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随手码的小短篇
内容标签: 阴差阳错 仙侠修真

搜索关键字:主角:铃兰 ┃ 配角:。。。 ┃ 其它:

  总点击数: 2   总书评数:0 当前被收藏数:0 文章积分:85,847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原创-言情-架空历史-仙侠
  • 作品视角:女主
  • 作品风格:悲剧
  • 所属系列: 无从属系列
  • 文章进度:已完成
  • 全文字数:10506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未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铃兰

作者:明月思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铃兰

      “五百年了,你以为,我还是从前的那个铃兰吗?”
      1.
      齐默岩看着眼前的女子,握着□□的手不动声色地收紧了。五百年,已经过了这么久么?却仿佛只是短短一瞬。可确实已经过了这样久了,尽管她的容颜不曾有太大的变化,依旧是十五六岁少女的模样,身上依旧挂着一串串金铃,手腕,指尖,腰间,脚踝,随着她身体的晃动发出清脆的响声,只是,她鬓边那朵曾经洁白铃兰花已经蒙上了一层金色的朦胧。五百年而已,她的修为精进了这么多啊,连他都无法轻易降伏了。片刻,他开口,声音清冷:“铃兰,不必自不量力,若你听话,我会保你。”
      铃兰冷笑一声,抬起右手微微摇动,霎时,一阵铃声传来,他身后的天兵已经承受不住,纷纷捂住耳朵,神色痛苦。齐默岩丝毫不为所动。铃兰见状,缓缓抬起左手,双手一起晃动,那扰人的铃声一道道冲击着所有人的神经,有的天兵已经忍不住打起滚来,齐默岩依旧定定地立在前方。铃兰当然知道这浅浅攻击奈何不了天庭第一将军,脚下也挪动起步子来,腰肢一摆,跳起舞来。
      看见自己的手下已经有人悲痛欲绝,甚至开始七窍流血,齐默岩狠狠一挥□□。肉眼可见的气刃直直冲着铃兰飞去,与她周身声波相撞,顿时消失,与此同时,铃兰的金铃之音也戛然而止。铃兰停下了舞步,转身看他:“我还真不知道,我犯了什么罪,竟然要劳齐大将军亲临。”
      齐默岩顿了一顿,道:“你叛出天界,本就是叛徒,又可知道,这次你伤的,是陛下最宠爱的三公主殿下。”铃兰咯咯一笑:“所以新账旧账一起算是么?我本来就只是人间的一株铃兰花,有了意识,自然是妖,是你把我带到天界,我只是回家而已,没有什么错,怎么算得上叛徒?”她拨弄了一下指间的小铃铛,继续道:“至于那个什么三公主嘛,我可是给过她机会的。”
      齐默岩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耐心:“铃兰,乖乖跟我回去,看在往日的情分,我可以保你性命。”铃兰的目光一瞬间冷了下来,道:“齐默岩,我不欠你什么,非要说欠,也是你欠我,我不会手下留情的。”
      齐默岩举起了□□:“铃兰,是你自己一意孤行。”话音一落,他已经发动了攻击。铃兰闪身一避,堪堪避开那锋利的枪尖,身子一侧,纤纤素手一抬,碧绿的枝条就从指间钻了出来,直直指向齐默岩。
      齐默岩既然发动了攻击,就一定会全力以赴,“刷”的一声,白光一闪间,藤条断裂,可铃兰完全不受影响似的,很快补充了枝叶,齐默岩一跃而起,手里□□舞动,他斩断藤条,她就不断补充,召唤着枝条抽打向他,两人就这样陷入了一种僵持状态。
      僵持了半晌,齐默岩忽的感觉铃兰的攻击力度加大了,开始有藤条从底下冒了出来,抬眼一看,铃兰的双腿已经消失,化为花根,融在了土壤里。
      齐默岩最后一次发出了警告:“铃兰,天帝有令,降则不杀,不降,格杀勿论。”铃兰当然不知道,这已经是他苦苦哀求的结果,条件是他答应迎娶倾慕他已久的三公主。五百年前的仙妖之战,天界因为她的叛逃元气大伤,死了无数的骁勇将军。铃兰,对天界而言绝对是势不两立的仇敌。
      2.
      铃兰看着攻势凌厉的银色□□,忽然想起七百年前,她只是骊山的一只小妖,那时她刚化形百年,却因为平日里惰于修炼而比其他一同化形的妖修为低了不少,不过她对此并不在意,骊山没有什么天敌,妖怪们也很友好,于是她每天只是自由自在地玩耍,在山间晃着她的铃铛,发出叮叮当当的响声。她没有别的才能,唯独会跳舞——是和她很要好的蝴蝶精教她的,虽然学的也不好就是了。铃兰可羡慕那只玉色的大蝴蝶了,化成人形也比她漂亮百倍,舞姿更是曼妙,比天上的仙子还好看——那时她还没有见过天上的仙子,可是就是这么觉得,直到后来见到了,也依旧不改想法。不过树妖伯伯安慰她:“铃兰跳起舞来也很好看,而且铃铛响起来,比小玉吸引人呢。”小玉就是那只大蝴蝶,她站在一旁也不恼,温温柔柔地看着她练舞。小玉很喜欢她的花蜜,于是到开花的日子,她就会攒下满满一大罐铃兰花蜜送给她,然后是树妖伯伯,蜜蜂小姐,蚂蚁大哥……几乎骊山的大小妖怪都有份。
      这样的日子又过了一百多年,期间小玉离开了,她说要去繁华的红尘里看看,那时小玉的法力已经很是高强,而她还是老样子,贪玩。那一天,她在山间蹦蹦跳跳地玩耍,却在溪水边见到一个浑身是血的男人。是个人类,她吓了一跳,犹豫片刻,她小心翼翼地靠上前去。她不懂得如何处理伤口,只好从怀里掏出一瓶花蜜,缓缓喂到那个一身戎装的人嘴里。她是成了精的花妖,花蜜自然是上好的滋补品,须臾,那人身上的伤口已不再流血,她就近把那人丢到水里,冲洗掉他身上的血污。她虽然法术低微,不过把人运回她的地盘还是没有问题的。请来了见多识广的蜜蜂小姐,她打量了男人一会儿,扇动着背上的翅膀:“死不了的,你的花蜜再喂他些,养些日子自然能好。”她问:“可是蜜蜂小姐,他是什么人啊?”蜜蜂小姐说:“我前几日下山的时候,边境在打仗,你看看这人的战袍,八成是个士兵,就是不知道怎么会到这山上来。”蜜蜂小姐叮嘱了她一番,大意是人心叵测,不可轻信于人,更不能暴露她妖的身份。铃兰似懂非懂地点点头,蜜蜂小姐是不会错的,于是在男人醒后,她便不肯出现在男人眼前,男人伤势未愈,也行走不得,她就每天夜晚把花蜜和清水神不知鬼不觉地放在树洞里。花妖的花蜜不同于普通花蜜,男人虽几日不进食,靠着花蜜和清水,竟也吊住了命。可是男人好奇心愈重,终于在一个夜晚装睡,把她抓了个正着。
      铃兰慌乱地想要跑开,被男人拉住:“姑娘是什么人,是你救了我吗?”这是铃兰第一次见到人类,遑论与他们交谈,她手足无措:“我不认识你,你伤好了,就下山去。”男人看着她手腕上的金铃:“原来每天梦里的铃铛声,都是你吗?”铃兰瞪他:“是我又怎样?要不是我,你早死了呀!”男人低低地笑出声:“齐某多谢姑娘的救命之恩。”铃兰看着他的笑容,一时间愣住了,这男人长得并不好看,面部线条硬朗,看着怪凶的,但笑起来有一种别样的柔和。她晃神半晌,殊不知齐默岩此时也正打量她,十五六岁的少女,面容说不上多精致,却清丽而纯洁,鬓角有一朵洁白如雪的铃兰花,穿着白色的襦裙,一双白玉一样的脚□□着踩在枯叶上,脚踝上挂着一串铃铛,倒不像一般的山野女孩儿。他道:“姑娘的救命之恩齐某没齿难忘,还敢请教姑娘芳名,今后必当报答。”铃兰呆呆地望着他,答道:“铃兰,我叫铃兰。”齐默岩笑笑:“铃兰姑娘。”铃兰方才回过神,想到自己刚刚竟为了一个人类呆住,不由得气恼,顿足道:“喂,你知道了我的名字,可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男人弯了弯嘴角:“在下齐默岩,是黎国大将军,被军中的叛徒暗算,受了重伤,所以才倒在了这山中。”黎国?虽然铃兰不曾离开过骊山,但蜜蜂小姐常常跑出去,知道很多事情,就回来讲给他们这些法力不够强的小妖听,原来他就是那个名震天下的黎国大将军齐默岩么?
      齐默岩提出要下山,铃兰有点失落,道:“知道了,明天天亮,我带你出去,你自己找不到路的。”小玉临走前在她的地盘里布下了很强的阵法,若有人类来袭,她只要好好地呆在山洞里,敌人自然会困死在阵法里。至于别的妖怪,小玉倒是不曾担心,山里还有树妖,蜂精他们坐镇,再怎样也掀不起大浪。铃兰说完,放下了蜂蜜和清水,就跑了,任齐默岩怎么喊也没用。
      第二天铃兰依言带齐默岩下山,却也没有带很远,领着他走到了山路上,就说:“好了,你自己出去吧,我走了。”齐默岩听出她不太高兴,唤住她:“铃兰姑娘!”铃兰站住脚,转身看他:“还有什么事?”齐默岩从怀里拿出了一样东西,递到她面前:“铃兰姑娘,这个给你。”铃兰看了一眼,是一块月牙形玉佩,颜色碧绿,一眼就知道是好东西。铃兰当然不知道这东西在人间的价值,只觉得这种绿色的石头在骊山深处多的是,接了过来:“我收下了,你可以走了。”齐默岩笑道:“铃兰姑娘,我给了你一块玉佩,你也得给我点什么,好让我日后来找你吧?”铃兰撅了撅嘴,她才不想要这个才跟她说了几句话就要走的人找她呢。不过她还是摘下了右手食指根部的铃铛:“喏,给你,你下次来,就摇它。”不然这傻子依旧找不到她的树洞,相反,这铃铛在山中一响,她就能来找他。齐默岩对一块珍贵的玉佩换了一只铃铛的事毫不在意,接过铃铛小心地收在怀中,方转身离去。走出骊山的时候他回头看了一眼,隐隐看见半山腰的一抹雪白衣袂。
      3.
      铃兰依旧每天在山里玩耍,只是有时会驻足聆听,有没有悠扬的铃铛声,可惜她始终没有等到。三年,五年,十年,对妖来说算不得什么,可是蜜蜂小姐说过,十年对人类来说,是很长很长的一段时光,她想,那傻子是不是忘记了要来找她了,还是,他找错了路?终于忍不住去问蜜蜂小姐,蜜蜂小姐对十年前小铃兰救的人类还有点映象,毕竟那是小铃兰活到现在见过的唯一一个人类。她惊讶于那人的身份,更惊讶于铃兰对那人的念念不忘。
      蜜蜂小姐承诺替她去打听,她在山里呆着,愈发地急切。蜜蜂小姐回来的时候,看着铃兰欲言又止,她急了,一个劲儿追问,蜜蜂小姐终于告诉她真话,原来,三年前的那场战争,他战死沙场,举国上下无不悲痛欲绝。铃兰呆呆地坐到地上,不言不语,有很长一段时间,妖怪们都没有再收到铃兰的花蜜,因为第二年的花蜜送出去,是苦的,自此之后,铃兰就不敢再送了。妖怪们都心照不宣地明白了什么,天天有不同的妖怪上门找她玩儿,以此分散她的注意力。或许是妖怪们的苦心起了作用,年复一年,她终于不再想着那个永远见不到的人,也重新酿出了清甜的花蜜,只是她还是时常喜欢跑到他们分离的山路前看看,那里已经长出了青苔,盖住了青石板。蜜蜂小姐默默叹气,她不是忘了,只是把那个人尘封在了记忆里。
      
      彼时的齐默岩已经回到了天庭,那次下凡本是意外,全怪天华那个闲极无聊的仙君故意把他灌醉,才害的他在回宫的路上一脚踩空,就那么投胎去了人间。听说天华那段时间被天帝发派去练兵,没办法,谁叫他没轻没重害得大将军下界去了,齐默岩的工作不是只能由他承担了。
      他回去的第一天,除了一众仙子仙君欢迎,三公主也来了,天帝还在宫殿里替他办了接风宴。天华一见他就热泪盈眶:“兄弟,你可回来了,练兵这活,真不是人,哦不,仙干的。”他冷冰冰道:“自作自受。”
      自他接管回天兵的领导权,天华又闲了下来,闲来无事便找他下棋,而他时常走神。终于天华忍不住问:“我说,你下了个凡,怎么脑袋不好用了,别是摔下去的时候摔傻了?”齐默岩不理他:“我总觉得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天华道:“怎么?忘了罚你的兵?”齐默岩瞟了他一眼:“是我做人的时候的事。”天华挥挥手:“人间的事,本就是你回到天界后应该忘的,纠结这个做什么。我说,你以后能不能对巧珠好点?人家对你真心实意。”巧珠就是三公主。齐默岩拂袖而去:“自己喜欢就去跟她说,找我做什么?”天华气得跳起来:“她但凡眼里有我那么一点点,至于让你捷足登先吗?你下界二三十年,她都还对你念念不忘!我应该再把你丢到凡间再呆个几百年!”原本躲在暗处的三公主被天华一句话气得跳了出来,揪住天华的耳朵:“死天华!原来你是故意的!”天华哪里想得到巧珠在这里,连连求饶,齐默岩把这两人的吵闹丢在身后,一路兀自思考着那件被自己忘却的事。三公主忙着和天华算账,竟也忘了来追他。
      某日天华无意间发现不对:“诶,你的新月翠玉呢?”那玉佩是齐默岩一直戴在腰间的,若不是他今日忽然想到,还真没发现。齐默岩一愣,伸手一摸,果不见那玉,也怔住了。天华道:“别不是掉在了人间?我说,你忘掉的那事,只怕这块玉有关。”齐默岩想了许久,也不曾想起一星半点,最后摇摇头:“罢了。”若是找不回的记忆,他也不会过分执着。
      直到有一天,巧珠在他这里又得了冷脸,忍不住掉下眼泪,天华气冲冲地提着他的宝剑来找他算账。天华这次是动真格的,两个人打得鸡飞狗跳,惊动了不少仙君,在腾空避让天华的剑锋时,他身上落下了一枚金铃。铃铛叮叮当当响着从他怀里滑落,他忽的晃了神,耳畔传来少女清脆的声音。
      你下次来,就摇它。
      明天天亮,我带你出去。
      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
      铃兰,我叫铃兰。
      要不是我,你早死了呀。
      他沉浸在这声音里,早已忘了闪避,若不是闻讯而来的三公主及时拉住天华,他身上非得多个窟窿。他顾不得这些,伸手抓住了金铃,落到地上,一时不能回神。他想起来了,那个身上挂着金铃的小姑娘。转身就走,天华喊他:“喂,你要干嘛?”他头也不回:“去找她。”天华追上去:“喂喂喂,谁啊?巧珠还在呢!”他随口答道:“人间的姑娘。”天华一路追了过来,后面跟着三公主,天华道:“我说,这都过了百八十年了,人间的姑娘,就是不死也是老太婆了,你干嘛想不开啊,喂!”
      循着模糊的记忆来到骊山,树木更加繁茂,他已完全找不到路,追的气喘吁吁的天华放下巧珠——巧珠跟不上他,是天华一路带着的,道:“诶,到了吧?你要找谁啊?这深山老林,连个人影都没有吧?”齐默岩摇响了金铃,他已经想明白了,那姑娘根本不是人类,就是一个小妖。
      铃兰正坐在树干上,晃着双腿,和新化形的小妖一起听蜜蜂小姐的新故事,说起来,她是这骊山里唯一一只化形三百年却法力如此低微,还要听蜜蜂小姐讲故事的妖了——有能力的,早就出去自己闯荡了。她听见了金铃声,不是自己身上的铃铛,她愣住了,那个人,是他吗?她好不容易要将他忘记的时候,竟然来了吗?摇摇头,不可能,他死了,怎么还可能来找她呢?她试图把注意力转移到蜜蜂小姐这里来,又听见一声铃铛声,她一个激灵,跳下树就往那个方向跑。蜜蜂小姐被她吓了一跳,喝令小妖:“你们呆着!”就追了上去。
      铃兰循着铃铛的声音一路飞奔,终于找到了声音的来源,但是她没有认出他来。毕竟,天庭大将军的真颜,比他为人时俊朗了不止一倍,铃兰呆呆地望着那枚金铃,抚了抚右手上空落落的食指,果然不是他么?然后瞪住他,怒道:“你这偷东西的小贼,这铃铛为何在你手里!”下一秒伸出手去,极为生气:“还我!”巧珠想说话,被天华捂住嘴拽走了。
      齐默岩惊讶,随后了然,一笑道:“这可是你送给我的,为何说我偷了?”铃兰怒道:“你胡说!我分明是给了齐大将军!”齐默岩失笑:“铃兰姑娘,这可是你给了我能让我日后找你的信物,如何赖账不认?”铃兰瞪大眼睛:“你,你是……”齐默岩微笑:“在下齐默岩,本是天庭兵将统帅,因为意外下凡,有幸得姑娘相救。”铃兰收回手掌,依旧不高兴:“那你为什么现在才来!”齐默岩忍不住笑,这姑娘,过了将近一百年,还是这样傻傻的可爱啊,解释道:“回了天庭,人间诸事便都会忘记,我也是才想起来。”铃兰板着俏脸,心里却早就信了。齐默岩把手伸给她:“那么,铃兰姑娘,你愿意和我走吗?”铃兰惊讶地望着他,又转头看向跟上来却一直不出声的蜜蜂小姐,她想跟他走,又舍不得。蜜蜂小姐笑道:“铃兰长大了,想去,就去吧。”又看向齐默岩:“天庭大将军,铃兰不懂事,还请您照顾好她。”齐默岩点头,眼里的坚定,已是无声的承诺。铃兰犹豫,道:“蜜蜂小姐,其实我很舍不得你们。”蜜蜂小姐微笑:“知道,只是现在有了更舍不得的人,去吧,我会转告树妖他们的。”铃兰很灿烂地笑了一下,抬起手,小心翼翼地放到他的掌心里。
      4.
      齐默岩带她去了天庭,然后去见了天帝。铃兰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齐默岩出来之后,天帝下旨封她做了个花仙。这花仙的地位,其实也就和弼马温差不多,管一小片花圃,照料好里面的花花草草也就是了,别说铃兰不知道这花仙的地位,就是知道了,也定然不会放在心上,更不会和那猴子一样大闹天宫。铃兰没有想过为什么齐默岩不娶她,天界只是封她一个小小的仙子。她本是骊山花妖,心思单纯,在此之前从未踏出过骊山,对外界所有的认知都来自蜜蜂小姐的讲述,蜜蜂小姐没讲过的,她自然也就不懂。就像她也不懂何为爱情,她只知道看见齐默岩会很高兴,和他说话会很高兴,至于别的,她本也就没想过要求更多,所以天帝的旨意,她倒是接的很高兴的。
      铃兰照管着那一片小小的花园,齐默岩倒是经常过来,每次都变着法儿地给她带各种稀奇的小玩意儿,还有各类仙丹妙药——十有八九都是从老君那里打劫的,以此助她提高修为。不过铃兰志不在修炼,仙丹跟饭一样吃着,效果却不见得有多明显。
      齐默岩来,是铃兰最开心的时候,其他时间,她都只是一个人呆在花园里。她在天界没有朋友,仙子大多都看不起她,见了面也要奚落她两句,铃兰原本不懂这些人情世故,可是后来也渐渐懂了,这里不是骊山,大家都不喜欢自己。于是她就缩在那一小片园子里,轻易不肯出门,只有黄昏的时候,她偶尔会去天边看看晚霞,可没多久也不喜欢了,在骊山的时候,她最是喜欢天边的晚霞,一看就忘记了时间,可现在在天上看,只觉得也不过如此。
      她开始想念骊山,想念那些在山里自由自在的日子。最近齐默岩也很少来了,是因为腻了吗?她逐渐明白了很多东西,不再是以前那个不谙世事的铃兰小妖。于是她越发沉默下去。齐默岩再来的时候发现了她的不对劲,柔声问她:“铃兰,不开心吗?”铃兰闷闷道:“我想回家,我不要在这里呆了。”齐默岩说:“铃兰,做了仙子,天庭就是你的家了,怎么说这样孩子气的话。”铃兰不看他:“我不做仙子了,我要回骊山。”齐默岩语气重了些:“铃兰。”终于不舍得说重话,又放缓了语气:“是因为我最近来的少吗?铃兰别生气,最近公务比较多,我不来的时候,你要好好修炼。”铃兰终于抬眼看他:“我不想修炼!从前在骊山的时候,从来没有人说过我必须得修炼,活得开开心心的,为什么到了这里,就必须要修炼修炼的?”齐默岩无奈,抚着她的发丝:“因为要做将军夫人,就必须得修炼呀。”铃兰在天界呆的久了,人情世故也基本懂得了,可是这一声“将军夫人”也没有给她带来多少开心。齐默岩摸摸她的头:“我要走了,铃兰,可能很长一段时间都来不了,你要乖乖的,好吗?”铃兰看他:“你要去做什么?”齐默岩说:“我有事要离开一段时间,等我回来。”铃兰便不在追问,闷闷地点了点头。
      齐默岩确实有事,天界和妖界要开战了,他是天界的将军,自然首当其冲。可他不愿意把这些告诉铃兰,他知道铃兰不快乐,可是眼下战争迫在眉睫,他想,等他凯旋,就向天帝请辞,带着他的小姑娘去看她喜欢的景色,去走她走过的路。
      战争总是生灵涂炭,可是对天界来说,经历了一开始那段比较艰难的对抗之后,忽然迎来了转折点。妖王的王后,竟然机缘巧合之下成了天兵了俘虏。妖后被压着走向天庭的天牢时,天庭的仙子都跑来凑热闹。铃兰本在浇花,听见外面不同往常的喧闹,也跟了出来,拉住一个仙子:“这是做什么?”仙子不怎么想搭理她,随口答道:“齐大将军俘虏了妖界的王后。”齐默岩么?听见他的名字,铃兰赶紧跟了上去,一路挤开熙攘的仙子们,不管身后的不满,终于见到了齐默岩,和他身后被天兵押着的妖后,一瞬间,她愣住了,下一秒,垂在身侧的手狠狠握成拳。
      5.
      小玉。妖界的王后,竟然是两百年没见的小玉。小玉感觉到熟悉的妖气,抬眼一看,正巧碰上铃兰不可置信的目光,不由得苦笑,转过头去。铃兰转身跑了,她要救小玉,哪怕因此站在齐默岩的对立面。
      小玉坐在天牢里,双膝蜷起,她刚刚看见铃兰了,她不会认错的,可是,她怎么到了天界?她会来见自己吗?如果她来的话,就可以请她带句话给王。她没有想到自己会这样大意而落入敌手,这对妖界来说绝对是不小的打击。王该怎么办?她知道夫君不会丢下她,可是,这样就要受制于天界么?她一定得想办法传话,妖界不可以受制于天界,哪怕牺牲她。正思量着,忽然听见一阵悠扬的铃铛声,绵绵延延,然后她就看见狱卒们渐渐闭上眼睛,脸上还有微笑。铃兰!她太熟悉这铃铛声了,她竟然来了。
      果然,狱卒倒下后,一道白色的身影出现在小玉眼前,正是铃兰。铃兰看着眼前一身血污的小玉:“玉姐姐!你怎么……?”小玉苦笑:“你还肯来见我,能帮我带句话吗?”铃兰急急忙忙道:“我怎么会不肯见你,我救你出去!”小玉连忙阻止她:“你救不了的!牢门设了法,会伤到你。”铃兰一顿,想了片刻,问她:“你能化出原形吗?”小玉不知道她要干什么,仍然点点头。下一秒,就看见铃兰双腿消失,一支花枝从底下冒了出来,枝头是一朵盛放的铃兰花,花瓣格外的大,铃兰道:“玉姐姐,你上来。”小玉会意,化作大蝴蝶趴在花瓣上。铃兰控制着花朵合拢护住小玉,又把花枝抽了出来。
      铃兰毕竟法力不够,昏睡的狱卒里修为较高的已经醒了过来,不过他们都不是小玉的对手,小玉一路打一路往外走,铃兰跟在后头给她指路。终于是惊动了齐默岩,小玉也开始支持不住,可是却始终没有败落,他们都清楚,是齐默岩手下留情了。齐默岩挥开小玉的一道攻击,冷冷道:“铃兰,过来。”铃兰避在小玉后面,齐默岩浑厚的法力,始终没有伤到她一分一毫,全冲着小玉去了。听见齐默岩压抑着怒气的声音,铃兰呆呆地看了他一眼,犹豫半晌,摇摇头,齐默岩心里怒气更甚,加大了攻势,小玉一时支持不住,被一道白光打中,顿时跌坐到地上,铃兰惊呼一声,抢上前去扶住她。齐默岩一击得手,没有乘胜追击,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们:“铃兰,我不想再说一次,过来。”铃兰忙着查看小玉的情况,没有理他,齐默岩冷哼一声,举起□□。
      然而这次的白光没有击到小玉身上,一张碧绿的枝条织成的网挡住了齐默岩的法力,他这次是下了狠手,绿网与白光相撞发出“嘭”的一声。是铃兰。素日里修为低浅的铃兰,在这样的关头激发出了潜力,竟然凭一己之力挡住了天界修为最高的大将军的全力一击。只是她当然不可能挡住太久,枝蔓很快被震裂,她被震的胸口大痛,满口的铁锈味儿,血丝已经顺着嘴角流了下来——那些枝蔓是她的真身所化,否则也不可能挡住齐默岩。枝蔓破裂,白光却依旧,她狠狠地把小玉推下了天门:“走!”然后转过身来,看着愈来愈近的白色光球,她的嘴角勾起,轻声道:“齐默岩,再见。”一张更大的绿网盖向了光球,借着枝蔓弹出的反冲力,她的身子也飞出了天门。
      齐默岩收了法术,只见地上盘曲叠绕着一株巨大的已枯萎了的铃兰花——那是铃兰真身的遗骸,她舍弃了自己的一半真身离开。齐默岩几乎站不稳,她走了,拼着舍弃真身也要离开,还救走了妖后,顷刻又是战局的扭转,她竟然连他也不顾了吗?一时间说不上是担忧更多,还是心痛更多。
      铃兰和小玉一起掉落凡间,铃兰此时已经只剩一口气强撑,下半身已经化为了原形,倒是小玉还好些,一路带着铃兰回了骊山。
      铃兰吃的那些灵丹妙药这时候显出效果来了,虽是舍弃了一半的真身,竟然不到百年就恢复了,自那天之后,她开始努力修炼,也不贪玩了。小玉没多久又回了妖界,是妖王亲自来接的,这五百年倒也时常回来,每次都给铃兰带许多好东西。
      6.
      一股寒气逼来,枪尖近在眼前,铃兰把自己从回忆里抽出来,专心迎战,她可早就不是从前那个铃兰了。然而,短短五百年,即使铃兰修为再精进,也敌不过齐默岩的深厚功力,劣势在数百回合后就显现出来了,铃兰已经开始体力不支了,动作也慢了下来。终于,齐默岩的光球打过来的时候,她来不及闪避,被打的一口鲜血喷出,跌到地上。齐默岩便收了手,他并不想伤她。身后的天兵已经过去控制了铃兰,铃兰没有再看他,跌跌撞撞地被天兵押回了天庭。
      
      铃兰在天牢里呆到第三天的时候,巧珠和齐默岩的婚礼如期举行,齐默岩依然是面瘫脸,全没有一点成亲的喜悦,天华看得咬牙跺脚,恨不得把喜服扒下来穿到自己身上。就在这个时候,妖王找上门来了。
      妖王携着妖后,堂而皇之地从天门走了进来,在场的仙子仙君都呆住了,妖王不等招呼,开口道:“天庭今日可是热闹得很啊。”五百年前那场战争,最终一仙妖的和亲终结,勉强称得是个秦晋之好。天帝勉强挤出一丝微笑,保持着礼貌招待妖王。小玉凉凉道:“听说今日成亲的是那个傲慢无礼又没有什么能力的废物三公主。”巧珠被气得一把掀了盖头,脸色苍白。小玉咯咯一笑,素手微抬,一个法术向巧珠丢过去,她用了十成十的功力,眼见巧珠就要命丧当场,蓦地从旁边扑出一个人影,以血肉之躯挡住了那一道攻击。看清来人,巧珠的眼泪止也止不住,哭喊出来:“天华!”
      小玉慢条斯理地看着自己的指甲,道:“真没意思。”妖王看着她,道:“玉儿,别忘了正事。”小玉朝妖王一笑,跟到了他身后。天帝气得脸色铁青:“妖后不分青红皂白就对我天庭公主出手,究竟是什么意思?”妖王冷冷道:“就是这个意思。把铃兰放出来,本座自然离开。”齐默岩站出来,气势不低于妖王:“铃兰只是一只小妖,和妖王非亲非故,为这样一只逍遥破坏两届和平,值么?”妖王冷冷一笑:“夫人的妹妹,自然就是本座的妹妹,妹子在天庭受辱,做兄长的岂有袖手旁观之理?”齐默岩还想说什么,被天帝打断:“好!朕放人,不过,伤了公主,妖界是否该有赔礼的诚意?”妖王冷冷看他一眼:“手下败将,没有资格谈这些。”一句话堵的天帝无话可说,命令道:“齐默岩,你自己抓的人,自己带出来。”
      铃兰坐在牢里,眼神呆滞,直到一抹红影闯入眼帘,齐默岩看着铃兰丝毫没有活力的样子,心里揪着疼。亲自解开结界,命狱卒打开牢门,他走了进去。铃兰抬眼看见他身上的喜服,明白了什么,一言不发。齐默岩在铃兰身前蹲下来:“铃兰,妖王和妖后来了。”铃兰依旧不说话。齐默岩又道:“你还可以选择的,留下来,我会辞去我的职务,我们去你喜欢的地方。我们,成亲。”他现在坚定了自己的心意,他爱的人,他定要护她周全。至于巧珠,想必她今天也看清了自己的心意,应该也不会再难为他了。铃兰终于看他一眼:“天帝答应放我走么?”齐默岩道:“是。但是铃兰……”铃兰这回没有再等他说话,自己站了起来,径直离开天牢。齐默岩一路跟出去,说了很多话,铃兰都不理他,直到在大殿上看见小玉,她才浅露笑靥:“玉姐姐,妖王殿下。”小玉一把拉过她:“王今天可是认了你妹子呢,我们走吧,回妖界好好地替你接风洗尘。”一路拉着她走向天门,妖王略带挑衅地看了天帝一眼,转身跟上她们。齐默岩定定地看着铃兰的背影,所以,这是你的选择么?
      铃兰走到天门前,忽然想起一件事,停下脚步,对小玉说:“玉姐姐,等我一会儿。”小玉点头,铃兰便转身回去,齐默岩一瞬间狂喜,以为她改变主意了,谁料,铃兰只是走到他面前,递了一样东西给他。齐默岩看清那样东西的时候,浑身血液都凝固了,是那块月牙玉佩。他不接,铃兰就那么伸着手,最终,他苦笑一声:“收着吧,给你了,就是你的。”铃兰拉起他的手,把玉佩塞给他,说:“齐默岩,再见。”然后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去。
      齐默岩记得,她上一次离开他的时候,也是说了这样一句话,可是这次,他知道,他们是真的,再也不见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