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凶宅看上了(无限流)

作者:長安值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005章

      .
      “别怕,我从来不欺负残疾鬼。”安阎伸手握拳,“提前给你说一声,一会猜拳的时候我会出布,你想出什么就出什么。”
      
      人头觉得自己被戏弄了,他的头就是个拳头,除了拳头他还能出什么?!
      人头:“你敢玩我?!”
      
      “没有,你要是不满意,我们可以换个游戏。”安阎诚恳道,“掰手腕、打手背、打羽毛球、打乒乓球我都玩得挺好的,随便你选”
      
      “不行,换一个。”人头死死盯着安阎,“你必须说一个我能玩的。”
      
      “你太看不起人了吧,你以为我说一个只用头可以玩的游戏,你就能赢吗?”大概是太久没见残疾鬼了,安阎竟然觉得眼前的人头有点可怜,“算了,你有什么想玩的,自己报一个游戏,我陪你玩。”
      
      安阎觉得自己完了,自那个人离开后,他对鬼的忍耐力和包容力真的是越来越高,越来越没底限了。
      连性命攸关的游戏,竟然都交给鬼做决定。
      想到这里,安阎有点不高兴,“快说,再不说我反悔了。”
      
      人头:“……”
      
      “我说的你不玩,让你决定玩什么游戏你又不说,真特么难伺候。”安阎撂挑子不干了,“滚吧!我不玩了。”
      
      “你!你真的惹怒我了!”人头被安阎气得胀大了一圈,示威似的在安阎面前来回乱窜。
      
      安阎反手从床头柜上摸出一个电蚊拍举在身前,“淡定点,再蹦跶几圈你头就炸了。”
      
      人头厉声道:“我要你的命!”
      
      人头炮弹似的冲着安阎奔过来,安阎扬手举起电蚊拍,咔嚓一声,连电带挥,只把人头拍出一米远。
      
      一人一鬼,猫捉老鼠似的满房间打转。
      
      安阎跑得虽快,但没有人头灵活,很快被人头逼进卧房墙角。
      
      人头:“快想!想好玩什么游戏我就放过你!”
      
      安阎:“……”
      都这时候了还惦记着让他提出玩什么游戏?!
      
      安阎:“让我想想。”
      
      想着想着,安阎明白了。
      
      民宿的鬼都遵循一定的规则,这颗人头非让他提出玩什么游戏,是不是因为,人头不能自己提出玩什么游戏呢?
      
      只是不知道,这些规则对鬼的约束力有多大。
      
      人头逼问道:“快说。”
      
      安阎:“我不说,有本事就弄死我。”
      
      人头呲牙咧嘴,“……你以为我不敢吗?”
      
      安阎屏住呼吸,专注地等待着人头下一个动作。
      
      “啊——”
      人头浮在空中发出一声尖锐的长啸,头发急剧增长,张牙舞爪地向四周蔓延,将整个墙角都包裹在其中,浪潮一般向安阎卷来。
      
      浓烈的恶臭味刺激安阎阎快要吐出来了,“我……去,这味大的,你多少年没洗头了?”
      
      人头被气的说不出话了,从高处俯冲向安阎的脸上怼过来。
      
      安阎被臭味熏得没办法直面人头,侧着脸把电蚊拍挡在脸前,想着要从哪个角度拍能把人头拍出最远的距离。
      
      他没预料到的是,人头直接张嘴把他的电蚊拍咬坏了。
      
      尖锐的獠牙穿透电蚊拍,顺带划伤了安阎的手腕,留下了一道血痕。
      
      更没想到的是,一阵刺痛之后,发出尖叫声的人竟然是人头,不是安阎。
      
      那声音过于凄惨,仿佛是从地狱中传来的,听得安阎头皮发麻。
      
      周围全是散发着恶臭味的头发,安阎以脸怼墙,忍着臭味说道:“叫什么叫,还叫得这么惨。被咬的人是我又不是你。”
      
      人头迟迟没有回应。
      
      很快,周围的臭味都散去了,被一种冷冽的寒香所取代,连周围的空气也跟着变冷,冻的安阎有点发颤。
      
      “吧嗒!”
      安阎听到了重物落地的声音。
      
      他微微偏头,看到方才趾高气昂的那颗人头正死气沉沉地躺在地上,什么反应都没有,大概是连鬼都当不成了。
      
      余光中,安阎看到一抹流动,浓稠到发黑的血色。
      
      转过头,便看到一个高大的男人冷冷地站在他面前,那抹血色,正是男人的衣服。
      
      安阎没看错,这个男人的衣服,是由血做成的。
      
      男人的脸恰好隐在一片阴暗之中,安阎看不清对方的脸,只觉得对方的身形颇为熟悉。
      
      熟悉到他只看一眼就心口发疼。
      
      安阎急不可耐地摸着墙壁站起来,终于看清了男人的脸。
      
      他的脸和照片中的一样,正是安阎一直在找的人。
      
      更准确地说,是他一直在找的鬼。
      
      安阎激动的浑身发颤,心都快跳出嗓子眼了。
      
      他深呼吸几次,才艰难地说出了心里的那个名字,“杜鸩,是你吗?”
      
      “不是,我是民宿的老板。”男人抬眼看着安阎,神情冷漠,“他刚才违反民宿的规定,被我处理了,希望没有对你造成什么不便。”
      
      真的不是吗?
      
      这世上应该不会有两个鬼长得这么像吧?
      
      安阎僵硬地感谢,“谢谢,我没事。”
      
      “按照民宿的规定,你和他之间的游戏还是要继续。只是,玩家换成了你和我。”民宿老板食指和拇指一搓,手中凭空出现了一张黑色的纸牌,“很抱歉,这一次你没有选择的权利。”
      
      玩游戏,肯定是要付出代价的。
      
      只是面对那张熟悉的脸,安阎实在没有玩游戏的兴致。
      
      安阎面无表情道:“你想要什么?”
      
      “你想多了,和你玩这个游戏是我的职责之一,我并不想从你身上获得任何东西。”民宿老板对安阎的态度非常冷淡,“输了,你留在迷心民宿,在这里当一辈子的奴隶。万一你赢了,我可以满足你的任何愿望。”
      
      安阎现在相信民宿老板不是他要找的杜鸩了。
      
      杜鸩从和安阎认识到分开,就从没对安阎这么冷淡过。
      
      安阎懒得再跟民宿老板客气,“我可以选择不玩吗?”
      
      民宿老板:“不玩等于认输,这是一个很明智的选择。至少,你不用担心死在这里。”
      
      “急什么,我又没说我不玩。”安阎挑眉,“就玩你手中的那张牌?”
      
      民宿老板伸手把纸牌递过来,“纸牌是游戏的钥匙,如果你确定要玩,就用它触发游戏。游戏场地就是迷心民宿,至于玩什么,等你触发游戏就知道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这章写的好慢呀,终于写完了,你们看看怎么样。
    我觉得白天可能要微调TAT
    上一章留言好多好开心,每个人都发小红包啦,谢谢大家支持。
    这章惯例前排50个小红包。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