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很撩很宠

作者:藤萝为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小可爱


      喧闹的篮球场,观众席的人群带着探究的目光纷纷看过来。陆执唇边含着笑,眼里戏谑。
      “回答啊。”
      宁蓁涨红了脸,不远处二班计分的女生快走过来了,她下意识有点儿心慌。
      “帅。”
      陆执忍不住笑,胸腔微微颤动。唉,怎么这么好欺负啊。

      童佳从观众席上跑下来,将牛奶塞到宁蓁手中,身子一转,挡住了陆执的目光。
      “蓁蓁,该回去了。”
      宁蓁松了口气,点点头:“你等等我,我把东西收完。”
      陆执眼神沉了沉,找林子川他们去了。

      童佳拍拍胸口,吓死她了啊啊啊啊!为了蓁蓁她可是以身做肉盾啊。
      强忍着惧怕感镇定下来。
      宁蓁把东西收完了,和童佳一起回教学楼。
      童佳欲言又止,最后小声问道:“蓁蓁,你喜欢陆执不?”

      宁蓁被她吓了一跳,忙摇头:“佳佳,我们还是高中生呢,你别想太多了,他只是我的同学。”
      童佳绞了绞手指:“可是我觉得吧,他好像有点儿喜欢你。”
      “……”

      “是真的,你还记得你第一天来上学的时候,我们去馄饨店吃饭吗?当时陆执过来,给你买了一瓶冰水。当时我就觉得怪怪的,还有上周五晚上,我们在KTV那天,陆执他拿了我手机,我看了通话记录,他给你打了电话,后来让其他人一起把我送回去了。虽然和他不熟,但我觉得他……”
      他不像是那种乐于助人的好人啊。
      而且童佳觉得,陆执在宁蓁面前,和在所有人面前都不一样。
      她苦恼地扒了扒头发:“唉好吧,我也说不清楚,但是他那种浪惯了人,不适合你呀,我怕你被欺负。”
      之前童佳开玩笑说要嫁给陆执,但事情真的严肃起来的时候,她莫名觉得这个人很危险。

      “谢谢你,佳佳。”她知道童佳是为她好,在这件事上,童佳确实蛮有先见之明的。宁蓁叹口气,觉得事情开始不受掌控地发展了。
      “嗨呀,咱俩谁跟谁呀。”童佳亲昵地抱住宁蓁胳膊。

      ~
      周三下午放学前十分钟,魏毅杰征得老师同意之后,站起来宣布道:“明天就要考试了,今天放学后要进行一次大扫除,现在我宣布一下大扫除同学的名单。”
      好巧不巧,恰好是第四组后两排和第三组前两排。刚好八个人。
      夏小诗苦着脸,在后排小声吐槽:“怎么是和陆执林子川他们一起啊?他们从来不做值日的,一放学就跑了,天呐想想待会儿要做两倍的清洁就觉得人生灰暗。”

      夏小诗说话的时候偷偷看了一眼前排的谢雨,谢雨举着小镜子在补妆,恍若未闻。
      夏小诗更气了,这位也是个习惯偷懒的,能拿着扫把在一平方米待到人家把事做完。
      所以,他们真正的劳动力就剩三个人了!
      夏小诗吐出一口气,捧住脸颊发呆。

      下课铃声一响,魏毅杰起身,拿了一堆纸条过来。
      “宁蓁同学,待会儿你们打扫完以后,把考号按顺序贴一下。”
      “好的,是按s形的顺序吗?”
      “对,胶水在讲台上。”
      夏小诗探个头过来,眼神不善地看着魏毅杰:“你怎么不去拿给陆执他们呢班长?”
      就欺负人家新同学乖巧。
      魏毅杰涨红了脸,抿紧唇回座位收东西去了。

      “执哥,打游戏去不去,和六班的人一起开黑。”陈东树边说边站起来,准备往外走。
      领口被人拉住,他回眸,对上陆执似笑非笑的眼。
      “陈东树。”他语调慢悠悠的,“没听见该我们做大扫除了吗?”
      “蛤?”
      林子川已经默默去阳台上拿拖把了,肖峰笑得贼贼的,也跟着走了。陈东树一脸懵逼,被塞了一把扫把,陆执抬了抬眼皮子:“愣着做什么,把地扫了。”
      “……”操!妈的什么情况。

      教室里的气氛一下子变得诡异起来。
      谢雨一扫之前的倦怠,也拿了把扫把在扫地,认真得恨不得把地板扫穿。
      夏小诗不明所以,忍着笑去洗帕子擦阳台。

      宁蓁从第四组开始扫,陆执拿了个拖把跟在她后面拖。像个尾巴似的,她快他也快,她慢他也慢。
      她校服宽大,裤腿微微卷起,露在外面的脚踝又白又纤细。弯下腰的时候,宽大的校服垂下去,细瘦的腰线被勾勒出来,陆执拖得心不在焉,感觉自己一只手就能控住她的细腰。
      他忍不住想起那天她倒在他身上的感觉。
      风扇在他们头顶转,他隐隐还能闻到她身上的香气。
      茉莉一样,还有种淡淡的牛奶香……

      宁蓁回过头被他近在咫尺的脸吓了一跳。
      “你别跟着我呀。”她指了指陈东树那边,他扫得很随意,一把扫把被他用成神器似的,刷刷就扫完了一行,“去拖那边吧,那里扫完了。”
      “命令老子呀?”他挑眉,唇边带了笑意。
      “不是,我扫得慢。”
      “我拖得也慢,陈东树扫得太快,我跟不上。”

      陈东树对自己名字倒挺敏|感的,回头喊了声执哥:“你叫我呀?”
      “叫你|妈逼,扫干净点。”肖峰拿着帕子在手上转了转。没看见人家正调|情呢?
      陈东树不服,他陈少好不容易扫个地还被呼来喝去:“你|妈哦。”举起扫把追着肖峰打。

      肖峰被他打中屁|股,脸色也变了。
      “陈东树你他|妈个智障。”他冲到最后一排,拿起一把扫把和他对打。

      一时间两个人拿起扫把打得教室漫天灰尘。

      陆执也不阻止,站一旁看热闹。把呆呆的宁蓁拉自己身后:“站远点。”别让这群智障碰着你。
      身后传来压抑的咳嗽声,陆执皱眉。
      宁蓁嗓子发痒,她本来带着口罩,可是吃多了青果嗓子也脆弱,漫天灰尘一扬起,她难受得不行。

      陆执一脚踹在椅子上,嘎吱一声刺耳的响动,椅子被他踹出去老远,撞到墙上。
      恰好停在肖峰旁边。
      两个男生都愣住了,不约而同看向陆执。
      他穿着黑色的衬衣,眼神冷冽:“给老子停手!”
      林子川看了眼他身后咳嗽的宁蓁,没有说话。他说不清是喜是悲,反正从小到大,他从来没见陆执这么体贴地维护过谁。林子川垂下眼,想到了喜欢陆执的季菲。

      教室里安静了一瞬,肖峰秒懂,重新捡起帕子出去了。
      陈东树也嗅到了不同寻常的意味,拿起扫把往讲台那边走了。

      “宁蓁。”陆执出声,垂眸看着她。“扫把给我。”
      宁蓁又咳了两声,将扫把藏在身后,脸有些红。她又不傻,知道陆执在做什么。她眼睛薄薄一层水光,在漫天灰尘里,显得透亮。
      “不用了,快扫完了。”
      “拿过来,你去阳台那里站着,别让我说第二遍。”
      他脾气还是臭臭的,说不了几句就喜欢威胁人。
      宁蓁把扫把递过去,小声说了句谢谢。

      他哼笑,盯着她的脸:“大恩不言谢,要不你亲我一口?”
      “陆执!”她认真道,“你别开这种玩笑好不好?”然后陆执听到她一本正经地告诉他:“你还只是个学生呢。”
      他差点笑出声。怎么这么傻萌哟。
      好好学习,认真写作业,上课不开小差,天天穿校服,还严肃地教育年级大佬。
      他眉眼含笑,学着她的语气,一本正经地开口:“宁蓁。”
      “嗯。”
      “小可爱。”
      “……”她又开始咳,耳尖都泛着红。

      陆执投降:“行行行,你说什么是什么?快出去。”
      宁蓁拉开后门,走到阳台旁。
      天空一片晚霞,红色浅浅淡淡弥散开,梧桐树尚且翠绿,伸展开枝丫,投下一簇绿荫。风轻拂,树叶轻轻摆动。
      很温柔的夏天。

      宁蓁从透明的玻璃窗户看进去。
      陆执皱着眉头扫地,他脸上带着几分说不明白的嫌弃,扫得比陈东树还要随意。
      刷刷就扫完了两组。

      宁蓁低咳了两声,拿了帕子,仔仔细细擦窗户。

      陈东树窜过来,挤眉弄眼地看着陆执:“执哥,你的宝贝就是新同学呀?”他还记得之前调侃说陆执藏宝的事。
      陆执勾了勾唇,不承认也不否认。
      陈东树咋舌:“天呐我的执哥,你看见人家长什么样儿了吗?”
      陆执冷冷看他一眼,眉眼间三分不悦。
      “哦哈哈哈哈哈没见过呀……”陈东树笑得很欠揍,“要不我去把她口罩扯了吧?”

      “陈东树。”陆执抬眼。
      “啊?”
      “离老子的宝贝远一点。”
      “……”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萌萌哒】小天使的地雷包养~
    感谢矮马呀大佬浇灌了很多营养液。
    感谢以下小天使的浇灌:闭眼听海、苏漓。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昵称: 打分: 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消耗的不会给作者。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