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婚进行曲

作者:叶夏梦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7 章

      雅心从来没有这么绝望过,她感觉全世界都背叛了她。

      最心疼的还是肚子里的孩子,还没有出生就被怀疑,被他父亲无情的对待,她跌跌撞撞的跑下自动扶梯,一层一层的向下跑,希望能赶快离开这个地方。

      她之前真是太愚蠢了,竟然因为有了孩子就去维系和商霆这畸形的婚姻,她甚至想商霆只要对孩子好,她就和他相敬如宾,不过问他的私生活。

      现在看,她真是大错特错,商霆连她都不爱,怎么会爱她的孩子?

      看他对乐茵茵多好,陪她逛母婴店,替孩子买东西,对她这个正妻却不闻不问,毫不关心。

      商霆变了,乐茵茵也变了,她是不是也该改变?

      雅心跑到商场一楼的步梯附近,那里没有人,她可以尽情的伤心和难过。

      她不是为自己难过,是为肚里的孩子难过,这个孩子她到底还能不能要。她舍不得孩子,想留下他,可他一出生就会没有父亲,没有父亲疼的孩子多可怜。

      如果她不要,这也是一条无辜的生命,她好舍不得。

      想到这里,眼泪无声无息的从脸颊上流了下来,正在这时,一只干净修长的手伸过来,手里拿着一张手帕。

      雅心抬头一看,怔在了那里,对方把手帕递给她,用很轻的声音说:“想哭,就哭出来吧,这样会好些。”

      “叶大神……”雅心颤抖的哭出声,接过那手帕,然后擦了擦眼泪。

      可她的眼泪像河流一样,擦了又来,来了又擦,一张手帕打湿了,仍在往下流。

      她想,今天就让她痛快的哭一场,把眼泪流干了,以后就不会难过了。

      雅心难受的哭了很久,叶云琛也在边上无声的陪伴了很久,他安静的站在边上,没有说话,任由雅心发泄。

      雅心在哭了一会儿之后,肩膀已经一抽一抽的,发泄完毕,她终于停止哭泣。

      哭完之后,她觉得身体轻松不少,果然该哭就要哭,哭出来心情会好很多。她哭完,这才抱歉的看向叶云琛:“刚才的事情,你都看到了吧,真不好意思,在你的商场发生这种事,我也不想的。”

      刚才有好多人在看她们的热闹,一些没有素质的人甚至还偷拍了,太多人围过来,给商场造成不小的骚动。

      叶云琛摇了摇头:“这不是你的错,也不是你引起的,你没必要自责。看样子你没有吃饭,我带你去吃。”

      “不用了,谢谢,我有点事情要处理,我先走了。”雅心说完,不理会叶云琛的目光,快步离开了商场。

      ——

      雅心很快就预约了一个私立医院的妇产科医生,预约时间是两天后。

      两天后,她顺利的躺到了手术台上,闭上眼睛,静静的等待那一刻的来临。

      她不敢看那些冰凉的仪器,始终紧紧的闭着眼睛,浑身颤抖得厉害,她就要拿掉孩子了,孩子,对不起。

      看到雅心紧张的模样,女医生突然停了手,轻声说:“乐女士,如果你还没有准备好,我们可以改天再约。这毕竟是大事,你必须要考虑清楚。”

      “不用了,我已经考虑好了。”雅心绝望的看着医院的白色天花板,小手不自觉的往腹部摸过去。

      女医生摇了摇头:“我觉得你还没有考虑好,我看过你的病历,你很难怀孕,如果做了这个手术,你可能会终生不孕,失去做妈妈的幸福,这样做风险太大了。”

      雅心想了一下,怔怔的说:“没事,反正我已经不想再结婚了。”

      不结婚,也更不需要生孩子了,留着这个孩子,她会更放不下商霆。

      她要和商霆斩断情丝,斩断一切。

      女医生叹了口气,开始动手术。

      ——

      到傍晚的时候,雅心才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商宅。

      才停好车走下来,她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那里。

      雅心关好车门,淡淡的看了来人一眼,没有说话,准备独自进门。

      来人赶紧走过来,把买好的礼物递给她,一脸委屈的说:“姐姐,你生我的气了吗?对不起,都是我的错,你不要怪姐夫。”

      “有什么话进来说,我不想让家里的丑事被外人听到,免得惹人笑话。”雅心看了眼隔壁的人家,便进了门。

      乐茵茵愣在了原地,丑事,是指她和商霆么?

      乐茵茵一进屋,便把买好的水果放在茶几上,保姆从雅心那里知道了这件事,所以对乐茵茵态度很不友善,她甚至连一杯水都不想给她倒。

      “太太,晚饭已经做好了,你快趁热吃。”保姆略过乐茵茵,心疼的看着雅心。

      雅心朝她笑着说:“我等下会吃的,你下去休息一会,我和茵茵有些话要说。”

      保姆虽然很不喜欢乐茵茵,但还是去了保姆房。

      等保姆走后,雅心坐在沙发上,淡淡的瞧了乐茵茵一眼,看乐茵茵的样子楚楚可怜,像小白兔似的惹人怜爱,可那眼神一点也不友善,甚至有些挑衅意味。

      她当初怎么就没好好观察过乐茵茵?

      雅心轻笑了一声:“呵,原来我还不知道,你有两副面孔呢。”

      在商霆面前是一副,在她面前又是一副。

      乐茵茵冷冷的抬眸,脸上的表情不再是商场里那副梨花带泪的模样,而是冷意逼人,像山鸡终于飞上枝头做凤凰了一样的扬眉吐气。

      “姐姐,我不想伤害你,我也不想失去做妈妈的机会,这个孩子是我和商霆爱的结晶,我不会放弃他的。”

      雅心失笑,满眼尽是讽刺:“这些你和商霆去说,你直说来意吧,你来找我到底为了什么?”

      “姐姐越来越聪明了,明人不说暗话,我来找你,是希望你成全我们,给我和我的孩子一个家。”乐茵茵褪去温柔的伪装,眼神变得阴冷起来,口吻也十分强硬。

      雅心思考一下,说:“不要叫我姐姐,你已经不配了。你要我怎么成全你们?打掉孩子,和商霆离婚?我愿意离婚,你问商霆他干吗?”

      如果商霆要和她离婚,不需要乐茵茵亲自来说,只有乐茵茵在商霆那里碰了鼻,才会来找她。

      乐茵茵怔了一下,恢复一脸优雅的表情,“商霆已经不爱你了,你费尽心机的留着这个孩子也没用,别想用孩子拴住他。单亲妈妈带孩子不容易,要再嫁也困难,我这是为你好,给自己留点尊严,别再死缠烂打了,放手吧。”

      顿了顿,乐茵茵从包里拿出一张名片放到桌上:“这是我认识的一个妇产科医生,她做手术的技术很好,你可以去找她,少受些痛苦。”

      雅心看着这张名片,再看乐茵茵带笑的脸,气得胸膛起伏起来,她的心像被乐茵茵放在沸水里煮了又扔进冰箱里激冻一样难受,她从来没想过乐茵茵会那么狠,充满心机,手段狠辣,她突然想到一些事情。

      “你从小就恨我,对不对?”一个人不会无缘无故的恨别人,她待乐茵茵不薄,能使乐茵茵恨她的动机,除了父亲赶她们走的事情之外,还因为人的嫉妒心。

      她和乐茵茵从小一起长大,但她过得更逍遥更快活,因为她有爱她的父母,她想,她这一生顺风顺水的,是惹乐茵茵眼红了吧。

      乐茵茵冷笑一声:“没错,你真的不笨。小时候你就处处比我强,我再怎么努力都争不过你,长大了我喜欢上商霆,结果他却喜欢你,乐雅心,为什么你命那么好?而我在你面前永远像丑小鸭似的?”

      雅心淡淡的一笑:“不是丑小鸭,是鸡,山鸡。你现在不是变成凤凰了吗?不要那么激动。”

      “你!你凭什么那么说我?你才是山鸡!”乐茵茵气得冷哼一声,没想到雅心那么蔑视她,她从雅心眼里看到了对自己的不屑。

      雅心冷笑:“你不要激动,你肚里怀的可是商家的金孙,万一激动出什么事,可不要赖在我身上。”

      明明委屈的是她,结果搞得乐茵茵最委屈似的。

      “你别得意,现在商霆是没和你离婚,过一阵子就不一定了,到时候恐怕你要来求我。”乐茵茵彻底卸下伪装,眼珠直直的瞪着雅心。

      雅心突然问她:“小时候我有几个玩得很好的玩伴,后面她们突然不理我了,反而和你玩得很好,是不是你和她们说什么了?”

      乐茵茵冷冷勾起唇:“这我有必要告诉你吗?你人缘不好怨不得我,想交朋友,你先学会做人吧。”

      “没关系,朋友在精不在多,真正知心的朋友有一个就够了。那些神秘短信也是你发的吧?”

      “我只不过让你提前认清这段感情而已。不得不说,姐夫那方面真的挺强的,器大活好,时间持久,比一般男人都厉害,和欧美男人一样,啧啧!他每天欲望也挺强的,我们在沙发上、秘密的洗手间、他的办公桌上、他给你买的那部奔弛里都留下了痕迹,你不知道我要幸福死了。比起你来,你太可怜了,也太寂寞了吧?”乐茵茵一边说,一边得意的挑了挑眉。

      雅心听到这些话的时候,已经气得血气上涌,浑身的毛孔都竖了起来。

      看到雅心变色的脸,乐茵茵心里就兴奋,雅心此时有多气愤,她就有多畅快,用这一招刺激原配,她屡试不爽,没有一个女人受得了。

      突然,雅心站起身,端起餐桌上的一碗鲫鱼汤,猛地朝乐茵茵的脸泼过去!

      “萧采薇说得对,你这种女人就欠泼!你向我炫耀这些干什么?证明你很抢手,被各种男人用过了?真抱歉,我不要的赏给你,你愿意用多久就用多久。刘妈,请她离开这里!”

      乐茵茵被泼了一脸的鲫鱼汤,幸好那鱼汤冷了,不然她估计会被毁容,她脸上沾满了粘粘乎乎的鱼汁,气得她一边擦一边大叫。

      “乐雅心,你太过分了,我会记住你今天的所作所为,我讨厌你。”

      保姆走到乐茵茵面前,礼貌而客气的说:“乐小姐,我们太太不欢迎你,你还是赶快走吧,不然我报警了,告你擅闯民宅。”

      “擅闯民宅?我告诉你,总有一天我会住进这里,我叫你们全部滚蛋!”乐茵茵才说完,人已经被保姆推了出去。

      乐茵茵气得在心里发誓,乐雅心竟然敢泼她,把她精心伪装的优雅全毁了,她一定会十倍百倍的报复回来。

      在乐茵茵被推出去之后,雅心走到她面前,甩出一张报告单:“不需要你上门来耀武扬威,我很快会和商霆离婚,和他断绝一切关系,我祝你和他天长地久。”

      有句话叫:表子配狗,天长地久。

      乐茵茵看到那张报告单,眼睛蓦地睁大了,“人工流产知情同意书……”

      雅心她,竟然流产了。

      “把报告拿给商霆看,没有了孩子这个牵绊,他会离婚的。”

      雅心说完,在乐茵茵惊愕的眼神中,“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乐茵茵可能没想到她会主动流产、主动要求离婚吧?

      这正合乐茵茵的意。

      人生还很长,她不想和乐茵茵因为这些事情斗,她还要美美的享受人生,不想和住在泥沼里的人纠缠。

      保姆心疼的走到雅心面前,眼眶刷地红了:“太太,你怎么那么傻,竟然跑去做流产手术,做手术很伤身体,而且没了孩子,你就真的斗不过乐茵茵了,你没有孩子,先生真的会厌弃你的。”

      “谁说我要和她斗了。”雅心摸了摸自己的小腹,坐到桌前舀了碗粥,“刘妈,刚才的鲫鱼粥还有吗?医生说了,宝宝成长需要补充营养。”

      虽然她吃不下,可为了孩子,也必须吃。

      保姆一听,双眼顿时欣喜起来:“太太,你……你没做手术?”

      雅心点了点头。

      “太好了,太太,我这就给你舀鱼汤,我炖了好多呢。我还以为你真那么傻,原来你是骗她们的。”

      保姆去舀鱼汤去了,雅心却默默的搅了搅手中的粥。

      不是她不愿意做手术,而是在做手术之前,那个负责的女医生突然家里有事,说约她明天做。

      然后,她就拿着那个签好的同意书回来了。

      也许是那女医生故意的,也许是老天爷想留住这个孩子,不想她以后后悔,所以给她缓了一天。

      在回来的路上,她摸了摸小腹,突然想通了。

      她爱这个孩子,为什么非要扼杀呢?她本来就对婚姻不再抱有希望,以后也不打算结婚,所以多个孩子又有什么关系呢?

      最重要的是,她爱他。

      商霆既然不相信她,那她何必告诉他,她会独自生下孩子,独自抚养,永远不会让商霆知道。

      吃完饭后,雅心便对保姆说:“刘妈,麻烦你和我收一下东西,我打算搬回娘家住。”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28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