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乐

作者:打字机N号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洗三(二)

      “亲家伯伯,亲家伯母,什么风把你们给吹来了。”
      
      吕秀菊笑着上前,一把拽住王春花的手,常年拿着铁铲搅拌猪食,端着猪食桶来回跑的吕秀菊手劲并不小,尤其当她刻意用力的时候,王春花都忍不住吃疼,想将手从吕秀菊手里抽出来,都做不到。
      
      “春花她大嫂这话说的,都是自家亲戚办酒,咱们又不是不懂礼数的人家,怎么好意思不来呢?”
      
      王老太腆着脸,将手里拎着的一把藿菜,所谓的藿菜,也就是后世大豆苗的嫩叶,也是现在普通农家食用较多的蔬菜,口感一般,也不值什么钱,家家户户院子里和田地里都种着一大堆。
      
      现在乡下勉强维持温饱的人家很多,但是喝喜酒的时候拿这样的东西当作贺仪,要点脸的人家都做不出来。
      
      按照平柳村的习俗,这种洗三礼一户人家就出十文钱左右的礼钱,然后再拎上点实在粮食,要么就拎十个八个点鸡蛋,主人家要是客气点的,酒席上准备了酒肉,那这个礼钱就能回本了。
      
      而且每家来喝酒的人数也有讲究,你要是带着三四五个孩子过来,礼钱多少还得再添点,不然未免给人一种吃大户,打秋风的感觉。
      
      越是这样宗族意识强大的村落,人情往来就越被看重,家家户户随礼主人家心里都有个秤,到时候你家办礼了,回礼的数量就得就着你今天给的分量来,哪家要是在这桩事上做的不好,全家都得被村里人讲究。
      
      现在王春花娘家拿着一把不值钱的藿菜当随礼,又带着家里一群半大孩子来吃酒,完全就是吃准了单家不会在洗三这样重要的场合将他们轰出去,彻彻底底不要脸了。
      
      不仅是单家人,就连村里那些过来吃酒的人家同样看不上王家的行为,也就王春花当局者迷,只为看到爹娘而高兴,没有注意到此时众人异样的目光。
      
      “春花你也真是的,你爹娘要来吃酒也不提前知会一声,摆酒的桌数都是提前订下的,好在娘想的周到,怕到时候席面不够做预留了一桌,不然今天咱们单家不是闹笑话了吗。”
      
      吕秀菊紧紧捏着王春花的手,面上笑着嗔怪道。
      
      短短一句话,点名了两点。
      
      第一点,怪王家人不请自来,第二点,怪王家人打秋风的意图太明显,恨不得全家人都来单家饱餐一顿占个便宜,够不要脸。
      
      明明一个脏字都没说,却将王家人狠狠损了一顿。
      
      边上有些人听明白了吕秀菊的潜台词,忍不住捂着嘴看着王家面露讥笑,王家老两口不知道是没听明白还是装傻,直愣愣地站在原地,看着家里的那一群孩子爬上酒席试图动提前摆在桌上的凉菜,也没说什么劝阻的话。
      
      吕秀菊在心里冷笑,王家这两口子,还真是不把他们闺女当回事,也不想想,等过了今天,他们家那个老虔婆能给王春花什么好脸色瞧,他们吃饱喝足拍拍屁股就走人,王春花可还得在单家过一辈子呢。
      
      不过吕秀菊也没觉得王春花有什么值得同情的,都用那下三滥的办法嫁到单家来了,不想想怎么把日子过好,每天露着一张苦瓜脸,好牌都被她给打烂了,不论最后有什么下场,那都是她自己找的。
      
      “前院摆不下备用的那张桌子了,春花,你还不把那张备用的桌子在后院支起来,把你爹娘侄儿请过去。”
      
      吕秀菊很有长嫂威势地对着王春花吩咐道,然后转头看向王家老两口:“亲家伯父亲家伯母,对不住了,就请你们带着娃子去后院坐坐,到时候等上菜了,咱们一盘盘给你端过去。”
      
      这样的处理方式同样挑不出理来,王家人来单家吃酒也没提前打过招呼,前院的桌子每桌都坐哪些人,那是办酒之前就订下的,他们既然来了,那就给他们另置一桌,到时候每桌匀点菜,也能凑一桌体面的席宴。
      
      王家人本来就是蹭吃蹭喝来的,坐哪儿他们还真没心思计较,一听单家决定认下这个哑巴亏,当即面上就挂上了笑容,招呼着孙子孙女,跟着看出点苗头,有些不自在的闺女王春花朝后院走去。
      
      王家人走了,前院在拘谨了一会儿后又恢复了之前的热闹。
      
      “大嫂,刚刚这事儿还真是谢谢你了。”单峻海抱着闺女真心对着大嫂吕秀菊感谢道。
      
      要不是对方处理及时,就王家那些孩子在前院这通闹,就足够将这次洗三宴毁了一半,一个个和八辈子没吃过东西一样,看到什么都想上手抓,又凶又横,这样让其他宾客怎么吃的尽心,偏偏今天还是闺女重要的场合,真将人赶出去,反倒是他们不大气了。
      
      “啊啊!”
      
      裹成蚕蛹的单福宝没法替这个大伯母拍掌叫好,只能欢呼着表达自己对她的佩服之情。
      
      看来老神仙真的没骗她,这辈子给了她疼爱她的父母和爷爷奶奶,还给了她那么一个识大体的大伯娘,她一定会成为一个幸福的宝宝。
      
      凭着简短的两次接触,吕秀菊成功的在福宝的心里打下了一个积极正面的好形象。
      
      “谢啥谢,你怀里的这个还不是我亲侄女?”
      
      吕秀菊看小叔子怀里那个小肉团子直勾勾瞅着她,啊咦啊咦叫唤着,好像刚刚自己替她出头的事她这个小不点也看明白了似的。
      
      甜脆的声音听的吕秀菊豪气万丈,恨不得再跑出来几个不长眼的,让这个小侄女看看她的威风。
      
      现在这事可没完呢,王家人还真以为他们坐在后院能吃上大鱼大肉了,做他们的春秋大梦去吧,吕秀菊摩拳擦掌,觉得今天终于有她大展拳脚的机会了。
      
      单峻海看着和往日截然不同的大嫂,心里忍不住狐疑,这还真是他那个小气刻薄的大嫂吗?
      
      和单峻海有一样疑惑的还有蒋婆子。
      
      本来王家人出现,她是准备亲自出马的,没道理人家都欺负到她头上来了,她还忍气吞声,这不符合她平柳村一霸的名声啊,哪知道这一次没等她出手,大儿媳妇就率先出头将这件事给解决了一半。
      
      这不符合她以往的性子啊,要知道以前二房和三房要是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吕秀菊在里面扮演的唯一人设就只有搅屎棍。
      
      她的爱好是将屎搅浑,让事态严重的越发不可收拾,从来也没见她像今天这样,身上还真有点大嫂的担当了。
      
      蒋婆子都忍不住琢磨,难道是她以前误会了大儿媳妇,没看见她隐藏在泼辣刁钻小气的外表之下那颗金子一般善良的心?
      
      蒋婆子打了个寒颤,身子也忍不住抖了抖。
      
      “三姐啊,我看你家这大儿媳妇还能教教。”
      
      蒋淑兰作为蒋婆子最亲近的妹妹兼亲家,也是听她抱怨最多的人,此刻也忍不住在蒋婆子耳边替吕秀菊说起了好话。
      
      “谁知道呢。”
      
      蒋婆子没把话说死,“不过王家今天那么不给我脸,我也不会让他们好过。”
      
      往后院看了眼,蒋婆子狠狠啐了一口,还想占她便宜,做梦去吧。
      
      往日面和心不和的婆媳俩,在这一刻的想法难得高度统一了。
      
      ******
      
      “爹,娘,你们怎么不说一声就过来了。”
      
      后院里,王春花忙着支桌子,王老头王老太以及几个大一点的孩子,谁也没有过来搭把手的意思。
      
      王春花看了眼板着脸的爹娘,抿了抿嘴,将后半句话收了回去,她本来还想问问他们,喝个洗三酒,就他们老两口当王家的代表来不就成了吗,为何还要带上她这二十多个侄子侄女。
      
      王春花的兄弟多,姐妹也多,家里的嫂子弟媳几乎都是她们姐妹换婚换回来的,唯独王春花是个例外,因此在王春花心里,这也是爹娘疼爱她的象征。
      
      王家就几间破茅房,偏偏这也没耽搁他们生孩子,每个兄弟多的生了五六个,少的也生了三四个,一溜串的儿子闺女,还得依靠几个出嫁的女儿帮衬才勉强养活。
      
      王春花虽然亲娘家,可是刚刚被大嫂那么指桑骂槐一通说,也明白了家里这次的做法不妥当,只是她已经习惯了顺从爹娘的每一句话,又怎么好说出指责的话来。
      
      “春花啊,娘这可都是为了你好啊,你看看你那对势利眼的公婆,你大嫂的娘家人坐次桌,你三弟妹的娘家人坐主桌,唯独我们呢,办酒之前连请都没来请,这是你公婆不给你脸呢,我们要是不来,你还不得被他们糟践死。”
      
      王婆子拉着闺女的手,语重心长地对她说道:“再说了,我把你这些侄子侄女都带过来,也是为了让你公婆知道咱们王家人多,你有的是娘家人依靠,让他们以后在欺负你之前,先想想后果,爹和娘这番苦心,谁笑话都成,就只有你,千万得给娘记住了。”
      
      王春花那点小怨怼在老娘说完话后,顿时就转变成了羞愧,她本就是所有姐妹里嫁的最好的,到头来却反要爹娘记挂着她,实在是太不孝顺了。
      
      “娘,之前农闲的时候大河去码头给人扛大包,我也攒了点钱,到时候我给你拿点,你和爹买点好东西,千万别苦了自己,女儿没本事,也只能做那么多了。”
      
      王春花抹了抹泪,这些日子被勾起来的不忿再次涌上心头。
      
      爹娘说的没错,同样都是亲家,凭啥公婆对待大嫂和三弟妹娘家的态度就差那么多啊,就算当初自己和大河在一块是她算计来的,可这些年她给单家当牛做马,生儿育女也该弥补了,单家人的做法,实在是太欺负人了。
      
      王春花咬了咬牙,觉得自己实在命苦。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