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我爱你

作者:小小嘚包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Chapter 25

      包小小以最快的速度赶到陶行书就职的医学院附属医院的急诊室,余晖坐在病床边上,左脚踝包裹着厚重的石膏和纱布,散落在旁的纱布上面全是斑斑点点的血迹。
      
      “余晖,你怎么了?怎么受伤了呢?严重不严重?”包小小箭步冲前,蹲在余晖脚下,想碰又不敢碰他的伤处。
      “没事儿,没事儿,小伤,小伤,不要紧,不要紧。”余晖拍了拍包小小的肩头,扶着他的上臂示意他起身。
      
      包小小见他不愿让自己担心而强露的笑容倍觉心酸,刚刚那位道士的话重现耳边—‘轻则伤筋动骨,重则命丧黄泉,必将有血光之灾’...克制不住地红了眼圈,颤声道:“余晖,对不起,是我不好,都是我的错。”
      “你看你看你看你,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按照剧本的设定,余晖自然清楚现在的包小小已经和蒋文明扮演的道士见了面对了话,没承想他感情如此脆弱,不但对道士的话深信不疑还自责不已,这瞬间余晖觉得自己做的有点过分,箭已离弦,没有挽回的余地,只得硬着头皮演下去。“这跟你有什么关系?是我过马路不小心,跟出租车撞上了,伤得不重,真的,不信你问大夫,是不是轻伤?”
      
      “是的。这位患者的伤势不算严重,轻微的骨裂,上了药包扎,养几天就好,别太担心。”陶行书接收到余晖挤眉弄眼的暗号,甚解他心地将原本设计重度骨折改为轻微骨裂。
      
      “那什么,小伙子真对不起,都怨我,一时没注意开到了人行横道上,撞伤了你,这样,这医药费误工费营养费什么的都我出,实在是对不住。”余晖威逼利诱蒋文明说服了老实巴交的董礼貌参演这出戏,本色演出撞上余晖的出租车司机,毕竟参与的人越多越逼真。
      “您还真甭客气,也怨我,不该停在那人行横道上看手机,也不是什么大伤,钱不钱的您也甭太在意,大家伙儿挣点钱也不易。”戏中的余晖不忘发扬他善解人意的优秀品德。
      
      “大夫,我们现在能出院了吗?什么时候再来换药?”包小小不在乎也懒得跟董礼貌拉扯到底该不该赔钱的事,他只关心余晖的脚伤。
      “可以,随时可以出院,再换药嘛,五天以后。”陶行书他们故意将换药的间距拉长,五天后也许包小小和余晖就各奔东西互不相干了呢。
      
      “好,大夫,谢谢您。”包小小刚要搀起余晖,手机铃响,通了电话,公司的贵宾客户明天安排海外出差,要求今晚提前召开策划案确认会,作为策划案的撰稿人,包小小是没有缺席的理由。
      “你有事你先忙去,我这边没问题。”余晖大概能猜到包小小的公司有急事要赶回去,这预想之外的突发事情,对于他也是有利的情况,省得不知要演到何时。
      “那你能行吗?你怎么回去?”包小小不放心。
      “我没事儿,司机,司机师傅我送回去。”余晖指着跟木头杵着不动的董礼貌,提出合理的解决方案。
      
      “对对对,我送您回去,我送您回去是最应该不过的。”反应慢半拍的董礼貌在陶行书不着痕迹地踩了他的脚面后意识过来,接上了话。
      “那好吧,对了,你叫这位司机师傅背你上楼,别逞强。”包小小轻吻余晖的侧脸,到底是放不下心,叮嘱他。
      “嗯,知道了,你回公司开车小心。”余晖拉了拉他的手,也嘱咐他。
      
      包小小是一步三回头地离开了急诊室,余晖始终面带微笑地目送他,直至他的身影完全消失不见,单腿蹦到大厅出口,确信包小小真正地离开了医院,舒了口气,一扭一扭地扭回急诊室。
      
      跟包小小前后脚来到医院的蒋文明躲在急诊室隔壁病床的拉帘里,换了衣服,等他们这出戏落幕,把五张粉红大钞扔在病床上:“哎,大晖,这是包小小同志给我的劳务费,给了我六百,跟话剧院租衣服一天一百,刨了这一百还剩下五百,还给你。你说你,人大老板就是阔气,上来就五六百,你倒好,我这差点中了暑就换你顿撸串。”
      “哎,大晖,你动作可快着点,我跟我同学好说歹说,人家才肯借这诊疗室给咱用,还得说他们主任不在,万一被主任发现了,我跟我同学就得吃不了兜着走。”陶行书收拾器皿,催促拆石膏的余晖。
      “哎,老余,你说你...你是不是有点过了?我看那人挺喜欢你的。你这受伤我看他比你还疼,我觉得他是打心眼里真心实意在乎你的人,你要不要再考虑考虑?再说,好聚好散,你说你弄这么一出骗他,是不是...?”董礼貌本不愿多嘴管闲事,可包小小对余晖的用情之深打动了他,忍不住要说出内心的想法。
      
      “他?余晖就是块顽石,任谁都敲不碎。”蒋文明好奇地摆弄各种医疗器械。“我告你,大晖,你要是不整受伤这出,他压根不信我的话。人对你真的是...我告你,就他求我要那什么化解方法的时候,我当时,我当时,我当时我差点就说实话了我。要不是咱们二十来年的交情,孙子才跟你这儿干着缺了八辈子大德的事。”
      “其实呢,我能理解大晖。”陶行书抢过蒋文明手里的小血管镊,瞪他。“别玩,玩坏了要赔。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不爱就是不爱,不能因为对方人好,或者对方喜欢自己爱自己就勉强接受。毕竟爱情是两方面的事情,单方面的爱情是暗恋或者单恋,可暗恋和单恋不是给对方造成困恼。再说,当断不断必有后患,早早了断对于双方都有好处,及早止损,各自寻找更为光明的幸福。”
      
      “哎,我说,陶行书,你这还是医学院的状元郎呐,你这给我包的什么玩意儿,怎么弄都拆不开,还给我包这么紧,你看我给这脚脖子勒得,又青又紫。”余晖深陷在拆石膏的困境中,拆来拆去石膏跟涂抹了强力胶般地糊在他的脚腕处。
      “这不是你要求的嘛,越真实越好,一切按照真的受伤来处理,真受伤比这包得还紧呢。”陶行书说归说,立马蹲下身帮余晖拆石膏。
      
      解放了双手的余晖直愣愣地盯着光洁的瓷砖,七上八下忐忑不安,他不知道以这样的手段可不可以达到与包小小一刀两断的效果?
      他不知道他这么做究竟是对还是错?
      他不知道如果日后包小小得知了真想会不会怨他恨他?
      他不知道放弃包小小对于他来说是不是正确的选择?
      他不知道他到底爱不爱包小小?
      
      自余晖‘出车祸’之日起,包小小除了当天晚上结束工作向他发了问候的消息之外,再没主动联系他,余晖尝试和他联系,发现电话通讯录、微信、QQ以及其他网络社交工具都显示包小小已将他拉黑。
      
      余晖成功达到他的目的,包小小的举动表明他对蒋文明假扮的道士的话笃信不移,这场余晖精心策划的演出收到了预期的效果。
      但是,余晖却没有为了能想出如此特立独行的办法而沾沾自喜也没有为了能摆脱包小小的纠缠而如释重负,相反,他这两三日,白天夜里都在思考相同的问题:他究竟爱不爱包小小?他这么做究竟是对还是错?
      
      如果爱,那么为何相处时找不到恋爱的感觉?
      为何没有激出他体内的爱情荷尔蒙?
      为何在面对包小小时没有心跳加速的爱恋表现?
      
      如果不爱,那么为何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对他关怀备至?
      为何能够容忍他的缺点和坏脾气?
      为何见他伤心而感到失落?
      
      二十六年来余晖首次体验何为百爪挠心的煎熬,何为忐忑不安的愁绪,何为心乱如麻的烦躁,何为进退两难的焦灼。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多谢支持!^_^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51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