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当蝙蝠那些年[综英美]

作者:尔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逗比父母

      杰森醒来时,就被绑在蝙蝠洞里,看着周围熟悉又陌生的一切,他忍不住暴躁起来,尤其是看到被布鲁斯放在一侧的小丑扑克牌。
      
      但很快他愣住了,他看到了玻璃柜子里放着的罗宾制服,那件破损、沾血的衣服上还被小丑用喷漆涂上了“HAHAHA”的字样,就那么突兀冷然地站着。
      
      那是杰森的制服,他“死去”时穿在身上的。
      
      “我一直都怀疑他自虐,不仅虐身还虐心。”身后熟悉的嗓音轻轻说道,他不用回头就知道那是布鲁斯,可那只温热的大手却出其不意地摸了摸他的头。
      
      WTF!刚才布鲁斯是摸他头了吗?老头子终于疯了吗?
      
      顶着布鲁斯脸的易凌俏皮地眨了眨眼睛,对满脸震惊的红头罩说道:“让你失望了,但我不是布鲁斯,嗯,灵魂互换,他在另一个世界。”
      
      易凌给出了一记直拳,让杰森头脑发晕。愤怒在胸口涌动,或许还有失望,他之前揍了半天的对象,酝酿了那么久的复仇都找错对象了咯?
      
      甚至那句道歉,那个眼神,和刚才抚摸他的大手……也都是假的。
      
      红头罩咬牙,他在心中嗤笑自己的幼稚天真,明明已经死过一次了,却还是轻易地把心捧出去让人伤害!哈哈,他活该烂在坟墓里,这世界上没人希望他活着。
      
      那双手又摸了摸他的头。
      
      “把手拿开!”杰森对不是布鲁斯的人更没好脾气,冷冷瞪过去。
      
      怂哒哒的小姑娘后退了几步,又有些委屈道:“那声道歉是布鲁斯让我转达给你的,我们虽然互换了灵魂,却可以在大脑中交流,他知道全程发生了什么,并且同意我不还手。”
      
      杰森沉默不语。
      
      “看看这周围,如果他不在意你,为什么要把你的战衣放出来自虐?”易凌歪了歪头,“我拥有布鲁斯的记忆,我可以看到他所有的过去,包括感受。”
      
      杰森依旧不肯抬头,活像一座雕塑。
      
      “知道你复活后,他一直就想这么做了,只是布鲁斯……你也知道他的脾气有多变扭。”易凌叹了口气,伸出双手把杰森抱进怀里,紧紧拥住,仿佛揉进自己的血肉中,她又摸了摸那凌乱的发型,看到了发根的红色。
      
      他还是染着黑发,就像他还是爱着布鲁斯。
      
      “他爱你,尽管他不说,但记忆和感情骗不了人,而我也没本事骗你。”小姑娘坦荡荡说道,完全不顾怀里的杰森有多僵硬,而脑海中的布鲁斯闷声不吭的尴尬。
      
      “至于他不杀小丑这件事,相信我,杰森,哪怕世界毁灭了他也不会杀那个疯子的。”
      
      杰森满脸不高兴,暴躁地斜眼看她:“你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还有把我放开。”
      
      “不跑?”
      
      “跑了又怎么样?就你,打得过我?”
      
      果然,熊孩子还是让人手痒痒啊,易凌抽了抽嘴角,却又不得不承认红头罩说得对。
      
      阿福适时地走进来送上小甜饼和果汁,杰森被放开后没有客气,知道布鲁斯不在后,他像没有了天敌似的,双腿翘在蝙蝠桌上,大爷一样把饼干吃得满地都是。
      
      迪克刚走进来就看到这幅欠揍的场景,他挑眉抱臂:“说真的,你想打布鲁斯我没意见,但你不该向提姆出手,这很没品,杰森。”
      
      喂喂,什么叫打布鲁斯没意见?你还是不是蝙蝠脑.残粉了,夜翼?
      
      “呵,那个冒牌货替代品。”红头罩嗤之以鼻。
      
      “嗨嗨,要这么说的话,难道你自己不是吗?”迪克不是针对杰森,只是后者那副哥谭混混的样子实在让人不快,对方死之前他们很少见面,所以一点都不熟。
      
      “你再说一遍,迪基鸟!”杰森是一点就炸的脾气,立刻站起来摸武器。
      
      易凌痛苦地抱头,她这时候终于理解布鲁斯为什么每次都用暴力制止自家儿子打群架了,实在是和他们讲道理好心累啊。
      
      “就算布鲁斯这事先放一边,我在哥谭做的事情别阻止我。”
      
      “哦,你指的是干掉黑面具,当上哥谭新的黑帮大佬,再找机会揍一顿蝙蝠侠,宰掉小丑的计划吗?”易凌啃着小饼干,从洁白牙齿上“扑哧扑哧”往下掉饼干屑。
      
      阿福默默地翻白眼望天,不,他拒绝承认自己老爷有这种不得体的吃相。
      
      “……”为什么你会知道!
      
      对了,之前也是这个女人把他的马甲给掀了吧?为什么是你,为什么总是你?!二少暴躁了,二少震怒了,二少要发脾气了——
      
      然后易凌放下小甜饼,歪头眨巴眼睛,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嗯,用布鲁斯的脸。
      
      哥谭花花公子长得没说的,一双蓝眼睛简直能勾人魂魄,更何况是内心痴汉他很久的罗宾们。那种自内而外的甜蜜笑容,让人再大的脾气也立刻消没。
      
      “我确实知道很多事情,却不能一一透露,一方面我自己也记不清楚,另一方面如果擅自更改世界线,可能两个世界会合并,抑或是毁灭,而我们再也回不到自己的身体中去。”易凌难得严肃了一回,这是命运博士和他说的。
      
      谁也不能擅自更改命运,没人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所以哪怕是红头罩复仇这种不会影响世界级大事件的小事情,易凌都说得含含糊糊,就怕触动不知哪个平行宇宙的哪一根脆弱神经。
      
      “你可以趁着布鲁斯不在,在哥谭捣乱,我打不过你,迪克和提姆也不行。但如果你真这么做,我会让通知正义联盟动手,这也是布鲁斯的意思。”易凌拍拍手上的饼干屑,平静道:“或者,你可以等一等,等布鲁斯回来后,再慢慢算你们两个之间的帐。”
      
      红头罩沉默了,易凌给出的选择很直接,几近威胁。
      
      就算他再怎么厉害,也不会想单挑正联的,光是绿箭加黑金丝雀就能让他吃够苦头。而说实在的,没有布鲁斯的哥谭,仿佛缺少主角的舞台,他愿意等。
      
      “我的耐心是有限的。”杰森扔下一句狠话。
      
      不过如果他嘴角没有小甜饼的巧克力渣渣的话,可能会更有威慑力一点。易凌想办法说服他留在韦恩庄园,毕竟这里比哥谭更需要他。
      
      “总得有人守着布鲁斯的身体,不然你还没报仇,就因为我太废害布鲁斯被杀,你不就白等那么多年了?”
      
      杰森摸下巴思考了片刻,觉得很有道理。夜翼其实很想拉着易凌的领子咆哮:那我和提姆呢?我们不是人吗?我们难道没有一直保护你吗?然而蝙蝠大哥只是木着脸,全程抱臂看戏。
      
      “何况阿福也很想你,你也应该很想阿福……的手艺吧?”
      
      啊,好诱惑有力啊,趁着布鲁斯不在霸占蝙蝠洞和韦恩庄园什么的,杰森更加动摇了。
      
      阿福看着易凌,笑而不语,这温和慈爱的笑容硬是让小姑娘觉得背后一凉。
      
      最终,杰森留了下来,美其名曰不能让老管家失望,顺带在布鲁斯回来之前守护这个家。毕竟这个家目前一个能打的都没有,唉,没办法啊。
      
      #
      且不说易凌又在遥远的彼岸给布鲁斯搞事,后者欢送了索科维亚代表团后,时间过得飞快,不一会儿就到了期中考试。
      
      啊,宿舍楼里夜夜通宵,姑娘们蓬头垢面,妆也不画了,隐形眼镜也不带了,要是大半夜地在盥洗室溜一圈,保准让你以为进了鬼屋。
      
      布鲁斯是学霸,他当然没被逼到这程度,连看书都是随手翻翻,之前说了,他有正儿八经的美国常春藤心理学博士学位,尽管毕业证上没有用真名。
      
      他已经用暗.网查到了尼泊尔法师的大致所在,决定期中考试结束就溜出去看看,他已经等不及寒假了。只不过布鲁斯没想到的是,考试结束那天,易凌那对不靠谱的父母竟然溜达着来学校看女儿——
      
      “宝贝。”一脸懵逼的布鲁斯在校门口被一个中年妇女抱住,他迅速在记忆里翻找,对上了易凌母亲的脸,易凌妈妈是个画家,爸爸正好是开画廊的,简而言之,这两人很空。
      
      “……妈妈。”不过是逢场作戏,但喊出这个词时,布鲁斯仍觉得喉头一紧。
      
      就像全天下的父母那样,易凌的妈妈虽然崇尚自由主义的生活,虽然买个菜都能迷路,而且三天两头迷迷糊糊被人骗钱,但她看到女儿的第一件事,就是问她冷不冷,饿不饿,最近过得怎么样?读书难不难啊?和同学们想处的好不好?
      
      “我很好。”布鲁斯垂眸,任由易凌母亲给她裹好丝巾。
      
      “你都不怎么打电话回来,发微信也就那几个字。”母亲抱怨道,和易凌一样爱撒娇的脾气,她摸了摸布鲁斯在寒风中冰凉的脸,焦急道:“冷不冷啊,怎么不多穿点。”
      
      有一种冷,叫做你妈觉得你冷。
      
      苏元在旁边偷笑,易凌爸爸一脸宠溺地看着自己老婆女儿,然后很热情给易凌几个室友送上见面礼,他认识几个卖玉器的朋友,所以送的都是玉石小挂坠,料子不贵,都是卖给小女孩们玩的,雕工却很精湛漂亮,果然室友们都惊喜道谢。
      
      “麻烦你们照顾我家易凌了。”傻爸爸笑着,让人心头发暖。
      
      布鲁斯尽量将自己抽离出眼前的场景,他在深呼吸,用刺客联盟传授的吐息法,这样他才不至于被易凌心口喷涌而出的感情所影响,他才不至于去回想脑中的两个身影。
      
      漆黑的小巷,满地的珍珠……不,不能再想下去了。
      
      “你们怎么突然来了?”布鲁斯扬起易凌牌的笑脸。
      
      “给你一个惊喜,宝贝。”易凌妈妈揽着女儿的手,问她考试考完了吗?既然考完了就一起去吃饭,哦,室友们要不要一起来?
      
      苏元等人很识趣地摇头,说去食堂吃就好。
      
      布鲁斯被扯到一家火锅店,易凌和她妈妈都爱吃辣,可明明都是吃不了辣的南方人,往往辣得连吐舌头,都一定还要吃辣。
      
      面对泛着红油的火锅,布鲁斯镇定地涮下一片羊肉,然后下一刻不镇定地被呛个半死。易凌爸爸连忙给宝贝女儿倒柠檬水,看着自家闺女眼泪汪汪得好萌。
      
      啊,不愧是他养了二十年的女儿,那么可爱那么乖。
      
      所以当爸妈的都是带了四十米厚的滤镜看孩子的,连四十米大刀都砍不动。布鲁斯不得不承受那种关爱呵护的眼神,烫笋片的时候都有些暴躁了。
      
      他要尽快去尼泊尔!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红头罩拐骗计划get
    易凌:只有你能保护布鲁斯的身体~
    夜翼:呵,当我是死的吗?
    *逗比父母上门get
    老爷冷漠脸,表示自己立刻要去尼泊尔(古一其实不住在雪山上,是在一个尼泊尔偏僻小镇上)
    *我是不是每章字数太多了,2000~3000就够了其实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