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人类总找我报案

作者:小云吞走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7 章

      ·
      
      【妈的你别说了,简直是奇耻大辱!】暴躁手机一听见他们两人在讨论这个都忍不住出声说话了。
      
      他怀疑嫌疑人身上是不是搞了什么屏蔽信号的设备,或是专门去一些信号不好的地方,所以他才无法及时追踪到他们的痕迹。
      
      【诶……等等!!他又出现了!这次是在饭店!】
      
      “说清楚一点儿。”苏卷洱说道,语气冷静。
      
      【也是在锋利刀具附近不远的店铺,但是位置非常偏僻,在旮旯角落里。按理来说,段柏天很应该反抗才是的,但是毫无动静啊。】
      
      暴躁手机不知道是不是被苏卷洱沉稳的态度所影响,也逐渐变得没那么暴躁了。
      
      “现在再次发现了嫌疑人的踪迹,很应该是和段柏天在一起的,就在锋利刀具附近的一条小巷里,一间不太显眼的店铺,名字是这个——”
      
      苏卷洱没有接暴躁手机的话,而是转头就告诉靳景。
      
      靳景看了一眼具体地址,点了点头,立即拨打了电话给附近的同事让去搜查。
      
      与此同时他们也是到了发现了干尸的房间,无头干尸已经是被挪走去尸检了,现在只剩下一些警员在做着侦查的工作。
      
      靳景先和负责痕检的同事沟通,苏卷洱在进了房间之后也观察了房间一遍,看到了木乃伊被发现的位置已经是被画上了形状,就这般看目测有1.4米长。
      
      人在死后如果变成木乃伊的话,那身体肯定会有不约而同的缩水程度,现在缩水到了1.4米长的话,初步断定死者生前加上丢失的头部的话可能有1.6米左右。
      
      而且看宽度,死者如果是一个成年人的话,那么骨架应该是偏纤细的那种,不会是太魁梧,如果是未成年人,那么很应该要结合死者别的特征再作出判断。
      
      苏卷洱将目光移开,随后又环顾了房间一周,房间的摆设相对简单不少,只有最基本的生活设施,一张看上去可以睡两个人的床,枕头被子那些生活用品已经没有了。
      
      屋中最显眼的是一个专门放各种杂物的柜子,走近去看,发现上面整整齐齐摆满了各种奖杯,从小到大的都有,还有几排雕刻得栩栩如生的木雕。
      
      除此之外,房间里便是有一张桌子和一个衣柜。
      
      “海市附高数学一等奖……物理特等奖……计算机二等奖……”
      
      苏卷洱稍微看了一下上面奖杯的内容,分明是陆阳学生时代所拿到的奖项,而这个房间很显然是他母亲的房间,至于这些雕刻,也应该是陆阳雕刻出来的,她有在他的日记本里见他提到过,而且篇幅还算不少。
      
      种种迹象看来,杨枝和儿子之间的关系应该很不错,最起码从表面来看是这样的。
      
      至于陆阳对他的母亲的态度,倒是值得商榷了。
      
      另外,苏卷洱注意到的是,床前摆了两张凳子,正对着床的方向,能轻而易举看到床底下。
      
      这个房间大概有20来平,相对宽阔一点儿,桌子上都已经是落了灰了,可是凳子却奇迹地没有多少灰,很有可能犯案人前不久才坐过。
      
      而且还带了另外一个人来坐过。
      但是,带另外一个人来的目的是什么?他们之间又有什么恩怨或是要对着床底下的干尸好好畅聊的事情?
      
      这些都是需要苏卷洱他们去查证的。
      
      靳景那边已经是与痕检的同事沟通完毕了,眉头意外地紧拧了一下,似乎有些棘手。
      苏卷洱觉着靳景很可能已经是将案件想得差不多了,不然不会是这样的表情。
      
      两人正想沟通一下这个案件,靳景手机适时响起,正是刚刚让去调查嫌疑人可能所在饭店的同事打来的。
      
      苏卷洱下意识和他对视一眼,呼吸不自觉紧张起来。
      
      靳景很快就接通了电话,刑警队同事的声音立即响起。
      
      “靳队,我们的确是在那家饭店看到了疑似段柏天的身影,他好像还和一个男人在一起,然而当我们想要靠近对方的时候,对方似乎有所察觉,一眨眼的瞬间就消失不见。”
      
      “由于那里是闹市,而嫌疑人对地形可谓是相当熟悉,我们紧急追踪了一段时间还是没有找到他们,只能暂时收队。”
      
      “按照你所说的嫌疑人挟持段柏天定然有所企图,而且还这么明目张胆的,我觉得没有十足把握抓拿对方的话,最好还是不要打草惊蛇。”
      
      靳景点头,知道对方说得在理,目前为止,没查出嫌疑人的目的和后续行动之前,贸然行动定然会激怒嫌疑人,继而对段柏天做出一些什么事情,到时候还真的是得不偿失了。
      
      “好的,辛苦你们了,后续情况可能还是需要你们继续跟进的,嫌疑人在这一带已经出现了两次,第二次是在饭店,第一次则是在一家名为‘锋利刀具’的店铺,所不同的是,嫌疑人并没有带着段柏天进去,很可能是将段柏天关在车上。”
      
      “至于为什么段柏天不反抗?很有可能他身上受伤了,导致行动不便,也有可能段柏天出于什么原因而没有作出反抗,总之无论对方因为什么,我们的目标只有两个,一、要成功解决受害人,二、逮捕犯人,其他的容后再分析。”
      
      “我们知道的靳队,会继续认真谨慎排查这附近的商铺追踪嫌疑人和受害人踪迹的。”
      
      这位刑警队的同事名叫唐深,应该是和靳景挺相熟的,也是深知靳景分析得在理,也就珍重承诺道。
      
      谈完正事,他多口问了一句,“你那边的情况如何?这些线索又是谁提供给你的?听说你去找了一位大美女回来帮忙,是不是那位小姐姐告诉你的?”
      
      “是的,就是她给我提供的线索,至于具体的事情等案件破了之后我再和你说。”
      
      靳景听唐深提起苏卷洱,唇角也不自觉上扬,苏卷洱侧头看到他这么骚包的模样儿都压根是不想听他说话,又在死者的房间里转了一圈,想要找到更多的蛛丝马迹。
      
      但是以凶手的谨慎程度她认为以肉眼所看是非常难找到的了。
      
      通常来说,尸体干尸化是由于环境所造成的,一般需要3-4个月干尸化,而且还是要在气温较低、周遭空气较干燥的情况下才能形成。
      
      与尸体干尸化相对的是尸体蜡化,这两种情况都是尸体永久尸化的表现,只是后者是在环境较为湿润的情况下才会发生。
      
      很明显地,死者很可能是在冬天气温低的时候被杀害,而且凶手很有可能是了解一定尸体永久尸化的原理,所以才这么肆无忌惮。
      
      如果这样说,死者死在今年冬天的话,那也是过去了挺久了。
      
      现在是夏天,想要感受哪个房间的空气更加寒冷和干燥只能借助仪器,因为现在还不知道第一案发现场是在哪里的,那么尸体的特征就成为了关键的破案证据。
      
      不过目前最重要的不是这个干尸的案件,而是要确定真凶的范围,因为犯罪嫌疑人很有可能就是这次段柏天失踪案的主谋。
      
      苏卷洱不期然又想起了今天早上做的那个梦,听到了那句“救我”,是有什么深意吗?
      
      她来到了那一排放满了奖杯和木雕的柜子前,无意识地看着柜子里的东西,尽量让自己的思维发散点,凶手亲子关系的内外矛盾很有可能是这次破案的关键,至于死掉的人是不是杨枝,不外乎是通过调查陆阳最近的情况以及是让法医根据尸检的情况对死者的身份作出确定。
      
      苏卷洱的注意力最后还是放到了木雕身上,这一排的木雕都雕刻得栩栩如生,什么形状都有,动物、人物、食物、植物这些都有,她还发现有一些疑似宝石切割面的木雕,雕刻得朴素却又精致,一下子就吸引了人的目光。
      
      【苏苏,你拿那块木雕宝石看一下?】魔星粉钻突然说道。
      “好。”
      
      苏卷洱正有此意,靳景这时也说完了电话过来了,看到苏卷洱的动作并没有作声,而是站在她身边看她要做什么。
      
      苏卷洱很快将木雕宝石给拿到了手上看,这颗宝石是呈最常见的水滴形,切割了好几面,用的木头和别的木雕的木头也不一样,而且看上去色泽好像更新,散发出淡淡的清香。
      
      她将这块木雕从上到下翻了个底朝天,最后是在木雕一个非常不起眼的角落里看到了一个英文单词:yellow。
      
      这和方才在段柏天别墅里所发现的那个单词“blue”好像是对上号了。
      
      靳景分明也是看到了苏卷洱的发现,微微敛眉,脑海中某些不连贯的线索好像也完全连起来了,但是他的情绪谈不上愉悦,甚至是有些忧虑,“这次的案件……很可能不仅仅是一宗失踪案,还很有可能是一桩连环杀人案,凶手在杀人之后或许是要寻找相应颜色的宝石,至于要这些宝石是干什么……”
      
      他说到这里没有再说下去,如果真的如他所想那般,那么凶手的心态是极度扭曲,而且段柏天在这几天之内一定出事。
      
      即使目前他的情况还是算稳定的。
      
      “必须要尽快确定嫌疑人的目的和下一步的行动。”
      靳景想到的,苏卷洱自然也想到,她的脸色也不是十分好看,将自己的推理结论也说了出来。
      
      “我们现在还是去看一看干尸的情况如何,或许能有新的发现。”靳景点头,赞同她的说法。
      
      韩清莜此时也和别的同事一起进来,手里拿了笔记本在不断记录,疑似在做着什么推理。
      她是犯罪心理侧写方面的专员,任何蛛丝马迹对她而言都非常重要,所以每个房间都必须要作出调查。
      
      “老大!苏小姐……你们也在啊,初步已经推断出凶手很可能是一个……”
      
      “凶手群像的事情稍后再说,之前所说的段柏天的人物关系网有调查出来吗?他最近的行程能不能也让对方提供?接下来,很可能是要你协助阿铭一起排查这一切。不过,陆阳那边的情况还是要先确认。”
      
      靳景自然也是知道现在不是去搜捕真凶,而是要确定带走段柏天的嫌疑人的目的是什么,既然嫌疑人这么喜欢宝石,而段柏天也是宝石收藏的狂热者,现在嫌疑人又疑似要找一颗蓝宝石,那么是不是可以从段柏天近期所要进行的行程或是有什么途径可以找到一颗符合嫌疑人审美的蓝宝石?
      
      不然,他实在是无法推敲出嫌疑人为什么在抢夺了宝石之后还要将段柏天带走。
      
      对方身上肯定有他所图的东西,这个理由甚至是比他们想象中的还要更深刻。
      
      韩清莜本来是兴致满满地向靳景说明的,没想到还没说却被兜头泼了一盆冷水,虽然知道他的办事风格就是这样,从来讲究的是重要和紧急的先行,平日里他这样的态度她也就算了,可是今天有苏卷洱在这里,她就觉得分外难受。
      
      感觉……就像是被人毫不留情地甩了一巴掌在脸上,而对方还一脸无辜的模样儿,还有人在她旁边看笑话。
      
      “嫌疑人近期很可能会秘密去做一些什么,或是去寻找一些什么,但是我们并不知道,对方抓走段柏天的一部分原因很可能是这个,所以段柏天那边的情况重中之重。”
      
      “相对地,陆阳很可能是本案最大的嫌犯,但是资料显示他和段柏天没太大关系,既然如此,还是先从陆阳的背景入手,配合段柏天那边的情况一起调查,看看能不能从中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靳景害怕韩清莜不明白这个环节的重要性,又多加补充了一句。
      
      “好的,我知道了。”
      
      韩清莜听他这么一说心里也好受了一点儿,可是还是觉得不舒服,甚至是憋屈,凭什么苏卷洱可以什么都不做一直跟在靳景身边拾人牙慧,受害人家属找她来就是这样捡漏的吗?
      
      “好,期待你的好消息。”
      靳景说完便想和苏卷洱离开前往临时停尸的地方看一看那具干尸的情况,再这之后他们很有可能还是要亲自去段柏天的公司看一看,做出详细的调查。
      
      虽然戚雅已经是非常配合地给出了一切她所知道的资料他们,但是总是会有一些细节被忽略的,而这些细节很可能就成为了破案的关键。
      
      不过,其实最直接的还是要确定陆阳现阶段的情况如何,如果不是他那最好,如果是他的话,案件目前阶段来说会稍微明朗一点儿,起码能将段柏天这个失踪案给解决。
      
      “老大,这位苏小姐跟在你身边是有什么特别任务吗?如果没有的话,恳求苏小姐留下来和我们一起排查段柏天和陆阳那边的信息。”
      
      眼看着靳景和苏卷洱就要离开,韩清莜突然出声说道。
      
      【艾玛情敌宣战了!】
      【这明晃晃的挑衅!苏苏上!】
      【谁说我们苏苏没做什么的?我们离案件真相都很近了好不好!】
      ……
      
      群里众人的情绪显然比苏卷洱本人还要激动。
      
      但是苏卷洱并没有作出评论,而是突然说道:“暴躁手机兄,你脑子里的水是不是已经被倒完可以持续运行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多更点~
    明天恢复3000字每章啦嘻嘻
    看在作者菌这么勤奋的份上,喜欢记得收一个哦~
    ps:暴躁手机的人形准备出来了,有好戏看了嘻嘻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