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待签收

作者:温时楠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外人禁入

      夏天成只专心为顾平川布菜,全不记得还有个刚来府的妹妹。
      
      那羊腿是个整的,需自己动手切下。她一个姑娘家,自是不好意思。
      
      季绝浅也不多说,伸手极为耐心的切了好几块放进她碗里:“尝尝。”
      
      夏天依夹了一小块入口,羊腿被烤得酥脆香甜,外面一层薄浆裹着内里入口即化的嫩肉,全不见丝毫羊膻味,各种滋味在味蕾迸发,刺激得人胃口大开。
      
      微眯着眼把碗里几块吃了,还有些馋,便转了头眨巴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看季绝浅。
      
      那模样,像极了一只待投喂的小狗。
      
      季绝浅抬手擦掉她嘴角不小心沾染的酱料,拿了刀子又切了几块。
      
      见她只顾着吃肉,取了一只干净的碗夹了一些青菜放置于她面前,轻声低语:“解解腻。”
      
      指腹的温热好似还在嘴角停留,神色复杂的垂眸,夏天依低低的应了。
      
      对面夏天成不知做了什么,顾平川陡然变了脸:“夏天成!”
      
      拿过一侧备好的净手帕,夏天成旁若无人的低头专心的去擦顾平川的手:“气坏了身子该当如何?是我错,怎么罚随你。”
      
      偏偏顾平川还是不顺心:“怎的这几日你总是笨手笨脚。”
      
      “是是是,往后注意着。”话语之间,不见丝毫的将军气概。此时的夏天成,与在将军府大门前一拳挥在季绝浅身上的恍若两人。
      
      他这般顺从,顾平川才稍微敛了神色,抽回手自己随意擦了,又开始接着用餐。
      
      一侧的丫鬟显然是见怪不怪,上前把脏了的帕子换了,又安静的立于一侧听候命令。
      
      美食佳酿,自然尽兴。
      
      夏天依有午后小憩的习性,夏天成指了一座院子,便有丫鬟过来带着他们二人去。
      
      夏天依微微一惊:“二哥不送天依?”
      
      往日里,夏天成必是亲力亲为,何曾有过假手于人。
      
      夏天成下意识的去看顾平川,顾平川点了点头,他这才起身:“何时这般黏二哥,往常不是只急着赶二哥走?”
      
      “那会子二哥像只飞蛾似的成日在身旁转悠,自是和此时无法相比较。”
      
      夏天成拉上顾平川,走在前头。两人十指相扣,不曾有丝毫避讳。
      
      “如今你已成家,二哥自是不必再像以往那般全方位顾着你。”
      
      醇厚的嗓音隔了几步的距离入耳,无端的让人心惊。夏天依没再回,专注的盯着路径往里走。
      
      将军府算不得多大,没走几步便到了夏天成说的木北园。没甚大装饰,走过长廊便是屋子。
      
      布书将东西放好,退到门外候着。夏天成亦没有多留,叮嘱了两句就拉着顾平川去了别处。
      
      “有了娘子就不要妹妹!也不知是谁小时还允诺过一辈子不娶妻,只陪妹妹!”夏天成的身影逐渐消失,夏天依盯着他离去的方向,愤愤不平。
      
      她音量小,季绝浅不曾听清:“什么?”
      
      夏天依却不想再提。巡视一番,寝房只有一软塌,并无内外两间之分。他们本是夫妻,夏天成自是只备了一间房。困意来袭,夏天依转身有些困窘的开口:“王爷可是要睡?”
      
      怎会不明白她的想法,他偏就想逗她:“恩,一路走来,实在乏了。”
      
      话落,作势要脱衣衫,脚下的步子也跟着往床榻那方向走。
      
      夏天依左右为难。不睡?如他所说,的确乏了。同塌而眠?好吧,反正又不是一次两次:“哦。”
      
      脸颊微红着跟在他身后进了屋,看他已经脱了外衫,手堪堪放在鞋袜之上,脸色愈加红润。迟疑着就是不好意思解了衣扣。
      
      逗弄得差不多,季绝浅笑着起身,利落的一个抖肩,外衫便已穿好:“好好休息,我去外间与布书说些事情。”
      
      路过她身侧,右手极为自然的轻拍她的脑袋:“莫要多想。”
      
      这下是再迟钝也明白被他戏耍了,夏天依下意识的伸手就拉住他的长袍,想要回击。
      
      他眸子里带着笑意回头看她,脸上是熟悉的魅惑之感:“何事?”
      
      被他的声音唤回魂,她慌忙松了手:“衣摆上沾染了些东西。困得紧,我先去睡了。”
      
      算得上是落荒而逃。
      
      捻起先前她拿过的那片衣料看过,不见丝毫脏污。不甚在意的出门,布书已在门外等着:“王爷。”
      
      脸色骤冷,季绝浅的声音里好似夹了冰,全不见片刻之前的温情:“去查查顾平川。”
      
      “是。”一抱拳,布书转身离开。
      
      幽深的瞳孔微眯,眼里似带了刀。一向视妹如命的夏天成心里眼里只剩下了一个顾平川,有趣。
      
      前面迎面走来一人,见了他,先行了礼:“王爷。”
      
      他刚要开口,便觉屋顶有异声传来。一个纵身站在屋檐,只看见一只通体白毛的异瞳猫。
      
      那猫原就有些没站稳,见了他,许是被吓着,一时没站稳,差点摔下去。
      
      飞身下地,季绝浅带了布局进屋子:“调查得如何?”
      
      周身涌动的气流不同以往,王爷这是下了结界,防人盗听。布局正了脸色:“十六皇子无意中曾得罪过荣妃的九皇子。且他生母也不过小小一常在,荣妃性子歹毒,此事应与她脱不了干系。”
      
      颇有兴致的拿了一只毛笔把玩,季绝浅不甚在意:“如何得罪法?”
      
      “因为十六皇子,九皇子挨了皇上的训,罚了三个时辰的跪。”
      
      “哪里来的消息?”他在深宫多次都不曾听闻,想来荣妃的保密也是做得极好。
      
      “当年荣妃身旁的随身丫鬟,三皇子拿捏了她几条不规矩的证据,她便一五一十的招了。”
      
      “还有什么?”
      
      “十六皇子死于西疆,并非宣城。应是刚踏入缘朝领土,便被人谋害。至于因何而死,还不曾查清。”
      
      “接着查。”放下手中的毛笔,季绝浅半靠在椅背上,眉间带了浓郁的倦意。
      
      “属下告辞。”
      
      结界消失,布局走了两步又停下:“王爷何苦这般执着,久寻无声,那人或许早已遭遇不测。若当真如此,王爷是否打算就此负了王妃一生?”
      
      话只点到为止。这算得上是布局自跟随季绝浅至今,头一回以下犯上。
      
      范丹琳一事,向来是他在追查。这许久,任是一丝一毫的消息都未曾打听到。那人要么已经不在人间,要么,就是一个藏得极深的厉害角色。
      
      无论是何种,季绝浅的坚持在他看来都是不应该。王妃性子软,家室也匹配,再合适不过。
      
      男人长情,便是向敌方展露了自己的致命弱点。从听闻季绝浅的吩咐开始,他便对范丹琳这人没有丝毫好感。
      
      王爷如此强大的人,怎可拥有软肋。
      
      “下去罢。”闲散的音调,代表此番不予追究。
      
      布局闻言,行了一礼,脸上带了挫败推门而出。这范姑娘到底何许人也,竟能让王爷痴念多年。
      
      累极,季绝浅就着书桌,半趴上去浅眠。
      
      夏天依醒时,天色渐沉。玉霞未在房内守着,她便自行穿了衣物。从屏风后走出,便见季绝浅微靠在桌面,睡意甚浓。
      
      返身拿了毯子替他披好,踱步出门。
      
      门廊外只有两三个粗使婆子在那里擦拭门窗,见了她,放下手中的活计诚惶诚恐:“见过夫人。”
      
      “无须多礼。”
      
      那些婆子道了谢,转身继续手里的事情。
      
      夏天依本是想去找夏天成,苦于不知他在何处,又思忖着此时若是他和嫂嫂在一处,她去了难免生出尴尬。索性兀自选了一条小道,漫无目的的闲逛。
      
      将军府景致的确难寻,她走了近半柱香的时间,也未曾见过一道。正要消了念头转身走回去,眼前陡然一亮。
      
      西疆这处山水本就极少,园内的景致自然是与此无关。
      
      那是一处修得极为精致的西洋楼。少时顾流苏曾在书页上指给她见过那么几次,她觉得甚美,便暗暗的记在了心上。
      
      不曾想,今日竟然有幸在二哥的府邸见着。
      
      白蓝两色色调为主,间或夹着几缕淡红搭配。不似本朝的灰暗色调,也不是挞国普遍的黑白之感,晃眼的颜色衬得它极为好看。
      
      既然有幸一见,自然是想进门一赏内部。
      
      门外有几位穿着侍卫服的男子把守,夏天依才走进,便被拦下:“此地外人禁入。”
      
      夏天依只当他不知道她与夏天成的关系,柔声解释:“我是将军的妹妹,也不可进?”
      
      不想那侍卫仍是没有丝毫松懈,语气死板:“不可。”
      
      总归是不能强入的。眼中的兴致被耗尽,再无前行的想法。绕着来时的路,加快了步子往回走。
      
      她到时,季绝浅与夏天成正于房内相谈甚欢。推门而入的动静引得两人齐齐回首,见是她,话题转了一个弯,先前所商,再不提起。
      
      夏天依心思都在那座洋房上,看夏天成也在,开口便问:“二哥,那座洋房用来作甚?何不让人进?”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啊啊啊,今天有事更迟了,小宝贝们对不起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