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身长八厘米

作者:意知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被坑惨了(含入V公告)

      
      孔文殊和裘高逸两人达成一致协议后,两个人凑在酒台,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对于孔文殊来说,家庭聚会未免有点无趣,很快到了午饭时间,孔文殊跟裘高逸这些来宾的席位不同,就跟裘高逸道别了。
      
      裘高逸看起来有点不舍,“兄弟,你可千万要记得大哥我,有事没事就在你姐姐的面前多多为我美言几句。”
      
      “会的会的,我最近觉得迷你餐具很不错,裘先生,您觉得呢?”孔文殊一般不会让自己在除了许乐之外的人身上吃亏。
      
      裘高逸到这会儿也总算是发现了好像有哪里不太对劲,但看孔文殊此时的笑脸,他一时半会儿也想不出来到底是什么不对劲。
      
      一套迷你餐具对于他来说也不是什么难事,一般来说只要不是结构特别复杂的东西,如果只是缩小比例的话,做起来还是挺容易的。
      
      “迷你餐具算什么,几天的事情,你等着,我做完就马上给你送过去,你给我留个你住的地址吧。”裘高逸一边安慰自己,如果只是这样就能够抱得美人归,算起来还是很值得的。
      
      不付出怎么会有收获?裘高逸是一个非常会给自己做思想工作的好男人。
      
      孔文殊笑地非常得体,“那就有劳裘先生了,我父母已经在喊我了,我就先过去了。”
      
      裘高逸做了一个请的动作,孔文殊才往那边本家家族的席位上走去,走过去扫了一眼,发现堂兄带着小侄子坐在他父母的身边,倒是没有再看到堂嫂的身影。
      
      小侄子坐在椅子上,看起来有点委屈,只是碍于父亲的威严,不敢撒泼。
      
      孔文殊转了一身,走到他姐姐的旁边,坐下后,他就发现他姐姐探究地看着他。
      
      “姐?怎么了?”孔文殊率先问道,心想到底要怎么帮裘高逸说点好话,在他眼里,裘高逸就是一个迷你用品制造车间,其他优点?抱歉,他自动屏蔽了。
      
      “那个姓裘的都跟你说了什么?我跟你说,那个男的,听说是一个纨绔子弟,学了点做袖珍玩意的手艺就觉得自己牛叉坏了,一眼看过去就不是一个好东西,你别跟那些不三不四的人搅在一起,你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别再被带的更坏了。”孔兰姝语重心长,语气愤愤。
      
      孔文殊好不容易才想到要怎么夸奖裘高逸,一腔好话忽然全部都憋回去了。
      
      槽点太多了好吧!吐槽了裘高逸也就算了,为什么他也要被吐槽?
      
      他怎么就不是好东西了?他分明就是一个苗正根红五讲四美的新一代好青年好不好!
      
      孔文殊抬手轻轻捂着自己的左胸口袋,有点不高兴,这种话要是让阿乐听到,阿乐误会了他该怎么办?
      
      他在内心吐槽的时候,殊不知被他放在口袋里的许乐听到孔兰姝的话语之后,深以为然地点头。
      
      果然不愧是一家人,连习性都这么清楚,不像她还是靠躲在他的口袋里才偷听到这些小秘密。
      
      许乐深刻的意识到,自己缩小之后,见到的世界也完全不一样,不只是她视线能看到的都是巨人,更多的还是她见到了很多以正常体形不可能见到的事情。
      
      “其实裘先生并没有你说的那么不堪,姐姐,你总不能总是有有色眼镜看别人。”孔文殊尴尬的解释。
      
      “我一看你就是被他收买了,你让我给你做小小的衣服之后,我就知道你又不知道什么时候迷上了奇怪的东西。”孔兰姝一副说教的模样,最可怕的是她说教的时候,他们的父母桑瑶和孔正卿都很认同地点头。
      
      点头也就算了,还要附和道:“我们也不喜欢那个男的,虽然他做的东西倒是很可爱。阿五啊,你可不能沉迷那些奇怪的玩意儿,我听说你居然让你姐姐做那些什么芭比娃娃的衣服?你一个大男人还玩那些芭比娃娃玩具不成?我可没有这么娘里娘气的儿子。”
      
      桑瑶说完,孔正卿又补刀:“你有女装癖这件事我们都可以忍了,毕竟也不是你想这样的。”
      
      孔文殊一脸懵逼,随即想到他的口袋里还有一个许乐呢,如果父母的这些话都让阿乐听去了,以后他还怎么跟阿乐相处啊!
      
      “好了,别说了,不要凭空诬赖我。”孔文殊还很适当的轻咳了一声,朝姐姐使了使眼色。
      
      孔兰姝收到弟弟的求救信号,立即非常了解地说道:“弟弟啊,不要怪姐姐暴露你的癖好,姐姐也很担心你。其实如果你真的有女装癖,更或者喜欢的是同性,爸妈和我都可以理解的,也不会怪你,只要开开心心的就好,所以你也不要总是压抑你的天性了……”
      
      孔文殊满头黑线,女装癖什么的都已经无稽之谈了,现在他姐姐还脑补什么同性/爱?
      
      他觉得如果让自己的家人继续说下去,他这辈子都别想把阿乐追到手了。
      
      “好了,好好吃饭。”孔文殊不想解释了,解释再多,他爸妈和姐姐都会转头就忘,就跟得了选择性失忆症似的。
      
      而在家里向来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孔文殊,说出来的话完全没有份量,他说完之后,他爸妈反而贱兮兮地从钱包里掏出了一张两寸照。
      
      “瞧瞧,这是我们给阿五小时候扮成女孩子的照片,多可爱……”一边说,一边凑过来,非要让孔文殊看一眼。
      
      许乐听到外面有这么精彩的好戏看,也抓着口袋的边沿,探出了半个脑袋,小眼睛眨啊眨好奇的张望着,最后果然看到了一张照片。
      
      照片是一个粉嘟嘟的小孩子,小孩子身上穿着浅色的小纱裙,头发扎成了两个冲天髻,看起来就是一个粉雕玉琢的女娃娃。
      
      扑哧!
      
      许乐忍不住笑喷了,岁月真是一把杀猪刀,当初这个粉雕玉琢的小娃娃已经长成了一个腹黑的男青年。
      
      她的声音小,不代表完全没有声音,只有用口袋装着她的孔文殊能听到。
      
      因此,就在孔文殊一个不经意的低头瞬间,两个人四目相对。
      
      许乐差点就想装出吹口哨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但是对上孔文殊有点紧张的眼神,莫名想笑。
      
      她的这个竹马,秘密还真是多。
      
      她要不是缩小了,还挖不出来。
      
      在她平时看来,孔伯父和伯母都是一个非常和蔼可亲的人,对孔文殊也算是挺好的,至少表明功夫做的很好。
      
      但是现在被各种挤兑是什么情况啊!还留下了这种完全就是黑历史的真.女装照是用来做什么啦!确定是亲爸亲妈无疑?
      
      “小时候,阿五有一段时间感冒了,因为要打针,打针的时候鼻涕眼泪一起流,就是这张,哈哈!”桑瑶还嫌不够,又拿出了新的照片。
      
      “妈,你别这样说弟弟,作为一个五岁还尿床的人,他很不容易的。”孔兰姝淡定劝说她妈,只是说出的话,真的是劝说?
      
      孔正卿没有说话,只是拿着孔文殊小时候的照片,看的非常认真,但是细看就能发现他脸部肌肉在抽动着,一眼看过去就是在憋笑。
      
      孔文殊无奈地看着自己这一家人,腾!一下站了起来,“我吃饱了,走了。”
      
      “那你下次回来可要记得把许乐带回家让爸妈看看。”这一家子还一点把人家气走的自觉也没有,当然实际上,可能他们就算是知道也不觉得有什么。
      
      因为往常孔文殊都是不在意这些事情的,只是今天的火气却非常大。
      
      这让孔正卿和桑瑶等人感到非常惊讶,看着孔文殊头也不回的离开,都开始嘀咕起来。
      
      “奇怪,以前这样说他的时候,也没见他这么大脾气啊,而且阿五也知道爸妈都是开玩笑的吧?”桑瑶女士当然不觉得她儿子是女装癖,只是平时开开玩笑罢了。
      
      当然还有一点就是他们比较怀念小时候的儿子,怀念孩子还小的时候非常可爱开心了会大笑了难过会大哭,一家人欢乐的气氛。
      
      而孔文殊越长大也越显得温文有礼,他恰到好处的笑容却无时不刻不在展示他的疏远和客气。
      
      也只有通过这样的办法才能让孔文殊脱下客套礼貌的面具,稍微表现出有生气的一面。
      
      “我也不是很明白。”孔兰姝细细想,“弟弟这段时间总是让我帮他一些尺寸非常小的衣服,也不知道是用来做什么的。”
      
      “尺寸非常小?小孩子的衣服?”孔正卿差异地插了一句。
      
      “差不多吧,不过现在不是小孩子的衣服了,已经比芭比娃娃能穿的衣服还要小了。”孔兰姝对这点非常怀疑,“我总觉得弟弟好像有什么非常重要的事情瞒着我们,而且今天在聚会上,看他对那个袖珍艺术家的作品这么有兴趣,收了裘高逸的迷你小提琴和袖珍别墅,到底要用来做什么?从小打趣到大的事情,以前他都无动于衷,今天怎么就这么大的反应?”
      
      几人分别对视了一眼,都传递着相同的意思,“想知道的话,最好的办法就是突击到阿五现在的住所。”
      
      “嗯,老公,我们去看看阿五到底在做什么吧,我怕阿五做傻事。”桑瑶扯了扯丈夫的手臂。
      
      孔正卿非常认真地点点头,“嗯,是该管管他了。”
      
      此时孔文殊已经走到大厅中间让裘高逸把袖珍别墅装到后备箱,完全不知道他爸妈已经打算对他实行突击检查了。
      
      他趁着空档,走到一个没有人的地方,左右看了看,确认没有人会过来之后,把一根手指伸进口袋里。
      
      许乐就顺着他的手指爬了上来,爬上后,他就改为摊开手心,让她站自己的手心里。
      
      “咦,你的手掌上湿湿的。你出汗了?”许乐一出来就不满的嘟喃。
      
      孔文殊听不清她的话,心里还在想着刚才父母黑他说的那些话,“阿乐,刚才我爸妈说的那些话……”
      
      “哈哈哈!你爸妈太逗了,你真的是亲生的吗?你到底是怎么长大的啊,你爸妈一定是会是那种在你生日那天把你小时候的丑照发给你对象的那种父母吧?哈哈哈……”许乐哈哈大笑,完全不给孔文殊继续解释的机会。
      
      孔文殊忽然觉得被父母这么一黑,追求许乐的道路忽然变成了一条漫漫西天路,看不到尽头……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本文明天10.21(周六)入V,会掉落三更,评论区掉落红包雨,感谢每一个看到这里的小天使,希望泥萌可以继续支持~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