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与火之歌前传:光明使者

作者:微米创作组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10章费迪南

      还有五天的路程就要到暮谷城了,费迪南·霍拉德已经有些迫不及待,等回到了城里,他就不用忍受野外的营地了。为了与艾林谷进行交涉,这次他已经离开暮谷城足有半年之久了。暮谷城是他的家,他从小在此长大。
      
      但也许他回家的路程注定不会那么顺畅。他看见前方有一个人影正在招手,看上去十分狼狈。于是费迪南命令骑队在他前方勒马。
      
      那真的是个再狼狈不过的人了,他少了一只胳膊,衣服破损得厉害,脸上脏污的已经看不出原来的样貌了。
      
      “你是什么人?”费迪南问道。
      
      “您是,”那人费力地喘息了两下,嗓子已经沙哑得不成样子了,看起来马上就会昏倒,但还是努力辨认着骑队里霍拉德家族的旗帜,问道:“您是暮谷城的大人吗?”
      
      费迪南皱了皱眉:“给他点水。”
      
      一旁的骑士扔过去一个水囊。
      
      那人接住后,用嘴拔开塞子,大口灌下。等他终于喝完了,他抬头道谢:“谢谢您,大人。”他仔细的看了看费迪南,惊喜道:“费迪南大人!感谢神灵!我是亚尔林大人的随侍,莫雷恩·伍德。”
      
      费迪南和亚尔林的关系尚可,此时看到亚尔林狼狈不堪的随侍,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
      
      “亚尔林呢?”他问道。
      
      莫雷恩支持不住地坐到地上:“原谅我,大人。我实在站不起来了。亚尔林大人已经在狼林堡遇害了。大人,我有重要的事要向您禀报。”
      
      费迪南闭了闭眼,下命令到:“安营!”
      
      营地里,莫雷恩正在向费迪南汇报:“亚尔林大人死啦,被异鬼杀死啦。曼德森陛下派亚尔林大人去探查北方的入侵势力。我们到了狼林堡,结果发现更北方的长湖堡已经被异鬼占据了。卡哲家族的人已经遇害了。”
      
      莫雷恩闭上了眼,似乎在努力回忆:“它们已经打到了狼林堡,我们和艾登·哈特里恩陛下一起抵抗。不,那简直算不上抵抗,那只是在挣扎。哈特里恩的王室和臣民们一起撤退,艾登陛下留下来为他的子民争取时间,卫兵们都死光了,三道城墙破了两道,为了争取时间,几乎所有的男人都留下来拿起了武器。我和亚尔林大人留下来了,大人,在那种情况下,没有哪个男人能转身就逃。”说到这莫雷恩把眼睛睁开,直视着明亮的火盆。费迪南在他眼睛里看到一种绝望的悲哀。
      
      “可是有什么用啊?异鬼是杀不死的怪物!长得像人一样,但是浑身上下都是惨白色的,皱皱巴巴的好像死了几百年的僵尸!他们快得像风一样,眼睛是冰冷的蓝色,它看着你,就好像死亡盯住了你。”莫雷恩顿住了,他仿佛已经陷入到那种绝望恐惧里了。
      
      费迪南递给他一杯酒,示意他继续。
      
      “多谢,大人。”莫雷恩一饮而尽,热酒让他看起来好多了,他自嘲道,“在城墙上的时候我还敢与那些怪物对战,现在只是想想而已,我却几乎要发抖了。可那确实是我见过最可怕的怪物,他们甚至能够操控死人。”
      
      费迪南忍不住开始质疑。“操控死人?”他问道。
      
      “是的,大人。我没说谎。”莫雷恩抬头看向费迪南,“我知道这不可思议。但这确实是我亲眼所见。大人,我没必要撒一个听起来如此不靠谱的谎言!”
      
      “继续。”费迪南示意,他皱紧了眉,嘴角绷得紧紧的。
      
      “我们守在最后一道城墙上,不远处的异鬼军队派它们的尸体大军先行进攻。那些尸体,他们不惧受伤,死人哪里会怕受伤呢?更可怕的是,哪怕剩下一个手掌,它都能在地上爬过来向你进攻!好在它们还是怕火的,我们把所有能燃烧的东西都丢下去了,那些尸体终于解决掉了。然后那些真正的怪物,异鬼!它们就开始进攻了,它们知道我们已经没有能用来烧的东西了!”莫雷恩的眼睛开始发红,他粗重的喘息着,“一击即溃呀,大人!一击即溃!”
      
      费迪南抿紧了嘴唇,这实在太像一通胡话了,可莫雷恩的神情却做不得假。
      
      “我们的防线直接就崩溃了。没有人还有勇气去对抗这种怪物。你的武器在它们身上造不成一点伤害,可它们冰蓝色的长剑轻而易举地就切开了你的护甲。你甚至不能用盾牌和长剑格挡。只要几次,它们那像水晶一样的武器就能把钢铁击碎。”莫雷恩仿佛又陷入那种绝望,但他很快就自己调整好了。
      
      “然后我就和亚尔林大人一起撤退了,已经没有必要再守着了。但是我们在林子里遇见了一个行凶的异鬼,亚尔林大人救下来一个小姑娘,他叫我带着那小姑娘逃跑,自己与那个怪物缠斗。”莫雷恩哀痛道,“然后我就带着那个小姑娘逃了。”
      
      “你逃了。”费迪南盯着莫雷恩的眼睛,一字一顿道。
      
      “是的,我逃了。”莫雷恩低声道:“大人呐,您不了解异鬼,您不了解那种绝望。遇上这种怪物,如果不能逃跑,唯一的区别就是能在它们手下活多久。”
      
      “大人,我逃回来,把我亲眼所见的一切都告诉您。把这些消息都告诉您。我请您相信这些消息都是真的,亚尔林大人把这些都写信传了回来,但他不确定这是否能够安全到达,他也不确定这些内容能否引起重视。所以我再一次的向您禀告,请您一定要相信。”
      
      费迪南沉默了一阵,然后问道:“那个小姑娘呢?”
      
      “她死了。”莫雷恩恨声道,“我带着她一路逃亡,一直逃到了灰河城。路上我见到了从狼林堡撤离的人们。那么长的队伍呀,就剩下不到五分之一了。”莫雷恩用力闭了闭眼,道:“这小姑娘很乖,一路上都没有抱怨过,晚上也是蒙起头偷偷地哭。我还看见她为亚尔林大人祈祷。她没死在异鬼手上,也没死在恶劣的环境上,可是在我们穿越颈泽的时候……”
      
      莫雷恩的声音哽住了,接着他几乎是从胸膛里压榨出来声音道:“那群该死的泥人!他们拖走了她!我缺了一只胳膊,不然我就能拽住她了呀!”
      
      “大人呐!她没死在异鬼手上,她没死在寒冷和饥饿上,她没死在野兽口中,她死在人的手上了呀!”莫雷恩仅剩的那只手臂上暴出青筋来,“我找到她的时候,她身上都是伤口,那群畜生要她给他们生孩子,她反抗,结果就被他们打死了!”
      
      “费迪南大人。”莫雷恩似乎疲倦极了,他哑着嗓子说道:“我多希望向您警告,提醒您防备、消灭的是那群泥人。可是他们算不上什么,我得提醒您,异鬼才是真正的威胁。除了亚尔林大人的那封信,我在灰河城又写了一封信,告诉这边亚尔林大人的死讯,还有强调异鬼的问题。我不知道它有没有被重视,可是我还要再次强调,那群怪物,是整个维斯特洛的敌人。如果找不到办法,它们可以灭亡所有的人。”
      
      五天的日子转瞬即逝,费迪南却再没有觉得缓慢。这五天里他在反复思考莫雷恩的话。北方入侵者的事情他隐约有所耳闻,但从没有放在心上过。但假如莫雷恩说的都是真的……
      
      费迪南信任亚尔林的品格,但仍旧对莫雷恩的话抱有疑虑。毕竟,那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他需要去看看亚尔林的亲笔信。
      
      费迪南匆匆跨马穿过高耸的城门,一个卖酱料的小贩子莽撞地推了他的手推车过来,险些撞上。费迪南匆忙驭使这自己的坐骑转向减速,避开这个已经吓呆了的小贩子。小贩子似乎才缓过神来,赶忙爬起来一个劲儿地道歉,把旁边撒了一地的酱料都弃之不顾。
      
      费迪南看他这副诚惶诚恐的样子,也没心情和他计较了,掏出几个银币丢到他身上算是可怜他的货物损失,然后直接驾着马走了。
      
      等费迪南回到家中的时候,妻子希尔达已经在厅堂里等着了,但也只给了他一个冷淡的拥抱。费迪南微微抬头,方便侍从为他解下披风,他早就不期待希尔达能给他什么反应了,相比之下,他更期待一个热水澡。
      
      “父亲。”
      
      费迪南转头看去,是他的长子塞西。他的继承人。
      
      塞西显得有些紧张。费迪南打量了他一番,看起来很精神,于是伸手用力捏了捏他的肩膀,塞西一动不动,看起来训练也没落下。
      
      “长高了,很不错。”费迪南笑着夸奖道。
      
      塞西咧开嘴,显出一个有些傻气的笑容。
      
      “我先去休整一下,一会儿还要觐见陛下,明天咱们练练。”
      
      费迪南登上楼梯,身后传来塞西的高声应答。这让他的心情好了不少。
      
      费迪南把自己浸没在热水里,放松多日骑行后酸痛的肌肉。
      
      修整好后已经到了下午,费迪南换上正式的服装,准备去觐见陛下,他知道这个时间点一般都是曼德森的休闲时间,如果没有什么突发事务的话。
      
      曼德森没有在议事厅接见他,反而让人把他带到一个放松用的小茶厅里。
      
      “费迪南!”国王笑着迎了上来,他们从小一起长大,关系亲密无间。
      
      “陛下。”费迪南行了一个礼。
      
      “好啦好啦。”曼德森拉起他,“跟我说说,情况怎么样?”
      
      “艾林谷没什么问题,他们同意联合。只是……”费迪南有些迟疑,他在犹豫怎么跟曼德森提。
      
      “只是什么?他们还提了过分的条件?”
      
      “不,没有。”费迪南答道:“只是艾林谷似乎有分裂之嫌。里奇陛下虽然年幼,做出一副万事不管的样子,但他却没有看起来的那么简单。而尤妮斯公主殿下以国王的姑姑的身份执掌政权多年,也不是个可以轻易放开手中权柄的人。随着里奇陛下的年龄增长,二者之间恐怕会有所冲突。”
      
      “国王的权柄不容妇人插手!”曼德森冷哼一声,“他们现在情况怎么样?”
      
      “尤妮斯殿下执政多年,几乎所有权柄尽握于手。里奇陛下,”费迪南摇了摇头,“他隐藏得太好了,看上去完全就像是一个青涩腼腆的孩童,但也因此,恐怕手中并没有什么力量。不过,他毕竟占着正统的名分。”
      
      “你看他们能争到什么程度?”
      
      “恐怕不会太过严重,尤妮斯殿下虽然贪权,但尚算理智,而里奇陛下,”费迪南皱眉回想,“我看不分明,但他恐怕没有太多的力量直接对抗尤妮斯。”
      
      “这可不一定。权力……”曼德森眯起眼睛,“合作的事情是和尤妮斯谈的?”
      
      “不错,在这过程中里奇陛下完全没有插过手。我在艾林谷住的时候,他也完全没有与我接触的意思。”费迪南答道。
      
      “或许这小鬼以为可以自家人处理自家事。”曼德森悠悠抿了口红葡萄酒,“如果有机会就插上一手。”
      
      “还有一件事,陛下。我回来的途中遇到了一个人——莫雷恩·伍德。”
      
      “他又是谁?”曼德森问道。
      
      “他是亚尔林的随侍。”费迪南回答。
      
      曼德森发出一声冷哼。费迪南看见曼德森的嘴角开始向下撇。他有些无奈,曼德森一向不喜欢亚尔林。但事情总得有个处理。费迪南把莫雷恩的话向曼德森重复了一遍。
      
      曼德森的神情越来越凝重,“他人呢?”
      
      “我把他安置在我家里了,他受了重伤却一直没能好好休养,已经烧糊涂了,恐怕得等到医治好了才能向您汇报了。”
      
      “既然这样,”曼德森缓缓道,“就用不着医治了。”
      
      费迪南惊愕地看着曼德森,曼德森完全没有必要和一个小小的随侍计较。先不说莫雷恩是最了解北方情况的人,仅这几日的相处下来,费迪南就对莫雷恩有了认可。
      
      曼德森略过了这件事,问道:“你看这事有几分可信?”
      
      费迪南暗暗叹息,但他不可能为了一个随侍去对抗国王。于是费迪南也略过此事,回答道:“异鬼的事只要有七分是真,就必须做准备了。陛下,我想看看亚尔林的亲笔信。”
      
      “那有什么好看的。”曼德森不耐烦道:“和他那个随侍说的都一样。”
      
      “包括死人复活?”费迪南的脸色凝重起来。
      
      “包括死人复活。”曼德森道,他叹了口气:“诸事繁杂,越忙碌的时候事情越多。”
      
      “但有些事情必须优先处理,陛下。”费迪南劝道。
      
      “放心。”曼德森揉了揉眉心,道:“我不会忽视异鬼的,只是这件事还需要探查。而且,它们暂时离我们还有一段距离,叫它们等着,我得先把眼前的事情忙完。”
      
      “那么,请将异鬼的事情交给我处理吧。”费迪南道,他对此总有一种紧迫的危机感。正好,也可以借此避开其他事情,例如,插手艾林谷的权势纷争。
      
      “那就交给你了。”曼德森对此不甚在意。
      
      “那么请陛下将亚尔林的亲笔信交给我一看。”费迪南紧接着说道。他又补充了一句:”我需要更确切的了解情况。”
      
      曼德森显得有些不高兴。“好吧。”他说,“就知道你会这样。一会儿我差人送到你府上,现在,还有一件更麻烦的事。”
      
      “艾维斯。”曼德森缓缓念道,嘴唇间仿佛含着寒光蛰眼的利刃。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