      “对了,我要去看陈韵,需不需要等你一起?”胡子涛最后离开时问江时隽,毕竟江时隽也就剩一两天的戏了。
      
      “……”说到这个事情,江时隽一时半会儿没答上话。去探班啊,早两个月是说要和胡子涛一起去看陈韵和沈欣的。但是,现下这种情况,见着沈欣,到底应该怎么做?
      
      “为难?”胡子涛见他瞬间就皱起了眉。
      
      “你先去吧。我要去的话,再自己找时间。”
      
      “在逃避哦。”胡子涛笑他。
      
      “你快去卸你的妆,晚上不还有杀青宴?”江时隽推他,恨不得他真的赶快在自己眼前消失。
      
      “弟弟,干这行已经很不容易了,感情的事就由着自己点,想见谁就去见。不说非得在一起,可我想她了,见见她还不给?谁能拦着我?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胡子涛开始闹江时隽,两人你推推我我推推你,就像两个小孩子在打闹一样。
      
      “是是是,你走你的。我还有戏,别影响我情绪。”
      
      “行咧。弟弟辛苦,哥哥我先解脱了。哈哈哈哈哈哈哈。”胡子涛还真就是胡子涛,这魔性的笑声,放眼望去,方圆百里都只怕是没有谁了!
      
      “哈哈哈哈哈。”江时隽皮笑肉不笑地极其鄙视地跟着他哈了几声。
      
      **
      江时隽自然是想见沈欣的,但是他不知道见了面之后应该说什么。他不确定两个月前那句没说完的话,还该不该说出口。
      
      没想到的是,沈欣的意外摔伤事件,顷刻间就打消了江时隽所有的疑虑和不确定。
      
      确实还是胡子涛先去探的班,似乎就是因为正在和陈韵对戏的沈欣,只看到了楼下的胡子涛,而没看见自己心心念念的江时隽,所以才失神踩空了楼梯,直接从二楼滚了下来。好在两段楼梯之间有个平台,不然,如果真的从二楼楼梯滚到一楼楼梯的话,情况还不知道会多严重。
      
      胡子涛在意外发生时的第一时间就打电话给了江时隽,无奈江时隽正在准备拍摄最后一场戏,实在是没有办法马上赶来。
      
      胡子涛本意也只是想提醒一下江时隽,告诉他,沈欣之所以会突然摔下楼可能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没有看到江时隽和他一块出现。这才失了神,没注意脚下。
      
      但江时隽那边情况特殊,不可能撇下整个剧组的人,而且根据胡子涛的判断,沈欣的情况也不是很严重。所以,胡子涛负责任地嘱咐江时隽,“不严重,拍完戏再过来。”
      
      江时隽答应了,他也不得不答应。并没有更好的办法。只是拜托胡子涛帮忙照看着点。
      
      只是,这最后一场戏一拍就拍到了傍晚。再加上换下那一整套层层叠叠的古代服装,卸完妆,时间都已经到了晚上七八点。
      
      江时隽是心急如焚就想往医院跑。奈何罗宇道在身后死死地拽住,不给他走。
      
      “阿道,你放手。”江时隽正经严肃地回头跟罗宇道说话。
      
      “你急什么急,杀青宴呢!疯了吗你?这导演啊编剧啊女主角啊,平时都被你折腾得不轻,你不得敬杯酒啊!”罗宇道也不让步,坚持让他去杀青宴。
      
      “我!”江时隽好生纠结。
      
      “你什么你!你先打个电话去不就完了吗?而且,我刚刚给人发过微信了,人压根就没啥事,躺在医院看小说呢!你头一次谈恋爱啊,这么毛毛躁躁的。”
      
      “就你话多。”江时隽无奈地抽出被他拽住的胳膊,但同时也停住了脚步,先不去就不去了吧。真的是不想和这人纠缠。
      
      “打个电话先安慰安慰。你这边结束顶多也就是九点,结束再过去。”关键时刻,罗宇道还是会坚持一个助理经纪人该有的坚持。
      
      “知道了。”江时隽边掏手机边负气往回走,那无可奈何的样子像极了被爸妈骂回来的叛逆孩子。
      
      江时隽真的先给沈欣打了个电话。电话接得很快。看来罗宇道没说错,她确实是正在玩手机。
      
      “你怎么样?”江时隽放缓了语气,轻声问她。
      
      “没什么事啊。就是无缘无故多了一周的假期。”说是说着有了假期,但是沈欣心里其实是自责的。因为她知道,自己这一摔,要耽误别人好多的事和时间。确实是她疏忽大意了。
      
      “医生让休息一周是吗?”
      
      “对啊,不是一般的休息,是卧床休息。哎,怎么感觉是像坐月子?”沈欣脑洞大开。
      
      “坐月子可不止是一周。”
      
      “我知道,就是打个比方嘛。江老师,你拍完戏啦?”
      
      “嗯。不过,还有杀青宴。”
      
      “哦。”沈欣随意地应了一句。有一点失落。毕竟,今天上午蒋雯就来看过自己了,刚刚下午陈希霖也大老远跑过来看过自己了。虽然不是真的特别严重吧,但是她其实还是想第一时间见到江时隽的啊。如果还可以再得寸进尺一点的话,沈欣更是想能在第一时间被他抱一抱就更好了。那肯定就真的一点都不会觉得疼了。
      
      “你等我一下,杀青宴结束来看你。”
      
      “好。我等你。”
      
    插入书签 



    花痴是种病
    男神到手,暗恋成真。



    非正式婚姻
    副师长与女大学生的那些事



    一夜试婚
    不知不觉至深情



    胖子也傲娇
    婷胖子与然太子,慢慢爱。



    爱上军中大叔
    用一生好好地专心地爱一个人。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2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