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我成为动物的日常

作者:尔娉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二章黄鼬完结章

      到最后了,生命也快完结了,在这个世界总该留下什么有意义才对吧!陈白想着。可他能留下些什么呢!到底对他还是家人最重要,陈白第一件事就是想要在他离开后,疤脸它们能不太伤心,或许他可以给它们留下一点什么纪念。
      
      想了半天,也没想出疤脸它们喜欢什么,可以给它们留下,如果说它们最喜欢什么的话,那大概也就是陈白自己了。想到这,他有些哀伤,最后用异能凝聚了一片水镜,照着自己的样子用最坚固的材料,塑造了一个与自己同等大小一模一样的雕塑出来。
      
      给家人留下了念想之后,陈白就若无其事的在绿洲里游荡着,兴趣来了就教族里那些毛绒绒小黄鼠狼们种下一颗种子,来年会结出一串果实的道理,完了笑着奖励小崽一个爱的摸摸头。
      
      陈白平静的用异能将脚下的沙土改造成适合作物生长的土地,大片大片的土地被改造,被陈白种下了一颗颗易于生长的树种。幸运的话,来年,这里就会被郁郁葱葱的树木所覆盖,绿洲也就不会有消失的危险了。
      
      异能的透支,使陈白老化的越加厉害,摇摇欲坠的勉强支撑着自己,他什么都没有说。给无邪小哥和胖子松去了最后一次东西,手舞足蹈的向他们比划着,表示着这是他最后一次能来看他们了。
      
      陈白想,他们应该能懂他的意思吧!不过就算无邪胖子他们不懂,小哥大概也是懂的吧!想到小哥在他临走时的欲言又止,最后又沉默了的样子,陈白笑了笑,挺满足的。
      
      送完东西,与小哥他们告别之后,最后一件事情也了了,心情还不错。拄着棍子磕绊了一下,苦笑了一下,没太在意,早就知道了不是吗!
      
      躺在屋子里,枕着疤脸的身体,拉着黑毛,已经浑浊的眼睛睁大了使劲看着它们,想把它们刻在心头上,最好永远不会忘记。
      
      爪子轻拍着,安慰着异样沉默哀伤的两只,感受这屋里压抑的气氛,无奈的流下了一滴泪水。呼吸渐渐微弱,这是陈白第一次感受到死亡的恐惧,对于世界的不甘,对于留下人的不舍。
      
      以往都是在陈白措不及防下就死亡离开的,所以也从来没感受过,他只知道,生前仿佛从没在意过的死亡,在临终的一刻,爆发出的哀怨不甘,却无力再挣扎的感觉。
      
      感受着怀里温度渐渐消失,疤脸猛的紧绷了身体,一股怨念满满的充斥在心里,催促着它爆发。
      
      他垂下头低低的□□出声,哀嚎中充斥着情感,渐渐的嚎叫声越来越大,声嘶力竭中,泪,流了满面!
      
      这仿佛是临终的送别,带着凄婉的哀求与挽留,却最终失败的绝望,听着父亲的声嘶力竭的挽留,黑毛也低低哀鸣出声,应和着疤脸的送别礼中,交缠婉转。
      
      族里听见声音,逐渐聚集在疤脸家门外,沉默哀伤的送别族中最年长的长辈。
      
      疤脸温情的看着怀里的父亲,替他缕顺毛,亲昵的蹭着父亲的脸侧,仿佛父亲依旧还有声息。
      
      沙漠里,这里的动物大多都是天葬,可父亲好像并不喜欢,他更喜欢土葬。所以疤脸带着黑毛在绿洲泉眼不远处挖了一个坑,铺上了父亲最喜欢的兽皮,抱着僵硬的父亲躺了进去,侧脸看着父亲安静的模样,心里充满了平静。
      
      黑毛跪趴在坑边,满面的泪水,想起疤脸刚才的吩咐,痛苦的捂住了脸,眼睁睁的看着它爹的声息渐渐消失,与爷爷一同归去却不能同行的痛楚,谁又能理解。周围围了一圈来送行的同族们,与它一起沉默着。
      
      黑毛抖着手将已经失去了气息的父亲和爷爷一同盖上,泪流满面的将土推下去,渐渐掩盖住了坑底的两只。
      
      如果陈白知道最后疤脸还是跟着他走了,心里会不会后悔呢!
      
      三年后,长大了,越加沉默壮硕的黑毛,没顾父亲不许打扰它和爷爷的清净,重新扒开了父亲爷爷沉寂的地方。拜托了身边亲近的年轻黄鼬,便随着父亲与爷爷一同躺了下去。
      
      先前狩猎受的伤,比它想象的还重,流的血太多,眼前早已经模糊了,恍恍惚惚的看不清它一直以来心心念念的亲人,罢了,反正它也要去找它们了,看不清就看不清吧!黑毛平静的闭上了眼睛。
      
      站在坑边,黑毛的朋友眼神复杂的看着坑底呼吸渐渐微弱直至消失的黑毛,叹了口气,不知该怎么形容它。只能沉默的等待着朋友的呼吸消失,身体渐渐冰凉,才缓缓将挖开的土重新填进去,渐渐将友人与它的长辈一同盖上。
      
      站在重新堆起的土包前黑毛的朋友沉默的陪了黑毛最后一会儿,然后静默的离开了。
      
      分割线——————————————————
      
      古代汉墓里,无邪一行人正在吃着随身携带着的牛肉罐头,一边吃,一边胖子还含着食物不知足的对旁边的小哥无邪道:“哎呀!我现在一吃东西就想到黄黄给我们带的西瓜,草莓什么的。自从黄黄离开后,胖子我找了七八十家的西瓜水果之类的。
      
      都没有黄黄带来的水果甘甜好吃,味道总是差一点儿。难道这还是黄黄家的独家水果。”胖子迷惑的仰头猜道。
      
      无邪看不惯胖子那没形的样子,就笑着没好气的道:“好啦!这里还有女人,你别总是没形象的样子,好歹把裤子拉好,都快掉了,屁股都快露出来了,像个什么样子。黄黄他肯定没事,你就知道惦记黄黄的水果。
      
      只是现在那个通道好像关闭了,要不然我还想再见见黄黄呢!上次见面太匆忙,都没和他好好抱抱呢!要不送个毛绒玩具给黄黄做纪念也好啊!”无邪嘴里念念有词的想着能送那些东西给黄黄。
      
      胖子不甘道:“什么叫我只惦记那点吃的,明明我也惦记黄黄好吧!水果只是偶尔顺带的不就有了吗?你真是鼠目寸光,有黄黄不就有吃的了吗?还用分吗?”胖子一副洋洋得意的样子,显摆着自己的聪明才智。
      
      无邪和胖子你来我往有一搭没一搭的小吵着架,小哥看着他们斗嘴没吭声,只是默默地看着他们!抿紧了唇,犹豫着不知道该不该实说,最后还是撇开了眼,没说出来扫了两人的性。
      
      他第一次见面,就知道他们与黄黄就算是相处,也相处不了多长时间了,那时的黄黄一看就知道肯定是只上了年纪的黄鼠狼了。两年过去了,最后一次见面,黄黄明显已经是灯尽油枯的症状了,回天乏术,他们也做不了什么。
      
      或许胖子他们也并不是不知道,只是谁也没看到最后,不知道黄黄最后的结局,就假装当黄黄依旧还在那边生活了,只是他们过不去罢了!安慰自己,也给自己一个特殊的朋友还安好的信息,才能依旧在这插科打诨的嬉闹在一起,离开的人太多,又有谁伤心的过来。
      
      小哥没什么想法,只是在午夜梦回时,可能有一瞬会想起曾经还有这么一个特殊的同伴曾经送过东西给自己,有时,动物比人类诚实友好……。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完结了,么么哒!来一个爱的抱抱吧!
    下一篇章,虫族文,拟人,和人类也差不多,暧昧,可能有肉,接受不了的亲慎入,这篇虫族文是一个脑洞,想写,但是文笔不好,没有精力再开第二篇文,
    虫族篇后,回归正常向,依旧是动物文,不变人的类型,
    在此谢谢看文的各位总共在这篇文里投雷的亲~
    狗尾巴草 一颗地雷,一颗手榴弹
    河边有朵花 一颗地雷
    素惜缘 两颗地雷
    椰子糖一颗地雷
    大大会更文 一颗地雷
    作者不胜感激,但文没有签约,也不知道能不能签,所以还是不要太破费的好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