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传手艺

作者:廿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会唱歌的妖

      时间已经指向下午三点四十,石潭边上没有什么人。
      
      魏之禾站在边上继续打量着形状另类的石潭。
      
      轻风拂过,清澈的潭水荡起波痕。
      
      有心人才能发现,此处连只鸟都没有,可以用寂静二字来形容这里“静”。
      
      潭水清澈见底,石潭中没有看到半尾鱼。
      
      按常理来说,既然有水,石潭周围理应是草木皆有。
      
      但是,魏之禾发现未经过人工开凿的石潭三米开外才有植物。
      
      不知道的游客可能会以为这空出来的地是人工开发出来的,但魏之禾大致扫一眼便知道,这是天然形成的,因为石潭是活物,而不是人们所以为的石头和潭水。
      
      魏之禾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石潭,水面上的波痕平静不少。
      
      刚才那股强烈的妖风现在不知所踪,不知两者有什么关联性。
      
      想知道就动手试探一下,魏之禾更喜欢用直接的方式辨别真相,不过他才刚要伸手碰触水面,身后就传来呼喊他名字的声音。
      
      今天一起想和魏之禾单独相处的女孩小跑过来:“魏之禾,你在这儿呀,让我们好找。”
      
      魏之禾见女孩跑过来,便收回手,她后面还跟着一串刚才死活要留在道观门前休息的同伴们。
      
      孙维龄继续选地儿坐,找到一块大石头坐下,边捏着小腿边说:“你怎么一个人跑了。”
      
      魏之禾理直气壮说道:“给你们探探路,清扫障碍。”
      
      孙维龄突然小声问魏之禾:“你是不是想躲着林莎莎呀,她今天一直想粘你,明眼人都看出来她喜欢你。”
      
      魏之和没想到孙维龄居然提的是这件事,他顺势而下:“嗯,我不喜欢和不熟的人走太近。”
      
      孙维龄一副我就知道的模样,自我感觉良好,仿佛猜中别人的心事是件值得自豪的事情,虽然他也没猜对。
      
      林莎莎就是刚才喊魏之禾的女孩,这会儿正和她的同学在一旁研究如何拜石潭,心生一计,不如尝试祈祷是否能够让她如愿以偿,获得魏之禾的喜欢。
      
      十几个新生在石潭四周拍照,要么就真的听周大爷的话,随便拜上一拜,试试不就知道灵不灵验。
      
      魏之禾走向石潭心形凹陷下去的位置,左右看了看,用一种只有他和妖物才能听见的声音说道:“不希望我踩爆你的头就别胡来。”
      
      什么都没来得及做的石潭:“……”这是什,什么人啊,居然,居然威胁它。
      
      魏之禾对石妖没兴趣,只是想提醒一下它,别打扰他们。
      
      石妖肯定能明白,潭心中的水都咕咕咕冒起泡,要是它不由分说动手,也就是找个理由将它变成自家石头的事,天然大矿石,价值不菲。
      
      倒是可以打磨个武器。
      
      石妖似乎知道魏之禾心中所想,就刚才稍微露出来的气息就能够震摄住它,确实不敢和魏之禾对抗,只敢咕噜噜冒水泡。
      
      另一头的林莎莎等人指着咕噜噜冒水泡的潭中心。
      
      “哇,石潭冒泡了,拍下来,拍下来!”
      
      “这也不是温泉,怎么会冒泡,什么原理?”
      
      “也许底下有个裂缝涌入其他山泉水?”
      
      ……
      
      猜测是什么不重要,他们刚拍下视频,穿着黄色马甲工作服的工作人员提醒他们差不多要关门不接待游客,请他们尽快离开。
      
      时间也确实比较晚,他们夜晚住宿的地方还有一段距离。
      
      不作多想,拍够了,玩够了,大家也非常疲惫,现在到旅馆洗个澡休息是最好的选择。
      
      魏之禾看了石潭一眼,头也不回的走了。
      
      在所有人都离开后,石潭中心便不再冒泡泡。
      
      一行人拖着快要断掉的双腿到旅馆办理了入住,房间分配后之后,所有人都先进房间休息,晚上七点再一起到餐厅用晚餐。
      
      原本他们是可以直接下山的,但是考虑到还想在山上看日出,就选择住在山上,没有旅馆其实还可以在山上租帐蓬住,也别有一番趣味儿。
      
      男生们考虑的是女生,听说林莎莎是个富二代,估计吃不了露宿的苦,就选择了住旅馆。
      
      他们的选择完全没有问题,住帐蓬外面估计一个晚上都得和蚊子打交道,基本上不用考虑睡眠质量的问题,因为根本就没有质量。
      
      旅馆都是多人间,他们这些学生算是穷游,也不太在乎人多人少,男生四一间刚好两间,女生也是两间,不过其中一间只有三个人住,他们一行共计十五人。
      
      旅馆的前台有两人,一个是化淡妆的二十岁左右女孩,一个是化浓妆三十岁左右女人,两人接待客人态度一般,公事公办的态度。
      
      前台将四间房开好,把钥匙交给负责订房的李英俊。
      
      李英俊把钥匙分给房间的其中一人,然后大家就拖着沉重疲惫的步伐找房间。
      
      四间房都在一楼,两两相对,相互有个照应。
      
      魏之禾也不好再搞特殊化,假装自己也疲惫,洗个澡之后往床上一躺,开始看手机。
      
      刷开朋友圈,给爷爷和他女朋友跳舞的视频点个赞,又看到魏锦欣发女儿今天水彩画作品,也顺手点了个赞,魏锦凡发的是一杯咖啡,也点了一下。
      
      高中同学的微信也加了不少,他们的朋友圈发的都是与新学校相关的事情,吐槽军训,学校的伙食,和男朋友秀恩爱等等。
      
      与他们一同到韶山的外语系女生只加进了微信群,魏之禾并没有主动加过她们。
      
      所有女生似乎都知道林莎莎喜欢魏之禾,也没主动加他,只有林莎莎一人加了他。
      
      今天悄悄给魏之禾拍照那位女生发了朋友圈之后,加了她的同学都看到他坐在亭子中仰头看树顶的照片。
      
      室友们秉着对同室友的关怀,谁都没有拿这点小事去烦魏之禾,只是一张有点文艺的照片而已,似乎没什么特别。
      
      晚餐吃的是当地农家菜,厨师的口味可能比较重,下的油盐多,今天出了一身汗的新生们正是需要补充盐份的时候,胃口好饭量就大,中途还加了两次菜,就连女生也都没想要矜持一下,实在是太饿了。中午光吃面包水果,不是他们的日常午餐,晚上这顿才是正餐,自然就多吃一点。
      
      晚上原本计划租帐蓬躺着看星星,可是一听不少住帐蓬的游客喊着到处都是蚊子,大家都放弃了,还不回旅馆里打牌,玩游戏。
      
      能和女生有更多互动,男生都非常积极,更何况他们现在冲完澡,又吃饱喝足,还能撑两三个小时不睡觉。
      
      他们人多,能一起玩的游戏就是用手机玩你画我猜。
      
      玩了几轮后发现时间已经指向晚上十一点,李英俊又想开始讲恐怖故事,却被大伙儿制止了。
      
      魏之禾说:“夜深了,大家都睡觉吧,明天的日出时间是五点五十分左右,还得找个视野好的位置看日出,得早起。”
      
      他的话有种不容拒绝的稳重感,大家都相对信服,主要是他说得有理有据,也确实是事实,女生离开他们的房间,也都回去休息了。
      
      一放松下来确实也是累,上个厕所,调好闹钟,就关灯休息。
      
      夜晚无比安静。
      
      正当所有人都睡得迷迷糊糊时,一阵强风吹来,房间通风的窗突然发出啪哒碎裂的声响。
      
      旅馆外面吵杂声消失,安静得非比寻常。
      
      魏之禾并不如其他人疲惫,像李英俊这样的一倒下就开始打呼,而他则一听见动静就睁开了双眼。
      
      他鼻子一向敏感。
      
      风刮过窗户,他就能闻到一股不寻常的味道。
      
      有妖气,有妖出现了。
      
      真是磕睡就有人给送枕头,魏之禾轻手轻脚从床上坐起,走到窗边,妖气的味道更浓郁。
      
      就在这时,山里的温度开始下降,阵阵寒风吹来。
      
      有就像今日石潭里吹的那阵妖气,但又有一定的区别,石潭给人的感觉比较无害,而现在出现的妖气却带着邪气,中间夹杂着令人不是那么愉快的味道。
      
      像是一种有助眠功效的高级香料,只是这高级香料掺杂了其他味道,也就变味了。
      
      香气缭绕在整栋旅馆,化成一条条淡且细的烟雾,细丝缠绕在每位已睡下的住客身上。
      
      不多一会儿,只见所有人都做着同样的动作,拉开被子,下床,穿鞋。
      
      他们睁开的双眼都是无神的,细长的烟雾像根线似的牵引着他们身体,做动作。
      
      魏之禾是个例外,见多各种妖怪,他也不紧张,更不担心打不过。
      
      退离窗边,混在孙维龄等人中间,配合着他们的节奏走出房间。
      
      其实只要吹口气就能将孙维龄等人身上的带香味的烟雾吹走,但是他不想打草惊蛇。
      
      最好能直接找到那只妖物,直接正面干。
      
      不是石妖,它体型太大,扎根在道观后面多年,要是能离开估计早就走了。
      
      既然不是石妖,那是什么呢?
      
      下午的那阵妖风是来自石妖,没曾想这山上还有其他妖。
      
      他们住的是小旅馆,一共有三层,距离前面的大酒店有一段距离,这边有什么动静,那边住着的游客也未必会听见,更何况,小旅馆还有个大大敞开的后门,那儿有一条通往另一个山头的道路。
      
      小旅馆住的游客大约有六十人左右,幸运的是没有半大不小的小孩在。
      
      魏之禾跟着人群走在林间小道上,一开始走的是景区开发的道路,五分钟后打头的钻进林子一条小道,大概是平日住在山上的人常走小道。
      
      夜半时分,黑灯瞎火的走在林子里,一行人走在林子里,惊悚感非常强烈。
      
      不一会儿,前面传来自带背景音乐的歌声。
      
      “我一路看过千山和万水,
      
      我的脚踏遍天南和地北,
      
      日晒或是风吹,
      
      我都无所谓,
      
      路边那朵蔷薇,
      
      鲜红的纯粹……”
      
      魏之禾第一次遇到如此跟随潮流的妖,歌声还不错。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50个小红包随机掉落~~
    --------------------------
    小妖唱的是金志文的《远走高飞》。
    --------------------------
    谢谢荣华千里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8-03-26 13:33:14
    谢谢千与芊城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8-03-26 18:21:13
    谢谢十六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8-03-26 19:50:12
    谢谢伊者无心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8-03-26 20:55:48
    谢谢伊者无心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8-03-26 20:57:52
    谢谢伊者无心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8-03-26 20:59:29
    谢谢伊者无心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8-03-26 21:02:06
    谢谢伊者无心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8-03-26 21:04:34



    治疗
    我老攻,他不举。(甜文,预收)



    公开前一天,老攻失忆了
    妻管严老攻失忆后的故事。(完结)



    他们今天也没离婚
    关于珍惜与暗恋的爱情故事。(完结)



    祖传手艺
    男朋友成天想吃我,捉妖文。(完结)



    我们都特别同情那个男配[穿书]
    [穿书]男配受调.教总裁攻。(完结)



    一卦难求
    大师,求一卦。(完结)



    婚婚欲睡
    老司机校长没下限撩呆萌学生。(完结)



    重生配音巨星
    配音巨星与重生王子的励志爱情故事。(完结)



    婚难从
    [穿书]总裁男主爱上悲催男配。(完结)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