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君被撩史

作者:别山海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围剿

      女君问:“何事喧闹?”
      
      禁卫军首领何飞来报:“沙漠王率领一众勇士要进来,说是来找女儿。”
      
      沙漠王浩尔特所属的乌尤尼国与大盛关系不睦,甚至可以说是势不两立,两国接壤处多年交战,虽然也有和亲换来的和平,但都如昙花一现。一年前,双方刚爆发了一场大战,两败俱伤,便签订互不侵犯协议。准格尔来到大盛无疑侵犯了协议,又有随时沦为人质的风险,但为了女儿,他还是来了。
      
      女君说:“让他们进来吧。”
      
      沙漠王已经年迈,原本魁梧的身材缩水了不少,头发胡子白了一大把,经过了长途跋涉,看起来憔悴异常。大概是父女连心,他一眼看到了被蒙在白布下的少女,她褐色的略带卷曲的长发露在外面,被风吹得凌乱,毫无生机可言。
      
      沙漠王颤抖着跪到了地上:“阿善,阿爸来了,你睁眼看看阿爸啊。”
      他颤抖着将女儿的头抱在怀里,老泪纵横。
      
      乌尤尼国的勇士们见到夜色之人目眦俱裂,他们的月亮被这些人从他们的手里抢走,身为勇士的尊严被践踏,他们不惜用鲜血来洗清这个耻辱。
      
      于是,夜色除了应对大盛的军队和高手,又添了乌尤尼国的敌手。
      
      女君说:“浩尔特,你身为沙漠之主,却踏足中土,犯我大盛疆域,孤可以将你就地处死,知道吗?”
      
      桀骜的王者眼睛赤红:“知道!要杀要剐尽管来!”
      
      两位王者对视了一瞬,女君道:“可是孤赦免你!因为踏上大盛土地的是一位年迈的父亲,而不是沙漠王。”
      
      沙漠王哈哈大笑,他站起身:“阿善,是阿爸没用,没能救下你!阿爸,阿爸这就为你报仇!”
      
      怒吼声中,老人率领剩下的部族一起冲向了夜色之人,跟随他来的一百勇士皆是死士,无一例外,包括他自己!
      
      夜色死伤惨重!白莲的武器是一柄银色的长刃,长约三尺三,双面开刃,闪烁着森然的冷光,顷刻间便能将人开膛破肚,锋利无匹。本该慈悲为怀普度众生的救世菩萨拿了这凶器,与杀神无异,她的白衣浴血,已经看不出本来的颜色。
      
      陈生见大势不妙,道:“我掩护你,你去擒了李情长!”
      
      白莲反手刺穿一个士兵的心口,便向女君的方位冲来,想挟持女君为人质,她速度极快,在陈生的配合下,竟然突破了侍卫们的封锁,银刃直刺女君。
      
      叮地一声脆响!一朵白色的纸花乍开即合,抵住了银刃,伞面被银刃上传来的力道摧折,化为无数的纸蝴蝶扑簌簌被风吹走,伞骨不止是什么材质制成,竟然挡住了银刃的一击。
      
      青衣侍女的身形在白莲的追击下轻盈后退,卸去了银刃上的气劲后将白莲向旁边一带,随即便护在了女君的身侧。剩下的侍卫们也围了过来,将女君护在了中间。
      她年纪尚小,却面对陈生和白莲的联手也无所畏惧,举止间有着宗师般渊渟岳峙的气度。
      
      女君说:“李志已经送回去了?”
      
      青衣侍女的声音稚嫩:“恩。”
      
      女君说:“回来得挺快。”比预期得要快。
      
      青衣侍女说:“路上遇到了一位哥哥,他让奴婢快些回来,说是陛下需要奴婢。”
      
      “什么样的哥哥?”
      
      青衣侍女说:“是奴婢见过最好看的人。”
      
      女君怔了怔。苏别鹤?那位神秘的公子让她有些看不透。她曾派出人手寻找他,想护送他离开,却无果。
      
      颠倒众生的雪焰公子早已在混战中不知去向,生死不知。他就像下凡来游玩的仙人,玩够了挥挥袖子就回天上去了,凡人无缘接近,只能扼腕叹息。
      
      “陛下,可要带走雪焰公子?”成云不忘让他们一贫如洗的美人,心心念念地要带走他。
      
      夜色的人困兽犹斗,凶狠异常,即便朝廷人多势众,一时间也没有讨到什么便宜。女君看着场中厮杀的情形,面无表情地问:“为什么?”
      
      “陛下待雪焰公子似乎与他人不同?”
      
      女君没有否认,想了想:“恩。他很美,美到令人忘忧,能让孤忘了叶延海,即使是短暂的。十年了,孤一直没能做到的事情,他做到了。”
      
      成云的脸上闪过不忍。
      
      “对孤而言,这个世上美好的事物并不多,叶延海死后更是寥寥无几,那位雪焰公子算一个。所以,他很珍贵。”
      
      成云说:“那便把他抓回来。普天之下,陛下想得到什么还不是易如反掌?”
      
      女君说:“抓回来的他就不美好了。”
      
      成云无奈,转眼看到中年灰衣人出手如电,一连击毙了数人,不由得感慨:“韩大统领武艺高强,人也机智,夜色临时想出血玲珑这一限制,他还是想出法子解决了,回去陛下可要重重地赏他。”
      
      女君说:“血玲珑是苏别鹤给的!”
      苏别鹤借着一吻之际,将一枚血玲珑放入了她的手心。那个才是他所谓的真心。
      
      成云细一思索也明白了,不过她的注意力完全跑偏了:“陛下的初吻……”
      
      “不是说了吗?那不是孤的初吻,每年对孤投怀送抱的美男子有多少你不知道吗?天下之大,孤还不是想要谁就能得到谁!甚至各国的君主太子都不在话下,没有孤得不到的人!”
      
      成云沉默了一下,安慰:“陛下的初吻今天已经没了,不用在意。”
      
      女君:“……”
      
      成云假装没有看到女君的阴森森的“你这个乱臣贼子”的眼神,自顾自地转移话题:“说起来大将军不愧是正人君子啊,你们的关系都亲密到那个地步了,他竟然还能忍住不碰陛下。”
      
      女君平静无波的眼神起了涟漪:“是啊,他说我还小。”内心深处的某个地方又开始隐隐作痛起来。
      
      成云道:“李志有些像他对不对?所以陛下派了最得力的冷霜去救他。”
      
      良久,女君才缓缓睁开了眼睛:“被你看出来了。成云,你还记得有一年他跟我们一起出宫游玩吗?也是这样一个炎热的夏天,街头的酒楼上有人临风奏曲,曲风如水。大家都涌着去看他,说是天人下凡般的美男子,人间难得一见。我忍不住也踮起脚尖看了看,的确很美,隔着人群都能感受到那出尘的风姿。”
      
      成云点头:“奴婢记得。陛下看得入神,全然忘了大将军就在身边。大将军堂堂九尺男儿当街难过得两眼泪汪汪,不可置信地指着陛下说,你竟然看别的男人!陛下惊慌失措,拼命地哄大将军,说我以后不看了,谁都不看,只看你,好不好?奴婢笑得喘不过气来,心说陛下跟大将军倒像是生错了性别。陛下一向见不得大将军难过,当时急得团团转,看起来也快哭了。”
      
      女君说:“是啊,那个时候,孤多看一眼别的男人他都能难过得红了眼睛……”现在,即便孤跟别的男人亲密,你也没什么反应了,对吗?
      
      成云悚然一惊:原来如此,难怪陛下在摸雪焰公子的脸的时候看起来那么难过。
      
      “从那以后陛下再也没有看过别的男人。奴婢记得西楚国毕月辰出使我朝,私下偷偷地问奴婢,是不是陛下对他不喜,为何都不愿意看他。他可是西楚有名的美男子。奴婢只好问他,看见朝中最高最魁梧的那位大将了吗?”成云忍俊不禁,“毕月辰还很纳闷,点头说看到了呀,他方才一直盯着我,目光有些凶狠,是为了震慑我吗?奴婢就说,不,是为了震慑陛下。毕月辰当时还有些不解,君主怎么还要看臣子的脸色行事?西楚派毕月辰出使,亦有联姻的意愿,经此一事,只好告辞离去,现在他孩子都有六七个了吧。”
      
      女君无动于衷。
      
      成云暗暗叹气:“陛下,每个人都经历过失去,应该说我们一生都在经历得到与失去。再大的悲痛时间一长也都会过去,一年,两年,总会有个尽头。您这都十年了,为什么还是放不下呢?陛下,你要向前看。总是盯着已经失去的东西,就没有未来可言了。十年前,奴婢亲眼看着大将军在您的怀里咽了气,他不会回来了……”成云蓦然住口,因为她看到了女君眼底莹莹的泪光。
      
      大颗大颗的泪珠滚落,随即源源不断地流出来,大庭广众之下,堂堂一国之君哭得那样伤心,连旁观的成云都忍不住落泪了。
      
      女君心道:要是你在……要是你在,一定会装模作样地指指点点,说:成云,又是你!你又让陛下难过了是不是?本将军告诉你啊,你这样就不应该了,怎么能让陛下哭呢?
      
      他那粗糙的大掌帮她抹去眼泪时却从来不会弄疼她,那样温柔的人她却永远失去了他。
      
      是时局势已定,仅有陈生、白莲与数位夜色之人突围而去,夜色十不存九。
      很多年后,坊间还流传着这样的传言:是夜,大盛女帝亲率禁卫军围剿恶贯满盈的夜色组织,从此,再无永夜笼罩世间。而在这次围剿中,雪焰公子一见倾城,让女君一掷千金,付出了倾城财力迎他入宫而不得。
      
      雪焰公子声名愈远,收尽天下少女相思情。
      
      武侯府。
      
      走脱的陈生跟白莲伤痕累累地跪在地上,凶名昭著的两个人连大气都不敢喘,连白莲都收敛了盈盈笑意,肃穆端庄,不敢放肆。
      
      背对着两人的武安侯却悠闲异常,他修剪着盆里的六月雪,声音懒洋洋的:“竟然出动了三万禁军围捕夜色,看来那丫头气疯了啊。谁让你们动那个铜钱的?她把那破劳什子当宝贝,连本侯都不去碰那个晦气。”
      
      陈生道:“属下知错,这些年属下遵从侯爷吩咐,收集情报,敛聚财富,奉命除去挡侯爷道的人,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请侯爷庇佑。”
      当年他落第,心生不平,前去鸣冤,险些被灭口,是路过的武安侯救了他,问他愿不愿意颠覆这混乱的乾坤。
      
      他问为什么要颠覆乾坤。
      
      也许能正过来呢。武侯漫不经心地回答他。
      就为了这句接近戏言的话,他选择地追随武安侯,不择手段地做了很多事情。
      
      武侯嗤笑:“放心吧,后事都已经处理好了,不然你以为你能踏进武侯府的门?”
      
      陈生大喜:“谢侯爷。”白莲也一同谢恩。
      
      “下去休息吧。”
      
      不日,追捕夜色余孽的人马在青州境内发现一男一女的尸体,经辨认,正是陈生跟白莲,似是重伤不治而亡。女君虽然觉得疑点重重,但无处追查,只好草草结案,不了了之。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