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君被撩史

作者:别山海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约定

      他们归去时,皇宫华灯初上。宫灯重重亮起,如同无数颗地上星,同天上的银河交相辉映,凝聚了皇城数百年的权威,辉煌而宏观。
      
      铜钱失窃一事牵连甚广,把守宫门的将领几乎全部换了一批,出入宫门的盘查变得前所未有的严格。前任卫尉刘忠刚被捋了官职,永不叙用,新上任的卫尉陈平亮自然事无巨细,不敢大意,即便武安侯要进宫,也硬着头皮迎上前。
      
      “侯爷,”陈平亮说,“此时入宫可有陛下的诏令?”
      
      自然是没有的,武安侯跟女君关系不和举朝皆知,女君怎么可能召见武安侯。
      
      陈平亮走近了几步,压低了声音说:“陛下出宫了,现在尚未归还。”虽说透露女君行踪是大罪,但是还是先保住小命再说吧,武安侯要是真打算要了他的命,女君也不能拿武安侯怎么样。
      
      然而听说了女君不在宫里,武安侯还是没有离开,但幸喜他也没有硬闯的意思,只是站在原地出神。
      
      陈平亮不敢惊扰他,远远地躲到了一边,心说,到底有什么大事值得武安侯这么晚了还着急见女君呢?之前乌尤尼国与大盛盟约破裂,举国入侵大盛边境,十万军情火急,也没见武安侯这么心神不宁啊。
      
      一辆马车辘辘而来,周围十几个侍卫骑马随行,陈平亮连忙迎上前,见到露面的成云也未掉以轻心:“车里可是陛下吗?”
      
      里面的人应了一声,的确是女君的声音无误,不过……
      
      “除了陛下还有什么人吗?按照惯例,还请出面接受查验。”
      
      “不必了,除了孤和成云,还有……” 女君顿了顿,“孤目许心成的情人。”
      
      “目许心成?”黑暗中的武安侯出声,走到了灯光照到的地方,“这么快就有了新欢,不要你那短命的旧爱了?”
      
      女君掀开车帘,拿起一样东西向武安侯掷了过来,被马玉一剑挑落。
      
      那是一个木偶人,女君买的是做工最好的,材质优良,分量十足,眉目深邃的小人自带苦相,瞧着倒有几分喜感。
      
      于是,苏别鹤也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光彩照人,似乎连朦胧的宫灯都亮了几分。
      
      武安侯的目光一凝:“你是……”
      
      苏别鹤一派天真地开口:“陛下,那位就是武安侯吗?”
      女君难掩厌恶之色:“嗯。”
      
      “原来是侯爷啊,我早就听说他了,听说他有个深爱之人,却不敢把自己的心意告诉她。”
      
      武安侯的脸色一变。
      
      “陛下知道是谁吗?”苏别鹤问着女君,却意味深长地看着武安侯。
      
      女君的心情很恶劣,按捺不住烦躁之情:“唐敏吗?”
      
      苏别鹤:“原来陛下知道啊。”
      
      “这不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吗?”女君厉声道,“侯爷挡着道了,还不让开?”
      
      黑暗的憎恨在她的眼中翻腾,如此熟悉又陌生。他已经许久没有见过她了。武安侯沉默了一下,竟然没有发作,而是走到一旁:“来路不明的玩意儿你也敢带进宫,不怕被咬一口?”
      
      女君轻飘飘地说:“侯爷何必反咬一口?最会咬人的难道不是侯爷吗?”
      
      武安侯如同被人迎面打了一巴掌,久久没有动弹。女君却看都懒得看他一眼,漠然地放下车帘,说:“走吧。”
      
      马玉说:“侯爷,走吧,刘忠虽然被削了官职,总归没有丢了性命,明日再兴师问罪也不晚。”
      
      马车驶入了宫门。明明暗暗的光从窗户的缝隙里透进来,还有隐隐约约的深宫夜景,苏别鹤偷瞄着窗外的盛世浮华,眉目间却静如止水。
      
      女君状似无意地说:“把车窗打开吧,透透气。”
      
      成云有些奇怪,外面风大着呢,这会儿打开吃风啊。不过她转眼看到苏别鹤便明白了。
      
      被成云一看,苏别鹤立即正襟危坐。车窗打开后,他开始还能保持矜持,后来脑袋便离车窗越来越近,最后干脆趴在了上面。
      
      举世无双的美人用一种没见过市面的兴奋口吻感慨:“好大啊。你家好大啊。”
      
      女君的嘴角上翘:“还好吧,正式命名的也就七十二宫一百零八殿,其他的孤都喊不上名字来。”
      
      成云掩口而笑:“以后也会是你的家。”
      
      苏别鹤嘟囔:“那不行。”
      
      女君不悦:“为什么不行?”
      
      “我喜欢无拘无束的生活,天地那么广阔,不想拘囿于一地。”
      
      是啊,这里只是个牢笼而已。女君怅然地想。她自己也不喜欢,如何奢求他会喜欢。
      
      苏别鹤道:“不过,那是我以前的想法了,陛下想不想听听我现在是怎么想的?”
      
      女君道:“说来听听。”
      
      “我觉得留在这里也不错。因为你的眼里有春与秋,胜过我见过的所有山川与河流。”
      
      女君自然是不信的,却还是忍不住笑了,感慨:“你啊。”真是个祸水。
      
      见她笑了,苏别鹤似乎很高兴,他看着车窗外一闪即逝的巍峨宫墙,随口道:“以前听说常宁宫蔚为壮观,传承了三朝之久,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女君皱眉:“什么常宁?”
      
      苏别鹤傻眼了:“那叫长明?总有一个名字是正确的吧?”
      
      女君怀疑:“你真是大盛人?该不会是哪国派来的奸细吧?”哪有人连自己国家的皇宫名字都记错的。
      
      苏别鹤干笑。
      
      女君说:“你还是多读读书吧,也就一张脸能看了。”
      
      成云笑道:“比较可爱不是吗?”
      
      女君冷哼一声转过头去,却没有反驳她的话。
      
      路过观星台,女君望了望星空,说:“先停到这里吧。苏别鹤你陪孤上去看看,其他人在下面候着。”
      
      观星台并不怎么高,二十几步便登了顶,胜在周围没有高大的建筑物,视野辽阔,可以一览无余地看到一大片夜空。夜凉似水,在这个星辰寥落的夜里,女君突然很想他,特别特别想。
      
      苏别鹤行动之间轻如羽毛,无声无息,完全没有打扰到她的思绪。
      
      “苏别鹤,那个时候孤摸你的脸,你为什么不躲呢?”
      
      苏别鹤轻轻碰了碰女君的面庞,温柔似水:“因为陛下看起来太可怜了。”
      
      女君没有阻止他的逾矩,默默地想,可怜……么?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这样说九五之尊……
      
      她叹息着去看闪烁的星群:“你有没有久久无法释怀的人或事?”
      
      苏别鹤转过头,静静地看着她。
      
      女君无声地笑了笑,心说,这个问题真是白问了。他这样好看的人,予取予求,又有哪个女人能真正拒绝他?不像她,所愿非所求,天地之大,苍茫世间,无牵无挂。
      
      “我有。我有一个很爱很爱的人,我愿意付出一切共度一生的爱人,他就在我的怀里咽了气,”即使过去了那么久,女君依旧耿耿于怀,“我宁愿躺在地下的是我,这样我就不用忍受十年的思念,生不如死地活着。”
      
      说到这里,女君的语气有些异样,但她很快压下去了:“成云告诉我说他死了,我当然知道他死了。我只是太想念他了。”
      
      有多少次想他想到崩溃得大哭,她已经记不清了,剩下的只有深入骨髓的疲倦和如影随形的暗伤。
      
      “没有人愿意老去,可是对我来说,最大的幸福便是能够看到他的眼睛蒙尘,不再清澈,里面却还是有我的影子。我想看着他,直到白发苍苍垂垂老矣,脸上都是皱纹,最后握着他的手一起躺进寝陵。可惜……天涯海角,我再也去不到他的身边。”
      
      女君仰起脸,竭力不让眼眶里的眼泪掉下来:“如果有一天我能随他而去,我会觉得是解脱。”他的离开荒芜了她的春夏秋冬,四季轮回,看不到世间的色彩。她的毕生所求,她的梦想期待希望,所有美好的想象都破碎在那天,离开尘世便成了她唯一的选择。
      
      苏别鹤的脸上静静地闪过不忍和悲伤,轻声道:“是啊,他离开后,你从未停止过伤心。”
      
      他话锋一转:“那陛下为什么要掳我进宫?”
      
      女君见他一脸幽怨,忍不住笑了笑:“本来想死的,但是看到你,觉得也可以缓一缓。告别人世的最后时光,能有这样一个美丽的人陪伴也不错。”
      
      苏别鹤似是有些害羞了,趴在了高台护栏上,将自己的脸埋了起来,小声地说:“真的吗?”
      
      他这个反应太可爱,女君没控制住,摸了摸他的头。
      
      “你年纪不小了,按理说早该成亲了,为什么至今孤身一人?”
      
      苏别鹤说:“因为我有。”
      
      女君说:“嗯?”
      
      “因为我有不能释怀的人。”苏别鹤说,“我给陛下讲个故事吧。从前有位公主,她傲慢无礼,不懂得爱为何物,面对王子们的求婚,她概不动心,通通拒绝,因为她发誓要找到天下最美丽的男子作为夫婿。”
      
      女君斜眼:“最美的?”
      
      苏别鹤瑟缩了一下,犹犹豫豫地点点头。
      
      女君心说他长得这么好看,要找天底下最好看的妻子倒也不算狂妄自大,便问:“那她找到了吗?”
      
      苏别鹤轻声道:“找到了,但是最美丽的人儿已经有了恋人。公主为她的傲慢自大付出了代价,不管她做什么,他不会再爱上她。”
      
      女君知道他说的是谁了——曾引起七国动乱的倾国美人碧兰,她生在月氏国,被誉为雪山神女,曾于月下起舞,舞姿吸引了夜猎的蒙太国国王,蒙太国国王以为遇到了仙女,试图将她带回王宫,结果碧兰扬言雪山天神在上,她已经有心上人了,不是别人,正是与她拥有同样美貌的雪焰公子,只有他才配得上她。她在山脚下跳舞,正是为了等待雪焰公子回去。
      
      大晚上的在雪山脚下跳舞?女君听了开头还以为这是一场处心积虑的邂逅,结果又听说美人高傲地拒绝了蒙太国国王,便打消了那个念头,觉得可能是蒙太国国王臭不要脸,听说了雪山神女的美丽,名为猎物实则猎色去了。
      
      当然,美人儿的拒绝是无用的,碧兰被抢到了蒙太国王宫,日日以泪洗面,不得欢颜。蒙太国国王想了很多方法都不能让她开心,为此很是苦恼,不过很快就轮不到他苦恼了,他的小舅子-子虚国的国王来做客了,然后瞧上了碧兰,不顾脸面地向姐夫讨要她,被拒绝后愤愤回国,出兵攻打蒙太国。
      
      女君知道一些内情,其实是蒙太国国王过于痴迷碧兰,引起了王后的不满。王后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邀请弟弟来蒙太国做客,然后设法让他见到了碧兰。不出她意外,弟弟果然看上了碧兰,但是她没想到丈夫被美色冲昏了头脑,竟然敢违抗国力强大的子虚国,从而引发了两国大战。
      
      这两国打起来后,周围一些附属国纷纷加入了战火,最后还是子虚国赢了,成功抢走了碧兰。蒙太国国王为此郁郁寡欢,不疾而终。
      
      当然真相是蒙太国王后在弟弟的支持下杀了自己的丈夫,扶植了儿子上位。但是郁郁寡欢是真的,蒙太国国王未做抵抗便伏诛了,大抵是觉得心爱的人不在身边,他已经没有存在于这个世上的必要了。
      
      人们皆为碧兰感到惋惜,觉得她跟雪焰公子才是绝配,民间传了不少话本子,再加上雪焰公子迟迟未娶亲,关于他们相爱却不能相守的传言越发甚嚣尘上,连不关心风花雪月如女君亦耳闻过他们缠缠绵绵的传说。
      
      “你说的是碧兰吧?”女君说:“这样吧,你陪孤最后一程,作为感谢,孤会发兵把她给你抢回来,如何?”
      
      苏别鹤看着她,良久,笑着应道:“嗯。”
      
      他的笑容有着莫名的伤感,女君心说传闻是真的,他们果然有一腿。
      
      “成云一直很担心孤,每天都皱着眉,孤不想让她担心。”女君说,“所有人,所有人都在阻止我跟他见面。”
      
      苏别鹤艰难地说:“原谅他们吧,他们只是太关心你了。”
      
      女君问:“你为什么不劝孤?”
      
      “因为我尊重所有的生,也尊重所有的死,生命的尊严体现在个人意愿的自由上。我会陪着你,从生到死,不离不弃。”
      
      女君无声地笑了笑:“你放心,碧兰一定会回到你身边的,孤的话,从来作数。”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你眼中有春与秋,胜过我见过的所有山川与河流。
    -节选自歌词《化身孤岛的鲸》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