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大佬年少时

作者:小晨潞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4

      早晨的阳光透过打开的窗户照进教室,金灿灿的光辉,晃的人眼酸。
      
      路又青就坐在南絮和任春艳的后排,即使周围一样闹哄哄的,他还是无比真切地听到了她们说话的内容。
      
      那是种什么感觉呢?
      他自从懂事起就听到了各种恶毒肮脏的言语,早都习惯了。
      像别人口中的自尊心和耻辱心也早都没有了,如果连肚子都填不饱,要这些又有何用?但是今儿的心却被猫儿抓了一把,撕扯着难受。
      
      南絮的马尾一晃一晃,显示着主人不错的心情。
      
      路又青眸中幽芒微闪,嘴角向下扯了一下,翻开了手中的语文课本。
      他并不需要有人替他辩驳。更何况,任春艳说的都是真的,他确实在狗盆里捡过馒头吃,不过那馒头不是狗的,而是狗先抢的他手里的。
      他只是又抢过来了。
      
      数学课代表刚过去。语文课代表李丽就过来了,她扎了个麻花辫,脸上有几粒小雀斑,走起路来还蹦蹦跳跳地,“絮絮,交作业了,你的周记呢?”
      
      “嗯?”
      南絮脸上的笑僵住了,反问李丽:“你说……语文作业是周记?”
      
      李丽点点头,已经伸手去接任春艳递过来的周记本了。
      
      任春艳表情丧的很,她趴在桌子上,也不再对同桌的异常表示惊奇,眼巴巴地瞅着数学课代表抱着一摞子作业本走出了教室。
      
      “别墨迹了。”李丽和南絮说话:“我待会儿还要把周记送去语文老师的办公室呢。”
      
      南絮伸手去书包里找周记本,动作慢吞吞的,脑筋却努力地转。
      她抬头去看李丽:“你先去收别人的,我忘记放在哪里了,书包里好像也没有,可能在桌斗里吧,马上找到了就递给你。”
      周记和作文这种东西,要发挥的空间太大了,若是不计较成绩或者跑题,胡乱写都不碍事。更不用提,写多少个字了。所以,她才撒了谎。准备趁着李丽收别人周记的时候,胡乱写个两段,先糊弄过去再说。
      
      “好吧。”
      李丽着急去收其他同学的周记本,也不怀疑南絮,不过还是催促她:“你快点啦,我最迟要赶在预备铃之前交给语文老师的。”
      
      “放心吧。”
      南絮长吁一口气,等李丽走去后排了,拿出周记本开始‘奋笔疾书’。
      她用了五分钟,写出大概二百字的周记,还特意分了三小段,名字是《我的周末》,流水账一般记录了她发烧、病好的过程和结果。
      
      等南絮把周记本递给李丽,预备铃刚好敲响。
      李丽对着她“哼”了一声,抱着周记本一溜小跑地出了教室。
      
      语文老师张梅手拿教案踩着上课铃声进的教室,她三十多岁的年纪,中等偏瘦的身材,模样端正,不苟言笑起来就显得很严肃。
      班长贾培喊了“起立”,班里的学生起身、站立、鞠躬、齐喊:“老师好”。
      
      南絮好多年没有经历过这种阵势了,心里涌出感动。
      等进入社会才知道,校园的时光才是最美好最单纯。有催你上进的老师,陪你玩耍的同学,甚至做错了事情也会被轻易的原谅。因为大家都觉得你还小呀,还是个孩子。
      
      张梅老师是属于对学生要求特别严格的老师。
      在她的课上,不允许有学生交头接耳开小差,学过的每一篇课文都要熟读乃至背诵。不仅如此,课文里拼音生字也都要一字不差的默写出来,连音调都不许错。不然,就要竹板打手心。竹板是竹子制成,拇指宽,成年人的手臂长。
      
      南絮记得,她也挨过竹板打手心,有一次是堂上背课文的时候卡壳了。挨了两下,疼也不算很疼,就是当着一班同学的面,觉得挺丢脸的。
      
      那么,就是这样的一位语文老师,又怎会放过不交她作业的学生?
      
      张梅按照李丽递给她的未交周记本的人名,一个个念了出来,然后每人赏了两竹板,依旧是打手心。
      南正豪也在其列,由于他挨打的时候下意识抽了下手,就被多打了一下。别人都是两下,他是三下。
      
      南絮低下头去看自己的语文课本,不和满脸哭咧的南正豪对视线。
      
      一上午学了两首诗,一首是李白的《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一首是王维的《送元二使安西》。
      南絮看着学的很认真,也和同学一起一板一眼的跟着张梅念诗句。但是她的心思不知道飞去哪里了,毕竟不是真正的四年级学生。
      
      上午11点45分,放学。
      下课铃响起,全校的学生开始收拾书包回家。
      
      南絮也不例外,她把课桌上的语文课本、练习册等装到书包里,和任春艳一起走出教室。
      
      南絮的书包是妈妈任娟选了几块不用的素净废布料缝的,方方正正的单挎包,可以斜着背也可以直接挎在肩膀上。正面绣了几朵小花,是奶奶孙好绣的,颜色很鲜艳。
      这个书包陪伴着她走过了整个的小学时代,她很喜欢。
      
      南絮和任春艳出了学校大门便分开了。同村的南小娟和南春芳笑嘻嘻地凑到了南絮的身边,俩人是五年级的学生,平日里也常和南絮在一起玩。
      
      三个女孩子说说笑笑的并肩而行。
      阵阵秋风吹拂,杨树叶打着旋从树枝上落下来。
      
      南春芳拉了拉南絮的手,问她:“你的脸色看起来好白……感冒还没有好吗?”休息两天都窝在家里了,去喊她出来玩都不出来。
      
      南絮摇摇头,声音软软绵绵:“好了。”
      她前世在魔都生活了将近六年,办公室里的姑娘除去本地的,大多是浙江、江苏的,说起话来都是温柔软糯的。大家吃饭做事都在一块,一天七、八个小时的待着,时间一久,她也学的一股子苏杭软腔。
      
      南小娟的个子比南絮高了半个头,她伸手搂住南絮的小肩膀,发表自己的看法:“你就是太瘦了,才会那么容易感冒,大风吹吹就倒了,脸色也不好。瞧瞧这小胳膊小腿,还没有人家养了三个月的猪仔子重。你看看你弟弟南正豪,胖嘟嘟的,脸蛋红扑扑的,多喜庆。”
      
      南絮失笑,也不气恼,“那有形容别人还没有猪仔子重的。”
      她一贯是温和心宽的性子,现在看南小娟也都是成年人的眼神看小孩子,当然不会介意她说的话。
      
      南小娟捏捏南絮的小脸,“怎么了?我说的都是真的。你个头低还算了,又瘦的可怜,看起来那有十二岁的样子,说十岁都有人信。”
      
      南春芳也仔细地去打量南絮,也跟着说:“还真是,她也就脸颊处有些肉能骗骗人,还没有我家八岁的小表妹在人群里显壮实呢。”
      
      南絮笑起来,附和俩人的话,“我以后会多吃些饭,也努力长的壮实一些。”
      她现在的身高差不多有一米五,而体重才六十五斤,确实是偏瘦了。
      
      南絮有肠胃炎,每到换季的时候都会犯一次,不仅肚子疼还拉肚子,拉拉扯扯的总要一个月才能养好。期间不能吃油腻的,不能吃生冷的食物,还得忌辛辣。
      所以,她比着同龄人总是偏瘦些。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