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都说朕是傀儡

作者:贺端阳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八章

      第八章
      贺鸿仪的大军气势如虹,将都城围了已有两日,没有任何人能在这种时候离开都城,贺鸿仪甚至还命人作征讨檄文射至城楼上。在檄文中,他痛斥陈氏兄妹数宗罪,言明自己此次征讨只为除掉陈氏兄妹,保南夏皇室血脉。
      
      伏玉坐在龙椅上打着呵欠看着下面争论不休的朝臣们。半个时辰前,他被人从睡梦中叫醒,只因为陈太后见到了征讨檄文要与朝臣们共同探讨退敌之策。
      
      但半个时辰过去了,伏玉也没有听到一丁点的计谋,倒是愈来愈多的人开始游说陈太后开城投降,将贺鸿仪迎进城中,以换得一条生路。
      
      伏玉微微侧过头,隔着珠帘他看不清陈太后的脸,但可以想象那张脸上此刻是如何的气愤。只是现在陈原不在城中,陈太后毕竟久居后宫,对朝堂之事并不是十分了解,原本还指望这些朝臣这么多人或许还能凑出什么好办法,结果却都是一些贪生怕死的废物。
      
      珠帘碰撞一起发出清脆的声响,下一刻陈太后掀开珠帘径直从里面走了出来,她站在御阶之上,俯视大殿之中的所有人,冷冷地开口:“众卿的意见哀家都听到了,哀家原本以为众卿会有更好的办法,但现在看来如若不是顾忌这殿外的禁军,众卿恨不得立刻绑了哀家出城投降吧?”
      
      大殿上一片寂静,跟着诸位朝臣纷纷跪倒在地:“臣等惶恐,臣等无能,臣等愿为太后与陛下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陈太后静静地凝视他们,良久,面上突然浮现出一抹冷笑:“既然这样,那诸卿就留在宫中为哀家与皇帝分忧吧。”说着她一摆衣袖,“来人,将这武英殿看守起来,保护好列位大人的安全。”
      
      说完,在众位朝臣各种各样的目光中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武英殿。
      
      伏玉在龙椅上坐了一会,发现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在自己身上,只觉得不舒服的很,他□□了□□自己的下唇,回想了一下刚刚陈太后似乎并没有要他也留在这武英殿,便慢慢起身,对着一众朝臣微笑道:“列位为朕分忧着实是辛苦了,吩咐御膳房,今日晚宴一定要好生准备,切莫怠慢了诸卿。”说到这里,他顿了顿,吞吐道,“朕,朕宫里还有事,就先回去了。”
      
      说着他抬手扯了扯程忠的衣袖,目不斜视地出了门。等到再也看不见殿里的那些人,伏玉才缓缓地松了口气,小心翼翼地又回头看了一眼,才拉着程忠的快步向前走去。
      
      伏玉出来的匆忙,只带了程忠跟两个侍卫,出了大殿才发现那两个平日里几乎寸步不离的侍卫居然没了影踪,倒是守在武英殿门外的侍卫看了伏玉一眼,道:“陛下,太后说现在都城守军却人手,就将您的贴身侍卫征用了。”
      
      伏玉愣了一下,将到了唇边的笑意硬是收了回去,点了点头:“朕知道了。”
      
      知道走过了路口,伏玉强忍的笑意终于彻底露了出来,他轻轻扯了扯程忠的衣袖,小声道:“忠叔,没人跟着我们啦。”
      
      程忠看见他的样子也忍不住勾了一下唇角,但想到这毕竟是在外面,还是低声回道:“我们还是回宫再说吧。”
      
      两个人刚走到长乐宫门外,突然看见一个人抱着一个包袱从里面走了出来,边走边鬼鬼祟祟地朝着四周张望,伏玉皱着眉头仔细看了一眼,发现这人是他宫里的一个内侍,看这个样子大概也是听了不少的谣传,觉得宫里不安全的紧,想要趁乱逃出去。
      
      伏玉微挑了一下眉头,突然快步冲了过去,直接站到那人面前,喝道:“站住!”
      
      那人被眼前突然出现的人影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等到看清伏玉的脸时更是一惊:“陛,陛下。”
      
      伏玉弯了眉眼,笑了一下:“这么急急忙忙的是要去哪里啊?”
      
      那内侍咬了咬嘴唇,似乎是在犹豫怎么回到伏玉的这个问题,在他思考间,伏玉又向前走了一步,顺手在他怀里的包袱上拍了一下:“这里面都是什么东西,要不然,我叫侍卫过来,送你到太后那儿去?”
      
      那内侍闻言一惊,慌忙跪倒在地:“陛下饶命,奴婢,奴婢宫外还有父母健在,每月都指望奴婢这点月银生活,前些日子宫外传来消息,说,说娘亲病种了,所以奴婢才壮着胆子想出去看看她老人家。”
      
      “是嘛,那你倒是孝顺。”伏玉还是笑眯眯的,“那你告诉朕,你打算怎么出去,朕就可以考虑当作没看见你。”
      
      那内侍还是胆子小,一时之间也忘了眼前这个人虽然是一国之君,但是或许还不如自己,伏玉一恐吓就立刻全盘托出:“在,昭阳殿西侧的城墙上,那里有人凿了一个缺口,平日里用东西挡住,又因为昭阳殿死过人,他们说那里闹鬼,平时没有什么人过去,所以知道的人不多。奴婢,奴婢也是花了些力气才打听到的。”
      
      伏玉弯下腰,伸手将那内侍拉了起来,拍了拍他的肩膀:“好了,朕知道了。朕没看见你,也不知道你要干嘛去,在别人发现之前,快点吧。”
      
      那内侍简直是目瞪口呆,怔愣地看了伏玉半天才想起来谢恩,然后就紧紧地抱着自己的包袱,头也不回地走了。
      
      伏玉看着他走远才转过身拉着程忠,小声说道:“忠叔,我们能出宫了。”尽管他刻意压低自己的声音,但是语气里的雀跃与欢欣却是无法隐藏的。
      
      所有的东西伏玉早就准备好了,而现在天蒙蒙亮,陈太后刚刚回宫休息,盯着他们的侍卫也被叫走,这偌大的皇城之中仿佛只剩下他们两个人,大概没有比此刻更合适的时机了?
      
      两个人没有再说多余的话,只是从殿内找出事先准备好的包袱,就往昭阳殿而去。
      
      不知道是因为天还未亮还是因为这皇城里的人早就逃光了,两个人一路走到昭阳殿连一个人影居然都没有撞见,路过昭阳殿门前的时候,伏玉顿住了脚步,他想起自己第一次来这里见到的画面,想起自己那个同父异母的可怜兄长,忍不住低低地叹了口气。
      
      程忠侧过头看他:“怎么?”
      
      伏玉摇了摇头,低低地回道:“我只是觉得,我那个便宜哥哥其实挺可怜的。”
      
      只是生在这帝王家又有几个不可怜呢?
      
      伏玉说完这话忍不住笑了一下,继续朝着那缺口走去。
      
      那缺口的位置其实格外的隐蔽,附近还有树木遮挡,加上天色昏暗,伏玉几乎是顺着城墙一点点试探到的。他转头朝着程忠露出了一个笑容,看了一眼程忠身上的内侍服,将身后背着的包袱拿了下来,从里面翻出两件粗布衣裳:“把这个换上,咱们就可以走了。”
      
      这两件粗布衣裳是伏玉拿了银子从御膳房那个内侍手里买来的,他跟程忠这一身太显眼,逃出去也会被人发现。两个人在角落里迅速地换掉了身上的外袍,重新束了发,看起来倒有那么几分像宫外的人了。
      
      伏玉朝着程忠挤了挤眼睛,面上满是笑:“忠叔,准备好了吗,我们要走了。”说着,就要伸手去推堵在那缺口上的石板,然而他只推了一下,就听见身后传来西西索索的声音,他整个人一惊,猛地回过头,朝四下里张望,然后就看见躲在树荫下的一个瘦小的身影。
      
      “出来!”伏玉低喝。
      
      那个身影似乎是犹豫了一下,才慢慢地从阴影里走了出来,站到伏玉面前,露出一张满是戒备的小脸,瞪着伏玉还按在石板上的手:“你们是要逃出宫?”
      
      伏玉这才认出来这少年是谁,他面带疑惑地扫了一眼他身上的内侍服饰:“你居然是个内侍?”
      
      少年没有回答,依旧锁着眉头,固执地重复道:“你们是要出宫?”
      
      对上他那瘦小的身体和脏兮兮的小脸,伏玉总觉得他有点可怜,也不自觉就降低了警惕,直白地回道:“是。”
      
      少年面带不解:“可是你不是皇帝吗?你为什么还要逃走?”
      
      “不逃走等贺鸿仪来杀我吗?”伏玉随口道,“你又是偷跑出来的吧?哎,你到底是哪个宫的,叫什么名字?”
      
      “苍临。”少年低声回道,他垂下眼帘看了一眼自己的脚,又抬起头来对上伏玉的眼睛,“带我一起走。”
      
      伏玉睁大了眼睛看着他:“凭什么要带你这个拖油瓶?”
      
      “因为贺鸿仪如果进宫了也会杀了我。”苍临回道,“还因为,如果你不带我走,我现在就喊人过来抓你们。”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出差了,这章比前面短一些。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