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长,在下已婚

作者:渭洄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九章:单线桥通彼岸人

      那弟子应该是贴心的为他们示范一下,只见他身姿飘逸,几个起落便安全落到了另一边,水中的绳子仅仅在水面晃了晃,没有沾湿一点。沉香坞弟子的风姿果然名不虚传。
      
      金泽收好衣角,拍拍银子肩膀冲另一位弟子道:“劳烦道长照顾一下了。”
      
      言罢,他轻提一口气,踏上了那根细细的绳子。
      
      一个起落,第一步落下,湖水堪堪没到鞋底,再深一些鞋子就全湿了。金泽暗自庆幸,一鼓作气深一脚浅一脚飞到了对岸。
      
      虽算不上身姿飘逸,没掉进水中金泽已经很满足了。
      
      然后就是小道长提着大呼小叫的银子一路飞跃而来。
      
      到达之后银子直接瘫坐在了地上。
      
      金泽拱手:“道长好身手。”
      
      跟着小道长们甫一踏入沉香阁,一股心旷神怡的清香袭来,沁人心脾。
      
      阁中十分宽敞明亮,正厅除了一张小小茶几再无其他,干净明亮的地板几乎能当镜子使,这让金泽很是下不去脚。
      
      “师兄在静室等您,”小道长将金泽引到了侧门走廊,“尽头那间便是。”
      
      “好,多谢道长。”
      
      银子经历了方才的刺激这会儿还在脚软,有气无力道:“少爷,您自己进去吧,我要缓一会儿。”
      
      金泽看他那没出息的样子就嫌弃的不行,却也只能点点头:“不要乱跑,记得把东西交给小道长。”
      
      来之前,金泽备了厚礼,来感谢沉香坞的照顾。
      
      “好的少爷。”银子蔫着回。
      
      走廊里很安静,没有外面的闷热,加上那股香气,再浮躁的心也能渐渐平静下来。
      
      来到最后一间,金泽方要抬手敲门,门便自己开了。
      
      里面像是大厅的缩小版,只是在那茶几前坐着几日不见的故人。
      
      “金公子,请进。”明葱转头,冲他一笑,淡淡的笑容令人身心舒畅。
      
      金泽进门,语气带着调侃:“道长这屋子洁净到让我感觉踏一脚都是罪过。”
      
      明葱放下手中的书看他道:“无人会定你罪,请坐。”
      
      金泽学着他盘腿坐下,忍不住道:“道长这样坐久了不会腿麻吗?”
      
      明葱笑着摇头:“金公子似乎很关心我?”
      
      “啊?”金泽惊,“这个,其实我就是个烂好人,平时就爱管闲事。失礼了,道长。”
      
      “哦,”明葱脸上不动声色,“这样啊。”
      
      金泽适时转移话题:“此次前来,其实是有事相求。”
      
      “金公子不必客气。”
      
      “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儿,就是想问问,最近可有什么稀奇事儿发生,比如哪里出了个宝贝,哪里出了个妖邪这种。”
      
      明葱道:“稀奇事每天都有,最近却似乎多的异常。目前最大的异动,应该就数南海那边了。”
      
      “南海......”
      
      “嗯,”明葱又道,“南边最近邪气涌动的厉害,沉香坞这边大师兄已经赶了过去。”
      
      金泽沉吟片刻道:“有具体方位吗?”
      
      明葱摇头:“目前我们也在等消息。”
      
      南海范围广阔,要传音联系太困难,只能等那边人有了确切事发地点传音回来。
      
      金泽轻叹口气,如果南海真的出了什么事,他外公十有八.九就在那里了。
      
      明葱看一眼金泽,开口道:“恕我冒昧,请问可是白先生出了事?”
      
      “你,”金泽怔楞,“道长怎么知道?”
      
      明葱眉头轻蹙道:“近日已有二十一位除妖者被不知名势力偷袭迫害至轻伤或伤亡。”
      
      金泽心里突了一下:“伤亡?”他勾了勾嘴角,却笑得难看极了,“怎么可能,老头子这么强,顶多......”
      
      “不必太过担忧,”明葱又道,“以目前情报来看,那股势力想消损除妖者灵力,以达到破其封印,释放邪灵,甚至夺得封印法宝等目的。”
      
      “除妖者”这个称呼是比较尊敬的一种叫法。之前修道除妖的队伍还没成门派,散落至各处时,这些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称号——除妖者。白一条便是其中一人。
      
      这些人独成一套除妖体系,各自为伍,互不相干,行走于各地,收服邪灵、拨正邪乱,是一群极具正义,又身怀绝技的人。
      
      之后各大门派崛起,沉香坞和青罗古刹对鼎而立,这群人或自称门派,或归入其他门派,或仍孑然一身,渐渐淡出了大众视野。但人们仍是对这群人存有敬畏之心。
      
      没想到这群仁义至极的队伍却引来了不轨之心。
      
      这些人共同的特点除了实力雄厚、身体年迈外,就是他们曾封印过数以万计的邪灵。所以每当一位除妖者大限将至,将引起各大门派整齐划一的动作,那就是前往这位除妖者曾封印过的地方将那些邪灵再次封印或直接消灭。
      
      “封印”是曾经除妖界最通用的方法。
      
      明葱取出了阴阳镜道:“经查阅《封灵录》得知,此镜曾经乃是白先生所有,后用来封印。通过桃花境异变可得,封印只在特定的时间才稍减弱,所受影响不大。吴师叔也将此镜重新检测,灵力损害不足一成,所以白先生受伤是真,只是不会有大碍。”
      
      《封灵录》便是为了便于管理,收录了各位除妖者封印的各类信息。
      
      金泽听了松一大口气,其实在吊坠失灵他便有所猜测,只是吊坠品级太低,无法直观推断出外公的真是情况。现在明葱一席话,无疑给他吃了一颗定心丸。
      
      “多谢道长,我这些日子夜不能寐,就怕老爷子出什么事。如果他出事了,我真不知道......”金泽说道这里顿了顿,“真不知道如何跟我弟交代。”
      
      想了想金泽又补漏道:“这次来晋州,就是受小弟所托,他联系不到外公又忙着成亲无法脱身,我只能代他来晋州瞧一瞧。”
      
      明葱勾了勾嘴角又立马压了下去:“白先生的实力有目共睹,相信他老人家定能顺利度过一劫。”
      
      顿了顿他又道:“若金公子实在放心不下,明某不日将前往南海,你也可以一同前往。”
      
      “可以吗?”金泽喜道,“那我先在这谢过明道长了。”
      
      明葱笑:“不必客气,到时还请金公子助一臂之力。”
      
      这话听多了金泽脸皮再厚终于也受不住了:“道长您可莫如此说了,在下真的是惭愧、惭愧。”
      
      他只盼着不给明道长带来霉运,就谢天谢地了。
      
      气氛正融洽,门外传来敲门声。
      
      明葱面无表情,口中道:“进。”
      
      “师兄。”是沉香坞的小师弟,“吴师叔找您。”
      
      明葱:“我稍后过去。”
      
      “那么......”金泽起身,腿一软差点跪地上,索性被旁边人一手拉住,才没丢了大面子。
      
      金泽看着明葱笑的尴尬:“那么,我先回去,道长您有消息传音给我便可。”
      
      明葱托着金泽一只胳膊道:“看来以后我这静室,还是备个凳子好。”
      
      金泽继续尬笑:“这个可以,你也别老坐地上,这里靠水潮湿,容易老寒腿。”
      
      明葱笑:“好,记下了。”
      
      金泽:“......银子?”
      
      “哎,少爷这儿呢!”
      
      “回家。”金泽转脸对明葱道,“道长,在下先告辞了。”
      
      明葱道:“顺路,一起吧。”
      
      金泽,咽口口水:“好。”
      
      出了静室,便是那让人眼晕的单线桥,四通八达,通往各处。
      
      金泽正想说先走一步,胳膊又被人抓住。
      
      “???”
      
      明葱:“顺路,送公子一程。”
      
      话落,金泽就被拉着一起飘向了对岸。
      
      是真的飘,全程明道长脚尖都没点一下绳子,还是在带着金泽这位八尺男儿的情况下。
      
      刚开始,金泽胸口还提着一口气,等着明道长踩一下绳子时自己也借个力,结果直接到了对岸,他这一口气也没下来。
      
      “金公子,可还好?”
      
      金泽点头:“还好,多谢道长。”其实头还是有点晕,憋的。
      
      明葱则轻叹口气道:“我们如此这般经历,你也不必再如此客气了,可好?”
      
      金泽笑:“如此甚好,那就不跟道长客气了。您走好,我再领着银子四处转转,难的来一次,必要大饱眼福才对。”
      
      明葱点头,对拎着银子过来的弟子道:“阿六,照顾好金公子。”
      
      “是,师兄。”
      
      冲金泽点头示意,明葱足尖一点,顺着一根绳去往不知名的静室了。
      
      “公子,您请便,有什么需要跟我说就可以。”阿六尊敬开口。
      
      金泽点头,拍拍摊在地上的银子:“走了。”
      
      银子爬起来神色恹恹跟上。
      
      金泽晃着身子沿着沉香湖走着,此时天色渐晚,尽头已经出现了大片红黄的晚霞,印在水面上和着这起居静室又是一番美景。
      
      此时一片片白影闪过,是沉香坞弟子们纷纷从起居静室里出来了,水面上一下子又热闹了许多。
      
      “这是到做晚课的时间了。”阿六解释道。
      
      “哦,”金泽点头,又道,“那小道长,您先去做晚课,我自己逛逛即可。”
      
      阿六笑着摇头道:“没关系的公子,我这是公差,要去了三师兄还要骂我呢。”
      
      金泽笑,来了兴致:“你们明葱师兄还会骂人?”
      
      阿六小声道:“这脏人耳的粗话是不会说的,毕竟我们师兄教养可是顶尖的。但是最厉害的就是,骂人都不带脏字的,那才让人难受。”
      
      金泽:“这么,厉害的?”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