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家之路[重生]

作者:闻喵姑娘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六章

      一个男的正好从屋里出来,他个头挺高,戴着金丝边的圆框眼镜,看起来格外斯文。
      
      那人见到他们,当即露出了个笑容:“你们好。”
      
      “你好你好。”李民成和房东也和他打了招呼。
      
      温睿怔怔地看着他,没有出声。
      
      他当真猜错了?可这个念头刚出来就被他否决了,温国庆当年也人模人样,可不照样打老婆打孩子吗?外在不可信。
      
      房东说:“江先生去上班?一起下去吧。”
      
      “行,”江昊应了下来,“你们先。”
      
      几人先后下楼,温睿走在倒数第三个的位置。
      
      江昊的声音从背后传了过来:“小兄弟是来看房子的?”
      
      温睿笑笑:“嗯,对,我们以后就是邻居了,以后还请江先生照顾。”
      
      江昊的脸上丝毫不见刚才的热情,他推了推眼镜,冷淡地说道:“听你口音不是本地人吧。”
      
      “嗯,我是从外地来的。”
      
      “怎么想着租这里?”
      
      温睿几不可见地皱了下眉头,虽说这位江先生这么问没问题,可他总觉得这人好像不是很欢迎他。
      
      他还没来得及开口,走在最前面的房东开玩笑似的说道:“我这房子又便宜地界儿又好,谁看不想租。”
      
      江昊立马笑了起来,他忙说:“是是是,李先生说的对。”
      
      几人出了门洞,江昊往一辆电瓶车走去:“各位,你们忙,我先走了。”
      
      房东:“哦好。”
      
      温睿沉默地看着他,正好江昊也看了过来,眼神儿冰冷,明显是很不欢迎他。
      
      他虽然不清楚这个人不欢迎他的理由,可他敢确定这人绝对没有表面上那么光鲜。
      
      他目送着江昊骑车远去,直到看不见人影才收回目光。
      
      李民成和房东正在从一辆面包车的后备箱搬东西,他也赶紧走了过去。
      
      “拖把,桶,毛巾什么我都带来了,咱们上去收拾。”三人一人拿了些东西。
      
      李民成对着他的三轮车抬了抬下巴:“温睿,你行李也带上去吧。”
      
      “行。”
      
      他们几个忙了一个多小时,温睿手脚很麻利,什么都抢着收拾,李民成和房东基本没怎么干活,只帮忙擦了擦台子。
      
      李民成边拧毛巾边说:“真看不出来,你个大男孩家族还做得这么熟练,我儿子在家酱油瓶子倒了都不扶。”
      
      温睿只是笑也不搭话。
      
      房东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说道:“那成,这也忙好了,我就先走了。”
      
      温睿赶紧放下手里的话去拿拖把:“您等等,我把拖把什么的都冲洗干净,您带回去。”
      
      “不用不用,留这儿吧,带来带去多麻烦。那些我家里都有,我每次都留一套在这儿,可回回人家都给用坏了,临走也不给我重新放一套。”
      
      虽然房东话里带着笑意,可温睿还是听出了埋怨的意味,他尴尬地扯了下嘴角,没有接话茬。
      
      “哦对了!我这脑筋。”房东从皮包里掏出一大串钥匙,“给,这是所有房间的钥匙,大门的锁你要是嫌不安全,可以自己换。楼道里贴的有广告,你可以打电话叫人家过来。”
      
      “好,谢谢了。”
      
      房东看了眼李民成:“你不走?”
      
      “我带他去办个卡什么的。”
      
      “那成。我先走了。”
      
      温睿把人送到门口:“再见。”
      
      房东摆摆手,“不用送了不用送了。”说着就下楼去了。
      
      “还要忙什么吗?要不我们先去买个手机卡?”
      
      “好,麻烦了。”
      
      李民成笑他:“大城市来的就是不一样,人真客气。”
      
      温睿被他打趣得不行,不好意思地摸了下鼻子:“应该的。”
      
      李民成带他去最近的营业厅办了手机卡,本来还打算送他回来,被温睿坚决拒绝了。
      
      “李叔,我自己转转,熟悉熟悉环境。真谢谢你了。”
      
      “那成,你小心点,要是找不到路打电话问我。”
      
      温睿应道:“您放心,我要真迷路了,我找路人问问也能回去。”
      
      “那倒也是,行,我走了。”李民成刚准备发动车子离开又被温睿给叫住了。
      
      “怎么了?”
      
      温睿让他等一下,话毕就进了前面的一家小卖部,他掏了二十块钱买了包香烟。
      
      他走到李民成面前把烟递了过去:“李叔,麻烦您一个下午,心里过意不去,看您喜欢抽烟,就买了包。本来想卖箱牛奶的,可您家里孩子都在外,估计您和阿姨也不喜欢喝,就买了烟。您收着吧,当我的一点心意。”
      
      “哎呦,你掏这钱干嘛!真是~你一个人在外,这孩子。”李民成嘴上埋怨,可心里感动,他越发觉得这小孩人不错。
      
      他收下烟,“有什么事就打电话给我,我能帮就帮。”
      
      温睿:“行,我知道了。李叔您赶紧去吧。”
      
      “走了。”
      
      等李民成走后,温睿找人问了问,这附近有没有银行。
      
      他想办张信用卡,要是他问李叔,李叔肯定会带他过去的,只是麻烦李叔太久了他自己都不好意思了。
      
      这会儿已经四点钟了,再不去,银行就得关门了。
      
      他赶紧拦了辆三轮车,这里出行还挺方便的,三轮车到处都是,就是不太安全。
      
      温睿去银行办了张银|行卡,他往卡里存了两千块钱,又留了两千多用来花销。
      
      回去的时候他没坐车,慢慢走回去的,一来熟悉这儿的环境,二来左右回去也没事可做。
      
      快五点了,太阳虽然西斜,可空气里还是透着股热气,温睿又出了一身的汗。
      
      他路过菜市场,本来想买菜,可转念一想,自己米面厨具煤气什么都没有,根本开不了火。
      
      正好前面有个小型的超市,温睿拐了进去。
      
      他在超市里转了半天,买什么都要算算价格,再三比较。
      
      一趟下来几百块钱又没了,温睿知道这两千多块花不了多久,他得抓紧找工作了。
      
      回了家,他把晒在阳台的床褥给收了进来。
      
      以前的住户走得急,大床没搬走,正好给他省了一笔钱。
      
      他铺好床,刚直起腰就听见隔壁传来开门关门声响。
      
      这里不隔音,隔壁有什么动静能听得一清二楚。
      
      温睿拿过手机看了眼时间,六点二十三,应该是那个江医生下班回家。
      
      他看着门的方向,良久没动。
      
      其实知道隔壁那男人在虐待孩子他能做些什么呢?几年后才出台关于家暴方面的法律,可即便那样,所起的效果还是微乎其微,现在又能怎么样呢?
      
      他若是多管闲事,人家一句“这是我自己的家事”就能把他堵得死死的。
      
      他这人生性温顺,即便有同情心,但也是成年人了,容易瞻前顾后考虑太多生怕惹了麻烦,若是再遇上第二个温国庆他非得恶心死。
      
      只是……对于家暴这种事儿他做不到放任不管。
      
      他体会过那种痛苦,虽然他熬过来了,但那段记忆是他人生中最最灰暗的,回想起来足以让他成宿成宿地做噩梦。
      
      温睿深吸一口气往厨房走去,他回来以后把购物袋放在了厨房的台子上。
      
      他把新买的碗筷找了出来,用洗洁精清洗了一遍,又从袋子里翻出了一袋方便面。
      
      他拆开袋子将面饼掰成两块放在了碗里,端着碗就往外走。
      
      他去隔壁借点热水煮面,顺便看看那家人到底怎么样。
      
      温睿叩了叩门,等了会儿里面才传来江昊的声音,“谁!”那语气很凶,温睿忍不住皱了下眉头。
      
      “江先生你好,我是隔壁的。”
      
      温睿听到脚步声渐近,“咯吱”门打开了一条缝儿,江昊探出头来朝他笑了下,仿佛刚才发火的人不是他。
      
      “是你啊,有什么事吗?”江昊说话很温和,话语里丝毫不见下午对温睿的敌视。
      
      温睿觉得奇怪,可面上不动声色,他抬了抬手里的碗,抱歉地笑笑:“我刚来,好多东西都没买,也没开火,连做饭都做不成,就想来你这里要点儿开水煮面吃,可以吗?”
      
      江昊有些犹豫,他微微回头看了眼屋里。
      
      温睿注意到他这个动作,立马说:“是不是家里不太方便?”
      
      “没有。”江昊张口就否决了,他把门打开侧身站在一边,“我刚才是在想家里还有没有热水。不过没有也没事,可以现烧,你快进来吧。”
      
      “麻烦了。”温睿进了屋里,发现江家装修还挺不错,地上铺得都是瓷砖,大厅摆着皮沙发和小茶几,像模像样的,看得出来这是自己家住和租房子的区别。
      
      江昊关上门把他往餐厅领。
      
      “你先坐着等会,我去给你烧点热水。”
      
      见江昊这么客气,温睿心里直犯嘀咕,怎么回事?
      
      “那太谢谢了。”
      
      温睿见他进了厨房,环视了下屋子,两间卧室门都紧闭着,那小孩在卧室里吗?
      
      “江先生,你这房子装修得真漂亮,你自己一个人住吗?”温睿不是八卦的人,可他没忘自己过来的目的。
      
      “哦,不是,我还有个儿子。他怕生,在屋里写作业呢。”江昊的声音明显冷了下去,分明是不想谈这些。
      
      温睿装傻,继续说:“江先生是医生,是个高级知识分子,孩子肯定很聪明。”
      
      “哪里?他不爱读书,总喜欢逃课,一点都不服管教。也没什么礼貌,对人特别凶,行为做事和别的小孩也不一样,我是一点办法都没有。老师都说他是个问题小孩。”江昊说着话走了出来,“水在烧,你等下。”
      
      温睿垂下眼眸重复了下江昊的话,问题小孩?
      
      “不瞒你说,我老婆就是为他才跑的,”江昊压低了声音,“这孩子打小就不正常,脾气暴躁,动不动就发疯,喜欢在家摔东西,还喜欢动手打邻居的小孩,我老婆非要把他给扔了,可怎么说这也是亲生的,哪能说扔就扔?我死活不愿意,她干脆抛弃我爷俩走了。”
      
      温睿神情严肃起来,他看着江昊忧愁的面容,若有所思,是这样吗?那小孩是个问题孩子?
      
      咯吱——
      
      卧室的门突然打开了,温睿和江昊闻声看了过去,那孩子依旧穿着长衣长裤,站在房门口直勾勾地盯着他。
      
      眼神儿依旧冰冷。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