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开,不要打扰我飞升[综武侠]

作者:知情权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18章

      18. 红线
      
      好友列表里只有宋青书和他绑了红线,纪楷青也是因为系统提示所以才想明白为什么他脚腕上会系了一根红线。宋青书的系在哪里他没有注意过,如果不是之前想给张翠山发信息,也不会注意到关于绑定红线的这个事情。
      
      为了防止自己猜错,纪楷青在进入盐泉村的之前还特意趁着周围都没有人,坐在旁边的石头上脱了鞋袜,然后把脚踝上系着的那根细细的红线摘掉放到旁边,再去点好友列表里宋青书的名字。
      
      [对方没有和你绑定红线,无法发信]
      [缺少媒介]
      
      两行红字紧跟着跳了出来。
      
      纪楷青看了看被自己放在石头上的红线,又看了看暂时还没有隐去的红字,心里有谱了。
      
      绑在脚踝上的红线根本就是小时候见过的那种,一毛钱十根的用来编手链的那种彩绳,应该是在哪里都能买到的……吧。
      
      纪楷青边想边重新将那根红绳系在脚上,然后穿好鞋袜站起来理了理衣服,看着被自己打开的好友栏,又去点了点宋青书的名字。
      
      [对方没有和你绑定红线,无法发信]
      
      ……怎么肥四!
      
      纪楷青懵逼了。
      
      他懵逼的低头看了看被自己穿好的鞋袜,又抬头看了看眼前的好友栏,不信邪的又戳了一下,同样的红字再次跳了出来。
      
      他刚才分明系上了而且因为绳子不是很长,所以直接打了死结,不存在在鞋子里蹭掉的可能性啊!
      
      纪楷青对着好友栏上面亮着的“宋青书”和小宋豆丁的头像满脑袋的问号,他只好重新坐下再脱了鞋袜去看绑在右脚上的那根红绳。
      
      “不对啊……怎么回事,明明绑着的啊。”
      “这个绳子是不是有毒?”
      “总不会是一次性的东西吧?”
      “别这样啊,好歹有点能够作为游戏道具的自觉吧?”
      
      纪楷青边低声碎碎念边研究这是怎么回事儿,然后眼角一瞟,瞟到了左下角系统消息更新的地方,发现有什么和之前不一样了。定睛看去才发现是多了两条信息。
      
      【你与宋青书单方面解除红线绑定】
      【你与宋青书不再是有缘人,情义值已清零】
      
      纪楷青:“……”妈的,令人窒息。
      
      -
      
      问了一下进村的时候墙边坐着晒太阳的大妈卖红绳的地方,被热情的指了一下路并且还被捏了脸的纪楷青在走到大道上的时候就变成了死鱼眼。
      
      大妈们也太热情了吧。
      纪楷青伸手揉了揉还有些小痛的脸。
      当他的脸是橡皮糖吗,还想试试看脸到底有多软!
      
      掏了钱在小铺子里买了红绳的纪楷青想要去找俞岱岩的心十分迫切了,拐了个弯准备先回客栈去看看的时候,正巧在人群中看到俞岱岩握着剑走在前面的身影。
      
      “师兄!”纪楷青三两步蹿过去,跟上俞岱岩的步伐叫了他一声,“我回来了!”
      
      俞岱岩听到纪楷青的声音立马就转头看过来,在看到对方背后背着的两把剑的时候,眉眼间都染上了笑意:“这么快,我还想着回客栈看看然后直接去演武堂找你呢。”
      
      “这都不是什么难事,”纪楷青也笑,“感觉还是挺简单的。回去看看我拿到的这把剑吧,师兄不是很嫌弃我之前用的那把吗,我打算找个地方把之前那把埋掉。”
      
      这是在完成他之前对那把剑的承诺!
      纪楷青觉得自己对一把剑都这么有情有义,是个好人!
      
      俞岱岩:“……”拿了新的剑,让这孩子高兴傻了?
      
      他默不作声的瞅了美滋滋的纪楷青片刻,然后冷静的说:“你高兴就好了。”而后俞岱岩才上下打量了一下纪楷青,没有看出他和之前出门的时候有什么不一样,放心了不少。
      
      进了客栈包下的房间,俞岱岩坐下来先给两个人倒了杯水,这才伸手示意纪楷青把剑递过来。
      
      俞岱岩作为一个会铸武的人,对武器的要求比较高,他后面那几个师弟在没有得到师傅赠剑之前的剑都是他亲手铸成的。现在二代弟子里的殷梨亭和莫声谷,还有三代弟子里隐隐有些领头的宋青书,他们三个人现在用的剑都是他送的。
      
      他刚细细看完剑鞘,准备将剑拔|出来看的时候,眼角的余光扫到纪楷青的动作。俞岱岩握着剑柄的手顿了顿,看了过去:“……楷青,你这是打算做什么?”
      
      纪楷青刚刚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小布包,布包里面是红绳绕成的两个团子,被他摆放在桌子上,和灰黑的木质桌子有一种让人无法不注目的对比。
      
      “送给师兄一截。”纪楷青将那两团抛下,在房间里找起了剪子。
      
      俞岱岩瞪着纪楷青的背影,正在思考为什么他的楷青师弟要突然送红绳给他,就听到纪楷青念叨了一声“找到了”,然后看着楷青走过来拿起其中一个团子,抽出绳头伸手拽过他的另一只胳膊,在他手腕上绕了一圈确定了长度之后,用剪刀剪了出来。
      
      “等等,”俞岱岩拦住了纪楷青准备把红绳绑到他手上的动作,“你先说明白为什么突然给我绑红绳,这种东西都是怕小孩子命短,求个平安用的。”他有些哭笑不得,但在看到纪楷青明显是非常认真的神色时又挺直了背,让自己看起来也带了些认真。
      
      纪楷青被耳边的头发弄的有些痒,伸手挠了挠脸后才给俞岱岩解释了一下:“太虚观弟子之间建立联系都是靠这种红绳,虽然是小铺里买的那种最常见的,但上面加了太虚独有的术法,所以……”他想了想,不知道怎么继续说这个东西,只好用现成的事情来做例子,“我能够和青书通信就是因为这个,和青书互相绑了红绳。”
      
      术法这种东西俞岱岩并不陌生,奇门遁甲、八卦五行本就属于道法家,大一点来说实际上和武当同出一门,只不过门下弟子成长的方向不同而已。
      
      但像是纪楷青说的那种,能够利用术法来让一根普通的红绳变成确认通信对象的东西……闻所未闻。
      
      “如果师兄不信的话,试一试不就知道了。”纪楷青也剪下来一段塞进了俞岱岩的手里。
      
      俞岱岩看了几眼纪楷青,半信半疑的将两个人的红绳互相系上,示意纪楷青开始他的表演。
      
      -
      
      随便找了张纸画了画,纪楷青就点了一下好友列表里俞岱岩的名字,两三秒后一只鸽子从窗外飞进来。伸出一条腿等纪楷青将纸条塞进小竹筒里后,奇异的顿了几秒,然后回头用一种“你脑子有病”的眼神看了一眼纪楷青。
      
      蹦了两下蹦到俞岱岩眼前,嫌弃伸腿。
      
      ——别问他是怎么看出来一只鸽子的眼神信息的,他就觉得……
      那只鸽子就是在骂他智障。
      
      “……有点意思。”俞岱岩伸手摸了摸鸽子的脑袋,“这和之前去找青书的那只长得不一样。”
      
      师兄。
      你到底是怎么分辨出来鸽子和鸽子不一样的?
      
      纪楷青想了想,准备直接把所有可能出现的事情都试一遍:“之前因为不小心蹭掉了和青书一起的那根红绳,所以没有办法和青书联系了,我就想和师兄你现在试一试红绳摘掉的情况下,什么样的举动能够无法通信。”
      
      于是一大一小就在房间里试了半天,结果是绳子可以结下来,但是不能离身,不管是放进怀里、荷包里还是捏在手里,甚至是暂时放在腿上,都没有什么关系。但是一旦离身,无论是被风吹掉或者亲手放在别的地方,都会失效。
      
      纪楷青一脸复杂的想起来之前自己随手放在旁边石头上的事情,挥走了因为不满想要在自己脑袋顶跳踢踏舞的鸽子,给他和俞岱岩续上了水。
      
      “照你这么说的话,你在回来的路上不小心蹭掉了当时和青书一起的那根红绳,所以就失去了和青书传送消息的能力,”俞岱岩因为在两个人之间他是操心的那个,所以想的也多,端起杯子喝了口水后才继续道,“那之前送出去的那封信会不会受到影响?”
      
      纪楷青脸上的表情放空了一下。
      
      俞岱岩缓缓皱起眉。
      
      “我……我也不知道……应该是到了……”纪楷青努力回想之前离开演武堂的时候有没有看到进度条满,然而结果是——
      
      他完全忘了还有进度条这回事儿。
      
      “师兄,对不起。”纪楷青在意识到自己瞎几把试验说不定引起了一些后果之后,便诚恳又爽快的道了歉。
      
      俞岱岩伸手拍了拍纪楷青的脑袋:“没什么大事,不用自责,一会儿我出去再去送一次就是了,应该会在我们回去之前到。”
      
      “我们要回去了吗?”纪楷青眼睛一亮。
      
      俞岱岩点了点头:“对,想知道的也已经知道了,看看峨眉那边还需不需要帮忙,如果不需要了我们就可以回武当了。”
      
      纪楷青两眼微微弯着,连眼角的那颗红痣都让俞岱岩感觉亮了不少,他伸手收拾着那两团红绳,塞进了包裹里。
      
      ——回去就先去找他们绑红线!
      
      -
      
      俞岱岩出门的时候给他指了一下最近一处能够“埋剑”的地方,然后就去用武当的门道传消息去了。纪楷青在客栈里没有急着去埋剑,而是先打开好友列表看了看有没有什么签名更改,或者有没有新的好友突然出现。
      
      看了一圈,只有宋青书一个人的签名改了。现在挂在他名字下面的那行字是“怎么没有办法给楷青回信了?”,纪楷青一下子就放心了。
      
      这么说来那个消息已经带到武当了,宋青书没有办法回信是因为他这边解开了红线的绑定。纪楷青一想起和宋青书的这件事,就觉得有些可惜,一开始他可是和宋青书有51的情义值呢!
      
      51的情义值已经过百分之五十了,如果组队去做周长刷副本的话,能拿到多少额外经验啊!
      
      一提起经验,纪楷青觉得自己仿佛失去了一个亿。
      
      从好友栏切到情义值界面,原本里面还有个“宋青书,情义值:51”,现在只躺着俞岱岩一个人的名字。
      
      [俞岱岩,情义值:0]
      
      “啧。”纪楷青挠了挠脸,觉得有些糟心。
      
      如果他这几天每天都抱俞师兄好几次,会不会被当成变态??
      
      溜了溜了,埋剑埋剑。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青书:怎么没法给楷青回信了??
    楷楷:我方了。
    俞师兄[陷入沉思]:楷青师弟总是抱我,为什么?
    楷楷:我方了。
    -
    楷楷一开始就已经和青书绑过了!
    前面不是有写吗~他能跟青书发信息啊!
    然而他现在需要回去再绑一次了2333333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