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英美]我的变种能力为什么这么羞耻

作者:虽矣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一种羞耻(8)

      伊薇忽然觉得椅子上长出了密密麻麻的的尖刺,她被这些尖刺扎得又痛又痒。
      
      她尽可能表情自然地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坐姿。
      
      但当她回过神来,看到佩普脸上似笑非笑的表情,她才意识到:“……我又那么做了对不对?佩普,不要转头,看着我,告诉我,我又那么做了对不对?”
      
      “你冲着我咬了你的下唇。”佩普说,“是的,你这么做了,又一次。即使对你来说,这种试图调情的频率也太高了。看来你确实有重要的事情要告诉我。”
      
      “我前段时间去见了我的心理医生——”
      
      “我告诉过你别再去见他,伊薇,他是个华而不实的样子货。”佩普说。
      
      她帮托尼预约过那个心理医生,结果对方被托尼骂哭了。
      
      佩普知道托尼有时候会变得超乎寻常地刻薄,但那家伙可是个心理医生。
      
      倒不是说心理医生就不能有人性的表现了,可如果一个心理医生不能对患者保持中立和客观,而是在治疗过程中带入了过强的私人情绪,那这个心理医生无疑是不合格的。
      
      人之常情,但不合格。
      
      “我早就炒掉他了,我见的是个新医生。”伊薇挫败地叹了口气,“严格来说我才和我的新医生见过一面,但他真的很有一手,在他面前我几乎什么都想说。”
      
      “然后?”
      
      “他想要我和他谈谈我的朋友,而我告诉他我没有朋友。”
      
      佩普说:“嗯。”
      
      “所以……我们算是朋友吗?”伊薇问。
      
      她的双腿在桌面下紧张地交叠,连脚趾都下意识地绷紧了。
      
      佩普看着她:“你有拿我当朋友吗?”
      
      “当然了,”伊薇说,“但这种关系得是双方的,对吧?如果只是你把我当朋友,或者只是我把你当朋友,我们就不能算是真正的朋友……对吧?”
      
      佩普说:“你拿这个问题问过你的新医生了吗?”
      
      “没有。”
      
      “你为什么不问他这个问题?”
      
      “因为他没办法给我一个确切的答案。”伊薇说,她把那缕一直在脸颊边晃荡的金发捋到耳后,语速变得越来越快,“再说我的心理问题也不是交友障碍或者表达障碍,我是为了别的事情咨询他——”
      
      “我们是朋友。”佩普说,“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
      
      “我还以为你要说我是你唯一的朋友。”伊薇说,“因为你是我唯一的朋友。”
      
      *
      
      周六,下午一点过一刻。
      
      亚度尼斯准时打开了房门,而他目前的客户,伊薇,踩着铿锵有力的步伐走进了房间。
      
      这是他们的第二次会面。
      
      伊薇表现得比他设想中更亢奋。
      
      “……我和每一任合作过的演员都有绯闻,有人说我睡过他们所有人才能在镜头里有那么优秀的表现,他们还说我同样为了被拍得更美一点睡过我的每一个导演,”伊薇挥舞着手臂慷慨陈词,“怎么可能有这么荒诞的事情!我又不是疯了!我只是睡过每一个和我拍过床戏的演员而已!”
      
      “感觉怎么样?”亚度尼斯问。
      
      他在一本黑丝硬皮笔记本上记下了几个词汇。
      
      “你上次没有在做笔记。”伊薇问他,“那玩意意味着你要开始认真了吗?”
      
      “不,这只是我的一点小习惯,”亚度尼斯回答,“我上次没有这么做是因为我换了一个新的笔记本。”
      
      “旧笔记本你会怎么处理?”
      
      “烧掉。”亚度尼斯说。
      
      “听起来你是个擅长保守秘密的人,”伊薇说,“我要告诉你一些我从来没有和别人说起过的秘密。你知道***吗?那家伙看起来衣冠楚楚还特别强硬,但他在床上,我的天,你不知道他有多喜欢要我躺着,然后把两只脚都放在他的脸上,这样他就能一边干正事儿,一边又是亲又是吸,又是舔又是咬……”
      
      恋.足癖。
      
      很常见的喜好。
      
      “哦对了,还有***,我没办法不告诉你和他有关的事情,我们一共合作了五部电影,每一部电影他都真的会硬,天,那货看起来龙精虎猛很能搞的样子,但上了床没劲透了。他就是个弱鸡,我真希望他能表现得像他在拍摄现场那样能干……”
      
      摩.擦癖。
      
      多发于男性,同样很常见。
      
      而且有这类癖好的男性通常都有点早.泄的小问题。
      
      “如果在这场谈话里我不跟你提起***,那简直是我最大的失误!谁能想到那个在公众面前从来不会穿错衣服,永远把头发梳到后面,表现得温柔体贴善解人意而且还毕业于名校的大男人,竟然会要求在干事儿的时候给自己包上纸尿布?!而且他还硬是要叫我妈妈,恶心,”伊薇翻了个白眼,然后又露出一个充满暗示意味的微妙表情,“虽然我得承认这一点总是能诡异地挑起我的性致……”
      
      尿布癖。
      
      这确实是个非常少见的性.癖。亚度尼斯的客户里也没出现过有这种癖好的。
      
      这女人到底睡过多少有古怪性.癖的家伙啊。
      
      伊薇花了整个会面的时间像亚度尼斯一一细数她睡过的那些男人,而且不厌其烦地告诉亚度尼斯她能回忆起来的每一个细节,偶尔她还会返回去,兴兴致勃勃地再把她觉得很棒的、她已经讲过一遍的过程再讲一遍。
      
      亚度尼斯保持聆听的态度,并且在伊薇需要的时候及时给她她所需要的回应,好让她保持畅谈。
      
      “……噢!”伊薇终于停下谈论她的□□了,她意犹未尽地舒了口气,抄起桌面上亚度尼斯为她准备的淡盐水痛饮,然后猛地将空杯子砸在桌面上。
      
      她说:“爽。”
      
      亚度尼斯说:“嗯哼。”
      
      他把手中的笔记本往后翻了一页,伊薇问他:“我能看看你写了什么吗?你写的是和我有关的事情,我想我至少有权力看看你记下了什么。”
      
      亚度尼斯把笔记本往前翻,然后用一只手撑开它,反手向伊薇展示。
      
      伊薇说:“……哇哦。你是个很棒的画家。你画得就像你真的见过我们做的现场一样。”
      
      “我能想象。”亚度尼斯说。
      
      “然后再用钢笔画出来。”伊薇说,“不过这不重要——还记得你上次问过我关于朋友的事情吗?”
      
      “你说你没有朋友。”
      
      “我有。”伊薇说,“不然呢,我是从哪里知道你的?我的介绍人就是我最好的朋友。”
      
      说谎。
      
      她根本不把她的任何一个保镖视为朋友。
      
      她只是拽着他,在门外还有无数狗仔、记者和粉丝的情况下躲在厕所或者什么隔间里来一发罢了。
      
      “我们可以在下次见面的时候详谈你最好的朋友。”亚度尼斯说,“是时候说再见了。”
      
      *
      
      乔什知道自己不该这么做。
      
      但那本在无意中捡回来的笔记本始终诱惑着他,就算他将它扔进地下室的杂物间,锁上了门,并且在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从未踏足过楼下一步。
      
      他不去看它,不去想它,同样也避开生活中每一件会让他联系起那本暗红色笔记本的东西,然而就在今天早上,他还是差点在看到一个女人时尖叫出声。
      
      就因为她染着暗红挑金的长发。
      
      乔什受够了。
      
      既然打定了主意要一口气解决这件事,他不再迟疑,戴上手套,从车库里拎出了一瓶汽油,打开地下室的门锁,拿出那本笔记本,在花园里找了个僻静的、没有干枯树枝和落叶角落。
      
      他一口气将整瓶汽油倒在笔记本上。
      
      但很奇怪。
      
      太奇怪了。
      
      这些汽油没能浸湿这个奇怪的笔记本,它们从笔记本的封面上滑落,在石板上积了一潭油腻的光,笔记本就漂浮在它们的上方,就像有什么奇妙的力量在保护它一样。
      
      冷汗从乔什的额头上滑落,但他咬着牙,毅然点燃了汽油,熊熊烈火呼呼升起,将暗红色的笔记本包裹在中心。
      
      在火焰中,笔记本所携带的那股诡秘而黑暗的诱惑力更浓郁了。
      
      乔什死死地盯着它,强光让他的眼眶中盈满泪水,泪水又被烈火散发出的热度烤干。
      
      火渐渐熄灭了。
      
      笔记本躺在原处,看起来和被乔什捡到时毫无区别。
      
      多么残忍。这场火掐断了他最后的希望。
      
      *
      
      亚度尼斯狠皱了一下眉头。
      
      “你也没必要就因为我又来找你就这幅表情吧,”布鲁斯说,“关于伊薇的事情我只问过你一次。”
      
      “我很高兴你听了我的建议。”亚度尼斯松开了眉头,但依然显得有些心不在焉——突然地,他又打起了精神,“你的新案子怎么样了?”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
      
      “蝙蝠侠。”亚度尼斯打断他,“你就是因为这件事和托马斯吵架。”
      
      “我就知道你在保持对我的关注。”布鲁斯得意洋洋地翘起了唇角,“我还没能锁定案件的嫌疑人,毕竟距离他或者她的上次作案已经过去了将近二十年,上次作案地点也不是哥谭,而是德州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镇。不过我确实觉得伊薇和这个案子有所联系。”
      
      “在此打住。”亚度尼斯说,“我不想知道你是怎么搜集资料和推理的。”
      
      *
      
      乔什翻开了笔记本。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萩、Deer璀璨星空、敐敄 1个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