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殿下

作者:Doer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36 章

      “对了。”我蓦地想起一件事:“我记得你在芦苇荡受了伤,现下好些了吗?”
      吃吃挑着眉毛,不置可否地掐我脸颊:“本来大好了,可拢观楼外,被你砸得又重了。”
      说来那夜吃吃在马车上还吐了血,我顿时一惊。她收回手搓了搓道:“果真胖了。”
      我噎了一噎:“……没有罢?”
      吃吃抿着一边嘴角嘲笑我:“逃亡路上衣带渐窄的也只你一个了,我的公主殿下。”
      这话连着最后一句听来,竟泛起些许甜意。我羞怯地道:“真是拿你没办法,你的你的,都是你的。”
      她笑了下:“都是我的,还有几个公主殿下不成?”
      “就这一个,多了没有,有也不许要!”我抬手去扒她交领:“你那次可是受了一箭,那箭尖都没进去好深。”
      深衣之下,刺花抱腹边可见白色的包扎布条。我停了停,吃吃一下拢了我的手道:“结痂了。”
      我想要碰一碰,奈何挣脱不开,被她往后一拿,直接靠在了柱子上。
      吃吃侧首点着亲我的颈侧道:“这般倒像是在野合。”
      “野……”
      被她碰过的地方麻酥酥的,还有些痒,似火一溜烧遍全身,我的脸轰地红了,双眼不瞬地盯着她,看着她眼里那个小人,察觉有只手捏了捏我的耳垂,又顺着脖颈抚到领口,顺着领花针绣的纹路下滑,慢慢搁在胸口正中点了点。
      仿若一箭当心柔情蜜意而过,我咕嘟咽了口口水。
      吃吃揽抱起我跃出小榭,蹬着花枝回身旋了半圈,飘上榭顶:“嘘——”
      话音刚落,诵诵便扬声叫了句:“殿下!”
      我探头往外看,被吃吃一手压回,正要说话就被她亲了下。接着诵诵道:“殿下,王安楚王公子求见!”
      王安楚?他怎么来了?二哥难道今日回京?
      我满腔怒火顿时转为疑惑,等吃吃拢好衣裳,爬起来瞧见王安楚就在诵诵往身后。
      吃吃带我下了屋顶,王安楚瞟过吃吃,朝我这边一拜:“王安楚见过公主殿下!”
      “真是稀客,你缘何会来这边寻本宫?”
      “心有远近,则人有远近。”王安楚道:“实不相瞒,在下有要事相告。江安本已平定,便在押解逆贼途中,二殿下遇刺,身受重伤。”
      “遇刺?”果真美色误事,我这时方记起自己要来找吃吃说得事。
      吃吃却对着我道:“追星楼尚未动手。”
      我与王安楚并诵诵皆看向吃吃,王安楚肃容问:“阁下是?”
      吃吃只抬了下眼,我却感觉她好似刹那变了个人,周身的气度显现出凌人的态势来。这眨眼间,她双鬓前浮露出的火红纹路,便烧成火焰的形状:“追星楼薛霓裳。”
      王安楚捧袂一揖:“幸会。”
      吃吃点了下头,敛眸时那纹路又慢慢消失了。
      我瞧着惊奇,王安楚道:“既然薛楼主在,有些事及早说明为上。二殿下射杀贵弟一事另有隐情。”
      王安楚将整件事情来龙去脉说了一遍,与我所思不同之处的关键在于,那次围猎,所围得是人。
      人是六弟从黑市买来的奴隶。箭矢是六弟配发的特质箭矢,杀不死人。规矩是六弟定的,射中数量多者为胜。
      二哥是个多心眼的,他没放下自己的金箭头,一并带上了。
      游戏伊始,几人还凑在一处,不多时便彼此隔开了。二哥则独自一人追着一个奴隶,跑进了丛林深处。
      吃吃的弟弟,便是此刻出现的。
      他出现时已看不出人样,又疯疯癫癫的,看见二哥就咆哮着奔过来,一掌震翻了二哥的马。
      二哥武艺不高,呼喊间勉强自马背跃下,灰头土脸躲得狼狈,却也发现那人虽力道刚猛,却动作滞涩。
      二哥瞅准时机,抽出金箭射出,一箭毙命。四哥此刻闻讯赶来,命手下将人抬走,又给了二哥匹马,两人出了林子。
      六弟事后亲自登门道歉。
      我想起来了:“难怪那次六弟说什么,再也不买奴隶了,没想到有个疯的,买得时候倒没看出来。”
      可是:“他怎么会疯的?”
      “舍弟心智不全。”吃吃说完沉默一瞬,抱拳道:“多谢告知。”
      我瞧她脸色不大好,便拉住了她的手。
      她朝我提了提唇角,我蓦然想起一桩事来:“你不是家里的老幺吗?”
      这个弟弟怎么来的?难不成是蔺老爷子在外头的私生子?那这般想来,追星楼其实是蔺老爷子用来养他私生子的小别楼?
      那真是……可怕至极。
      吃吃瞧着我的眉头挑了半挑,又很快展开:“是前追星楼楼主的弟弟,其实年纪比我大些,不过见谁都爱叫姐姐。”
      前追星楼楼主?说来:“这做追星楼楼主还有何说法?”其实,我更想问吃吃怎么成了追星楼楼主的。不过,怕吃吃顾忌王安楚在此。
      “没什么说法。”吃吃瞧了王安楚一眼,倒是磊落:“追星楼不过是传消息的地方,凭此赚些许零花。里头收养的皆是些有资质的贫儿孤女,再由楼主教授功夫。”
      这就更怪了,吃吃与贫儿孤女这四个字可搭不着丁点边边。
      吃吃捏了我脸一把:“又在想些有的没的,脸都皱成包子了。”
      我捂着腮帮子看她:“我没想别的,就是在想你。”
      旁边王安楚掩面轻咳,吃吃先是看着我,接着眼神移到小榭,又转向花树,颇有些艰涩道:“那前追星楼主说,我是武学奇才。”
      噫!这可是我与吃吃第二遭心有灵犀,我万万不能笑,也不能问她这是几岁的时候。
      吃吃难得露出如此神情,我瞧着倒记起自己曾因为打不过二哥,向父皇告状,说要学功夫的事来。那是我十三岁的时候,父皇便在我如此娇嫩的豆蔻年华,说我年纪大了,之后毅然决然拒绝了我。
      不堪回首,不堪回首。
      大抵王安楚觉着气氛有些过于沉静,朝我躬身道:“送殿下往平洲,是在下的主意。”
      我一顿:“王安楚。”
      “江安王主动示好于二殿下,二殿下并未答应。在下以一己之私陈列利弊,说服了二殿下。至于苏可心,她因稱州失守之事,怀恨于朝廷,殿下曾得知苏可心之父生前与六殿下交好,故此派了苏可心,想教六殿下掺一脚。”
      王安楚道:“毕竟这种时候,人越多,殿下便越安全。之后六殿下必然会通信尚在平洲的代平洲事,容长安。容长安此人,我早些年曾与他一同求学于某师门下,有同门之谊。他这人,身手不错,要紧得是,他对殿下是不敢不敬的。”
      “本宫才明白过来,你这算是请罪?”我等他说完了,冷笑道:“王安楚,你所思所想,倒是周到得很。本宫晓得你嘴皮子利索,倒未成想,竟如此利索。至于二哥,你也不必与他开脱。本宫生在天家,身为女儿身,早就该省得一些事。倒是你——”
      “你如此聪明绝顶神机妙算,想必知道,那苏可心是个假的。她引来的也不只是六殿下,更是催人命的阎王爷!”我深吸一口气,竟气得想笑:“念念陪在本宫身旁十多载,你嘴皮子一动,就没了。韩承灏连秦他们,此刻正在天牢里,扳着手指头,数还有多少日子可活。容长安,同门……六弟说时,本宫还未觉得,现下,倒真觉得有些可惜了。”
      吃吃捏了捏我手心,王安楚道:“苏可心……殿下恕罪。”
      “恕罪恕罪,谁都会来涎着脸皮求恕罪!”我眯眼凑近了他道:“王安楚,你记着,回了京都,即便二哥能保得住你,本宫也誓要让你这厮脱层皮。”
      “殿下便是要王安楚的命,也不是不可。不过——”王安楚瞧了眼吃吃,撩袍跪下道:“眼下要紧事是,草民欲尚安静公主,以全二殿下之愿。”
      我一腔愤懑顿如石沉大海,不可置信道:“什么愿?”
      吃吃拦下我,问他:“你进过宫了?”
      王安楚道:“还未进宫。”
      “二殿下说公主殿下有个心上人。”他瞧了我一眼,道:“王家可以请旨尚主,为公主殿下暗渡陈仓。”
      “另者,也可帮薛楼主查出究竟是谁谋得这桩杀人案。”
      吃吃道:“是何条件?”
      “若是四殿下的人将公主送进宫内,公主与四殿下也算自此化敌为友。公主若是知道容长安是六弟的人,便该念着这份舍身相救的情谊。”王安楚道:“公主只肖将二殿下重伤不治的消息,无意间透漏出去即可。”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