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开,不要打扰我飞升[综武侠]

作者:知情权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5章

      5. 吃我咸鱼突刺
      
      “叫什么?”宋远桥下意识的想让纪楷青重复一遍那个非常长的名字。
      
      第一遍还有些理直气壮、瞎几把说话的纪楷青,被宋远桥这么一问,就有些心虚了。但纪楷青的心虚基本上都是心虚几秒钟的那种,所以他方了一两秒后非常坦然的说:“宋师兄没有听过这个名字吗?史丹利复合肥,用了都说好!”
      
      这次不光是宋远桥了,就连一直在旁边的武当弟子也用一种奇怪的目光看着他。
      
      “怎么叫了这么长的一个名字?”宋远桥从树坑旁边踩出来,“这种有用的东西不是一般越简洁越好记吗。”
      
      纪楷青想了想:“因为是一个叫史丹利的人研究出的这个东西,所以就用他的名字命名了。”
      
      纪•说谎从来不打草稿•楷青一本正经的给宋远桥解释:“虽然一开始觉得有些拗口,但是叫多了就非常顺口,想都不用想就能脱口而出。”
      
      ——后一句是大实话,毕竟他刚刚也是脱口而出的,完全没有怎么过脑子就从嘴里凸噜出来了。
      
      纪楷青感觉自己这个解释非常令人信服,然后他就听到宋远桥轻轻笑了一声:“太虚观的习惯果然很有特点,那如果是楷青师弟你研究出来的,也用你的名字命名吗?比如说纪楷青复合肥?”
      
      ……不了吧。
      纪楷青微垂下眼看着地面无声的拒绝。
      他这么好听的名字为什么要和复合肥组合在一起!
      
      早知道说金坷垃了,失策了。
      
      “——宋师兄,我们是不是要快一点?张真人还在等我们。”纪楷青没有办法回答刚刚的问题,于是直接切断了问题的节点转移了话题。
      
      宋远桥也没有想太多,稍稍整理了一下裤脚便继续带着纪楷青向大殿后走。
      
      穿过了大殿后的空地,便到了张真人所在的地方。在看到张真人居住的地方时纪楷青微微愣了一下,从外面看实在是太像游戏里太虚观后殿的模样了。虽然不太清楚这个世界里的太虚观是什么样,但他猜想应该和游戏里的样子没有太大的分别才是。
      
      这让纪楷青有些疑惑。
      
      武当派和太虚观难道有什么联系?
      
      -
      
      张真人的样子果然和纪楷青想象的差不多,仙风道骨的白胡子老头。老头非常精神,根本看不出来他到底多少岁,但纪楷青想,既然能够被称为真人的话,年龄应该也不小了。
      
      “上一次见你的时候,你还是个不记事的奶娃娃。”张真人从太师椅上站起身,向前走了一两步迎了上来。
      
      纪楷青看着满脸笑容的张真人,不自觉的严肃认真了起来,十分尊敬的行了个礼:“太虚观弟子纪楷青见过张真人。”
      
      一双满是褶皱,掌心微红看起来有些粗糙的手微微托着他的双臂让他顺着力度站直了身体,张真人松开了虚扶着纪楷青的手,摸了摸胡子有些感慨:“没想到你已经长这么大了。”
      
      纪楷青将那封信从怀里掏出来,双手递出:“这是老祖写给真人您的信,师兄说老祖叫我务必亲自交到您手上。”
      
      他伸手接过了信,没有立马就拆开信,反而招了招手示意纪楷青坐下来。
      
      就在张真人和纪楷青讲话的时候,大厅里陆陆续续来了几个人外加一个小豆丁,宋远桥这才看向那一老一小。
      
      结束了话家常,纪楷青看着张真人拆开信开始看后,这才将注意力放在了那个跟着其他人一起走进来的小孩身上。
      
      “楷青,我给你介绍一下,这几位都是我的师弟,我的二师弟俞莲舟,”宋远桥看着起身行礼的纪楷青露出一个微笑,“我的三师弟俞岱岩你早已认识,”他顿了顿,“这是四师弟张松溪、六师弟殷梨亭、和小师弟莫声谷。”
      
      中间缺了一个人非常明显,宋远桥在纪楷青都打完招呼后才说起缺了的那位:“还有一个未曾回来的是张翠山,排五。剩下的这个……楷青你应该认得出来吧?”
      
      “宋……青书?”纪楷青看着一脸严肃站在宋远桥身后半步的小孩迟疑的问。
      
      “对,这是青书,”宋远桥也知道两个人已经许久未见,他侧过头看向自己的儿子,表情比刚刚面对纪楷青时看起来严厉了一些,“青书,这是楷青,以后他会是你的小师叔。”
      
      纪楷青总算是记起来了,宋远桥、俞莲舟、俞岱岩、张松溪、张翠山、殷梨亭、莫声谷,这不就是武当七侠吗?!再加一个宋青书……
      
      不用说,那未来肯定还有个张无忌!
      纪楷青没来得及仔细回想这些人都发生过什么事情,就听到了小孩子的声音。
      
      “楷青……师叔,许久不见了!”宋青书偷偷看了一眼站在旁边有些严肃的宋远桥,将后面的称呼有些不太情愿的补上。
      
      纪楷青想了想,走了过来抱了抱宋青书:“你现在看起来快和我一般高了。”虽然不知道第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但肯定不会离的太近,不然小孩脸上也不会带着些许局促。
      
      【你温柔的拥抱了宋青书,你与宋青书的情义值+1】
      
      血红的大字跳进纪楷青眼里。
      
      纪楷青:“……”忘了还有情义值这一茬。
      
      和纪楷青的情绪不同的是,宋青书因为这个拥抱一下子就开心了起来,伸手回抱住了纪楷青,还小声的跟他讲话:“上次你说的那个,等一下我们再来试一次吧,这次我一定能胜过你!”
      
      【宋青书温柔的拥抱了你,宋青书与你的情义值+1】
      
      这下子纪楷青没有刚才的愣神了,毕竟这种提示在游戏里只要使用亲近的表情动作指令,就会出现,并且会随着情义值的升高而降低触发增加概率。
      
      说啥……
      纪楷青顶着满脑袋问号看着比自己矮了一点的小萝卜头,仔细的想了想觉得对方可能是之前和他比过武,小孩子获胜心切,所以才想再来一次。
      
      于是纪楷青伸出手摸了摸宋青书的脑袋:“你现在打不过我是正常的,你比我小嘛。”
      
      宋青书感受到了宋远桥投过来的目光,身体僵了一下,脸上的表情不自觉的严肃了一点:“……师、师叔当然比我厉害……”
      
      然后就闭嘴不再讲话。
      
      宋青书不讲话了,纪楷青就觉得有些奇怪了,明显这个小豆丁跟自己关系不错,不然也不会有50的情义值,哦不对,现在是51了。所以就因为他刚刚说了不如他的话,就生气了?不可能吧?
      
      情义值的产生是基于两个玩家之间使用【红线】道具,作为一个长期混迹于JJC和战场的PVP党,纪楷青的背包里是不会有这种道具的存在的。不过就算有,纪楷青也不清楚在这个实体化的世界要怎么使用。
      
      那边张真人已经细细看完了云华真人的信,他将信重新装好放在旁边的桌子上,这才看向站在一旁的纪楷青。
      
      “云华真人将你托付给了我,至于原因她并没有想要告诉你的意思,”张真人的语速并不快,大概是个人习惯,讲话的时候会放缓了声音和表情,就好像没有什么能够让他失态一样,“信上面还特意说明,你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要求你出观。”
      
      纪楷青一点都不隐瞒之前自己想要偷看信的举动:“老祖确实是不想让我知道,信上面好像下了什么禁锢,我打开看的时候什么都看不到。”
      
      这句话一出,武当七侠都看向了他,这种手段怎么看都不像是武功能够做出来的,反而像是……
      
      “是不是很难以置信?”纪楷青看向自己感观最好的宋远桥,眼睛弯了起来,“师兄不知道吗?老祖已经飞升啦!毕竟都已经好几百岁了还是那副模样,再不飞升就要被抓走做研究了。”
      
      ——当然飞升了,不然师徒关系那一栏应该是表示在线才对!
      纪楷青笑眯眯的丢下一个炸|弹。
      
      飞升这个词对于武当派的他们来说带着一些虚无缥缈的玄幻色彩,遥不可及的东西,只存在于道听途说和话本里,并没有真正亲眼见过有谁“飞升”,甚至也不知道飞升过后的另外一边是什么模样。
      
      张真人适时的截住了话题,避免自己的弟子再问出些什么太虚观的密事或者禁忌。
      
      “楷青就留在武当吧,等到你的师兄们来接你,那时候就能够回太虚观了。”
      
      -
      
      从张真人那边出来,宋青书就有意识的和纪楷青拉开了同宋远桥等人的距离,反正刚刚宋远桥也说了会让宋青书带他熟悉武当,所以纪楷青也放慢了脚步跟着宋青书。
      
      “楷青,我刚刚在真人那里说的不是比武。”宋青书看到宋远桥等人远离了这边后,才伸手拉住了纪楷青的袖子。
      
      纪楷青也不在意对方是不是会叫自己师叔,他对着这种长得非常可爱、不哭不闹腾的小孩子是非常有耐心的:“那你说的是什么?”
      
      “你忘了吗?那个摇签啊!”宋青书眼睛圆圆的,看起来神似鹿眼。
      
      纪楷青心神一晃,觉得对方怎么看怎么可爱,和曾经见过的那些撒泼打滚哭喊大闹的熊孩子相比简直就是天使。
      
      “摇签?”完全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见过宋青书的纪楷青脸上带着肉眼可见的茫然。
      
      “就是你说的那个用来测试运气的签筒!”他虽然很久没有见纪楷青,但是在对方说要闭关学习之前几乎每隔几日变会用信鸽来通信,所以宋青书一点都不觉得纪楷青陌生,“你肯定带了,你之前说过会随身携带的!”
      
      测试运气的签筒?
      宋青书指的应该是游戏里的摇点指令吧?
      
      随机三这个游戏有一个专门测试手气的指令,【签运】,很多玩家们在打副本的时候如果出了隐藏道具,会使用这个来进行测试,谁的手气好就会将道具分给谁。也有些玩家会在氪金开箱子之前试试看,总而言之是一个非常日常的指令技能。
      
      “你说那个啊。”纪楷青边应声边试着在快捷栏点【签运】图标,看到弹出来的红字提示,纪楷青恍然大悟,“那你得跟我回房,签筒我也不可能装在身上,我放在包裹里了。”
      
      两个小孩子加快了脚步,纪楷青推开房门先一步走了进去,直奔木质衣柜,伸手假装在包袱里摸索,实际上已经在快捷栏点图标了。手上握住了一个光滑冰凉的桶状东西时,纪楷青将手从包袱里抽了出来。
      
      “青书说的是这个吧?”纪楷青将签筒的盖子打开,露出里面的签。
      
      宋青书点了点头:“是这个,你先来还是我先来?”
      
      “我先吧。”纪楷青感觉自己像是个带着小孩玩儿过家家的孩子头……
      
      签筒握在手里随便摇了摇,就有一根签非常明显的凸了出来。纪楷青伸手抽了出来,没有去看签面而是下意识的去看右下角的聊天界面,上面明晃晃的挂着一句话。
      
      [解挂]纪楷青——极凶!(运气指数•玖等)多行不义必自毙!
      纪楷青:“……”
      
      ——他干什么了!怎么就极凶!怎么就多行不义了!
      
      宋青书的脑袋凑了过来:“楷青你抽到什么啦?”
      
      身边人手上的木签上面刻着“玖等•极凶”,宋青书没忍住噗呲笑了出来。
      
      “笑什么?!”纪楷青恼羞成怒。
      
      “原来你的签筒里还有极凶这个啊,我还以为最差的就是大凶了呢。”宋青书离开了宋远桥的视线之后活泼多了,笑嘻嘻的碰了碰纪楷青的肩膀,“我当初抽的不过是凶,你就说我运气不行,那你这次抽了个极凶,又怎么说?”
      
      纪楷青冷哼了一声:“说不定你等下也抽到极凶。”
      
      宋青书笑道:“怎么可能,那来吧我试试。”
      
      接过纪楷青递过来的签筒,宋青书表情认真了起来,旁边盯着他的纪楷青刚想嘲笑他“表情认真并不能决定抽到什么签”的时候,宋青书摇了两下,签筒里跳出来一根签。
      
      [解卦]宋青书——大吉!(运气指数•壹等)真是鸿运当头!
      “大吉!”宋青书笑嘻嘻的将手上的签亮了出来,“楷青你怎么手这么黑!”
      
      纪楷青:“……叫我师叔!”
      狗|||日的欧洲人!吃我咸鱼突刺!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宋青书:脱非入欧!
    楷楷:吃我一矛!
    我游戏开箱子摇点的时候,只有摇到极凶才会开箱子!
    大吉对我来说根本不出好东西!!
    然而亲友们全部都是大吉出货……
    可能我这是另外一种意义上的红吧[烟]
    -
    我回来啦!
    修整一下马上日更!
    想要很多的评论鼓励和小花花~
    推一下已经完结了的旧文,都是无CP的~《路人合法权益保护协会》和《[排球]非黑即白》
    求个预收~原创双性转言情《[重生]一觉醒来我变成TA》和无CP《请你谈恋爱》
    点进专栏就能看到~=3=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