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甜系霸宠

作者:延琦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五章

      
      不过还好,这次BBS的热潮并没能维持多久,随着寒假的开始,同学们各回各家,注意力很快就被即将到来的春节转移了。
      
      也是直到此时,蒋辰左奕几个哥们儿才终于见到了“阔别已久”的宁宇宁少爷。
      
      B市城郊有个温泉疗养山庄,外头雪花飘飘一片天寒地冻的时候,蒋辰正趴在室内温泉池子里舒服的喟叹。
      
      “宇哥我跟你说啊,你再不露个面儿,我都特么要忘了你长什么样儿了!”
      
      池子对面,宁宇扯唇角笑了一下,然后一下游到了他身边,对着他脸说,“来,今儿让你看个够。”
      
      “可拉倒吧你!”
      
      狗辰儿不吃这一套,斜着眼瞧他,“我觉得最近情况有点儿不对啊,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哥儿几个?好好地换什么车啊?怎么着,十五万的车好开吗?”
      
      难为狗辰儿倒挺敏锐,不过宁宇并不打算如实奉告,所以就只轻飘飘回了一句,“还行,有机会你们也可以试试。”
      
      狗辰儿回了个我去,“不拿哥几个当自己人啊你……”
      
      宁宇只是扯着唇角笑,也不解释。
      
      一边,向明倒是有了点儿猜测,问他,“宇哥是不是怕你家老爷子说什么啊?不过话说回来,老爷子好像也从没管过你这些吧?”
      
      宁宇这才嗯了一声,摇了摇头说,“跟我爷爷没关系,是我自己……”
      
      他神色正经了些,说,“难得活一回,还是不要浪费时间的好,不然哪天回头看看,那种遗憾的感觉还挺是难受的。”
      
      他突然没头没脑的深沉起来,倒叫哥儿几个措手不及,狗辰儿呆呆的看他一会儿,忽然靠近他问道,“宇哥,你是不是真遇上什么事了?”
      
      一边说还一边摸他胸膛,“不会是生病了吧你?”
      
      几个人都只穿了泳裤,因为这时候狗辰儿的手是直接贴在他皮肤上的,甚至一度触及了“敏.感部位”,宁宇一把推开他,笑着骂了个“滚”,左奕向明两个人在旁边看得哈哈大笑。
      
      还没等几个人笑完,池子边上的手机忽然震了起来,宁宇迟疑了一下,拿起来看,发现竟然是周晩发过来的微信。
      
      “在忙吗?”
      
      小姑娘好像有些小心翼翼的。
      
      他顿了顿,飞快的打字回复,“没有,怎么了?”
      
      小姑娘很快发了个憨笑的表情过来,“我在做数学题,有点想不太明白,所以想请教下你,不知道你有没有空?”
      
      他愣了愣,不由得有点想笑。
      
      ……还真来问数学题了?
      
      好吧,她加微信,果然是冲着数学题来的。
      
      不过先不管她是为了什么吧,这可是互加微信之后,第一次她主动找自己。
      
      他当然不可能怠慢,就赶紧打了几个字,“可以啊,你把题发过来我看看。”
      
      小姑娘回了个好,很快就拍了照片过来。
      
      他放大看了看,发现是道几何题,光看题目,确实有点复杂。
      
      他会倒是会,就是步骤有点麻烦。
      
      ……
      
      冷不防哗啦一声水响,把正闭目养神的蒋辰左奕向明仨人给吓了一跳,定睛一看,才发现是宁宇忽然从池子里迈了出去。
      
      他身材极好,宽肩窄腰,肚子上还有六块腹肌,只不过还没容边上的小服务员看够,就去扯了浴巾披在了身上。
      
      这才刚来没多久,看他披上浴巾就要往外走,蒋辰赶紧问,“不是,你这突然要去哪儿啊?”
      
      宁宇回头说了一句,“我回房间做个题,你们先泡着,等会儿一块儿吃饭。”
      
      “做,做题???”
      
      他说完话就往前走了,剩下池子里的几个人三脸懵逼。
      
      半晌,左奕才卧槽了一声,“宇哥真特么转性了!出来玩还忘不了做题!咱们怎么办?要不要也去学习?”
      
      向明,“……”
      狗辰儿,“……”
      
      ~~
      
      几天之后,宁宇离开B市,飞去了东南沿海。
      
      每年冬天,御锦集团的正主宁老爷子都会来这里避寒。
      
      而自从几年前父母意外离世,爷爷就成了宁宇唯一在世的直系亲属,春节这样的日子,爷孙俩当然得在一起过。
      
      宁老爷子今年七十多岁了,早年参军的经历叫他一直保持着良好的生活习惯,所以现在身体不错,精神也好,甚至每天还能抽出空来浇花喂鱼。
      
      宁宇到达宁家在Z市别墅的时候,老头儿正拿着小锄头给一块菜地除草。
      
      宁宇也习惯了,叫了声爷爷,就放下行李陪着一块干起活来,连里屋都没顾得上进。
      
      Z市二十几度的天气,暖和得跟北方晚春一样。
      
      老爷子侧目打量了他一遍,脸上没有明显的喜怒,只是随口问他,“路上还顺利吗?”
      
      他点了点头,“还行,没怎么晚点。”
      
      老爷子点了点头,下一句,就切了正题,说,“B大的成绩单我看了,考得还不错,比我想象中要好,你再接再厉吧。”
      
      虽然老头儿脸上还是没什么表情,但这短短一句话,足以说明他的欣慰了,宁宇依旧乖乖说了声好,没等再说什么。
      
      就在这时,屋里忽然走出来一个女人,笑着说,“爸,天太热了,您先歇歇,进来喝点水吧。”
      
      宁老爷子除过独子,还另有一个养女宁雪琴,虽然没有血缘,但几十年了,跟亲生的家人一样。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跟婆家关系不太好,这么多年了,每年过年她都是带着老公来陪老爷子一起来南方过的。
      
      她话音落下,没等老爷子回答,宁宇先叫了声“姑姑”。
      
      宁学琴这才看见他,哎呀了一声,赶紧说,“小宇来了!我刚才都没看见你进门,快进来休息一下吧,你怎么没提前说一声,叫我们好司机去接你啊……”
      
      带着一股女主人般的热情。
      
      宁宇淡淡笑了一下,“我自己打车挺方便的。”
      
      宁雪琴哦了一声,又笑着说,“听说你这回考试考得不错,我就说嘛,你一点也不比你少初哥差,以前呢,就是太爱玩儿了,你瞧现在懂事了多好……”
      
      话里的少初是她亲儿子傅少初,从小到大一直是学霸的人设,目前还在欧洲某名校读书。
      
      宁老爷子支起身子咳了咳,跟宁宇说,“走吧,进屋歇会儿。”
      
      一句话犹如圣旨一样,果然,宁雪琴立马不再客套了,
      
      宁宇说了声好,拉着箱子进了门,宁雪琴则赶紧去搀扶老爷子,终于顾不上再笑了。
      
      ~~
      
      春节就这么匆匆到来,没了北方凛冽的冷意和烟花爆竹的气味,好像一切都少了些味道。
      
      不过自打父母都不在,一切传统节日都跟他有了距离,虽然是跟爷爷在一起,但那种阖家团圆的满足和快乐,却再也没有了。
      
      所以陪着爷爷过完年初六,上班族们普遍开工的时候,他又回到了北方。
      
      放下行李,他照例先去爸妈坟前看了看,前几天B市才下过雪,墓园所在的小山包上还残留着星星点点的白色。
      
      大过年的,墓园很冷清,墓碑上父母的名字挨在一起,看上去依然如生前一样,像是和睦恩爱的夫妻,但谁能想到,他们是在去办离婚手续的路上出车祸离世的呢?
      
      打算分开的两个人,却连死后也埋在了一块儿。
      
      当然了,这是宁氏家族的秘辛,除过最核心的家里人,没人知道当初宁氏夫妻的目的地。
      
      心里有点郁郁,所以他在墓前说了几句话,一会儿就出来了。要上车的时候,手机忽然震了一下,他拿出来看,发现是周晩的微信。
      
      看措辞应该是条群发的,内容大致是迎财神之类的,他忍不住笑了下,给她回了过去。
      
      “你好像迟到了,别人不都是初五迎财神吗?”
      
      没过多久,小姑娘给他回了过来。
      
      “啊?初五吗?我还以为是今天……”
      
      紧接着又补发一句,“不好意思啦。”
      还添了两个吐舌头的表情。
      
      他忍不住又笑了一下,刚才心里那些淡淡的忧伤,渐渐的一扫而光。
      
      他收起手机,发动车子往城里开去。昨天看新闻,说艺考已经开始了,她也应该,终于上“战场”了吧?
      
      ~~
      
      这几天冷空气再度光临,B市正处于一年当中最冷的时候。
      
      大年初八,城市刚恢复年后上班,大部分同学还在寒假的时候,周晩迎来了自己的大日子。
      
      ——艺考开始了。
      
      国音的艺考分三次,初试的时候人最多。
      
      为了这场考试,周爸爸特地给包子铺放了一天假,亲自陪着女儿去考,国音的校园里到处是人,虽然有志愿者维持秩序,但还是免不了有些乱。
      
      父女俩又是排队又是拿号,零下十七八度的空气里,竟然给忙活的汗流浃背。
      
      他们早早出门,一直待到傍晚才考完回到家里。
      
      不过好在周晩也争气,三天之后,初试结果公布,她毫无悬念的通过,顺利进了复试。
      
      复试那天,她没再叫爸爸陪着,一来是包子铺忙,再来她也早熟悉这里了,加之初试筛去了大半的人,考场不会再那么拥挤,她自己完全可以。
      
      小姑娘依旧一大早出门,进了国音没多久,就遇见了熟人。
      
      ——是她年前在国音找老师上课时候的同学,也是一个本地女孩,拉大提琴的,名字叫温朵。
      
      她跟温朵挺谈得来的,能一块通过初试也是难得,今天见面聊了几句后就结上了伴,温朵也是自己来的,正好跟她互相照顾一下。
      
      她们都是上午的号,周晩在前,温朵在后,相差大概能有半个多小时,周晩考试的时候,温朵帮她看着行李,到了温朵上场的时候,她就在外面等着。
      
      大提琴的琴盒实在大,里面还放了温朵的外套和包,天有点冷,纵使穿了长羽绒服,周晩的脚也还是冷,正跺脚取暖的时候,身后忽然响起一个声音。
      
      “考完了没?”
      
      她一愣,转身看去,只见宁宇出现在了面前。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一更报到,晚九点还有二更
    么么哒小可爱们,记得来留言领红包
    感谢一下给本文灌溉营养液的“”“萌萌利”“duoduo”“我是小y”“半夏”“老鹅”
    “跳跳糖”“青春美貌全靠胶原蛋白”妹子们,以及投雷的跳跳逗,频频,侧柏,花心者,谁干我就干谁,醉了醉了,小蕾,小鹊,大大大萝卜,糖糖,好想退休啊,Himalayai土豪们,么么哒大家~~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